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我爱的你别再熬夜。

【枢零】与恶魔的契约(1)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作死又开坑orz

本来想一发完的可惜没有成功……orz (大概更两三次完结???

恶魔枢×为了复仇签下契约的零

喜欢的话↓↓↓












 

00.


你想要复仇吗?








01.


一个黑红交织的宫殿,空气里有种安静而死寂的感觉。

 

那个男人倚在黑水晶的王座上,黑雾织成的衣物在他苍白的肌肤表面缓缓浮动,敞露的胸口在这一片灰暗的颜色里尤其刺眼。

 

因为离得太远,他的表情显得很模糊。

 

锥生零站在原地,谨慎地观望着,在对方高高端坐着睥睨自己的同时,也在试图观察这个在上一秒刚刚与自己签订了契约的——

 

恶魔。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影子从脚尖开始,在光洁的黑曜石地面上落下不浓不淡的阴影。

 

视线慢慢上移。

 

王座上的那人脚下……却只有一片澄澈干净的地面。

 

昏暗暧昧的吊灯在光滑如镜的地面上反射出点点碎光,锥生零心里咯噔一声。

 

——这个人,没有影子。

 

 






02.

 

“你应该还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

 

王座上的人突然出声。

 

不同于一般人想象的那般邪恶阴沉,恶魔的声音意外的好听。磁性中带着几分慵懒的低哑,听得人心头痒痒的。

 

锥生零深吸了口气,道:“是。”

 

那人似乎轻笑了一声,缓缓地道:“坦白而言,这场交易是我赚了。”

 

“很久没有遇到过……像你这样美味的灵魂了。”

 

他轻轻舔了下唇角,满意地在对方脸上看到一闪而逝的僵硬与厌恶。

 

恶魔喜欢简单的东西。情感越单纯的灵魂,味道也越单一,对他们来说就越美味。

 

被“复仇”占据了整个心灵的锥生零的灵魂,除了浓到化不开的辛辣苦涩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味道——简直是恶魔的最爱。

 

他把尾音放轻了,等着这个顶级猎物的回答。

 

锥生零似乎并没有被他的话语激怒,只是垂了眼,冷静地道:“你说过,会帮我复仇。”

 

“这个你放心,”男人倚在王座里,一只手支着下巴,声音懒懒的,“不兑现契约的恶魔是拿不到灵魂的。”

 

一个狂噬姬罢了,虽然麻烦了点,但恶魔总要给自己空虚的生活找点乐子不是么?

 

锥生零抬起头直视着他,想起那个女人的样子,眼里燃着愤怒和希望交织的火光:“你准备什么时——”

 

“锥生君还真是急性子。”似乎被他急切的样子逗笑了,恶魔轻点了点下巴,恶劣地道:“就这么迫不及待要把自己献给我吗?”

 

锥生零不答话,只冷冷地、执着地瞧着他。

 

王座上的人也不恼,慢慢地伸出一根手指:“一周。”

 

“一周后,我会带着她的尸体来见你。你只需要把自己的灵魂准备好,在这个宫殿里等我。”

 

锥生零忽地皱起眉:“你的意思是,你自己去了结她?”

 

“不然?”

 

锥生零的声音冷下来:“但我想要的是亲手复仇。”

 

恶魔忽然不作声了,锐利的视线上上下下扫视着站在大殿中央的少年。对方看起来冷若冰霜,但其实不过强作镇定而已,那垂在身侧的紧紧攥起的拳让他不由勾起一抹笑,笑里带着嘲讽和盎然的兴趣。

 

“你凭什么觉得,以你的力量能够对付狂噬姬?”似乎是想故意戳他的痛处,王座上的男人顿了顿,不咸不淡地道,“灭门的滋味,还没吃够吗?”

 

果不其然,青年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

 

仿佛用肉眼看到对方用故作镇定筑起的一道心墙在自己的三言两语下慢慢土崩瓦解,男人像是看到什么好玩的事物一样,唇边的笑容愈发的明显。

 

锥生零用指尖狠狠掐着掌心,依旧冷冷道:“但是,契约……”

 

“我记得我只是答应帮你复仇——”

 

恶魔刻意地停顿,好整以暇地欣赏着他的脸色,最终残忍地开口道:

 

“可从没说过让你‘亲手复仇’啊。”

 

 






03.


「你想要复仇吗?」

 

「想。」

 

「我可以帮你,但你要用灵魂来换。」

 

「……好。」

 

 






04.


锥生零不敢置信地猛地抬头,对他怒目而视,眼里布满的血丝让他的眼睛看起来有种血红的错觉。

 

“你知道把你一个凡人,培养成能和狂噬姬对抗的对手,要浪费我多少时间?”

 

王座上的声音显得很漫不经心,同为恶魔,他当然知道人类与恶魔的力量有多大的差距。

 

锥生零紧紧咬着牙,额角的青筋不甘地跳动。

 

“而在这段时间里,我又可以收割多少个美味的灵魂?”

 

男人瞥他一眼,如同宣判死刑一般怜悯地摇了摇头。


“这种亏本的买卖,换做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青年的脸惨白如纸,说不出一句话来。他努力想要看清那张巨大的黑水晶王座,想看到那个残忍狡猾的恶魔脸上的表情,但对方始终被笼罩在一团若有似无的黑雾里模糊不清。

 

愤怒令他的血液燃烧,可他却无法反驳。

 

而那恶魔微微笑着,高高在上地端视着他毫无血色的脸,像是极为享受他内心挣扎的样子。

 

底下人的表情迅速地灰暗下去,双瞳如一潭静止的死水。

 

就在恶魔想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竟意外地听到对方再次出声:“……教我。”

 

男人挑了挑眉。


“我可以……用任何东西来换。”

 

似乎是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男人一愣,挑起唇角讽刺地笑了笑:“恶魔确实是讲求交易的种族……”

 

“但是,你已经把灵魂卖给我了。”

 

“一无所有的你,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值得我换?”

 

锥生零一怔,表情在刹那间一片空白。

 

是啊……

 

没有了。

 

金钱,地位,情感,家庭,尊严……

 

一切的一切,他都已经失去了啊……

 

熊熊的烈火,漫天飘舞的染血的樱花,坍塌燃烧的房屋,那个女人疯狂的大笑,父母大睁着的空洞的眼……


一幕幕一景景,飞速在脑海间闪现。青年有些痛苦地捂住脑袋,死死咬住下唇。


到底,都做些了什么……

 

什么都办不到……


连灵魂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甚至要靠这个恶魔提醒,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锥生零这个名字

——早就,一无所有了。

 

……


看着青年怔怔的表情,也许是因为对方百年难遇的可口灵魂增加了他的耐心,又或者是那张处在崩溃边缘的脸激起了他的兴趣,玖兰枢突然开口道:

 

“听说过恶魔的本性吗?”

 

锥生零一顿,愣愣地望着他,似乎没听懂他的问题。

 

男人的视线隐秘地扫过那张精致的脸和裸露的脖颈,缓缓地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你确实还有一件东西可以换。”

 

银发的人睁大了眼睛,莫名地感到一丝危险:“是……什么?”

 

那人并不答,只是沉沉地道:“过来。”

 

锥生零站在原地,看着前方的团团黑暗,有些不知所措。

 

“别让我说第二遍。”

 

感到对方的语气危险起来,他咬咬牙,抬步迈向了那张巨大的黑水晶王座。

 

恶魔的面容第一次清晰地呈现在他眼前。

 

一张与性别无关的足以魅惑人心的脸。

 

在黑雾间若隐若现的、苍白宽阔而肌理分明的胸膛上方,深色微长的头发垂在颈侧,性感的嘴唇,唇角略带戏谑的轻笑,高挺的鼻梁,以及……

 

在和那双赤红的双眼对视的一瞬间,锥生零不由自主地颤了颤,有种落入深红陷阱的错觉。

 

在这么近的距离里,被那双眼睛注视的感觉如同溺水,恐惧、兴奋、紧张、期待、后悔、哀伤、愤怒以及各种数不清的形容不出的情绪全部一股脑地涌上心头……他深吸了口气努力压下脚下想逃的欲望,心脏无法克制地狂跳。

 

他感到对方的视线如游蛇一般放肆地在自己身上游走,目光像是被实质化一般,所过之处令人一阵阵地打颤,血色的瞳里写着毫不掩饰的暧昧与轻蔑。

 

他看起来甚至像个优雅的绅士,可笑起来的样子却变回了邪恶的魔。


舔过唇角的舌尖如同刺眼的鲜血,在视网膜上留下擦除不掉的剪影。


锥生零脑内警铃敲响,刚想硬着头皮开口——

 

下一秒,如同预言成真,他听到了自己最害怕的回答。

 

“你就用这副身体取悦我吧,锥生零。”









评论(27)
热度(100)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