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被精灵的箭射中是什么感觉 06

太久没更了……做点链接吧

上一章(05)    第一章(01)





[ 06. ]



 

晚上回到家,锥生零洗了手直奔厨房。

 

“想吃什么?”他卷着衬衫袖子,随意地问道。

 

“娜娜莉想吃蛋包饭!还想用番茄酱在上面写字!”小精灵第一个举手叫道。

 

“嗯,”银发的人应了声,转过头来朝玖兰道,“你呢?”

 

玖兰枢看着他无比自然的表情和刚来第二天就十分熟练地在厨房忙活的动作,微愣后轻笑了笑:“芝士焗饭可以吗?”昨天看到伯恩在冰箱上列出的清单里有芝士。

 

锥生零点点头,刚想动手去取,贴心的伯恩管家已经先一步打开了冰箱门并弹射出了一盒

进口芝士,同时打开的还有锥生零身旁的电子橱柜,里面赫然放着一条叠得整整齐齐的看起来分外眼熟的……粉色围裙。

 

锥生零:“……”

 

穿上围裙继续做饭。

 

因为有三米的限制,玖兰枢也没法走开,便倚在厨房门边静静看他。

 

锥生零左右开弓,米饭的糯香混合着炒鸡蛋的独特香味和芝士的浓郁甜香一齐飘出来,渐渐地溢满了整个客厅。回头看看娜娜莉,小家伙已经两眼变成桃心形,就差没流口水了。

 

“娜娜莉,”锥生零探出头来,“能麻烦你摘两片薄荷叶下来吗?”他记得今天晚上玖兰枢是拿薄荷叶泡水给他的精灵洗漱用的。

 

“好的锥生哥哥!”美食当前,哪有偷懒的道理?娜娜莉背上那对翅膀急速地震动起来,跟小蜜蜂似的快得只剩残影,整个人像道粉色小火箭一般“蹭”地上了楼又“嗖”地窜了下来,生怕慢一秒就会破坏了锥生哥哥满分的厨艺。

 

锥生零只觉得自己眨了眨眼,面前就多了几片薄荷片,还有一张两眼桃心饱满期待的笑脸。

 

锥生零:“……”

 

十分钟后,小精灵看着眼前这盘简直完美的蛋包饭,大叫了一声“锥生哥哥我好喜欢你啊”就抱着番茄酱扑了上去。

 

为了表达自己内心的喜悦,她立马在鸡蛋上歪歪扭扭地写了大大的“锥生哥哥”四个字,忽然抬头看见一边唇角微弯的自家主人,顿时感到有点心虚,于是又在“锥生哥哥”上面写了“主人”两个字。

 

她飞起来俯视着自己的杰作,左看右看,最后又在两个名字中间画了个爱心来表达自己深深的爱意。

 

“太喜欢主人和锥生哥哥啦!”精灵满意地点点头。

 

锥生零:“……”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 

 

锥生零给自己也做了芝士焗饭,三个人很快端着饭在餐桌旁坐下来。

 

焗饭里带着点薄荷清爽的味道,让饭吃起来既香浓又不至于腻口。咽下去之后,唇齿间还残留着一丝清凉的感觉。

 

伯恩爷爷不知何时贴心地放起了纯音乐,简单干净的琴音配合着此刻轻松的用餐氛围显得恰到好处。

 

“对啦主人,”小精灵吃得嘴边一圈都是饭,形象全无,“今天晚上在中央广场有烟火大会哦!”

 

虽然没有明说,但那两只眼睛里满满地都写着“想去想去好想去啊主人你带我去嘛晚上不出去玩实在太无聊了呀你说是不是呀主人”。

 

玖兰枢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不问问你喜欢的锥生哥哥?”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哥哥”两个字被咬得很重,在那种磁性而低沉的嗓音里显得分外……惹人遐想。

 

被娜娜莉这么叫的时候感觉很亲切,但被玖兰枢这么戏谑地一念……锥生零说不出哪里感觉怪怪的,藏在银发下面的耳尖微微红起来。

 

娜娜莉眨眨眼睛,一脸期待地转过头去,眼里写满了“去嘛去嘛锥生哥哥你也很想去的对吧对吧”。

 

锥生零:“……嗯。”

 

“主人你看锥生哥哥也想去!”

 

玖兰枢无奈地看看她,忽而想到:“不过,锥生君是不是没带浴衣?”

 

银发的人一愣,点了点头,刚想开口说“没关系我穿平常的衣服就行”,粉色的小精灵立马蹦了起来:“哈哈娜娜莉就知道是这样所以早就提前准备好了哟!”

 

她指了指客厅里的电子大屏幕,伯恩爷爷很配合地打开了电源,屏幕上赫然是一件男式的深色浴衣,旁边写着大大的“已付款”三个字。

 

精灵一脸骄傲地拍拍胸脯:“同城快递可快了呢估计一会儿就到了哦!”

 

话音刚落,她便刷地转过头瞧着锥生零,眼里写满了“娜娜莉是不是很聪明快夸夸我快夸夸我”。

 

锥生零:“……谢谢。”

 

他看了看屏幕上的价格,用自己腕上的ID卡给玖兰枢转了账,两人的手腕亲密地贴在一起,片刻后又分开。

 

“不必这么客气。”玖兰枢笑了笑,“倒是要麻烦你,陪着她闹。”

 

 




 

>>> 

 

同城快递果然名不虚传。

 

三人饭刚吃完,锥生零的浴衣就到了。

 

娜娜莉挑的是深藏青色,样式很简单,但穿在锥生零身上意外的好看。他浅色的头发、本就白皙的肤色与衣服的颜色形成鲜明的对比,米白的腰封干净雅致,显得锥生零不仅肩宽腰细,若有似无露出的一截锁骨更散发着一种别样的禁欲的美感。

 

玖兰枢则是一件白色浴衣,腰上藏青色云纹腰封,整个人既挺拔英气,又十分儒雅温和。

 

最关键的是……

 

锥生零看了看两人衣服的配色,虽然都是男式的浴衣,细节处也不尽相同……但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他扶了扶额,似乎是因为最近被误会两人的关系太多次,自己都有点不对头了……

 

正当银发的青年反省之际,娜娜莉也穿上了她粉色的小浴衣。三人着装完毕,便朝着中央广场进发了。

 

夜晚的广场很热闹,人头攒动。只不过有束缚之箭的buff在,“不小心走散”这种剧情依然不会发生。

 

“主人我想要金鱼!”娜娜莉拿起那个捞金鱼的小网兜,星星眼。

 

“还想捞金鱼?”玖兰枢好笑地指了指玻璃缸里跟娜娜莉个头差不多大的金鱼们,“忘了去年捞金鱼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额……”这下小精灵不说话了,她可没忘记去年自己捞的时候因为金鱼太重了还在不停扑腾最后自己不但掉到鱼缸里去了还因为不会游泳而大喊“救命”的糗事……

 

可是那些吐着泡泡的大眼睛小鱼看起来又超可爱……

 

于是娜娜莉改变战术,转而央求道:“锥生哥哥……”眼睛眨巴眨巴,眨巴眨巴。

 

锥生零:“……”

 

他犹豫着道:“我没捞过……不过,可以试试。”

 

他接过那个纸质的小网兜,先是观察了几秒,表情很认真,就在娜娜莉忍不住屏住呼吸的时候,青年突然出手,用闪电般的速度捞起了一只金鱼。

 

“哇——”

 

娜娜莉还没哇完,只听“扑通!”一声巨响,纸兜破了个大洞,金鱼不屑地一摆尾落回了水里,水花溅了锥生零一脸。

 

银发的青年表情有点空白,像是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在旁边目睹全程的玖兰枢:“……”

 

第二次,锥生零用很慢很慢的速度捞起一条金鱼,眼珠一转不转,极其谨慎地移动着纸兜……

 

扑通!

 

第三次……扑通!

 

第四次……扑通!

 

只剩下最后一个小纸兜了,娜娜莉在一旁攥着纸巾一脸紧张,随时准备冲上去给锥生哥哥擦脸。锥生零则是没想到金鱼这么难捞,转过头有些歉意地看了看她。

 

就在这时,玖兰枢突然道:“我来吧。”

 

锥生零点点头,正想把手里最后一个小纸兜递给他,却没想到这人却径自走到他身后,从后面隔着他的手握住了兜柄。

 

玖兰枢的胸膛紧贴着他的背脊,右手包裹着他的手,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看着鱼缸,像极了一个拥抱。

 

“你——”

 

锥生零转过头刚想说话,余光瞥见那人已经把小纸兜伸进了水里,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全神贯注地看着水面。

 

金鱼在水里吐着泡泡,不屑地向上瞥了眼这两个愚蠢的人类。

 

……

 

……

 

十秒钟后。


“成……成功了?”呆呆地看着老板把表情不屑的小金鱼装进塑料袋里,娜娜莉还有点不敢置信。

 

“嗯。”玖兰笑笑,“锥生君运气很好呢。”

 

锥生零只是抿唇摇了摇头,属于对方的温热的触感似乎还留在背上。他不自在地动了动背脊,感觉有点怪怪的。

 

三人把金鱼寄放在老板这里,在娜娜莉的倡议下准备去玩飞碟。

 

由于去年险些发生空中交通事故,今年的飞碟做了技术上的改进,升级为M-II-c910正式版。飞碟上加了特殊处理的磁铁,当两架飞碟距离小于0.8米时,飞碟间的磁铁便会发生互斥反应,防止发生相撞。

 

说是“飞碟”,其实就是小型飞行器。飞碟上有两个凹陷,把脚伸进去后会自动固定,人保持直立掌握平衡,便可以踩着飞碟在空中自由玩耍啦~

 

锥生零没玩过这个。玖兰枢帮着锥生零穿好护膝后,很自然地握着他的双手,两人一同缓缓升空。

 

两人双手都平举着牵在一起,脚下隔了0.8米的距离。锥生零蹙着眉,脚下摇摇晃晃的有些不稳。

 

“别害怕,”玖兰轻声道,“只要身体站直,不会掉下去的。”

 

“嗯。”锥生零应了一声,借着对方手上的力挺直了身子,正慢慢找回自身平衡时,变况陡然发生。

 

旁边一个游客应该是老玩家,速度非常快,几乎达到了飞碟的最高限度。起初他似乎在看别处,没有看到正前方的锥生零,等反应过来后,两人的距离已经达到了0.8米。

 

游客身子一晃,一个急转弯往别处去了;而锥生零受那突如其来的磁场力的作用,一个重心不稳往前栽倒下去。

 

“小心!”

 

锥生零只觉得握着自己的双手陡然用力,眼前一黑,脸狠狠砸进一堵肉墙。

 

玖兰枢的胸膛有些硬硬的,温热宽厚,身上的浴衣散发着薄荷的清香,连心跳声都清晰可闻。

 

两人的脚下一直保持着0.8米的距离,锥生零上身却倾倒下去,脸埋在对方怀里,姿势有些好笑。

 

银发的青年很快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只是他脚上本来就没有找到平衡,踩不着施力点,脸又急着抬起来。

 

这一着急,脸就紧贴着对方的胸膛左右滚了两圈。

 

玖兰枢:“……”噗。

 

锥生零:“……”尴尬得立马停了动作,耳根火烧火燎。

 

他想说“你手上用力撑我一下”,刚一开口,呼吸顺着对方的衣领进去又出来,洒了自己满脸。被压迫着的嘴唇吐出的声音闷闷的,听着还怪委屈。

 

锥生零:“……”

 

玖兰枢这下忍不住了,低低笑出了声。

 

他胸膛轻微的震动毫无保留地通过脸颊传递过来,让零更无地自容了。

 

平衡这个东西就是急不得。他又试了几次,脸刚抬起来又砸回对方怀里,偏偏玖兰枢这个混蛋不知道是觉得有趣还是想看他出洋相,居然一直站在那里不动光顾着笑。最终青年有些忿忿地捶了一下他胸口,闷闷地道:“酷爱把唔弄七来!(快把我弄起来!)”

 

在旁边目睹了全程的娜娜莉惊呆了:“……”

 

主人的肚子果然是黑的……还有我没看错吧……锥生哥哥你这是在撒娇吗???



评论(12)
热度(82)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