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噩梦

做了个噩梦

攻好像有两种人格 一种正常的一种黑暗的

每当他生日的时候

他会和受一起待在一个全是红色的房间里

没有人找得到他们

他会和受pa 但是在pa的时候会玩一种游戏

攻会拿出一段金属丝(类似于过年玩的烟花棒) 点燃一端

用另一端去触碰点燃的这一端

然后说

如果只有一端燃烧的话 我来烧你

如果两端都熄灭的话 你来烧我

如果两端都燃烧的话 我就进入你

受每次都用依恋又害怕的眼神看着他然后点点头

嘴唇上全是灼烧之后留下的疤


不知道我到底在梦什么....


评论(2)
热度(4)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