Bury

 

我爱的你别再熬夜。

不务正业来玩游戏了😳😳😳
占tag抱歉😥 小伙伴们也一起来玩?

又是一个一事无成的暑假OTZ

明天开学了....大哭!!!😭😭😭

原本想开学前再更一次的...

然而这两天一直在做之前落下的网上课程....

答应我即使我开学了还是要爱我的好吗??😚😚

去成都玩啦~接下来一周不更文.....😣😣😣

【枢零】男妾(6)

15.


……(前略)


玖兰枢看了他半晌,微微笑起来:“下次要小心些,回去我便让花匠修剪一下枝叶。”


他把那缠着纱布的手指放到嘴边轻轻地吹了一吹,像在哄一个因为调皮而做了坏事的孩子,眼睛却一直看着锥生零的脸。


被这般对待的人耳根莫名一红,急急忙忙把手抽了回来:“……嗯。”


玖兰枢见他缩回了手,有些无措地用拇指来回摩挲着食指上的纱布,似是有些羞了,心里轻轻一笑,顺势转移了话题。


“零给我带了什么?”


他把几案上的食盒拿近了些:方正雅致的紫檀提盒,木纹细腻温润,质色沉稳浑厚。修长二指顶着盒盖稍一用力...

【枢零】男妾(5)

13.


“夫人,练了这么久了,您还是休息一会儿吧?”小雯看了看锥生零认真的脸色,忍不住出声道。


夫人已经一动不动地坐在这里一个时辰了,那双骨肉匀亭的手也在洁白的绣面上一刻不停地动作了这么久——何况还伤着一根指头呢。


尽管穿针引线的动作还是小心而生疏,绣出来的线也参差不齐,但这也让小丫鬟暗暗咋舌:自己起初连穿个线头都要好半天呢,更别提在板凳上一刻也坐不住……夫人果然是少爷看中的人啊,真厉害!


那天听到锥生零的话,原本以为夫人可能只是一时兴起,毕竟一个大男人做这等女儿家的活,不是不一会儿就耐不住枯燥,便是手头粗苯学不精细,时间久了自然...

【枢零】重症病房(下)

几百年前的一个小坑……良心作痛前来更文ORZ  

重症病房(上)


下.


和玖兰枢的相遇是个偶然。


父母和幼弟离开人世以后,原本百来平的公寓竟在一夜间显得那样空空荡荡。


料理台边有母亲穿着围裙做饭的影子,阳台上有父亲弯着腰浇花的影子,茶几旁有弟弟摆弄着糖果和玩具的影子……


那些影子脸上都带着笑,笑容时时刻刻提醒着锥生零:无论过去如何,现在,只剩你一个人了。


锥生零并不会很文艺地在心里哀叹自己的彷徨孤独,整日地伤春悲秋,他只是思量过后决定找个室友。...


突然伤感😭😥

怎么会有人可以像神仙一样画画
而我却是个八级手残呢?!!

恶魔契约看不了的同学可以私信我邮箱地址~发txt+截图

【枢零】与恶魔的契约(3)

06.


说不清到底是第几次,像这样,在这宽大的过分的黑水晶王座里,同一个恶魔做这样的事。


锥生零失神地坐在恶魔怀里,两条修长有力的腿上布着斑斑点点的暧昧痕迹,如同溺水的人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缠着他的腰背。


……

全文还是度盘吧ORZ      密码: e2wk


结尾虽然已经想好了但总觉得好像不怎么过瘾……emmm

【枢零】与恶魔的契约(2)

避雷注意:羞耻play      ooc注意回避      没有驾照


05.


“怎么,连这个也要我教?”


恶魔懒懒地倚在王座里,轻佻地抬眼瞧着这个站在自己面前一动不动的青年,血红的瞳里带着一丝玩味。


锥生零在这种满带戏谑和嘲讽的语气里迅速涨红了脸,有无言的愤怒,有自尊被伤害的痛苦,也有因为无法抑制地想象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而感到的羞耻。


他的脚像被钉子钉在了地上一般,僵硬又沉重,脸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1 / 11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