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Hybrid Child

 

玖兰枢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

 

从长长的沉睡中被唤醒后,他面对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头一次感到茫然无措。

 

茫然过后,是无尽的孤独。

 

 



 

当世界在浩浩汤汤的时间长河中飞速奔腾时,他的时间像是停滞的。

 

近乎于永恒的生命,让孤独感紧紧地缠绕着他的心,片刻不停。

 

「我应该永远地睡下去。」他不止一次这么想,「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地站在这里,毫无感情地看着这个早已面目全非的世界。」

 

他将宅邸搬到一座大山中,定期地更换着寥寥几个仆人,每天只是静静地望着窗外不说话,仆人们也从不敢打扰他。

 

事实上,虽然是吸血鬼君王,他也并不是没有感情。

 

只是能让他有感情的人都已经消逝在时间的洪流里。

 

他想过就这样死去,但世上能使他陷入沉睡的人也已经不在;他站在阳光下,肌肤在耀眼的光线下好似透明,仿佛能在那吸血鬼厌恶的光线下燃烧起来,然后消失殆尽,但结果往往只是徒增无谓的疼痛而已。

 

他是不死的,活在黑暗中的,被上帝诅咒的吸血鬼。

 

孤独是他的宿命,无法逃离。

 

 

 



那天他在河边散步,清晨微弱的日光对他几乎没有影响。河水安静地流动,他的余光瞥到有一抹深色从河的上游向这里漂来。

 

那是一只木桶。

 

桶里有个看起来五六岁大的孩子,眉眼精致得几乎不似真人,皮肤透着一点病态的苍白。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般。

 

桶底还压着一张纸,他拿出来,展开,眉尖稍稍一挑,有些惊讶。

 

「Hybrid Child」

 

一种会成长的人偶,介于机器与真正的人类之间。需要主人的关心、照顾和爱来成长,并会长成主人喜爱的类型。

 

在河上漂了这么久,若是活人,只怕早已被冻死。他收起那张纸,看了那孩子一会儿,然后伸手触碰了一下他的脸。孩子的胸膛没有起伏,体温也低于常人,甚至比身为血族的他还要低一些,但皮肤的触感却好似真人一般细腻、柔滑。

 

他把他抱起来,一言不发地回了宅邸。

 

 

 



 

玖兰枢的宅邸里多了一个像真人一样的人偶。

 

那天他把这孩子抱回来以后,前来迎接的仆人们看见了,先是吓了一跳,发现是人偶后,便赞叹人偶做工的精巧。

 

说不清是什么原因,也许是因为孤独的时间太久太久,连一个人偶也能给他一些慰藉。玖兰枢将他放在床边的柜子上,无事可做时便对他说说话。有时候是起床,有时候是晚上。

 

人偶一直是初见时那副姿态,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这样安静的时光持续了十年,直到有一天玖兰枢从河边散步回来,发现床边的人偶不见了踪影。

 

他在房里静坐了一会儿,然后站起身,打开房门,下楼寻找。

 

最后在宅邸后面的小花圃旁找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脚边躺着一个拿着洒水壶的仆人,已经吓晕了过去。

 

十年的时间,让他学会了行走。

 

那孩子仰着头安静地望他,脸上没有表情。玖兰枢第一次看到了他的双眼——在阳光的照射下,宛如紫水晶般澄澈透明。

 

君王慢慢地走过去,像第一次在河边时那样,一言不发地将他抱起来。

 

孩子直视着他的双眼,微微张开了口。

 

“Ka……na……me……”

 

从对方生涩的发音里,他认出了那是他的名字——将他抱回来的那一天晚上,他介绍过自己的名字。

 

他揉了揉那孩子的头发,道:“等你长大了,再为你取名吧。”

 

 

 



玖兰枢是从那一天开始才完全相信了那张纸上所写的内容。

 

因为Hybrid Child必须依靠主人给予的关心和爱才能成长,玖兰枢命仆人在自己房里又加了一张床,让那孩子睡在他房里。

 

他一天天地长大,掌握的语言也越来越丰富。但除了玖兰枢以外,他几乎不和宅邸里的其他人交流。每天只是安静地阅读,或是安静地看着玖兰枢。

 

他的发色在慢慢地改变,眸色也有些微的变化,这些变化让玖兰枢想起了一个人,但一直将这种有些荒谬的想法压在心底。

 

又一个十年,对玖兰来说,像是一个眨眼的时间里,那孩子长到了常人的十八岁,已经不能被称为“孩子”了。

 

玖兰枢侧身躺下来,窗外倾洒进来的月光下,相隔不远的另一张床上,身材修长的青年一瞬不瞬地望着他。

 

有些乱的柔软的发丝散发着月光一般的银色,双瞳像是两块天然的紫水晶,澄澈透明,仿佛能够一眼望到底。

 

“枢。”

他轻轻唤了一声,声音清冷,带着一点温柔之意,像极了那人的嗓音。

 

在那样不含一丝杂质的目光注视下,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缓缓地破土而出。玖兰枢终于决定直面那个早已注意到的事实,缓缓开口道:

 

“看来,你已经长大了……”


“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叫‘零’。”

 



 

 

他完全长成和锥生零一模一样的样子,连淡漠的性格、行为都十分相像。

 

除了从前锥生零总是拿枪指着玖兰枢,而他总是用平静温柔的目光注视玖兰枢以外。

 

玖兰枢从未想过这一点。他曾经以为这孩子会长成一条的样子,或是蓝堂,或是他自己的模样。

 

他承认锥生零曾经是这世上为数不多的了解他的人之一,是他最欣赏的一颗棋子。但若说喜爱……似乎也谈不上。

 

日光渐渐变得灼热起来。他拉上窗帘,躺下来闭目养神。零放下手里的书,走过来躺在他身侧,动作快速敏捷,没有发出丝毫多余的声音。

 

有一次他带着零出去散步时,对方不小心被路边的荆棘划伤了手背。回家后他用绷带止住了流出的机油,然而那道伤口却迟迟不见愈合。

 

玖兰枢于是撤掉了旁边那张床。同床共枕之后的第二天清晨,他发现那人的手背已经开始结痂。

 

之后,他又给零替换了很多生活用品,尽量地贴近婴儿标准。洗发露,沐浴露,衣服的用料……等等。

 

虽然知道对方有一定的自愈能力,但身边没有维修师——更何况这所谓的Hybrid Child能不能维修也是个未知数。为此他尽可能地提早做好了防护措施。

 

零注意到了,却没有问他。玖兰枢为他做的决定,他都会接受,从不会多问什么。

 

 

 

有时候,看着零,玖兰枢会问自己对曾经的锥生零是什么样的感情。

 

他故意放走了绯樱闲,将锥生零变成他最痛恨的吸血鬼,然后又用自己的血液牵制住他,使他成为保护优姬的最忠诚的骑士,也是他手下最得力的一枚棋子。

 

他让那个银发青年的心中充满恨,对他的恨,对吸血鬼的很,为的就是利用对方的力量,彻底消灭纯血种。让他成为自己最尖锐的一柄武器,替他完成自己的目的。

 

但对锥生零是什么感情……玖兰枢的眼暗沉下来,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无法回答。

 

他轻轻招了招手,一旁安静看着书的零会意地放下书,走到他身边蹲下来。

 

玖兰枢指尖轻轻抚弄着他银色的发梢,问道:

 

“零……若是我强迫你去做一件你并不喜欢的事,你回去做吗?”

 

青年抬眼望着他,眼神一如十多年前,在宅邸后面的小花圃旁初见时一般干净澄澈。

 

“你说的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去做。因为我爱你。”

 

如果吸血鬼有心跳的话,那一瞬间玖兰枢的心跳确实漏了一拍。

 

曾经他用尽一切手段让锥生零恨他,因为他知道仇恨是这世间最强大的动力,在这动力下,锥生零会达成他想要的。

 

却从未想过,爱一个人,同样能为他付出一切,为他即便抛弃所有,也在所不惜。

 

他看着安静望着他的零,那张脸,与昔日倔强清冷的脸庞渐渐重叠在一起,让他眼前甚至有些恍惚……

 

 

 

 

 



玖兰枢睁开眼,忍不住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的他有一个会长大的人偶,在与他的朝夕相处下,长成了锥生零的样子。

 

而他漫长、孤独、空虚的生活,似乎也因为有了对方的存在,渐渐地有了些色彩……

 

他站起身来打开窗,让冷风扑面而来,吹醒自己,也吹走那个荒谬的梦。

 

视线划过夜之寮外不远处的一棵树下,一抹银色的身影靠在树干上,似乎在痛苦地挣扎。

 

眨眼间,他来到那人面前。

 

锥生零感觉到熟悉的危险的气息,颤抖的赤瞳抬起来望向他,手指吃力地搭在血蔷薇的扳机上。

 

“玖兰……枢……滚开……”

 

“我说过,渴血的时候可以来找我。”

 

“滚……不用……你管……”

 

锥生零撕扯着自己的领口,颈间被伸长的指甲弄得血迹斑斑。双瞳剧烈地颤抖着,喉间压抑的呜咽充满痛苦,纵然已经渴望得快要发狂,猎人却还是倔强地不看他一眼,摇摇晃晃地想要离开。

 

而这幅姿态成功地点燃了玖兰枢的怒火。

 

他伸手一把扼住眼前人的咽喉,重重地将他抵在树上。锥生零的后背撞上树干的瞬间闷哼了一声,挣扎起来。

 

“不要试图激怒我,那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他伸手在自己颈侧划开一道口子,满意地看到对方的双眸猛地震颤了一下,充斥着恐惧和渴望。血液的香味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锥生零绷断了名为理智的最后一根弦。

 

颈上传来一阵刺痛。

 

极近的距离,让他察觉到对方身上有一股不属于他的气息,清甜、柔软——那是玖兰优姬的味道。

 

“优姬的血,就那么好喝吗……”

 

他伸手扯了一下锥生零的发丝,埋首在他颈间的猎人因为疼痛哼了一声,依旧沉浸在鲜血的刺激里。

 

“伤害了我最珍贵的妹妹,作为惩罚……”

 

他忽地扯着那银色的发丝迫使那人抬起头,锥生零眼里的赤红还未褪去,他喘着气,眼里一片茫然。

 

玖兰枢的指尖按在他下唇上,慢慢靠近他的脸。

 

“我要你永远留在我身边,留在你最厌恶的吸血鬼身边,品味永恒的孤独。”

 

这,也是你的宿命,锥生零。


End.









灵感来源于动画《Hybrid Child》~(这部挺好看的推荐哦)

简而言之就是枢给零的惩罚是在无尽的孤独面前无能为力的感觉恩

希望食用愉快~

评论(11)
热度(113)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