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我爱的你别再熬夜。

【枢零】第七十一块肥皂07-08


>>>07



这是两人相遇的第29天。


玖兰枢这次去肥皂店比上一次还要早,甚至于店门还没有开。


他在门外耐心地等待了一会儿,约莫七八分钟,门上的锁咔哒一声,露出门后肥皂店的主人一双带着些朦胧睡意和惊奇的眼睛。


“你……”原本想问你怎么这么早来,看到对方大清早站在外面冻得通红的双手,肥皂店的主人决定侧身让他先进来。


玖兰枢走进店门,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打开。


白粥还是热的,飘着白气,几碟小菜清爽可口,一一摆好。


肥皂店的主人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大冬天的总不可能有人这么早起床特意带着早饭来肥皂店吃吧,这个早饭显然是带给他的。


“不坐吗?”玖兰枢看着对方的表情,笑了,“尝尝?”


肥皂店的主人于是在他对面坐下来,无言地开始喝粥。那双冷冽的紫眸在袅袅白气之后,显得比往常湿润一些。


“我是玖兰枢,”玖兰看着他的眉眼,“可以问你的名字吗?”


店主人拿着勺子的手稍稍顿了顿。


“锥生零。”


“锥生零……”玖兰枢一字一顿缓慢地读过去,像是在揣摩这短短几个字里的深意,“那么——零,可以这样叫你吗?”


对面的人看了他一眼,没有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低下头安静地喝粥。


“谢谢。”五分钟以后他放下勺子,这样说道。


玖兰枢瞥了一眼被吃得差不多的小菜和还剩下将近一半的白粥,没想到对方的食量这么小:“不吃了吗?”十七八岁不正好是食量大如牛的年纪,这样真的不会饿?


“……我不太爱喝粥。”锥生零站起身开始收拾桌子。


「这样啊……」玖兰枢看着他的银发和半垂着的紫瞳,受对方外貌的影响,他还以为他会喜欢味道很淡的食物。


“那么,明天给你带千层饼好吗?”玖兰枢问道,“我住的旅店,千层饼做得还不错。”


锥生零没有答话,端着碗筷转身回了里屋。


片刻之后他捧着几块新制好的肥皂走出来,站在木柜前低低地说道:


“……早上冷,晚点吧。”


玖兰枢勾起唇角,走过去帮他把肥皂一一放好。


今天他挑了一块晶莹剔透的黄绿色的椭圆形肥皂,放在灯下看感觉还有点泛着荧光。


锥生零像往常一样开始读故事。


*


它是一只不会发光的小萤火虫。


看着其他小灯笼一样星星点点的在空中飞舞的萤火虫,它觉得很迷茫。


「我……为什么会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呢?」


每一天看着不会发光的自己,小萤火虫都很失望。直到它被一个人类男孩捉住放进瓶子里,它趴在扎了几个小洞的瓶底,丝毫没有反抗,连扑腾都不曾。


“你怎么不想逃跑啊?”男孩好奇地看着它。


“我不会发光。你抓了我,是你吃亏,我为什么要跑?”小萤火虫趴着,蔫蔫地说。


男孩想了想,决定为了不让自己吃亏,他要帮助小萤火虫让它发光。


男孩偷偷把妈妈珍藏很多年的CD拿了出来,放给小萤火虫听。小萤火虫跟着舞了一阵,但是没有发光。


男孩没泄气,又买了好多烟花棒,在小萤火虫身边点燃。小萤火虫努力地模仿,但是没有发光。


男孩用完了烟花棒,又抓了小萤火虫最爱吃的一种肥肥的小虫子给它。小萤火虫吃了,但还是没有发光。


最后,男孩甚至还抓了两只其他的萤火虫,把它们都养在瓶子里。可是过了几天等到那两只萤火虫都变得有点病恹恹的了,小萤火虫依旧没有发光。


男孩隔着塑料瓶看着趴着的小萤火虫,也有点不高兴了,他把瓶子搁在窗台上,抱着脏兮兮的皮球出去找小伙伴玩了。


玩到满头大汗晚上才回来,男孩听见妈妈问:


“嘟嘟啊,窗台上那只步甲虫是你的吗?”


“什么步甲?”男孩懵了。


他跑回房间,看到小萤火虫还趴在瓶底,跟他上午出去玩的时候一样。


“就是它呀。”妈妈走到他身后,笑着点了点瓶子。


原来小萤火虫不是萤火虫啊……


离开的那一天,男孩隔着塑料瓶对小萤火虫——哦不,应该是叫步甲虫了,说道:“我妈妈说,你是一只很漂亮的步甲。”


然后他拧开瓶盖,小虫子飞了出来,围着他的脑袋飞了一圈,才落在地上。


“你真可爱。”男孩朝它挥了挥手。


小步甲虫也晃了晃它的触角,慢慢地隐没在黑夜中。


作为一只漂亮的步甲虫,它要开始属于它的新生活了。


*


听完故事,玖兰枢接过纸袋,问道:“其实我一直想问,这些故事都是你写的吗?”


锥生零看了他一眼,“大部分是我写的,别的是客人留下的。”


其实听了这么多故事,玖兰枢也大概能分辨出哪些是他写的,哪些又不是。


他笑了笑:“锥生家的人都这么会编故事吗?”


这次锥生零没说话,也没再搭理他,坐在柜台后径自看起书来。这家肥皂店是祖父开的,从那时候开始,就有了一块肥皂一个故事的传统。


玖兰枢大概不知道,其实不是“编故事”,而是心里想着一个故事,手下才做出一个肥皂。






>>>08



玖兰枢是一个正在旅行中的人。


他到过的城市虽然不算多,但也不算少,足够磨掉他刚离开家时心里对于家乡的那一点依恋的感觉。


家乡永远是记忆里最美的城市,然而偶尔想到家乡,却没有那么强烈地想要回去的心情了。


大抵旅行的人都是这样。


玖兰枢躺在旅店的床上,这么想着。


他从来没给自己定下过什么“待在一个城市的时间不能超过一个月”之类听起来傻傻的规矩。但事实上,他到的每一个城市,停留的时间都不会超过一个月。


当美丽的风景都变得熟悉,而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熟悉的食物,没有熟悉的人,就会觉得差不多要走了吧。


玖兰枢侧过身,拿起那块今天买来的肥皂,细细看着。


这是他从那家有故事的肥皂店买来的第47块肥皂。


湖水的颜色,正中央一只有点像鸭子又有点像鸳鸯的东西,模糊不清。


锥生零说这是一块做失败了的肥皂,所以没有故事,也没有收他的钱。


他还记得当时他的语气听起来蛮吃惊的。


“你也会有做失败的肥皂?”


大概是语气不太对,锥生零睨了他一眼,说道:“我看起来像是生产肥皂的机器吗?就算是机器,也有突然失败的时候。”


玖兰枢于是拿着这块肥皂回去了。


他侧头看着窗外的景色,被冷霜覆盖的城市显得有些白茫茫的。风吹在窗玻璃上,玻璃上也有一层白白的霜。


他在这座城市待了47天了。


他看着床头柜的抽屉里大大小小的肥皂,把手里拿着的那块放了回去。


没有开始收拾行李,也没有想要离开的念头。他向旅店的老板娘延长了住宿的时间,不知道为什么还继续呆在这座非常寒冷的城市里。


也许,他只是在等一场雪。


玖兰枢推开窗子,感受到冷风扑面而来时,这么想着。



评论
热度(21)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