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男妾(4)

09

 


玖兰枢从商铺回到家后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看见锥生零。

 

他问小琴:“夫人去哪了?”

 

“回少爷,奴婢方才看见夫人在后花园喂鱼,现在怕是还在那儿呢。”

 

喂鱼?

 

玖兰枢想象了一下那人倚在栏边喂鱼的模样,不由笑了笑。他的夫人倒是挺有闲情雅致的。

 

“行了,我去找他,你去备午膳吧。”

 

“是,奴婢告退。”

 

玖兰枢于是朝着后花园去了。

 

玖兰家的宅院虽比不得那些戴官帽儿的人家家里,却也十分美观大气。

 

前院的四合院古朴端庄,浑然天成,隐含着百年世家的深厚底蕴;墙上石雕精致绝伦,巧夺天工。

 

后院的花园则幽静清雅,因着老夫人爱莳花弄草,园里一年四季都是争奇斗艳,美不胜收。花园正中的一片翠湖,在日光下宛如一块通体碧绿的和田玉,被老夫人定名为“玉湖”。

 

也正因着这大宅里的好风景,锥生零自从嫁过来之后基本成日待在家里,倒也不觉无聊。

 

玖兰枢没费多少功夫就在湖边一处凉亭里找到了锥生零。

 

那人躺在亭内的长椅上,背靠着一根汉白玉柱。亭外就是清澈见底的碧绿湖水,以及几尾在湖面上吐着泡泡探头探脑的小金鱼。

 

锥生零穿着一件素色长衫,脑袋微微侧着,倚在石柱上,像是睡着了。平时总是微蹙着的眉心这会儿无意识舒展开来,清风徐来,玖兰枢看到他鬓角的碎发在微风里轻轻摇曳。

 

“竟然在这里睡着了……”

 

玖兰愣了下,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他轻手轻脚走到那人面前,小鱼儿因着他的靠近,惊得跑了,只留下亭里两个安静的人。

 

玖兰枢没有急于叫醒他,反而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的睡脸。

 

晶莹剔透的大理石上,素白的衣衫,清瘦的身材,略带苍白的脸,搭在栏杆上的手指骨节分明,洁白修长。锥生零的样子像是儿时常看的话本里,乔装下凡的某位小仙人,误入了他的后花园,逗鱼逗得累了,便随性地一摆衣衫,合眼睡了。

 

说起来,锥生零嫁过来这么些天,他也没带他出去好好逛逛。自己经常要去商铺照看,没法一直陪着他,他在家里会不会觉得无趣?

 

玖兰枢微微皱了皱眉,他把人娶过来,可不是想要把他束缚在这四方宅院里的。

 

记得锥生零在丁忧期前,好像在城西一家叫回春医堂的地方做营生……


正晃神之际,就见一片纯白的梨花瓣,顺着柔柔的风儿落在那人唇上。

 

锥生零似乎什么也没有感觉到,依旧安然睡着,狭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片密密的阴影。

 

玖兰怔了一怔,看着他唇上那瓣柔软的梨花,眸里慢慢地沉了下来。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眼前人身上好像也带着淡淡的、属于梨花的清甜。

 

那人的呼吸轻轻的,眼睫在微风里也轻轻地颤。

 

玖兰看了半晌,慢慢地,朝着锥生零的脸靠了过去。

 





 

 

10

 


小琴一口气跑回来的时候脸还是通红通红的。

 

“怎么了,跑得这么急?”小雯疑惑地抬头瞧着她,“咦,小琴姐你脸红什么呀?”

 

“好妹妹,快别说了……”小丫鬟一手捂着滚烫的脸颊,一连喝了两杯水,脸上的热度也没消下去。

 

“到底怎么啦?告诉我嘛告诉我嘛~”小雯抓着她的衣袖左右摇晃着,撒娇道,“对了,你不是去找少爷了吗?少爷呢,没在后花园?”

 

“少爷和夫人,是在后花园……”

 

“那怎么不叫他们回来用午膳?”

 

“别说了,我原本是想叫的……”小琴说着,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突然结巴起来,“可、可是我不、不小心看到……少爷在……在凉亭里……”

 

“哎呀你快说呀小琴姐,少爷在凉亭里做什么了?”

 

小琴看着一脸希冀的妹妹,却是怎么也说不出那个词。她年纪还小,自是有许多姑娘家的害羞和矜持,回想起方才无意中撞见的那一幕,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往脸上涌。

 

那一方由汉白玉精雕细刻而成的小亭子里,那位前几日刚过门的夫人躺在栏边长椅上,背靠着一根石柱,看着像是睡着了。

 

而她家少爷呢,背对着自己,一手扶着那石柱,在夫人身前弯下腰,两人的脑袋几乎重叠在一起。

 

这明眼人一看就是在亲吻吧……

 

小丫鬟吓得转身就跑,跌跌撞撞地一路跑回她和小雯的卧房,这才有了开头这一出。这会儿被妹妹催促着追问,却是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一个字来,最后只好伸出手在唇上点了点,嗔怪地瞪了一眼对方。

 

小雯一愣,一下子也明白过来,脸颊通红通红的。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着彼此红透的脸既害羞又忍不住地想笑。

 

“还、还是过一会儿再去找少爷吧……”

 

“嗯……”

 

 

 






 

11

 


玖兰枢盯着那张淡色的唇。

 

锥生零的嘴唇生得很好看,下唇比上唇略微厚实一些,人中深邃,看起来让人很有亲吻的欲望。

 

那瓣梨花落在他下唇的凹陷处,玖兰枢凑近了,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伸手轻轻捏住了那花瓣。

 

两人离得太近了,自己的呼吸触碰到对方脸庞的时候,锥生零似乎轻轻蹙了蹙眉,又平静下来,没有要醒的迹象。

 

玖兰枢于是轻轻拿走了那花瓣,稍稍退远了些。

 

他一手绕过零的后颈,扶着他的肩膀;一手穿过那素白的长衫下摆,托着他膝弯。

 

可惜刚一用力,怀里的人忽地睁开了眼睛,迷茫了半秒后惊讶地挣脱开来。

 

锥生零因为身体腾空的趋势,有些慌乱地下意识抓紧了他的手臂站起身来。双脚碰地站稳后,意识到自己还紧紧抓着对方,又仿佛被烫着似的急忙收回了手。

 

“你……”


玖兰枢方才是想做什么……?

 

他是想把我……抱起来?

 

“抱歉,弄醒你了。”男人只是微微一笑,自然地直起身来,没有任何尴尬的样子。

 

“不,没事……”

 

被他看见在凉亭里睡着已经够丢脸的了,如果被下人看见他被这个人一路抱着回去……锥生零感到耳根烧了起来,忽而有些庆幸自己的浅眠体质。

 

“午膳已经备好了,走吧。”

 

“……嗯。”

 

 

 



 



12



用完午膳,因为商铺里还有事要处理,玖兰枢便先离开了。

 

锥生零在书房里写了一会儿字,大约半个时辰后搁了笔,从玖兰的书架上取了本古书翻阅起来。

 

玖兰的书房很大,书架上各种书籍都有。锥生零平时无事可做的时候,若是不去后花园,便会来这里坐坐。

 

那人用的大概是上好的徽墨,书房里常年有一种淡淡的独特的清香,让人在炽热的夏日里也不由得静下心来。

 

看了一会儿,房门被轻轻叩了叩。

 

“谁?”他放下书,走过去打开门,小雯端着一盆子荔枝站在门外,“小雯姑娘?”

 

“夫人,吃点荔枝吧?可新鲜了呢!”小雯举了举那个小木盆,笑道,“老夫人特别爱吃这个,所以每年这个时候都让果商送到家里来。今年他们不晓得老夫人出游去了,照例送过来了,夫人您吃点吧?厨房还有好多呢~”

 

“嗯,谢谢。”锥生零跟着她从书房走出来,坐在平时他和玖兰枢用膳的几案边,“姑娘也坐下一起吃吧?”

 

“哎?可这样会不会不合规矩呀……”

 

“没关系,”锥生零自己没有侍女,也没把小雯小琴当成下人看待过。他伸手指了指那木盆,道,“这么多,我也吃不完。”

 

小丫鬟纠结了一下,看着那盆颗颗圆滚滚水灵灵的荔枝,因为刚从冰里拿出来,还散发着冰镇后的丝丝白气,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在属于少爷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心满意足剥着荔枝的同时,小雯不由感叹着:夫人对下人还真是温柔啊……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能让苏大学士发出如此感叹的,这荔枝的确是个好物。果肉晶莹透明,清甜软滑;汁水丰富充盈,好几次剥的时候都不小心溅到了自己。

 

正吃着,忽而想到小琴之前看到的事,小丫鬟偷偷瞥了眼身边的人,脸颊又不争气地红起来。幸而锥生零低着头在吃荔枝,没有注意到她的脸色。

 

小琴姐说夫人当时好像睡着了,应该还不知道自己被少爷偷偷……咳……亲、亲了吧?

 

不行,越想越害羞……她猛地摇了摇头,赶紧强迫自己别再想了,专心吃荔枝。

 

“小雯姑娘。”

 

“是!”小丫鬟吓得几乎从座位上蹦起来,难道说夫人看出什么了?!天哪那我要怎么说呀夫人要是问起来我会羞死的……

 

被对方那么大的反应也吓了一跳,锥生零有些疑惑地问道:“怎么了?”他看了看她有些红的脸,“是不是天气太热了?”

 

“还、还好……哈哈……夫人如果觉得热的话,我去弄点冰块过来?”

 

“不用麻烦,我不热。”

 

“额……不热就好不热就好……”庆幸自己成功转移了话题,小丫鬟偷偷擦了擦额上的汗,“……夫人刚刚想说什么?”

 

锥生零于是停下了剥荔枝的动作,微微垂了眼睛。

 

半晌,他开口道:


“我想问问姑娘……会做女红吗?”

 









PS 枢没有想吻零哦 只是想拿掉花瓣 不小心“被借位”了2333

评论(28)
热度(203)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