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Smuggling Passion/偷渡危情 预告

之前玩那个写手绝体绝命挑战还欠了一个短篇......这段时间忙着做兼职实在没啥时间写,不过为了表示我还记得这一茬我决定出个预告(。

先来回答一下之前几个问题吧。




【3热度 分享码字常用软件】

电脑码字用Word,偶尔手机码字用一个叫极简写作的app。




【10热度 分享喜欢的BGM和码字时候的字体】

BGM这个其实没啥好分享的...我码字基本不听歌,会被带跑orz就算要听也是先听了再写

那就随意分享几首吧↓

①写悲伤压抑的桥段时有听过蔡健雅的《停格》

②写安静里带一点淡淡忧伤的氛围时听过薛之谦的《我害怕》《下雨了》,carly的《Last Christmas》,twenty one pilots的《Cancer》

③很想写出相爱相杀的感觉时听了陈奕迅的《斯德哥尔摩情人》和陈粒的《易燃易爆炸》(然而还是写不出...)

③最近听的一首激发恋爱心的是Lil Jet的《Venus》


码字时的字体用微软雅黑或宋体(懒得调)。




【20热度 分享一个脑洞】

向哨。(避雷:注意是向哨!不是哨向!)


*

枢是向导,唯一一个在活着的时候被写进教科书历史的传奇向导。全人类向导心目中的人生目标和精神导师,低级哨兵绝对畏惧的存在和最能激起高级哨兵征服欲的向导TOP1。

表面身份是政府议员,实则为帝国进行秘密活动的特聘向导,倡导自由向导运动,人生信条是向导只要精神力达到一定数量级完全可以引导哨兵克制本能翻身做top。

早年一次秘密行动中,在一个荒芜星球上救了昏迷的幼年零,并带回帝国交给政府,之后就没有再关注。


*

零是哨兵,出生在一个充满暴乱和战争的落后星球,六岁时因一场事故父母双亡,自己也失去意识。因为昏迷时恰好处于性别觉醒期,全身高烧,被枢带回帝国治疗。幼年被黑主灰阎收养,长大后以A级哨兵身份进入帝国军事学院。

一直在找当初救了自己的恩人。


*

帝国即将进行一次至关重要万分危险的秘密行动,需要一名哨兵配合枢进行任务;为了确保任务成功,哨兵由枢亲自挑选。

帝国军事学院为此办了一场临时舞会,迎接传奇向导的莅临,并邀请枢跳开场舞。为表重视,学院最有潜力的哨兵都被强制到场。在学生们眼里,帝国第一的向导在挑选一位心仪的舞伴;只有校长和玖兰枢自己清楚要挑任务搭档。

玖兰枢最后完美避开各种推荐名单,挑了一个在学院里很不起眼的A级哨兵。(是谁不用我多说了嗷?)


*

两人在任务中互生好感。零坦白了他进入帝国军事学院的目的——找到当年的恩人;并直言军部并不适合自己,报恩后就会离开。

结束后枢命人查了当年的事,才发现自己救的那个孩子就是现在的锥生零。但为了让零留在军部成为自己的助手,选择隐瞒,并以“我可以帮你找那个人”为由维持联系。枢陆续给零提供一些正确但指向性不明确的线索,结果让零以为自己的救命恩人是同为政府议员、但也参与了当年那场秘密行动的A级哨兵鹰宫海斗(暂定),开始想方设法地接近他……

海斗:零,我知道你仰慕我,但是哨兵与哨兵是不会被祝福的!

蓝堂:锥生零你这不识好歹的家伙!枢大人选中了你!你竟然跑去撩别的哨兵!

零:???




【30热度 分享一个段子】

“又见到你了。”玖兰枢停下脚步,看着眼前这个还未长开的16岁的少年。


那孩子穿得很单薄,在呼吸间刺痛肺叶的深秋里显得不合时宜。


锥生零并没有立刻摆出战斗姿势,只是退了一步,戒备地看着他——经过前几次的接触,这个奇怪的男人已经在他心里被拨到了安全区的边缘,但仍未真正进入这块目前为止只被黑主优姬一人独占的柔软区域。


他用这片贫民区里异常明亮的眼睛审视着眼前的男人,似乎在思考对方此刻出现在这条街上的真正意图。


玖兰枢注意到他因为两人的身高差而下意识站直了身体;那双透着不满的眼睛令他心里发笑。


“别这样看着我,”他勾起唇角,露出绅士的标准微笑,“我可无意跟踪你。”


他的发音很标准,带着大提琴般磁性丝滑的优美;只是锥生零无意欣赏。


跟踪?


敏感词汇令少年皱起眉,不自觉地抿了抿在冷风里干燥苍白的嘴唇。


玖兰枢观察到看着眼前人细微的表情变化,心想自己似乎不该在他面前开这样的玩笑。


“零,我只是在开玩笑。”他无奈地笑笑,忽然将手伸进了大衣内衬,朝着那少年径直走去。


锥生零的眼睛——如他所料——立刻转移到了他的手上。背脊像某种猫科动物一般瞬间紧绷起来。


玖兰枢觉得如果这是电影,最好应该给他配上一些“从胸腔里发出的低沉嘶吼”,为了警告像自己这样不怀好意的奇怪人类。


他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指尖摸到一个光滑的管状物,他伸手拿了出来。


“别紧张。”他在距离锥生零两步的地方停下了,清楚自己再靠近后可能迎来的结果;锥生零也如他所料地摆出了战斗姿态,清澈冷冽的紫瞳里含着惊疑和警告。


男人在他高度紧张的目光里泰然自若地拧开了手里的管状物,极淡的玫瑰香在鼻翼间稍纵即逝:“这东西叫唇膏,会让你的嘴唇好受一些。”


他捏着那管短短的乳白膏体,用刻意放慢的速度接近锥生零的嘴唇。


锥生零在那一刻感到心脏加速了跳动,像是某种危险来临前的预兆。于是他完全遵循身体本能,毫不留情地抬手挥开了男人手里奇怪的东西。


常年的战斗让他的力道很大,玖兰枢手里的唇膏险些被打落在地。


果然还是有些得意忘形了啊。


自知奇怪的绅士并未感到被冒犯,只是微笑着拧上盖子,放在摊开的掌心:“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但我想送给你。”


锥生零盯着他,并没有要接的意思。


他只好把那东西放在地上,在转身的须臾轻轻地道:“你的失语是后天影响的,而不是药物导致的。如果你想学会说话,可以到东区贝克街的杂货店二楼找我。”


***

直到男人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锥生零才捡起那根最终被他放在地上的奇怪管状物往兜里一揣,向家跑去。


这个时间,优姬该等急了。


果然,进门后那女孩嗔怪地看着他,抱怨着“零你怎么才回来呀,害我担心又出什么事了”。


锥生零无言地看着她,伸手比了个“抱歉”的手势。


“好啦好啦,”少女习惯了他冷淡的反应,知道锥生零微微起伏的胸膛是因为急着跑回来,笑道“去洗个手,马上就可以吃饭啦。”


少年点了点头,在她重新回到那架简陋的灶台边后背过身走了出去。


他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拿出那根被称为“唇膏”的东西,举到眼前费劲地看着。


一排排蝌蚪一样的字符,他看不懂。


锥生零学着男人的样子,尝试着拧开了盖子;淡淡的香味传递过来,很像那个男人身上的气味。


他凑得很近,毫无防备地打了个喷嚏。接着皱起了脸,瞪着那东西纠结。


寒风刮过,带着刺骨的冷;少年舔了舔起皮的下唇。


他想起那个男人说的话,最终用僵硬的手势试探地把那东西按到了嘴巴上。


软的、黏糊糊的。


是他十六年的生命里从未有过的触感。


锥生零忍了片刻,然后忍无可忍地用袖子狠狠一抹。


至于那支唇膏……


他瞪着它。屋里传来优姬催促开饭的声音。


尽管打定主意再也不用,但最后他还是笨拙地拧上了盖子,放回了兜里。





【50热度 分享黑历史】

小学写了一些经典玛丽苏作品,就不给大家考古了,怕伤了你们的眼睛(-ι_- )

分享一个前几天发生的囧事吧。

那天和我同学一起打游戏,因为是和熟人一起玩,我就开了语音,讲了很多有的没的,像是↓

“小傻子你死了没啊我来看看你哦”

“啊!!救我救我!!快救我啊啊啊啊啊啊!!!”

“哇我发现铠(我玩的游戏人物)的衣服会发光哎!你看我你看我,你看嘛,你快点看我啦”

“double kill~我是不是超厉害!快夸我快夸我!”

……之类的orz

然后快结束的时候,一个陌生队友突然说:“其实我们都听得见……你们克制一点。”

我……突然发现我开的是全队语音不是组队语音啊啊啊啊啊啊!

就让我在尴尬中死去吧……(-ι_- )





【100热度 写短篇】 

没时间写,只能码个预告啦,正文我尽量在下周日前放出来。


Smuggling Passion/偷渡危情


为追查一艘偷渡奴隶船,伪装成奴隶主贵族上船的国际刑警枢×伪装成普通奴隶上船的国际刑警零


标签:强强 刑侦 主奴play 未来星际 18X


小片段:

“一会儿别洗头发和脸,记住。”锥生零走在灰头土脸的奴隶队伍中,刻意放低了声音对身边的乔恩说道。


“为什么呀,修?”乔恩的声音透出满满的疑惑,“我们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一次尽情洗漱的机会,我还想洗得干干净净的呢……”


锥生零瞥了一眼他那头在一干深色发系里灰蒙蒙的金发,并没有打算多做解释,只重复了一句“记住”便走进了浴室。


乔恩皱着脸撅了噘嘴,虽然心里不舍,还是顺从地按照锥生零的话,只清洗了脖子及以下的部位。


一小时后,整船的奴隶全部清洗完毕,垂着头排好队。偌大的队伍没有一点声音,安静得仿佛待宰的羔羊。


“全都给老子抬起头来!”奴隶头子比利不轻不重地挥了一鞭,浑浊的眼睛一排排扫视过去,鼻孔喷出兴奋的热气。


乔恩被那鞭声吓了一跳,正要抬头,被身侧的锥生零重重地戳了一下。


“你做什——”余光看到比利投过来的不怀好意的目光,乔恩吓得赶紧噤声。


不幸的是,在绝对安静的空间里,乔恩清亮里带着点点恰到好处的怯懦的嗓音已经足够吸引比利的注意。


那个肥胖的身影转眼间来到乔恩的身前。锥生零在心里暗骂。


“抬起头来,”比利居高临下地看着乔恩灰蒙蒙的发顶,“我再说一遍,抬起头来!”


很显然,这个可怜的青年奴隶畏惧他的声音。


乔恩颤颤巍巍地抬起了头,心想自己刚才发出的不合时宜的声音足够迎来一顿毒打。


比利的视线如同镭射光一般上下扫视着他,那对浑浊的绿眼珠在看到青年发梢处一抹被水沾湿的金色时突然发了光,仿佛黑夜中的蛇瞳一样贪婪又可怖。


“马尔斯,瞧我找到了什么?”他向身后的副手伸出手,眼睛紧紧盯着乔恩,“一个脏兮兮的、金发的宝贝。”


一只灌满了水的铁桶递了过来。下一秒,比利将它全部倒在了乔恩的头上。


周围的奴隶发出一声惊呼,又急忙捂住了嘴。


浑身湿透的乔恩似乎还没搞清楚现在情况,表情一片空白,望着比利邪恶的笑容愣愣地张着嘴。混合了灰尘的脏水从他的头顶蜿蜒而下,露出其下灿烂的金发和一张单纯到近乎妩媚的脸。


“哈哈,”比利看着呆若木鸡的乔恩,肥硕的五官在兴奋中挤成一团,“金发蓝眼,那帮白痴贵族们最喜欢的长相!”


“我敢打赌,他一定会在未来几天里从一个傻小子变成一个床上的性感尤物。”马尔斯猥琐地一同嗤笑起来。


锥生零提了半天的心在听到这句话时终于猛地一沉。


果然……


“把他拎出来,仔细那张脸。”比利大手一挥,马尔斯粗鲁地拽着乔恩的领子拉他起来,后者似乎终于从茫然转换到恐慌模式,大喊着:“放开我!你们要带我去哪里?!修!修!救救我!呜呜呜……”


锥生零看到乔恩那双无助的蓝眼睛使劲地往回看着。他垂在身侧的拳头紧紧捏起来,内心激烈地挣扎着。


「他会死的。」耳边突然有个声音冒了出来,「如果让他就这么被带走,也许他会像你的弟弟一样死去。」


锥生零的心脏像被重重打了一拳,在那一刻不管不顾地站了起来:“住手!”


马尔斯停了下来,乔恩也泪眼婆娑地回头望着他。


比利的长鞭打在锥生零脚边的地板上,用威胁和警告的眼神淬着他:“怎么?”


“我是乔恩的哥哥,”锥生零用眼神安抚着已经被带到门边的金发青年,声音很平静,“我想代替他。”


“什么?”乔恩惊慌地看着他,挣扎起来,“不要,修,不要这样……”


比利啐了一口,用一种阴毒又探究的目光地盯着他:“就凭你?”


锥生零并没有答话,只是拿起地上的铁桶,那里边还有仅剩的一点清水。


他把袖子打湿,慢慢擦净了脸。


比利和马尔斯的表情也随着他的动作一点点变了。


“放了我弟弟,他还小,”最后他放下袖子,面无表情地看着比利,“现在,您满意了吗?”






评论(19)
热度(90)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