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我爱的你别再熬夜。

【枢零】被精灵的箭射中是什么感觉 07

[07.]




 


一只只形状各异的花灯悠悠地漂浮在空中,上头贴着各种各样的灯谜。

 

等锥生零掌握了飞碟的使用方法,两人一精灵便正式开始了猜谜之旅。

 

粉色的小精灵欢快地振动着翅膀,很快接近了一盏可爱的桃形花灯。她睁大眼,凑近了看上面的字条,一字一句地大声念了出来:

 

「世界上最聪明的精灵是谁?」

 

娜娜莉:“咦,最聪明的精灵……那不就是娜娜莉我吗?”

 

锥生零:“……”

 

玖兰枢:“……”

 

「世界上最爱美的精灵是谁?」

 

娜娜莉:“咦,那不还是我吗?”

 

锥生零:“……”

 

玖兰枢:“……”

 

「目前居住在地球上的精灵中,最受人类喜爱的TOP1是?」

 

娜娜莉:“哎呀呀,怎么又是我呢……”

 

锥生零:“……”

 

玖兰枢:“……”

 

玖兰对着青年无奈地摇摇头,两人像带孩子似的陪着她在花灯间穿梭。

 

繁星点点的夜空下,散发着融融暖光的花灯驱散了暗淡的夜色,将彼此的眼眸晕染上柔和而斑驳的色彩。

 

正嬉闹着,背后忽然传来一道陌生的女声,声音柔柔的,怯怯的:“您好……”

 

玖兰枢转过身去,意外地挑了挑眉。面前站着两个女生,都踩着飞碟,穿着精致的浴衣,脸上红扑扑的,眼神充满期待又带着点躲闪:“那个……可、可以留给我们您的联系方式吗?”

 

玖兰枢礼貌地笑了笑。

 

“哎,果然是这样啊……”娜娜莉晃晃脑袋,显然早已对“自家颜值爆棚的主人被人搭讪”这种场景见怪不怪了。她看了看面前两位被玖兰枢的一个微笑弄得更加脸红耳赤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两个女孩,又看了看一边默然不语的锥生零,眼珠一转,极快地振动翅膀趴到玖兰的肩膀上。

 

虽然两个小姐姐也很好看……不过锥生哥哥可要好看得多呢!厨艺又一级棒!她还是更喜欢锥生哥哥的啦!

 

粉色的精灵于是偷偷跟自家主人咬耳朵:“主人,你可不能抛弃锥生哥哥哦!”

 

玖兰失笑。抛弃?这都哪跟哪啊……他都还没说什么呢,小家伙这就急起来了?

 

他侧头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银发的青年,后者只是神情淡漠地看着远处的花灯,并没有在意这边的情况。

 

碍于两位女士在场,玖兰枢出于礼貌没有回答,娜娜莉却误解了他的意思,急急忙忙地低声道:“主人你、你要是见异思迁,红杏出墙的话……唔……娜娜莉就不喜欢你了啦!”

 

小精灵说完自认十分具有威胁性的发言后,见自己主人只是微笑并不说话,顿时更气了,转头飞到锥生零身边,气鼓鼓地拉着他的袖子就往前扯。

 

“锥生哥哥你快管管主人,他要开始作妖了!”

 

锥生零:???

 

“抱歉,其实我……”正打算温和地回绝两个女孩,玖兰枢余光瞥见自家精灵把一脸状况外的青年硬拖了过来,想到对方方才适应飞碟时的种种与高冷人设不符的举动,嘴边话语一顿,突然起了逗弄他一下的心思。

 

“我的伴侣比较爱吃醋,希望你们不要见怪。”

 

他伸手往旁边轻轻一揽,十分自然地环住了身边人的肩膀。

 

“你……”锥生零侧头刚想说话,面前的人竟然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轻轻抵住了他的嘴唇。

 

玖兰枢的神情在花灯暧昧的光线里显得宠溺又深情,演技堪比影帝:“嘘……回家再说惩罚,可以吗?”

 

他的气息吐在对方的耳廓,锥生零立刻敏感地瑟缩了下,即便知道是在演戏,耳廓也不由自主地泛红起来。

 

这个谎配上锥生零面无表情时堪称冷漠(何况此时还皱着眉)的气场简直天衣无缝。

 

两个女孩立刻自主自发地把他冷冷的态度理解为吃醋的表现,红着脸被灌了满满一大碗的狗粮后急忙连声道歉然后飞快地跑走了。

 

没等锥生零说话,玖兰枢已经轻轻收回手,道:“抱歉,冒犯了。”

 

“……没事。”只是被拿来当一下挡箭牌而已,原本也没有生气,只不过有些惊讶罢了。但毕竟刚刚被人抱在怀里说了那么暧昧的话,要说完全没有感觉也是不可能的。

 

玖兰枢的眼神和语气都是那么真实,那么自然,就好像他们本来就是一对恋人一样……若是换做别人,只怕此时内心早已浮想联翩了。

 

锥生零有些不自然地背过身去,声音还是一如往常的清冷淡漠:“走吧。”

 

玖兰却注意到了他耳畔的银色碎发下掩藏着的微红的耳廓,轻笑了笑,驱动飞碟跟上他的步伐。

 

一抬眼,就看见趴在青年肩膀上的娜娜莉偷偷回过头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用口型道:

 

主人GJ!

 

 

 



 

 >>>


可能是因为晚上娜娜莉闹得太久了,锥生零这一夜睡得比较沉。

 

他原本以为以自己浅眠的体质,身边躺着一个尚且陌生的人会睡不着。但事实上,无论是第一晚还是这一晚,锥生零在玖兰枢床上睡得都很深。

 

第三日清晨,意识还没清醒的时候,玖兰就感到自己脖子这一片痒痒的。

 

他睁开眼睛,意外地看到视野里的一片银色。

 

锥生零背对着他侧卧着,头顶抵着他的下巴。而他自己单臂搂着对方,胸膛紧紧贴着他瘦削而修长的脊背。

 

玖兰枢微微皱了一下眉,他可不记得自己睡觉有抱着什么东西的习惯……

 

他试探着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居然有一点僵硬酸涩的感觉,看来这个姿势已经维持了好一段时间了。

 

玖兰枢并不属于睡眠很深的那类人,原本以为夜里触碰到别人的身体肯定会醒过来,但现在一看,好像并不是这样……

 

他突然想起来昨天查的资料——束缚之箭除了限制双方之间的距离之外,也会增加彼此的吸引力和安全感,这种附加的能力还会随着距离的缩小而增强。

 

人在坠入深层意识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地寻求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如果是这样的话……也难怪他睡着的时候会把身边这个“安全感的来源”抱在怀里。

 

正想着,怀里的人忽然动了动,似乎是被他之前的动作打扰了睡眠。下巴抵着的银发散发出和自己身上一样的沐浴乳的味道,不算长,但软软的,像是……

 

玖兰枢一顿,想了片刻也没想出来“像是”后面的内容。

 

大概是……小猫额头上的毛,或是春天刚长出来的嫩草皮之类的?

 

锥生零的外表给人冷冷的、不易亲近的感觉,眼神也很锋锐,头发却意外的柔软啊……

 

棕发的男人微微勾了勾唇,注视着锥生零紧闭的眼帘,轻轻地把手臂收了回来。

 

 

 

 




>>>


起床之后两人和娜娜莉一起吃了早餐,小精灵不知为什么从早上开始就很躁动,到下午的时候,几乎一听见玖兰枢腕上的ID卡传来消息传入的“嘀嘀”声就“蹭”地窜了起来。

 

“我来我来我来我来主人我来看!!!”

 

她伸手一点,空中浮现出一张红底金字的请柬,上书龙飞凤舞地写了一串字符,大概是精灵语。

 

玖兰枢笑道:“原来是精灵大会,难怪今天一直那么兴奋。”

 

“是啊是啊!”娜娜莉欢呼着飞起来绕了一圈,“这可是一年才举行一次的呢!”

 

原则上,精灵大会是属于居住在地球上的精灵们一年一度的盛会,请柬只会发给有意参加的精灵。但由于精灵们的生活与人类日益密切,持有请柬的精灵也可以带着人类家属和人类朋友入场。

 

“去年主人忙着工作都没有陪我去……”娜娜莉撅起嘴巴嗔怪地看了一眼自家主人,看到空中投影的请柬又立刻喜笑颜开,“但今年就不一样啦!锥生哥哥你也去吧好不好呀?”

 

横竖没法和玖兰枢分开超过三米,锥生零点了点头。

 

“耶!”小精灵比了一个快乐的剪刀手,接着立马开始考虑自己晚上的着装问题了。伯恩爷爷很贴心地打开了客厅的显示屏,进入“精灵衣橱APP”,娜娜莉轻轻一点,屏幕如镜子一般映出了她的身影;再轻轻一点,一件淡粉色的晚礼服便穿在了屏幕中的人身上。

 

她飞舞在屏幕前左右转着身体,屏幕中的小精灵也随着她的动作全方位展示着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就像真的在照镜子一般。

 

“这件好看嘛?主人,锥生哥哥,伯恩爷爷?”

 

事实证明,咨询这三个人的意见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决定。

 

伯恩爷爷身为一个机械电子设备,其审美和精灵族的审美观念显然是不一样的,事实上和人类也是有很大差别的,这点单看之前那件粉色围裙就知道了。

 

锥生零平时本身就不太注意外在,对女孩子穿衣打扮自然更没什么想法。对于娜娜莉每一次的“好不好看”,除了点头就没别的动作了。

 

而玖兰枢身为小家伙最亲近的人类,全程自带主人滤镜,唇角的微笑就没消失过。

 

画面可以说是很不忍直视了。

 

最后还是娜娜莉自己克服了选择恐惧症,选了最开始看中的那件淡粉色礼服。俏皮可爱的金色卷发垂在肩头,发丝间别着月牙形的精致发卡。蓬蓬的轻纱般的裙摆坠着星星点点的水钻,飞舞间折射出不同角度的细碎光芒。

 

小精灵左看右看,感觉十分完美,于是挥了挥小拳头道:“好啦,出发吧!”





评论(4)
热度(61)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