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痴狂——给《关联》的文评

给 @Ivy冰泣露 的征文一等奖奖励~


【枢零|双十一】剁手不如产粮·征文合集来啦!

 

 






文评:


看完《关联》,不得不称赞这确实是一篇构思精巧的好文。尽管还未完结,但读者不难从已完成的章节中窥见本文文笔的华美妍丽和剧情的别出心裁,不禁让人对其后的发展充满期待。

 

 

一、先来说说文笔方面:

这方面其实没有什么可以讨论的,这篇文的文风很适合“关联”这个题材——相爱相杀,五感相通,共存共生,危险又默契的刺激感与紧张感。冰对文字特有的一种排列组合方式,很有她个人的风格,从第一章开始就紧紧抓住了读者的视线。以下举几例我个人很喜欢的句子稍作分析:

【1】

唇为春,眼为冬,明媚与严寒的碰撞。

(“唇为春,眼为冬”,很简单的六个字,却是很巧妙的一个比喻,突出了对比的张力。)


【2】

为何如此气愤?

我看着绮丽光艳之物,你却看着别处。

同样交互的碰触,我感到荣耀可幸,你感到耻辱凑合。

美梦与噩梦的天差地别,怎能不愤懑地想将你挫骨,磨碎你的冷傲,玷染你的纯净。

(这段枢的心理描写很棒,既写出了枢的一种病态的占有欲和控制欲,也侧面反映了零纯粹的性格特点。)


【3】

“我有不得不完成的事,之后也不得不利用你,但是我的所作所为不是出于对你的厌恶,而是出于自身的无能。”

凝望水面的紫眸一怔,略微放大。有些难以置信这个比自己的孤傲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男人竟会撇开自尊对他说出这种话。

“靠一己之力,我无法完成使命,因此强迫你成为共犯。我,需要你坚定不移地站在我这边,不论你的个人意愿如何。”

(枢会说出“自身的无能”这样的话着实令人意外,但浅浅的歉疚之下仍旧难掩强势与孤傲,不难读出枢想要达成自己的目的的坚定,所以看似示弱的话语也并不奇怪。)

 

【4】

事实是,他和锥生零一样,都是几乎忘记了该如何笑的存在。

假笑和板脸,不同的假面,同样的选择,遮掩着其下不为人知的裂痕。

(枢零二人,一光一暗,看起来是几乎相反的存在。而本句却写出了“五感相通”之外,枢零之间的另一种“关联”——他们都带着假面,受过无法愈合的伤,他们孤傲但又痴狂,同样地不为人所理解。)

类似的好句子还有很多,在此就不一一枚举。

 

 


二、其次说说剧情方面:

《关联》整篇文的大设定十分新颖,光是看文章简介就有一种跃跃欲试之感,具体设定不再赘述。虽说是原著向,但其实是半架空,没有出现令我比较害怕的“校园里,夜间部出门,女生们尖叫,零和优姬维持秩序”这种原著向经典开头,我十分感动……而令我欣喜的是,除了“五感关联”这一大设定外,冰在剧情发展过程中还加了一些自己的小设定/别出心裁的小剧情,让本文更为饱满也更有可读性。以下举几例我个人印象深刻的例子稍作分析:

【1】

拇指指节的断裂是自以为掌控了全局的始祖预料外的突发事件,就像是满盘的棋子就位却突然地震。

(这里是枢零初次有暧昧接触的时刻,零为了对抗自己的欲望而掰断了手指。此处的剧情虽然算不上特别新颖,但很自然、合适,让人觉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此外,个人认为这里的剧情如果能让零在最初时的反抗更直白、激烈一些,形成一个“激烈反抗-看似屈服-出乎意料的自杀式攻击”这样的三段式起伏,也许会更棒。)


【2】

“我可以满足你的一切幻想,你可以把我想像成任何人…甚至女人。”

(这是枢零初次pa的时候枢说的一句话,我的感觉类似于“文笔”方面的第三句。当时看到这句话,我很意外,冰似乎总能在她的文里时不时地给读者一些小惊喜。但是意外归意外,我并不觉得出格或者OOC,这是枢对濒临崩溃的零的一种变相安抚,他难得的一点温情藏在他病态的爱慕与控制欲背后,就更显珍贵。)


【3】

原文略。

(在枢零上船后,原本不晕船的零因为“关联”带来的“五感”放大能力而晕船,这个小细节表现出,“关联”并不是单薄地专为夫夫间酱酱酿酿的情趣而设置的,而是由无数细节烘托起来的一个较为饱满的设定,可以看出冰在设想剧情时的用心。)

类似的“小惊喜”还有很多,在此也不一一枚举了。

 


 

三、再次说说人物性格方面:

总的来说,我认为本文在人物性格的掌握上还是很得体的,枢零二人性格上的反差和张力都表现得比较好。零从一开始的厌恶、排斥到后面偶尔的羞赧,枢从一开始的冰冷的调笑、强制、病态占有到后面逐渐显露的温柔……这种性格上的过渡是比较自然的。

然而稍显美中不足的是,在文中(尤其是前面十几章),一些对于枢的细节描写,个人觉得虽然无碍阅读,但还可以稍作修改。以下举例:

【动作方面】

一个打挺坐起身 

【语言方面】

“锥生学弟是活抽抽了还是在摆谱?真是没礼貌,见到过去的学长也不问好。”

“锥生君这些年不见还学会装蒜了?”

“没给你选择,别蹬鼻子上脸”

“你当上了协会长要造反是吧?”

“虽然想说,出去从哪找个女人过来,我教你3p凑合分了。你不认为现在这个时间,这种偏僻的村镇完全没戏么…”

“你瞎逞什么强?分明是个怕到发抖的雏。”

 

以上几个地方是我初看时觉得可以再斟酌一下用词的(感觉枢还可以再优雅一些,话中有话一点),不过仅代表个人观点,酌情采纳。

 

 


四、最后谈谈标点方面:

标点方面算是美玉挑瑕。可能我个人对标点的使用有一点执念(中学时改标点题留下的阴影……),同样酌情采纳。

首先是人物对话中,“”内应有句末标点(除了部分引用)。文中很多对话,因为话语较短而直接省略了句末标点。

其次是动作和对话比较密集的时候,建议适当加上人名以作提示,否则读者可能阅读起来会有点疲累。文中通常用“猎人”“始祖”“银发”“褐发的人”“浅紫色瞳”等特征来提示,但对于新入坑的小伙伴或者阅读时没有集中注意力的读者来说,可能会稍稍吃力。

 

 

 

总之,能因为这次的征文活动而阅读《关联》这篇文,我觉得很幸运,非常感谢冰给枢零同人圈带来一篇难得的佳作。至于我拟的题目“痴狂”,算是我读完本文后脑海中浮现的一个词吧,也不赘述了。在此祝愿冰今后更文时顺顺利利~灵感大开~也期待她为我们带来更多优秀的作品~!




评论(14)
热度(15)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