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我爱的你别再熬夜。

♞同步电影 [02]







一个月后,陈多多发起《当幸福来敲门》的邀请,不过没人应。

 

「他喜欢什么样的电影呢……」陈多多咬着笔帽,盯着讲台上已经秃顶的老教授,思想却还留在论坛里。

 

原来“GS11”真的很少应别人的邀请,也不太在坛里发帖。后来又有几个妹子在下面回复求陪,陈多多自己也有点奇怪,按理说他一个一直潜水的小透明,挑的片又不新也没有多好看,“GS11”是怎么看到的呢?

 

……可能他正好没看过这部?正好感觉挺无聊然后手指随意一滑就滑到了这楼?

 

陈多多想得出神,冷不防被教授砸中一个粉笔头,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句经典怒骂“上课集中!你们这群不学好的小伢儿……”外加一个他闭着眼都能想象出来的吹胡子瞪眼表情。

 

陈多多刚想换个坐姿拿本书掩护一下,却听见后排女生小声嘀咕“教授好凶啊”“是啊好恐怖啊”,心里一个激灵直起身来。

 

是啊——

 

“恐怖”。

 

GS11没准就喜欢恐怖片呢!

 

 

 


 

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陈多多挑来挑去挑了一部豆瓣评分比较高、看简介又不会太吓人的恐怖片,做好心理建树后上论坛发帖。

 

     有人想看《恐怖游轮》吗?本周六下午一点求陪!

     一个人在家感觉虚虚的……

 


结果在第二天傍晚时收到一个回复:好。

 

ID为GS11.

 

「我简直是天才……」陈多多刷新了网页发现自己没看错后,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地给机智的自己点赞。

 


 

 

 

《恐怖游轮》是一个无限循环的故事。女主角上船,保护队友,意识到现在循环中后就开始杀人,被下一轮女主杀掉;或者杀掉下一轮女主,回家,上船,然后继续无限循环。

 

恐怖因素有,但是不多,顶多杀人时有点血腥。

 

GS11发消息的时间、内容依旧跟他很合拍,和上一次一样只聊电影,其实也没说什么,只不过屏幕对面有个人在确实让多多安心了不少。

 

电影结束后他还有点没缓过神来,脑子里回想了一遍这无限循环的过程,总觉得有点发憷,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也陷在这种无限循环之中,只是自己不知道?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

 

GS11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发来一句“别多想,这只是电影”。

 

陈多多回了个“没事”,抱着手提窝到床上,背靠上床头,感觉安全了一些。

 

     GS11:听点欢快的歌。

 

「欢快的歌?」陈多多想了想,开了首最炫民族风。

 

一时间魔性的旋律充满了整个房间,什么无限循环全都被抛到脑后。

 

屏幕另一边的男人看了一眼“多多益善”网名下方显示的音乐状态“♫-最炫民族风”,笑了笑,闲聊几句后便下了线。

 

「又这么快下线啊……」陈多多撇了撇嘴,脑补出一个上班族偷偷摸摸上了QQ因为怕被老板抓所以飞快下线的样子,完全没意识到对方刚刚还陪他看了两三个小时电影,乐呵呵地下线找吃的去了。

 

 


 

 

之后又是两个月为学业忙碌的时间,陈多多忐忑地交上本学期的作业,看到老教授皱着眉用挑剔的目光审视一番,最后还是一脸嫌弃地微微点了点头,立刻喜出望外,连说好几声“谢谢教授”“谢谢教授”就飞速奔回了家。

 

他都快两个月没好好看过电影了!

 

陈多多点开《波普先生的企鹅》,边吃磨牙棒边津津有味地看起来。萌贱萌贱的企鹅群总算安抚了一下他被作业摧残了两个月的心灵。看完后还觉得意犹未尽,于是上网搜了搜,筛查几遍后上论坛发帖。

 

     《万能钥匙》约吗?(可能很多人看过了?新版午夜凶铃也可以)

      周日下午一点    拜托拜托!

 

根据室友前几天跟他吐槽新版午夜凶铃完全靠女主的颜值赢回电影成本,一脸“早知道就不看了”的表情,陈多多觉得自己应该还是能够承受的。

 

潜意识里,他并未想到自己下意识找不太恐怖的恐怖片,是因为产生了一点抗体多了一点兴趣,还是只是希望看电影时,有一个特定的陪看。

 

 

 


 

在九月来临以前,陈多多只和GS11又约过一次《笔仙》。

 

陈多多这次失策,电影才过了半小时他已经很害怕了,忍不住紧紧揪着怀里的抱枕,蓝胖子一张萌萌的脸几乎都被扯得扭曲了。

 

陈多多开了《最炫民族风》,听了两分钟后欲哭无泪。

 

为什么连神曲都没用了啊……QAQ

 

总不能说“哦,我妈妈刚刚说要我陪她出去逛街,不好意思啊下次吧”或者“老板来了,对不起啊我遁了”吧!!!这也太……

 

屏幕那头的陪看很敏锐地注意到了陈多多的音乐动态,发来消息。

 

     GS11:很害怕?

     多多益善:没有没有,我很好。

 

3分钟后。

 

     多多益善:a,wo dian nao jin bing du le (啊,我电脑进病毒了)

     多多益善:mei fa liao tian, neng bu neng kai yu yin?(没法聊天,能不能开语音?)

 

那边沉默了会儿,发来一个YY房间号。

 

虽然知道开语音会影响观影质量,陈多多心底还是偷偷松了口气,打开YY火速登了上去。

 

戴上耳机正在调麦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喂?”

 

陈多多顿时愣了一下,脑海里仔细回味了几遍这一个字。

 

“多多益善?”那边又问了一句。

 

陈多多连忙应了一句,心想这声音真是……

 

很!大!叔!啊!

 

果然是三四十岁的社会人士上班族吧!

 

陈多多迅速脑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公司职员一本正经地偷摸着打开迅雷影音的画面,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没笑出声。

 

 

 

 


其实要是是女孩子,陈多多完全可以撒撒娇卖卖萌,两个人从观影模式切换成交友模式也就得了。

 

不过就如同许多电影爱好者一般,陈多多也患有一种名叫“既然开了一部电影就一定要看完不然会死”的病,所以即使怕得要死也还是死撑着在看。

 

GS11的安慰虽然很老套,譬如“不用怕”“这只是电影特效”之类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声音确实让陈多多安心了许多。对面甚至还给了一次“高能预警”,陈多多捂着眼睛透过指缝偷偷看屏幕时心想:原来他已经看过了啊……

 

果然他绝对是喜欢恐怖片的吧!

 

结束时出了一身冷汗,自己也觉得挺丢人的,又看看手里已经被他蹂躏得已经“妖魔化”了的蓝胖子,决定还是先洗个澡,于是摘麦打字:

 

     多多益善:这次非常感谢!我先去洗个澡

     GS11:尿裤子了?

     多多益善:……才没有呢!水倒翻了[生气][生气]

 

陈多多一面内心OS“那家伙为什么也会吐槽啊卧槽不符合人设呀”一面收拾衣服准备进浴室。

 

而屏幕另一边的男人看着对方打出来那两行明显不像中病毒了的中文,低头哑然失笑。


评论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