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在维纳森林给我指路的那个人好像不是人类(1)

上·枢篇 

 

 




01.


玖兰枢在厚如地毯的落叶地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用手背遮着从荫木间隙投下的毒辣日光。

 

脚下传来高高低低的枯叶破碎声,所过之处惊起一片林间飞鸟。

 

这里是位于北半球中温带的维纳森林,多变的地貌和罕见的人烟使它保留了地球上独一无二的自然风光,典型的地中海气候则赋予它“夏季酷热,冬季严冷”的别致一面。

 

恰逢七月,维纳森林气温最高的时节。

 

玖兰枢穿着短袖衬衫和九分裤,手扶着树干左顾右盼地前进着。前几年,维纳森林因其独特多姿的景致,被某权威生物学杂志评为自然森林界首屈一指的瑰宝,现代化世界的最后一片净土;可惜森林美则美矣,这份原始之美中却暗含了诸多危险。

 

然而玖兰枢可不在意那些传闻中随时可能偷走他性命的毒草猛兽。

 

手中的单反连同黑漆漆的光滑镜头,带着一颗好奇和发现的心仔细观察着这个不一样的世界。

 

遮天蔽日的山毛榉那过长的枝干占据了大部分视野,令他不得不时不时地低头弯腰,伸手拨开,银灰色的树皮散发着奇特而好闻的味道。

 

也不知是哪一秒,被树干上如眼睛一般富有魔力的皮孔吸引了视线,一脚迈出,失重感即刻攫住了整个心神。

 

也亏得我们的大摄影师下意识地牢牢抱住了相机,否则从这么高的地方落在地上,这几日来的辛苦可都化为了泡影。

 

心有余悸的男人轻轻擦了擦镜头前细微的灰尘,待平静下来后,有些无奈地从麻绳的间隙向下望了望地面。

 

果然还是踩到陷阱了……

 

伸手拽了拽身侧坚固粗糙的麻绳,他被吊在空中,头下脚上的姿势令他脑袋充血,有些头晕目眩。裸露在外的手臂和脚踝也被扎得紧紧的捕获网磨得微微发红,毫无章法的挣动只是平白消耗气力罢了。

 

如果要靠自己的力量从这绳网出来,势必要将手伸到网的最高点,解开网与上端绳子的连接处。可是他又无法单手作业,除了先把手里的相机扔下去以外别无他法。

 

认清了自己面临的困境,兰枢决定先待在网里耐心等待。

 

三小时后。

 

「看来是没办法了啊……」被晒得几乎眼前发黑的倒霉摄影师抻了抻已经僵硬的双腿,舔了舔干裂蜕皮的下唇,「再这样下去不是脱水就是脱力,只有赌一把了。」

 

最后心疼地看了一眼手里的伙伴,他深吸了口气,将相机缓缓伸出了绳网。

 

……松手。

 

叫人心痛的重物坠地声却没有如期而至。

 

他只来得及看见视野里突然出现的一抹银色身影,朝着他的方向一挥手,整个人就猝不及防地迎来了疾速的失重感。

 

耳边灌满了短暂的风的呼啸……然后是屁股落地。

 

许是厚厚的落叶地毯分摊了大部分的冲击力,玖兰枢在几秒钟的疼痛和晕眩后找回了自我意识。

 

“你的东西。”

 

方一睁眼,一道冷冷的声线从身侧传来。

 

一个陌生而容貌极美的青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手里拿着他的相机。

 

“谢谢。”轻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玖兰枢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从满身狼狈又恢复到优雅从容的模样。

 

只是心里却忍不住的惊讶:能在我下落的几秒内冲过来接住我的相机……还有那样奇异的银发紫瞳……

 

这个人,真的是人类吗?

 

荒谬的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逝,玖兰枢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心想自己又不是小孩子了。

 

“离开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青年的声音清冽,只是嗓音带着微微的沙哑,仿佛很久没开口说话了似的。

 

瞥到青年一言不发地准备转身离开,玖兰连忙说道:“等等!这位……朋友,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为我带个路?”

 

那人皱起眉看了看他,倒也没有拒绝。

 

“十分感谢,”玖兰枢见他这样,松了一口气,余光瞥见身后的那堆麻绳,转而又道,“只是我方才好像有东西丢了,可以等我找一下吗?”

 

对面的人抿着唇没有说话,应当是默许了。

 

玖兰枢于是转过身,在那堆杂乱无章的绳网前蹲下,眼手并用地仔细查找着。可是找了许久,还是没有看到刀片一类的东西。

 

难道这个人方才救他的时候,真的只是信手一挥,没有使用任何工具……?

 

正在惊疑不定时,青年略带不耐的一句“找到了吗”拉回了玖兰的神志。强压下心里的疑惑,安慰着自己“也许只是落叶太多没有找到”,玖兰枢随手抓了一片落叶塞进兜里,笑了笑道:“找到了。”

 

 


 

 

02.

 

有个生人在身边并不影响玖兰枢的工作热情。一路上,锥生零都能听到身后的快门声时不时地响起。

 

玖兰枢注意到每当自己举起相机时,身前的人都会一言不发地放慢脚步,等他拍照结束再放开步子,顿时微感惊讶。

 

看起来冷冷淡淡的,原来对陌生人也会如此细心吗……

 

他轻笑了笑,跟在对方的身后,青年似乎对森林的地形很熟,带着他少走了很多弯路。随着时间流逝,四周的景色与他平时离开森林时的路渐渐重合起来。

 

这段安静平稳的路上,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避之不及的蚊虫了。

 

玖兰枢裸露在外的手臂和脚踝不一会儿就红肿了一片,只是有生人在,便只强忍着痒意,并不吭声。

 

未料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快速打量了他一眼,皱眉道:“难受的话,为什么不说?”

 

这森林算是温养蚊虫的一个天然乐园,大多都带有比城市里的蚊虫更多更强的毒素,咬在身上不但麻痒,还会传来一阵阵肿胀疼痛的感觉。

 

玖兰枢对他笑了笑,道:“没事,再走一会儿就能出去了。”

 

结果青年并没理会他,低声道了句“在这里等着”便径自走开了。留下抱着单反的大摄影师在原地摸了摸鼻子,微微一哂,成名之后可是很久都没听到过这种冷冷的命令句了啊……

 

片刻后,青年手里攥着几株野草回来了。他张开手心,似乎有意让玖兰枢看清楚:“驱蚊草,嚼碎以后汁液抹在皮肤上。”

 

又看了看他的短袖七分裤,再度皱起眉:“以后别再穿这种衣服。”

 

玖兰枢看着青年身上的紧身工字背心有些无语,不过这一路过来对方身上一个蚊子包也没有,也许是已经提前涂过这种草的汁液了?

 

可是接过那几株根系还带着泥土的野草,从小在条件优渥的大城市长大的摄影师还是对“生嚼野草”这件事有一丝抵触。草叶上有灰先不提,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细菌……

 

似乎是从对方的迟疑里看出了什么,青年“啧”了一声,一把把草叶抢回来放进嘴里嚼了嚼,吐出来以后在玖兰枢身上随意抹了两下,冷冷地道:

 

“放心,没毒。”

 

从青年的语气里听出若隐若现的讽刺,玖兰枢一愣后笑了笑,反而大方地道:“多谢。先前就想问了,你对这片森林好像很熟?”

 

“嗯。”

 

得到对方惜字如金的回答,玖兰也并不在意,只是看着对方身上白皙到近乎透明的皮肤,微微暗沉的眸中染上些许沉思。

 

等到回过神来,两人已到了森林的边缘。

 

站在离开的路口,再次道谢后,玖兰伸出手道:“我是玖兰枢,还没请教你的名字?”

 

没有理会那只手,青年只是看了他一眼,带着点警告意味地道了句“别再进来了”就快速转身离开了。玖兰还没来得及收回手,那人便被重重叠叠的林木荫蔽着,消失在了视野中。

 

 

 



 

03.

 

再次进入森林是在五天后。

 

先前初来乍到,不知道虚实,玖兰枢一直是在森林边缘地带徘徊;这五天里,他一直在离森林最近的山下商店采备物资。

 

很显然来维纳森林的探险者虽不多,但不只他一个。商店的大娘也不是第一次替人准备物资,一直热心地帮他张罗着,帐篷、军用手电、军用绳索、打火机、打火石、电池、伤药、绷带……该有的一样不少。

 

满怀壮志的大摄影师遥望着森林的方向,背上大大的行囊,将那日银发青年的嘱咐完全抛在了脑后。

 

这一次,为了不发生上一次的情况,他一进森林就找到了驱蚊草,并且嚼碎后抹上了汁液。

 

清晨,当整个森林还被笼罩在乳白清新的薄雾中时,玖兰枢已经揣着相机,寻着水声,来到了一条小溪边。溪水灵动泠然,清澈见底,以温柔的姿态缓缓流过溪光滑圆润的卵石;掬一捧拢在手心,沁凉的温度和甘甜的味道让人忍不住喟叹出声,仿佛连灵魂都得到了洗涤。

 

而维纳森林的清晨时分也全然不同于火伞高张的午后。午后是热情的、张狂的、惑人而危险的;清晨却是温和的、清冽的,带着沁人心脾的微冷与湿意。

 

白露沾草,晨风习习,鼻翼间笼罩着若有似无的湿润泥土香与白桦树皮的动人味道。

 

玖兰枢站在溪边缓缓做了个深呼吸,今日本想拍一拍森林里的动物,想着动物们必会去溪边饮水才来到这里,没想到这宛若神赐的清晨画卷竟给了自己一份意外之喜。

 

寻了一个隐秘处站定,借着草叶的遮挡,玖兰枢蹲下身来,尽量隐藏自己的存在,生怕惊扰了前来饮水、戏水的小生灵们。

 

不知何时,一只小鹿慢慢闯进了视野。头上无角,应当是母鹿,短短的黄棕色皮毛光滑透亮,遍布白色的圆形斑点,背中央有一条优美的、淡淡的暗褐色背线,一双黑漆漆、圆溜溜的眼睛带着本应矛盾的警惕和纯真,俨然一只幼嫩美丽的小梅花鹿。

 

小鹿的一条后腿走起来有些跛,但这丝毫不影响它的美。玖兰枢只觉得这鹿弯下脖子在溪边静静饮水的画面美好得不可思议,一时间竟忘了按下快门。兴到浓处,只觉得自身都快与这静谧的森林融为一体。

 

待到他忽然惊醒,举起镜头时与草叶偶的一摩擦,细微的声响立时惊扰了小鹿,抬起头来三两下便消失在了视野里。玖兰枢心里叹了一声,有些可惜,感受到长时间蹲着的双腿有些僵硬,正要站起身来,这才惊觉不知何时,自己的双脚已经深深陷进了湿润的泥土里。他尝试着动了动左脚,然而湿润的泥土像是有巨大的粘性,牢牢吸着他的脚不放。虽然没有真正的沼泽那么厉害,但也够恐怖的了。

 

「看来下次一工作就全神贯注的习惯得改改……」玖兰枢哭笑不得地看着脚下,试图加大力气将左脚从泥土里硬拔出来,但甫一用力就发现右脚更深地陷了下去。

 

大摄影师立刻停止用力,静静思考了会儿。双脚下陷是因为压强太大,如果他向后仰躺下来,让压强变小,然后慢慢将脚抽出来大概能行?

 

……但要是自己躺着试图把脚抽出来的时候身体又被“吸住”了怎么办?

 

正一筹莫展之际,一道熟悉的、冷冷的声线自身后传来:“站着别动。”

 

玖兰枢一听,立时想起了五天前那个银发紫瞳的青年,想转过身去确认一下,那声音立刻又道:“叫你别动。”

 

男人顿了一下,乖乖地不再动了。

 

“把你相机往后抛。”

 

明白对方是想给自己减负,毕竟一台设备精良的单反可有不少重量,可是就这样让他把如同他生命一般的相机往后抛……

 

似乎看出对方的迟疑,青年这次却没有讽刺,只是静静补充了一句:“我会接住。”

 

玖兰枢咬了咬牙,反手将相机抛了出去。

 

“现在把你的鞋慢慢脱下来,然后慢慢走回来,记住一定要慢。”

 

玖兰不疑有他,极慢地照做之后,踩在湿润的棕黑土地上一步步走了回来。青年将相机递给他,简短地丢了句“等”便走开了。

 

有些不明所以地捧着相机,玖兰枢看看他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还陷在泥里的鞋,心中隐约有了猜想。果不其然片刻后,青年手里带着一片巨大的、不知是何植物的叶片归来,慢慢地一步一步向玖兰方才那位置走去。

 

“鞋丢了没事,我还有备用的。”怕他给自己取鞋时自己陷进去——毕竟那鞋已是被泥土给完全地“吃”进去了——玖兰连忙道。

 

那人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继续前进。

 

一直走到鞋边上,青年将巨大的叶片铺在脚边,自己站上去后,把手伸了下去。玖兰枢注意到他并没有像自己那样试图拔出来,而是用“挖”的,费了一番力气后,青年两只手也沾满了湿泥。

 

他从叶片上退下来,把鞋子放在上面,缓步到溪边洗完手后,用那叶片把鞋子一包,慢慢地走了回来。

 

玖兰枢看他走得轻巧,心里纳闷。他们俩个子差不多,虽然青年看起来比他稍显清瘦一些,但体重应该也相差无几……怎么自己走的时候那湿泥像个吸盘似的,他却仿若无事?

 

「哥哥你知道吗,精灵是没有体重的哦!」

 

忽地,年幼时妹妹同自己讲的精灵的故事浮现在脑海。

 

玖兰枢看着前方提着叶片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青年,心下惊疑不定。难道真的是……

 

“拿走,你的东西。”一道清冷淡然的声音打断了他的遐想,青年面无表情地把那大叶片包着的鞋往他怀里一塞,语气有些责备地道,“怎么又是你?我不是说过,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强烈的领地意识……」脑袋里无端闪过乱糟糟的想法,玖兰枢扬了扬手里的东西,岔开话题道:“谢谢你帮我拿回这个,但其实真的不用……”

 

青年皱起眉,脸上的表情好像在说“你仿佛误会了什么”,只是冷冷地道:“别把你的垃圾留在这里。”

 

玖兰枢被噎了一下,只好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原来不是为了帮他,而是在保护森林的环境啊……

 

他没注意到的是,银发青年再度瞥了眼他踩下去的那两个坑,眉间微不可查地拧了下,又看了他一眼,接着一言不发地转头走了。

 

玖兰枢把那双沾满湿泥的鞋子用袋子一裹放在包里,揣着单反跟了上去。

 

走了二十来分钟,两边的林木逐渐多了起来,就在玖兰枢留心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寻找着取景的切入点时,一直走在前方不远处的青年突然毫无征兆地疾跑起来,向一颗高木直直地冲去。

 

玖兰枢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下一秒就惊讶地看见那人像壁虎似的踩着树干向上跑了四五步,修长结实的肩臂一拉一伸,配合着脚下适时一蹬,几秒钟内,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密密的树叶中。

 

这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干净利落得几乎无法用语言描述。

 

玖兰枢感觉自己的视网膜上还残留着对方拉开背脊攀越时,紧身的工字背心下,裸露的肩背上流畅的肌肉线条。一晃神,对方手里拿了两个饱满鲜红的果子,直接从一处枝桠上跳了下来。

 

“咔嚓”一声响,是落地时枯叶破碎的声音。这树虽然不算太高,但普通人直接跳下来绝对不是断手就是断脚,可这个人怎么……

 

「精灵可以在森林里自由地飞翔和跳跃,而且在外人面前可以将翅膀隐藏起来哦!」

 

妹妹的话——令当时的自己啼笑皆非的幼稚的故事——再次浮现在脑海。

 

虽然那人整个过程几乎都是面无表情,身手相当轻松的样子,玖兰枢回过神后还是有些担心,不着痕迹地吸了口气,问道:“你……没事吧?”

 

银发青年的回答是直接把手里那两个不知何名的果子抛给他,言简意赅地道:“吃。”

 

“……谢谢。”玖兰枢对这突如其来的发展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之前在溪边站了快三个小时,什么东西都没吃过,这下子确实有点渴了。于是啃了一口手里的果子,入口柔软清甜,十分美味,“你不吃吗?”

 

那人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就在玖兰枢开始吃第二个果子的时候,他看着他皮肤上极淡的黄绿痕迹,突然出声问道:“你抹的什么?”

 

玖兰愣了一下:“驱蚊草啊,那天你教我的。”

 

青年表情变得有点奇怪,似乎在忍笑,又好像很无语:“……那是苦菜,喂猪的。”

 

“……”

 

“……”

 

怪不得嚼起来有点苦苦的感觉……

 

半晌无言,最后玖兰枢只好礼貌地微笑道:“……多谢告知。”




评论(27)
热度(120)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