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爱上了楼下的住客应该怎么办05-06

>>>05


黑主优姬鼓足勇气,在偷偷注视那双手两个月零九天的时候,给楼下的邻居递了一封信。

不是把信放进楼下的每个住户独立的信箱里,当然也没有特意送到邮局,也没有把信偷偷塞进门缝。

事实上黑主优姬光是写完那封短短的信就用完了所有的勇气,每次刚打开门就满脸通红地又回来了,根本没办法把信递出去,一拖就拖了四五天。

那天下午黑主优姬趴在阳台上,习惯性地看着楼下。楼下的邻居在看书,修长的手指轻轻翻动着书页,让人觉得秋冬季这样偶尔有阳光的美好午后不看看书真的很可惜。

想了想,黑主优姬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抱来阳台,开始工作。

当她写完一篇文章,站起来伸个懒腰往楼下看的时候,正好看见一片黄叶被风吹得悠悠地打着转儿,飘到了那人的书页间。

那双手顿了顿,似乎是微微惊讶,指尖轻轻摩挲了一下叶面,接着温柔地把它夹到了自己看的这一页。

黑主优姬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心头涌上一阵冲动:她一定要把那封信送出去!

女孩飞快地跑回房间拿了信和胶带,把信粘在胶带的一端,刺啦刺啦扯出三米长的胶带以后从阳台上垂了下去。她用指甲摁断了另一端,贴在阳台的护栏上,紧张地注视着视线里这一小节胶带。

一分钟以后,她看着胶带轻轻一抖,落了下去。







>>>06


锥生零把那枚黄叶夹在书里,合上书正准备回房的时候,天上突然垂下来一个东西。

他有点惊讶地停下了步子,那是一封用透明胶带粘着的信。

信的封面上写着:我是住您楼上的住户,请您看一下这封信好吗?

虽然感觉有点奇怪,他还是伸手轻轻扯了下,取下了这封粘着三米长胶带的信。

他展开信,内容如下:

「您好!真的不好意思,这么突然,我是住在您楼上的黑主优姬。

说出来可能您也不信,我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喜欢上了你(抱歉,因为看您年纪应该和我相近,可以冒昧用“你”这个称呼吗?)。

其实我没有看过你的样子,但是我看到你经常在阳台上打理植物和喂鸟什么的,真的非常温柔。

如果方便的话,我们可以见一面吗?」

看名字和字迹,应该是个女生没错。锥生零放下信想了想,拿了点早上烤好的曲奇,穿上外套走出家门。


评论
热度(48)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