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海中月是天上月

【枢零】时间旅行者所爱的人01

※最近在看《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不造泥萌有没有看过 反正我是少女心爆炸了boom——

※时间旅行梗 致力撒糖 没啥太大剧情的估计就是甜蜜日常(。

※作者脑子有坑的 万一时间错乱了出bug了求别太介意(尽量不bug_(:_」∠)_

※【高亮】【高亮】【高亮】有些问题后文会提及的 万一大家问的问题我没回答就是不想剧透了←

※可以接受的话请吧↓



>>>

【一九九八年一月八日】
(玖兰枢24岁,锥生零17岁)

天气比十二月还要再冷一些,教室里开着空调,内外温差让窗玻璃上结了一层模糊的白霜。

空调暖风吹得人有点儿昏昏欲睡。教室里安安静静仿佛连根针落下都能听见,唯有笔尖摩擦纸面传来的簌簌声和偶尔翻动书页的细微声响。

几个同学撑不住困意,看了看表准备趴下小憩一会儿,大多数都拿着笔或皱眉思索或写写画画。因为还是高一,空气安静但不压抑,与顶楼高三教室里分秒必争的紧张气氛倒是截然不同。

锥生零握着笔的指尖在数学习题集里移动着,动作流畅,偶尔在草稿纸上划拉两笔,眉间习惯性地轻轻蹙着,嘴唇因干燥的天气而有些微发白。

指尖落下一个句点,正准备看向下一题时眼前突然漆黑一片。锥生零愣了一下,下意识抬头望灯。

这年头还没有装应急灯的意识,教室里安静了几秒,接着有人疑惑地叫出声,也有人开始兴奋地交头接耳起来。在学校,鸡毛蒜皮大的小事都能轻易挑起学生们的兴趣,更何况是未提前通知的断电?空调的暖意带来的昏昏欲睡早已被一扫而空,锥生零不意外地听见隔壁几个班也在短暂的沉寂后大呼小叫起来,声音此起彼伏。

“哎哎你说学校突然停电我们还要不要自习啊?”

“不知道哎,但最好不要啊!好想回寝室啊!”

“对啊对啊,这么一弄都不想做作业了……”

冬夜里本就缺少星光,教室里可以称得上伸手不见五指。大家的情绪在绝对的黑暗中异常热烈起来。女生们压抑着声音讨论着,而几个男生则在一旁故弄玄虚鬼哭狼嚎的,把几个女孩子逗得咯咯直笑。

锥生零放下手里的笔,正想收好作业,猛地感觉到有一股气息朝他脸上靠近,下一秒嘴唇便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压上。

他吓了一跳,下意识抬手去推,却像是早已被对方识破了一般不轻不重地攥住了手腕,唇上一含将他一声短促的惊呼咽下。

软软的,带着热度和湿意……从突发状况里回过神,这下他彻底明白过来抵着自己嘴唇的是什么了。

在一片黑暗里突然被一个根本不知道是谁的人强吻,那个惊悚的感觉不体验过还真不知道。眼前无限放大的脸只有一个极其模糊的轮廓,锥生零看不清晰,又惊又怒,手上挣动起来,那人却突然轻咬了一下他的下唇,攥着他手腕的大拇指缓慢地来回摩挲着他腕上分明的筋络。

锥生零顿了一下,挣扎的动作停了下来。

……玖兰枢?

熟悉的味道从对方身上传过来,那人的一只手掌抚到他脸上,那只手的大小,形状,掌心的温度,以及中指上薄薄的一个茧,摸起来有些粗糙,无一不在证实他的想法。

是啊。除了玖兰枢还能有谁?

察觉到他的停顿,对方带着灼热温度的舌一下子探进来,舔舐着他的齿间。空着的另一只手放开了对他手腕的桎梏,转而捏着他的下巴微微用力,迫使锥生零张开嘴巴,好让对方进入得更深。

轰鸣的心跳盖过了周围嘈杂的喧闹。短暂的迷蒙之后锥生零立即想起这里还是教室,连忙推了一下身前的人。对方在他唇上轻啜一下,唇分的瞬间一片漆黑的室内突然亮起一点白光,接着是第二点,第三点。

零星几个同学打开了自己带的电子辞典,笑着举高了晃来晃去 。锥生零脸上一片薄红,唇上还带着晶莹的水渍,抬眼望去,眼前人眉目含笑,唇角带了一点戏谑的弧度看着他,可不就是玖兰枢?

“你怎么来了?”锥生零压低了声音,心脏还在剧烈跳着——他们差一点就被发现了。此前他绝对没有想过会在教室里做这样大胆的事。虽然电子辞典光挺弱的,他们俩的位置也靠近角落,但是难保不会有人恰好看向这边。

他的同桌就在离他不到半米的地方,他们动作若是再激烈一些,搞不好水声都能被听见。也幸而大家都处于兴奋中叽叽喳喳闹着,要不然真被发现了可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锥生零抹着嘴唇,见玖兰枢微微笑着,似乎无所谓的样子,眼刀还没扔过去,玖兰却突然拉了他的手不动声色地往后门走去。

他们脚下几乎没有声音。大家忙着聊天,八卦,讲鬼故事,根本没人发现后门开合一下,教室里已经少了两个人。

带着寒意的风四处游荡,空调暖气以外的世界都成了他们的领地。光秃秃的树枝覆着寒霜,校园里黑漆漆一片,几个老师急匆匆往楼学楼这边走来。

“你太乱来了,真被看见怎么办。”

两人轻松避过老师,锥生零被他拉着往后操场走去,有点无奈地道。先不说玖兰枢根本不是他们学校的,这么一个大活人突然出现在教室里,加上那副好皮囊,绝对是最显眼最先被视线集中的那个。

玖兰枢拉着他一气走到操场边上的废弃停车场,一块隐蔽的草坪,四周都有灌木和树木遮掩,这是他们最常来的地点之一。

草皮上还带着寒意和湿意。玖兰枢脱了外套准备垫在上面,被锥生零阻止。

“别,你穿着,晚上冷。”他摸了摸结了霜的小草,“也不是很湿,就这么坐吧。”

两人并肩坐在一起。玖兰枢伸手揽过他的肩膀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冬夜的风还是挺得劲的, 锥生零身体不由自主地细密颤着,玖兰捏着他下巴,不由分说地又是一个火热绵长的吻。

唇舌间传递过来的温度似乎驱散了一些汹涌而至的冷冽寒意。锥生零脑袋偏了一个角度,好让彼此的鼻梁不撞在一起,玖兰枢的动作不像往日那样温柔,带了一点急切甚至粗鲁的味道霸道地含吻着他的唇,舌尖勾动他有些凌乱的心跳。

就像他在想他一样,对方的思念也透过此刻亲密的接触,毫无保留地传递过来。

直到两个人都有些呼吸不稳,玖兰枢才退出来,头埋在那人颈项,有一搭没一搭地亲吻着他脖子上裸露出来的肌肤。

“在你们教室外面站了十来分钟,看到停电了一时心血来潮……”他揉搓着被自己搂着的人自出了教室之后就冰冰冷的双手,有点暗恼锥生零这么不会照顾自己,这样的天气竟只穿了薄薄两件而已,“不过我有分寸,放心。”

万一被发现,锥生零是说不清楚的,这点他也知道。之前不过是稍稍逗弄一下他,想看看爱人在黑暗里突然被人亲吻的反应罢了。果然很有趣,现在想起来还有点想笑。

“不过若是真被发现了——”玖兰枢突然话锋一转,“那只能当众宣布你是我的了。”

锥生零闻言瞪了他一眼,虽然知道对方只是开玩笑,身体的反应却出卖了自己。微弱的灯光下他耳根泛着红,还不太习惯玖兰这样直白的情话。

“怎么,不好意思了?”玖兰枢微微挑眉,看惯了日后那个冰山一般只有在和他做那种事时才会脸红抗拒的锥生零,现在这个稍微青涩害羞一点的版本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锥生零干脆不理他,手缩回来,自己往掌心里呵着气。

“别生气了,”玖兰笑笑,“下次停电的时候绝对不这样了,嗯?”

虽然这样说,心里却知道锥生零高中三年,突然停电却只有这么一次而已。

“……嗯。”

锥生零应了一声,看到教学楼那里似乎远远地亮起灯光。

玖兰枢也看到了,却没说话,低头亲吻着他锁骨间的凹陷。

锥生犹豫了下,抬手轻轻揉着他棕色的发丝。比上次过来的时候似乎长了点。

等了一会儿,玖兰枢却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不紧不慢地磨蹭着。

锥生零只好无奈地推推他的肩,虽然心里也有点不舍,还是说道:“该回去了……一会儿他们找不到我。”

隔了小半个月,难得他过来了,才过了几分钟,还没怎么好好说话呢。

“下次不准这么早走。”玖兰枢突然拉下他领子,对准锁骨咬了一口。这一口稍稍用了点力道,在那里留下一圈牙印。他手一松,锥生零的衣领复又缩回去,恰好遮住了那一圈暧昧的压痕,像是证明所有权的隐秘标记。

锥生脸上一热,站起来拍拍两人身上沾到的草屑。

两人沉默了几秒。

“那么……晚安。”虽然现在才八点不到。

“晚安。”玖兰收起了难得有些孩子气的一面,倾身过去,唇轻轻在他脸颊上碰了碰。

锥生零余光瞥到有老师打着手电似乎往这边来了。他抬起头,玖兰枢眼里盛了隐约的灯火,似乎希望他说点什么 。

“我……”锥生零看着他,突然道,“晚自习结束再过来吧……”

“好。”
玖兰枢唇角几不可见地勾起,就知道是这样。

评论(2)
热度(43)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