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卷黑】成语接龙来一发?

觉得生活空虚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比如说现在,四个面积之后不知道要做什么的宅男在集体面临生活的空虚的猛烈袭击后,现在决定玩成、语、接、龙。

 

“毛毛,你也太衰了吧。居然突然停电什么的……”

 

“谁知道会突然停电啊,都没法打游戏……”卷毛撇了撇嘴,自暴自弃道,“成语接龙就成语接龙,成语接龙算了……”

 

没办法,面基地点选在卷毛家。但不幸的是当四人摩拳擦掌准备在游戏里大战三百回合时,咻地一声,电脑屏幕暗了下去,同时家里所有开着的灯也一并罢工。然后又咻地一声,应急灯亮了起来,虽然照明不成问题,但游戏总归是别想打了。

 

四人默默接受了今天悲惨的设定,坐成一圈准备玩成、语、接、龙。

 

“我说,光接龙也太没意思了,要有惩罚啊~”

 

“那你想怎么玩?”

 

“恩……这样吧,我们轮流接龙,必须接最后一个字,谐音也可以。接不出来的要大冒险——等等我下个‘真心话大冒险’。”

 

半分钟后。

 

“成了,就这样吧。”卷毛晃了晃手机屏幕,“大冒险内容到时候随机抽这里面的,没问题吧?”

 

大家表示OK。

 

目前的顺序是林子、卷毛、纯黑、秒度。猜拳后由林子先开始。

 

 

 

【第一回合】

 

林子:恩……就,‘无所事事’吧。

卷毛:事……事与愿违!

纯黑:违……惟命是从!

秒度:从容不迫。

 

林子:迫……额,迫、迫不及待!

卷毛:待?待待待……坐以待毙!不对……待……待字闺中……

纯黑:白痴,还待字闺中哈哈哈哈哈哈哈~
        恩……我接‘忠肝义胆’!

秒度:胆小如鼠。

 

林子:鼠目寸光!

卷毛:光……五光十色不对……光……我靠还有什么光的谐音啊!……光光光!……光彩照人!

纯黑:光彩照人是成语吗?(瞥一眼因为想不出来已经脸红的卷毛,邪恶笑)

林子:好像不、不是吧?

秒度:算四字词语,应该不算成语。

纯黑:那毛毛来抽自己准备的第一轮惩罚咯(笑)

卷毛:怎么这样啊啊啊啊!不行!根本没有‘光’开头的成语!纯黑你来接一个!

纯黑:白痴啊你,‘光阴似箭’啊,小学就在用了好不好

卷毛:……QAQ

 

于是第一回合以卷毛落败而告终。

 

认命地伸手点了下手机屏幕,一堆花花绿绿的牌展现在眼前,卷毛从中随意点了张——

 

「请与你右边第一位同性拥抱十五秒。」

 

我的右边——

 

卷毛顺着右手的方向转过去,就看到纯黑幸灾乐祸的笑容瞬间凝固在嘴角。

 

于是在秒度精确的计表中两人结结实实地抱了整整十五秒。

 

放手的时候卷毛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对着一边看好戏的两只道:“你们没听过游戏一开始输的人后面肯定不会再输吗?下一轮就到你俩了哼哼→_→”

 

 

 

 

【第二回合】

 

秒度:谁输谁先来吧

卷毛:那我先!我说一个……恩……礼尚往来!

纯黑:来……来者不拒!

秒度:拒人于千里之外。

卷毛:卧槽这也行?!

秒度:这是七字成语啊。

卷毛:∑(っ °Д °;)っ

纯黑:哈哈哈哈哈哈卷毛你那是什么表情!渣渣~你该不会一直以为成语只有四个字吧XD

卷毛:(真的一直以为成语只有四个字)才才没呢……你等我查查度娘……

10秒后。

卷毛:……继续吧……┬_┬

纯黑:等下,我怎么听到了某人世界观被颠覆的破碎声啊?恩?卷毛你听到没?

卷毛:纯黑你丫……等会儿接不出来看你还得瑟(っ`Д´)っ……现在到谁了?说什么来着?

纯黑:毛毛啊,你这——记性(笑)还好意思说我呢啊?

林子:到、到我了吧?外……外强中干!

 

卷毛:干……肝胆相照!怎么样?(看纯黑,得意脸)

纯黑:就这小学生写作文用的成语你也嘚瑟2333(思索片刻)照……(脑子里一直是赵钱孙李…)照……

卷毛:怎么样想不出来了吧?!还敢说我小学生嘿嘿嘿嘿……

纯黑:照猫画虎。(斜眼)

秒度:虎口逃生。

林子:生……生龙活虎!

 

卷毛:又‘虎’啊,虎还不简单!虎……(狐假虎威龙腾虎跃狼吞虎咽如虎添翼等一系列成语划过)卧槽,怎么没有‘虎’开头的!不可能! (╯°Д°)(卧虎藏龙龙蟠虎绕龙潭虎穴如狼似虎等一系列成语再次划过)

纯黑:怎么,又想不出来啦?刚才是谁说的玩游戏一开始数后面就肯定不会输的,嗯?(戏谑笑)

卷毛:虎……虎……虎毒不食子!

纯黑:哎哟?还有点文采的嘛,都学会用五字成语了啊毛毛(揶揄笑)恩……子……紫气东来!

秒度:来……来龙去脉。

林子:脉?!额……脉……卖国求荣!

 

卷毛:荣……荣华富贵!

纯黑:贵……贵人多忘事!

卷毛:这也算五字成语?!

纯黑:怎么不算了啊?(挑衅脸)我说是就是,不信你度娘啊

卷毛:度就度!(不信邪地掏出度娘……10秒后蜜汁沉默……)额,还是继续吧……qaq

纯黑:哼哼,本大爷的知识储备可不是盖的~下个秒度

秒度:是非不分。

林子:分……分门别类!

 

卷毛:卧槽又是我啊……类……类……物以类……!不对……额……

纯黑:毛毛你认输吧~这个惩罚措施简直专为你设计的啊

一分钟后。

卷毛:(自暴自弃)啊我想不出来了!林子你说的这什么词啊卧槽!(#`Д´)

纯黑:这你都想不出来还好意思怪林子?←_,←泪如雨下,这么简单~

卷毛:卧槽还有这个‘泪’!!!!忘了……TAT

 

于是第二回合再次以卷毛的凄惨落败而告终。

 

在三张嘲笑脸的包围下,卷毛抽出了“专为他设计”的第二张惩罚牌。

 

「请与你左手起第三人一起共舞一曲,背景音为对方音乐列表第四首歌。」

 

我的左手起——

 

卷毛顺着左边方向望去,纯黑的脸色已经黑如锅底。

 

“共、舞、一、曲……葛锐之你个渣渣你特么手还敢再黑点吗?!啊?!”

 
其实可以的,比如在众目睽睽下kiss什么的。

“谁让你刚才不提醒我的啊……”看看,遭报应了吧←_←

 

没办法,在林子和秒度二人“要玩得起哦”的目光下,纯黑还是打开了自己的音乐列表。

 

第四首歌第四首歌……

 

「Shape of my heart.」

 

……

 

……

 

在这种喜剧的情境下,偏偏跳这个?!来首最炫民族风都比这好啊!

 

……

 

……

 

“好吧,我跳,我跳行了吧……”在三双写着“不能赖皮哦”的眼睛注视下,纯黑心不甘情不愿地被同样有点尴尬的卷毛拉起来,手别扭地搭在对方肩膀上时顺便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对方。

 

好死不死地这首歌居然还有4分30多秒……

 

两人“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了一会儿,卷毛忍不住出声道:“喂你配合一点啊……”

 

“切,你看他俩还有谁在看的?”纯黑朝沙发那儿努了努嘴,林子和秒度趴在那儿不停地抹眼泪,已经笑得快岔气了。

 

好容易一首歌熬完,卷毛赶紧拉着还臭着脸的纯黑坐下来,林子和秒度笑得还没缓过神来。

 

“行啦行啦你俩别笑了!有那么好笑嘛……”

 

纯黑还为刚才的出糗黑着脸,看着脸微红着想快点跳过这一节的卷毛,突然恶从胆边生,嘴角勾起一个邪恶的笑。

 

毛毛啊毛毛,既然你今天人品已经这么背,还拉大爷我下水……哼哼,就别怪哥哥不客气了~

 

“咳,”他清了一下喉咙,正色道,“这样吧,最后一局我们玩点新花样。每个人有一次跳过的机会,但是如果用了跳过,最后还是输的话,就要抽‘大冒险’的残酷版怎么样?”

 

卷毛下的“真心话大冒险”是分普通版和残酷版的,刚才抽的两条都是普通版。

 

“OK!”三人表示同意。

 

一脸兴奋摩拳擦掌决定扳回一局的卷毛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惩罚才是真·为他量身定做的……

 

 

 

【第三回合】

 

卷毛:那还是我先吧?……等下!不行,我们得换个座位,不然每次纯黑在我后面都不用接受惩罚

纯黑:切,前两次哪次我没接出来你说说?

卷毛:……不管,我这位置有毒,你来坐。

纯黑:成成成,看你那样儿,这回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林子:要不,我、我们也调一下吧?

 

四人起身换了一下风水。目前的顺序是纯黑、卷毛、林子、秒度。

 

卷毛:嗯……(认真地在想开头的成语)

纯黑:(睨他一眼)要么我先?你接不下去搞不好就是因为你头开得不好,看看你今天这RP

卷毛:(刚想反驳但想了想觉得貌似有道理)行,那你先来

 

纯黑:(瞥了眼时刻准备着的卷毛,笑)祸不单行

卷毛:行……行云流水!

林子:水……水土不服!

秒度:福禄双全。

 

纯黑:全?全……全神贯注!

卷毛:注……柱?……住……衣食住——不对……额……祝?……助……
        卧槽纯黑你他喵的就不会选个好点的词嘛?!

纯黑:‘全神贯注’还不好啊?毛毛想不出来恼羞成怒了吧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要不要跳过啊?

卷毛:(一脸不甘心地又挣扎了一分钟但是真的想不出来)跳过……

林子:那,接下来怎么接?

纯黑:‘全神贯注’随便选个字接吧

林子:神……神通广大!

秒度:大公无私

 

纯黑:私……撕心裂肺!

卷毛:肺……肺——(想说肺腑之言但又觉得‘言’太好接)费尽心机!

林子:机……机缘巧合!

秒度:合……嗯……‘合家欢乐’貌似不是成语啊……(皱眉思索)

卷毛:(突然想到和乐融融)我我我知道了!(转向纯黑)要是我帮他接了能不能抵消之前的跳过?(一脸期待)

纯黑:那不成,那得玩到什么时候去啊

卷毛: 눈ε눈小气(……开始希望秒度接不下去)

秒度:‘合情合理’算吗

林子:算、算的吧

纯黑:我也觉着是。嗯……理……里应外合!

卷毛:(冲口而出)和乐融融!还好没帮秒度说掉哈哈哈哈哈哈哈 (๑¯ิε ¯ิ๑)

纯黑:看你那蠢样,渣——渣~那是‘其乐融融’好吗?哪有和乐融融这个词啊白痴23333

卷毛: Σ(゚д゚lll❀)

卷毛:(这下真的想不出来了……qaq)

纯黑:怎么了渣渣,想不出来了嗯?XD

卷毛:(皱着脸想了一会儿,放弃)纯黑~你换个词吧?‘理’有那么多词呢……  (企图卖萌)

纯黑:(斜眼似笑非笑看他一眼)那求哥哥啊?

卷毛:纯黑~纯黑~(不想叫哥哥,企图蒙混过关)

纯黑:(被喊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得得得快别喊了,我换个‘理直气壮’行了吧?

卷毛:哎嘿嘿(得逞的笑)壮……

半分钟后。

卷毛内心→ ( ╮°Д °) ╮ (っ °Д °) っ (╯ °Д °) ╯ 影魔毁灭三连 卧槽啊哪有‘壮’开头的词啊!!)

卷毛:纯黑……纯黑……QAQ

纯黑:(被磨得受不了)停停停,别说我们欺负你啊,最后换一次

卷毛: 好好好,保证最后一次

纯黑:理……礼贤下士

卷毛:士……视而不见!

林子:见……见利忘义!

秒度:义不容辞

纯黑:辞旧迎新

卷毛:新……心如刀绞!

林子:绞?……额……角……脚……(想不出来)

卷毛:要不跳过吧?(不怀好意笑)

林子:(又想了一会儿)还、还是跳过吧……不过绞有什么词吗?

秒度:绞尽脑汁

纯黑:那秒度就接‘绞尽脑汁’了?嗯……汁……芝兰玉树!

卷毛:树?!树……束之高阁!

纯黑:(有点诧异)毛毛居然还能说出这么重量级的词啊,真有点对你刮目相看了

卷毛:哼哼,我本来就很博学的好吗~

林子:阁……格格不入!

秒度:入?入木三分

纯黑:这轮怎么这么长啊靠……分……分庭抗礼!

卷毛:(完全不知道分庭抗礼什么意思,刚想质疑但发现林子秒度貌似都没意见于是硬着头皮往下接)

纯黑:我刚说过的礼开头的不能再说咯

卷毛:知道啦!……礼……卧槽早知道之前不让纯黑说什么多了……

纯黑:(斜)还不是你要换的?

卷毛:(意识到了自己作死的后果)礼……啊!礼轻情意重!

多字成语真好用啊!

林子:重……众志成城!

秒度:成王败寇

纯黑:寇?!……寇……寇……噢噢噢扣人心弦!

卷毛:卧槽怎么这么快又到我了?!弦……咸?(脑子里一直是一大把盐)咸……闲!闲言碎语!

林子:语……语重心长!

秒度:长……(突然脑子当机了,想了一会儿)跳过吧

卷毛:秒度你也有接不下去的时候啊哈哈哈~

于是现在除了纯黑其他三人都用了跳过。

卷毛:(瞥纯黑)一定要拉你下水哼哼哼……

纯黑:我了吧?语重心长……语……与众不同!

卷毛:同……同病相怜!

林子:怜……怜香惜玉!

秒度:玉石俱焚

纯黑:焚?!焚……焚……(有点急起来了)焚……

卷毛:别死撑了纯黑~抓紧跳过吧啊~

纯黑:(瞪)跳过!

卷毛:那到我啦!玉石俱焚……嗯……欲……(一脸卧槽,居然想不到?!)欲……额,欲、欲火焚身……(声音越来越小)

纯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笑得呛到)咳……毛毛还欲火焚身哈哈哈哈……要不要帮你找个大夫瞧瞧啊毛毛XDDD

卷毛:纯黑你再笑!那你说‘欲’除了欲火焚身还有什么啦

纯黑:很多啊,比如欲擒故纵

林子:欲、欲哭无泪

秒度:欲罢不能

卷毛:欲罢不能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嘛……(撇嘴)

林子:额……到我了吧?身……身宽体胖(pan,二声)

秒度:胖……盘虬卧龙

纯黑:龙……龙腾虎跃!
卷毛:跃……(脑子里都是乐动达人)跃……跃……

乐动达人……

乐动达人……

乐动达人……

卷毛:卧槽感觉挺好接的呀!跃跃跃……

乐动达人……

乐动达人……

乐动达人……

动达人……

达人……

人……

……

“啊啊啊啊啊要疯了!”想了两分钟,卷毛快被乐动达人逼疯。

“认输吧毛毛,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了~”纯黑幸灾乐祸。这盘玩了这么久,可算是要结束了。“记得抽残酷版哦~”

卷毛还想挣扎,好不容易四个人都用了跳过,凭啥又是他啊!“说、说不定根本没有跃开头的成——”
纯黑:跃跃欲试
秒度:越俎代庖
林子:月明星稀

……
TAT

“我抽就是了……残酷版就残酷版……”卷毛撇了撇嘴,在心里发誓再也不玩成语接龙这个游戏,伸手点了张牌。

「请与在场离你最近的人一同体验一次‘天堂的七分钟’」

纯黑先前因为笑得不能自已搭在卷毛肩上的手臂立马僵硬。迅速退后一步企图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又是纯黑啊~”这是退到一米外的秒度。

“嗯,又、又是纯黑呢……”这是退到秒度身后的林子。

“葛、锐、之!”这是咬牙切齿的纯黑。

“纯黑啊……其实今天不是我RP而是你RP的问题吧?”这是虽然接受了惩罚但此刻还是幸灾乐祸的卷毛。


“不过……‘天堂的七分钟’是啥?”

五分钟后,纯黑蜷缩着躺在一个小衣柜里,卷毛双手撑在他头两边,虚压在他身上。两条大长腿被林子和秒度以匪夷所思的姿势塞到衣柜里。

“我靠,感觉腿快要断了……”

看好戏的两只丝毫没在意卷毛的呻吟,确定把两个大男人都塞进了这个小衣柜后挥了挥手便毫不留情地合上了衣柜门。

“有七分钟呢,好好享受噢~”

砰的一声,柜门间透进的最后一丝光也被阻断。衣柜里现在是真·伸手不见五指。

葛锐之的脸离身下的人只有五厘米不到,但还是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能感到有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嘴唇上。

“葛、锐、之同学,能不能告诉我你的手为什么这么黑?”冷笑。

卷毛知道纯黑真有点生气了,毕竟这个姿势他应该也很难受,忙道:“我也不造啊,大概出门没看黄历……”

“现在不就在你家,你哪有出门?!”程黑在黑暗里斜了他一眼,不过身上的人显然没接收到这个杀气腾腾的眼神。

“嘿嘿……”解释不了了干脆还是傻笑吧……葛锐之低头想用嘴唇蹭蹭他的脸颊,猝不及防地被程黑用额头撞了一下下巴。

“嘶——疼啊……”

程黑不理他。葛锐之嚎了一会儿也就不疼了。

“程黑~别生气啦……”

不说话。

葛锐之想了想,换了个话题道:“上次那个游戏,咱们回去还联机吗?”

果然聊到游戏程黑的心情稍微好了些。

“联吧,大家应该挺想看的。”

“嗯~把上次没做的那个双人任务做了吧?”

“嗯。”

之后就没了下文,一阵沉默。

黑暗中两人的呼吸和心跳清晰可闻。

“你家衣柜怎么这么小……起来点,压到我腿了。”

谁一个人住还要一个能塞下两个大男人的衣柜啊……

葛锐之知道他被压得不舒服,奈何自己也是勉强被塞进来的,姿势很扭曲,一时间动弹不得。刚想叫纯黑等一下,慢慢调整姿势,身下的人突然向上抬了一下小腿。

“唔——”大概是没想到,嘴里一声脱口而出。纯黑的小腿刚刚擦过那里了……葛锐之吓得赶紧闭了嘴,但在这黑暗密闭的小空间里这一声完全遮掩不住。

果然纯黑饶有兴味地“哦?”了一声,在黑暗里缓缓地勾起唇角,故意抬起腿状似不经意地又往上蹭了蹭。

满意地听到身上的人一声闷哼。

“等下纯黑……先别动……”

“我哪有动,是你一直在动啊。”纯黑声音完全无辜,小腿向上磨了两下,“快点哦,我腿被压到了很难过。”

“混蛋你先别动……”葛锐之也听出来对方是在耍他了, 在那人耳边忍耐着说道。 腿不知道在哪里被卡住了,让他额头微微冒汗,虽然不是很疼,但下身目前是移动不了了,要是纯黑还那么玩下去……

纯黑之前气还没消呢,此刻哪有空理他。侧了侧头避开耳边有些灼热的呼吸,兀自在那儿玩得起劲。

反正是天堂的七分钟,就这么干等着也太boring了,还不如做点什么呢。

变换着角度磨蹭着小腿上方的部位,纯黑沉浸在“报复”的快感中,直到小腿骨被一个什么硬硬的东西顶住才疑惑地停了下来。

“喂卷毛,你皮带硌到我了。”

没有回答。

他这才发现对方从刚才起貌似就没有出声了,同时意识到葛锐之今天穿的是运动裤,所以顶住自己小腿的并不是什么皮带……

那他刚才一直在碰的地方……不是肚子?

那是……?

!!!!!

“葛——”

灼热的气息猛地靠近,唇上传来不属于自己的温度。惊慌间来不及闭口,对方的舌已经横冲直撞地闯了进来,毫无章法地在他口腔里搅动。

“唔……”等等啊混蛋!想开口说话,对方的唇却不留一丝缝隙地紧紧压着他的。舌尖舔舐着他的牙齿和上颚,渐渐地似乎从毫无章法变成了带着点试探意味的挑逗。

男人在这方面果然是无师自通的……

纯黑痛苦地想着,背脊上不知何时传来一阵异样的酥酥痒痒的感觉。使劲地“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快断气了,口里湿热柔软的物体才依依不舍地退了出去。

交往一个月以来,没想第一次深吻居然是在这种地方……

“混蛋啊你我——我要憋死了你知不知道!”程黑深吸了一口气,骂到一半突然想到林子和秒度可能就在外面,于是压低了音量表达差点窒息的怒气。

葛锐之的唇还压着他的,没有接话,舔舐着他湿漉漉的双唇,时不时地啃咬一下,完全沉浸在“发现了新大陆”的探索中。

虽然说是已经交往了,但其实他们没怎么接吻过。偶尔有一次,也只是不小心擦到嘴唇,当时两个人还都挺尴尬。

许是黑暗的环境放大了人心里的欲念,同时也掩去了平日里那些尴尬、羞涩和紧张的情绪,葛锐之气息不稳地舔吮着身下人的唇,舌头几次都想重新进去。

“等下毛毛……不要像小狗一样一直舔啊……”对方越来越炽热的呼吸喷洒在脸颊上,给纯黑带来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他动了一下想避开那人越来越赤裸的动作,忽然感觉抵在小腿上的硬物居然还在……

“我说……能先把你的凶器收回去吗?”

“不是你叫我拿出来的?”现在又叫他放回去,这东西哪有那么好控制。

我那不是以为是你肚子嘛……还以为你肚皮怕痒才一直弄的……

纯黑无语,趁着对方说话的功夫稍微用了点力气咬了一下葛锐之的嘴唇,满意地听到“嘶”的一声,自己快被弄得肿起来的嘴巴总算得到解放。

“混蛋啊你……这样等下怎么出去啊……”

埋怨地往上瞪了一眼,纯黑抿了抿唇瓣,当感受到一丝丝疼痛时忍不住抱怨道。

葛锐之听到他说话,重又低下头来想吻他,像是初次尝到了甜味的孩子一般充满新鲜感,一刻也不想放开。

纯黑忙不迭地扭过头避开,却感觉到湿热的呼吸在自己下巴上顿了一下后下移。

葛锐之迫切地想接触那人的肌肤,嘴唇向下想要吻他露出的脖颈。然而冷不防“砰”的一声,肩膀撞到柜顶传来一声巨响,完全没防备的葛锐之“嗷”了一声,身上的火被这一下完全浇灭了。

纯黑愣了一下,然后很不厚道地大笑起来。

葛锐之想去揉肩膀,问题是动不了,委屈地叫了声:“很疼哎,纯黑你还笑……”

就在这时,柜门从外面被敲了敲。

“七分钟到了噢,感觉什么样?要不要……给你们点收拾的时间?”

“秒度你丫……快开门!”说得好像他们真的在里面干啥了似的……

( ↑ 其实真的干了什么啊←_←)

柜门打开后,两人狼狈地爬出来,脸都有点红。

一出来就发现电已经来了。

“我发誓再也不要玩成语接龙了!走走走赶紧打游戏去……”卷毛大声说道,没好意思看纯黑的脸就出了房门。

“我也不要再和这倒霉孩子一起玩成语接龙了 눈皿눈# ”纯黑跟着走了出去。

身后的两人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地露出一个微笑。

成语接龙什么的,其实还蛮好玩的嘛。


End.

祝大家新年快乐( •̀∀•́ )于是这篇就作为猴年贺文吧~
灵感来源于昨晚没事做和爸妈一起成语接龙...
原本只想这个两千字的没想到最后有这么多_(:_」∠)_
祝阅读愉快~~

评论(12)
热度(79)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