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我爱的你别再熬夜。

【云纲】粉玫瑰的发卡09-10

[09]


泽田纲吉觉得自己脑袋里“嗡嗡”的响,他看见笹川京子微微低下头,那柔软的橘色短发便出现在他面前。


他以自己都没想到的平静摘下了这小小的发卡,握在手心。


然后他逃跑了。

然后他觉得那种奇怪的空虚感慢慢散去了。


他甚至忘了是在下雨,一头扎进雨雾里,那清凉又带着微微刺痛感的雨滴就这样砸下来。


纲吉觉得眼眶涩涩的,可又流不出泪来,于是就低头一直跑一直跑,很快淋湿了全身。


让他停下脚步的是眼角余光瞥到的一抹黑色。


黑色的皮鞋,再往上是黑色的外套,白色的衬衫,黑色的发丝下有一双狭长的黑眸,一张熟悉的脸庞。


尽管雨水从头上不停地砸下来模糊了他的视线,可泽田纲吉无论如何也都会认出那是谁。


于是泽田纲吉很没出息地终于哭了出来,温热的泪水混合着冰冷的雨水流下来,濡湿了他的全身。


他突然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不禁浑身打了个哆嗦,颤巍巍地站在原地。


“啧,草食动物。”


他听见来人带着轻蔑和责怪,穿过哗哗的雨水仍然清晰地进入他耳中的话。


“你还想让我和别人共享你多久?”


泽田纲吉在那一瞬间惊异地瞪大了眼并抬起头,然而看到的只有来人转身的动作,以及他随意丢过来的一件黑色外套。不偏不倚,正好盖在自己的身上。


泽田纲吉就在这还带着来人微热体温的外套的包裹中,定定地望着前方渐渐远去的背影。他不知道半小时前有另一个拥有澄澈眼神的人像自己注视那人的背影一样,注视着自己的背影。


那在自己的视线中渐行渐远的背影,让泽田纲吉的眼眶中涌出更多的滚烫的泪来。


那褪去外套后露出白色衬衫的背影,在雨水的冲刷中渐渐模糊了起来。


不再是那棱角分明的轮廓,而是像有些柔和的,深深刻在泽田纲吉蜜色的眼眸里。


渐渐变成一个远去的白点,渐渐消失不见……


泽田纲吉知道那空虚感来自何处了。

整个并盛町都是他云雀恭弥的所有物,一直都是。

包括泽田纲吉。






[10]


世间有一种奇妙的关系,它在气象学家眼里是始终变化无穷难以预料的天气,在美食家眼里是一杯香浓的咖啡,在音乐家眼里是一串串美妙的音符,在农民们的眼里是能带来温暖的柴,而在学生眼里是只有一次机会的期终考试,过了便不再来。


它便是爱情。


对于云雀恭弥里说,爱情不过是同类动物间产生的关系,或许他永远尝试不到也不屑去尝试,潜意识里一只肉食者和一只草食动物是绝对不会产生这样的关系的。


然而遇上泽田纲吉的情况除外,也许这比喻有些奇怪,但如果是一群白蚁腐蚀着泽田纲吉的心,那云雀恭弥就是在那颗心已经鲜血淋漓时最后出现的食蚁兽。


它独占着这颗心,猎杀着因被血香吸引而蠢蠢欲动的一群又一群白蚁,它不懂得怎样去治愈这颗心,它只会吞噬企图让那心更加残破不堪的贪婪者。


而对于泽田纲吉来说,爱情是很奇妙的,他曾经暗恋过别人很久很久,所以他明白。


让人又向往又害怕的感情,如果比作一碗汤,那便会有时甜有时咸,还会因放错调料而产生各种各样的味道。


遇上云雀恭弥是大大超乎泽田纲吉的预想的,他原先会以为自己成人后会和一个善良可爱的女孩结下良缘、共度一生,然而他错了。


他的那碗汤已经先被云雀恭弥这位擅自进入的厨师加入了各种各样的调料,连他自己也喝不出是什么味道,所以他从“不得不”到“心甘情愿”跟着云雀恭弥。


不管爱情是什么,不管它是真实存在还是虚无缥缈的,不管有多少人因它通往幸福之路亦或被它而伤,我们知道,云雀恭弥和泽田纲吉之间已经产生了这样的感情。


云雀恭弥和泽田纲吉拥有爱情,不信?你去问那枚粉玫瑰的发卡。

哦,不过,它现在在云雀恭弥的手臂上,别着风纪袖章。






[Fin.]





评论
热度(13)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