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云纲】粉玫瑰的发卡01-02

写在前面:

>>旧文搬运 如有不适请轻喷~

>>算短篇吧 HE 请一定要相信这是云纲啊恩←






粉玫瑰的发卡


CP:云雀恭弥×泽田纲吉


[01]


夏日的风就这样带着热烈的气息拂过脸庞,天上那个热艳艳的太阳,像是抱着“不晒死人不罢休”的态度持续十八个小时烘烤着大地,丝毫不管底下“热死了”的抗议。


并盛町那些一排一排整整齐齐的樱花树,在春天时看着粉嫩的花瓣飘落由衷地感叹真美啊并觉得自己诗情画意的人们,现在一天到晚听着:


知了——知了——这样烦死人不偿命的蝉鸣声又不知道在怎样腹诽了。


在这个骄阳似火烈日炎炎火伞高张挥汗如雨的夏季中的某一天,我们可爱的废柴君,正站在并盛中学顶楼上,头顶一颗被诅咒了无数遍的赤红的小学生经常比喻为“大火球”的星体,神情呆滞。


谁也不知道这位未来的彭格列十代目此刻内心是怎样波涛汹涌激昂澎湃惊涛骇浪小鹿乱撞,因为那张可爱又废柴的脸上此刻的一片红霞足以让番茄泪眼汪汪含恨而死,像蜜糖一样褐色的大眼睛躲闪了几下后像拍死的苍蝇一样定定地不动了,由此让人联想到目前自己疯卖让别人无书可卖的爵迹里的抽取灵魂般的狗血情节。


咳咳,扯远了。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让我们把时光倒回半小时前——


毒辣的太阳还是那么讨人厌。平时无所事事偶尔爆个内裤打个小架的某废柴泽田纲吉,今天还是一样的废柴,只不过此刻在他废柴的心里,犹豫到某家教都看不下去了直接一枪过来时,决定了一件不废柴的事。


于是泽田纲吉来到了并盛中学的顶楼,顺便战战兢兢扭扭捏捏地叫了某热心的棒球……让京子上来。


当笹川京子带着一脸可以媲美阳光的灿烂笑容站在面前时,名为“泽田纲吉”的某废柴不负众望地把他懦弱兔子的本性表现得淋漓尽致,具体症状为:


全身瘫软——啊,看见京子这么可爱的笑容全身软得就好像一只软脚虾啦。


两眼发昏——啊,京子这么善良纯洁的女生好像天使一般在向我走来,她背后的光辉好刺眼啦。

嘴巴痉挛——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好像一句话也说不清楚了啦。

欲哭无泪——啊,估计此刻在家悠闲地喝着奈奈泡的茶的腹黑教师看见这一幕一定会一枪崩了我啦。

……


想到这儿,泽田纲吉不由浑身抽搐了一下,出于动物本能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危险后正想松一口气,一回头却猝然对上京子凑上来的脸。





[02]


泽田纲吉以比看见云雀学长提着他心爱的拐子朝自己一脸杀气地走来时的还惊慌的表情,迅速向后退开几步,一个趔趄差点要摔倒在被阳光烤得能煮鸡蛋的地上。


“纲君,你没事吧?”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就是罪魁祸首的女生脸上浮出担忧的神色。


“呃……没……没事啊……哈哈……”一贯的傻笑加上挠挠后脑勺,纲吉一阵没由来的心虚。


死机的大脑好不容易运作了起来,纲吉终于记起了那句自己反复练习了N天的重要的话。正考虑着怎么把这句他从小到大也没说过的惊天地动鬼神的话说出来,面前的女孩却径自走了开去。


“……京子酱?”他看见女孩走到铁丝网边,夏日的风带着热烈的气息扑过来,微微地扬起她橘色的短发。


被叫做“京子酱”的女生仰起头来望着天空。


“呐,纲君,你知道吗?”她像在自言自语,声音又足够身后的人听到,“今天的天空也是这么蔚蓝。”


“我从小就喜欢看着天空,看它晴朗的样子,下雨前阴云密布的样子,放学后被霞光映得通红的样子。”


“无论何时何地,天空都像是温柔的、宽容的,让我想起哥哥保护我的时候。”


“我想也许纲君是从天空里走出的人吧。”


“我好像很喜欢纲君,但是和喜欢哥哥又不一样。”


——我好像很喜欢纲君,但是和喜欢哥哥又不一样。

——我好像很喜欢纲君。

——喜欢纲君。





评论
热度(10)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