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云纲】十年后的我好像是给云雀学长暖床的?!

短短的小脑洞 撒糖向( •̀∀•́ )




泽田纲吉正在家里坐在书桌前对着一张写着鲜红的数字“29”的皱巴巴的卷子一筹莫展时,脑海里突然砰地一声响,还没反应过来,意识就被突然关了阀门,堕入黑暗。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睁开眼,借着窗帘缝隙透进的一丝微光环视四周,却发现眼前的场景截然不同——


十分宽敞的日式风格的卧室,洁白的天花板,黑色素雅的窗帘,静得仿佛连一根针掉落都能听见。


和自己那间带着童趣的小房间完全不一样啊……也没有窗外的鸟叫声什么的……


泽田纲吉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格外宽大的床上,身上被子的触感显然也很陌生。他敲了敲额头,正想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一转眼便看到身边沉睡的云雀恭弥,被子的上端露出一截赤裸的胸膛。


“云——云——”


尽管他努力想让自己把话吞回去——他还没有忘记如果吵醒有着严重起床气的云雀恭弥会有怎样的后果。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画面的冲击力实在太大,看到眼前光景的一刹那,还未经思考,口中的话已然冲出了口。


“云雀学长啊啊啊啊啊啊——”


被叫到名字的人在那声近似尖叫的喧闹里缓缓睁开眼,从刚醒过来的迷茫到要满满的杀意只用了半秒不到。



完了。


泽田纲吉捂住嘴巴,想了想觉得解释的时间够云雀恭弥杀他一轮的了还是先闭嘴护好脑袋再说吧。


云雀也懒得拿拐子,直接上手还算温柔地咬杀了他一番。


「咦……?」这就完了?


泽田纲吉小心翼翼地从床上下来,揉了揉有点疼的脑袋,看着床上的云雀恭弥周身围绕着一圈低气压也准备起床了。


是十年后的云雀学长脾气变好了(是的趁着被打的功夫他总算认出这是十年后的云雀学长了),还是他恰好今天心情比较好……?


不过一大早就被自己吵醒心情真的会好吗……


云雀恭弥抬手掀开被子,原本半遮半掩的赤裸胸膛完全地显露了出来,形状姣好的肌肉有着令人羡慕的流畅的线条,比十年前的似乎更富有美感和力量感。


泽田纲吉秉着“非礼勿视”的念头刚想遮住眼,余光却瞥到那胸膛上有几处红痕。


“咦……云雀学长你受伤了?”


只见云雀恭弥的颈侧和两侧锁骨下方各有一个淡色的半圆形红痕,泽田纲吉疑惑地蹙起眉。


有谁能伤得了学长呢……而且这个伤的大小和形状……额,蚊虫叮咬?


云雀恭弥没搭理他,套好衣服起身,去书房处理公务了。


泽田纲吉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才发现已经九点多了,印象中好像十年前的云雀学长都很早到校啊……是昨晚处理公文很累吗?


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他和云雀学长刚才貌似……睡在一张床上……


泽田纲吉刚刚平静下来的神经又被拧成麻花状。


等等!刚才云雀学长好像没有问我为什么会在他床上……这就是说,他是知道的?


而且咬杀的时候好像也没怎么用力……


泽田纲吉深沉地思考着,最后欲哭无泪地得出结论:


十年后的他,貌似被他的云之守护者拿去暖床用了……


没想到学长长大后还变得怕冷了……







快十二点的时候,泽田纲吉被十年后的云雀恭弥带出去吃饭。


虽然十年后的云雀似乎通情达理(?)了一些,没有动不动就“群聚咬杀”了,但是周身气场依旧强大;加上早上刚被收拾过,泽田纲吉还是战战兢兢的。


两人坐下来,店里食客很少,尚在云雀恭弥忍受范围内。


没有问纲吉想吃什么,云雀熟练地点了东西,似乎不是第一次来这家店了。


原本觉得云雀能想到带他出来吃东西已经很好了,但让纲吉惊讶的是,对方点的东西他还真的蛮爱吃的。


“谢谢,云雀学长……”


他低着头,咬着一条虾尾小声含糊地道着谢,还是不敢直视对面啊……

云雀恭弥看着他低头慢吞吞吃虾的模样,没有答话。








其实十年后的泽田纲吉是不怎么吃虾的。


准确来说,是不怎么吃那些麻烦的食物。


在Ribbon的调教下,泽田纲吉经受各项魔鬼训练,俨然成长为了一个合格的黑手党首领。但其中有一条“进餐优雅”是他做得不太好的。


久而久之泽田纲吉也就下意识地避开那些吃起来显得不优雅的食物(比如虾),只有私下和自己一起吃饭时才偶尔会点。


泽田纲每次吃虾,势必是从尾巴开始。先咬掉尾巴,再咬掉头,然后用牙齿慢慢剥掉中间那段虾身的壳整个过程完全不用手。


没想到这个习惯十年前就有了……


只不过十年前的泽田纲吉动作更慢而已。


云雀恭弥快速而优雅地解决完自己的食物,对面的人还在那儿叼着根虾尾,低头慢吞吞地吃虾。


然后他直接把对方盘子拿过来,动手开剥,三秒一只简单粗暴地丢到那人碗里。


两分钟后泽田纲吉看着碗里整整齐齐叠起的虾山,还沉浸在“卧槽云雀学长居然亲自给我剥虾?!”“而且剥得超快超完整好厉害啊”的震惊里。



“吃。”


云雀慢条斯理地拿起手巾擦了擦手,对他扬了扬下巴,眼神里好像带了一点不耐烦。


泽田纲吉收起震惊呆滞的表情,低头夹起一只虾,张嘴刚要品尝一下,突然“轰”地一声,原地只剩一团白烟。


烟雾散去后,十年后的泽田纲吉坐在椅子上眨了眨眼。


云雀恭弥坐在他对面,冷哼了一声:“总算换回来了?”


纲吉看了看四周,发现是他们常来的那家店,又观察了一下对面云雀恭弥的脸色,笑了笑:“十年前的我又惹你不开心了?”


对面的人没有做声。


他低下头,一眼便看见了自己碗里整齐堆好的虾山,似乎惊讶了一下。


夹起一个虾仁细细咀嚼着,泽田纲吉慢慢露出微笑。


看来……也没有嘛。




“你就是穿成这样过去的?”吃了一会儿,云雀突然出声。


“……嗯?”


泽田纲吉随意套着一件白衬衫,衬衫最上方的一颗扣子敞开,露出其后若隐若现的精致锁骨和锁骨上的半圆形红痕。


他咬着虾仁低头看了看,好像没有哪里不对啊……


“额……这件衬衫很丑吗?”


云雀用“你是白痴吗”的眼神看着他,最后说道:


“回家,咬杀。”


“唉唉唉唉唉唉怎么这样——?!!!”




End.

于是这次的脑洞是如果十年火箭筒效力长一点就好了ww其实我自己也是那样吃虾的...
希望食用愉快( •̀∀•́ )

评论(7)
热度(229)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