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我爱的你别再熬夜。

【枢零】时间旅行者所爱的人02

※啊对了再提醒一下这文里玖兰应该蛮苏的……

※不介意的话继续吧↓



>>>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七日】
(玖兰枢27岁,锥生零17岁)

“哎哎你知道吗?据说我们学校的天台那边,居然有情侣在那边——你懂的呀~”

“不会吧,你从哪儿听到的啊?那可是天台哎……翘课被老师发现了怎么办啊?”

“我听别人说的啊。怎么会发现啊,天台那边根本没人的好吧。而且楼梯口堆了很多杂物,天然遮蔽啊。”

“噗,这么想想好像还蛮带感的哎。要不我们下次去捉奸?哈哈哈哈哈哈……”

“算了吧你,要是真看到什么搞不好会被当场灭口哈哈哈……”

两个女生微红着脸,笑嘻嘻地讨论着自窗边经过。锥生零对八卦什么的不感冒,做完最后一题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决定下午前两节课都翘掉去天台睡觉。

野战什么的他不知道,不过那地方倒是睡觉的好地方,很安静也没有人打扰。

黑主高校的管理说严不严,说宽也不算宽。平常翘课只要老师没亲眼看到你公然偷懒,都可以用身体不舒服啊之类的理由盖过去。托这个的福锥生零已经收到过两次来自班长别有深意的“要注意身体啊锥生君”的关心了,还被胁迫若是不想让老师【真实地】了解一下他身体情况的话就得担任风纪委员。

“锥生同学以后应该还要‘生病’很多次吧?呵呵,我在老师面前说几句,你也不必‘拖着病躯’专门过来上课了。”

风纪委员算是每个班里最吃力不讨好的职位了,管纪律什么的既麻烦又容易得罪人,没人想当。锥生零在班长笑眯眯地威胁加利诱下还是无奈接了,班里还有一个个子矮矮的姓“黑主”的女孩子是女生风纪委员,据说是这所学校理事长的女儿。锥生零每次看她在讲台上弱弱地想要维持风纪的样子就觉得这人肯定也是屈服于班长淫威,估计连利诱都没有 。

“锥生君不要偷懒啊……”还有五分钟上课,下午第一堂是自习。女生瞥到他准备离开教室的举动,小小声抱怨了一句,基于对面那张扑克脸的缘故声音还有点怯怯的。

“下次。”锥生零回了句,从后门出了教室。

“每次都说下次……”黑主优姬撇了撇嘴,锥生零会上的课原本就不多,自习课就绝对不会在教室的。啊啊,她也好想翘课去玩啊!

***

锥生零拐过四楼楼梯的拐角,脚往上踏了两步,接着就敏锐地注意到五楼似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停下来听了一下,那似乎是——衣服摩擦的声音?声音不响,但他站在四楼阶梯上离得很近,加上这里绝对安静的氛围,足以听见了。

是已经有人占了? 一时半会儿想不到什么既安静又隐秘的睡觉地点, 锥生零顿了一下,还是抬步往上走去。

出乎意料的是他在那里看到了玖兰枢。

楼梯间与外面天台的连接处有一处空地,一侧堆着杂物,虽然看起来有些凌乱,倒是不脏。墙上一扇锈迹斑斑的小门后面就是天台。

锥生零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而后者也因为他上楼梯时脚下的声音,视线转了过来。

“你——”
“零?”

两人同时开口。

玖兰枢只穿着一条牛仔裤,修长的双腿被包裹在深蓝的牛仔布之后,将他劲瘦的曲线勾勒得一清二楚。

腰间的皮带半开着,松松垮垮地穿过裤头,皮带口因为他转过身来的动作晃了一下。

他没有鞋子,上身更是什么都没穿,白皙赤裸的胸膛一览无遗,六块薄薄的腹肌若隐若现,人鱼线从低腰的牛仔裤里露出一点,身材性感得几乎让人不忍直视。

然而锥生零此刻却顾不得害羞,也顾不上欣赏什么美景。地上有一摊不明不白的水渍,玖兰枢原本背对他转过来的那一瞬,他看见对方后背上的三道红痕——那是人的指甲抓出来的痕迹。

他耳边突然响起曾听到的一句话。

「哎哎你知道吗?据说我们学校的天台那边,居然有情侣在那边——」

锥生零不自觉地握起拳,视线从他赤裸的脚移到匆忙穿好的牛仔裤,移到松垮的皮带上,一路向上的同时感觉到心一点一点坠下去。

玖兰枢完全转过身正面对着他,眼里从警惕变成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喜,嘴角微微弯起。他锁骨下方有一个浅淡的半圆红痕,颜色虽淡,却在对方白皙的肤色下衬得异常刺眼。

锥生零在看清那抹淡红的时候一颗心沉到底。

一件皱巴巴的衬衫被随意丢在一边的纸箱上,锥生零几乎能够想象到它被扯下来的时候,也许是一双手,也许是两手,带着怎样急不可耐的味道。

“零——”

玖兰枢出口的时候突然收了声,嘴角的弧度疑惑地凝固。因为他看到眼前银发的少年在刚才的短短几秒里,眼里的情绪从惊讶,惊喜,疑惑,些微怀疑,到后来逐渐回到最初不认识他时的冰冷,像是目睹了春日里一片澄明的湖水一点一点覆上冰层的过程。

只是片刻的功夫少年柔软的紫瞳里已经变得冷硬一片,带着一小簇在冰上跃动的愤怒的火苗。

玖兰枢没明白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又喊了一句他的名字,朝着锥生迈出一步。后者却倒退了步,转身就想离开。

“零!”玖兰枢愣了下,上前扣住他肩膀,不料锥生却一声不吭地回手打开了他的胳膊,力道打得两个人都有些吃痛,抬脚就要往下冲。

玖兰眼疾手快地双臂锢上他腰一用力,锥生零便感到踩着楼梯的脚竟微微悬空,接着被身后的力量拖着往那堆杂物后面的方向去。在楼梯上打闹会很危险,玖兰枢吃力地抱着一直剧烈挣动的锥生零总算离开楼梯口。

锥生零脚尖划过地上那摊不明不白的水渍时心里愤怒的火苗一下子没过头顶,冷冷地向后一个肘击,双脚如愿着地。玖兰闷哼了声,声音里含着痛苦。

「 哎哎你知道吗?据说我们学校的天台那边——」

锥生零听到那人的闷哼声只后悔了半秒,脸上就又恢复冰冷。玖兰枢一手捂着左腹,微弓着腰,后背上的抓痕再次清晰地暴露在眼前。

那个角度——除非玖兰枢有第三只手,否则怎样都不会是他自己弄出来的痕迹。

玖兰枢用才抱了其他人的手,来碰他……

他身上还留着其他人的味道……

锥生零只觉得心头涌上一阵难言的失望,连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和那怒火一同在喉头燃烧。

玖兰枢总是突然地出现在他面前,带着笑,他逃课,他们一起在废停车场的草坪上说话。

他说他患了时间混乱症。他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有时是现在的他,有时是未来的他。锥生零原本不相信,在看到几个不同年龄段的玖兰枢后选择了相信,相信这世界上有一种叫“时间混乱症”的东西。

玖兰枢说他们今后会在一起。他也选择了相信,相信这个人的靠近对他来说没有恶意,甚至带着爱。

但他们从来没有确认过彼此对对方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不知道现在这样算不算是交往。

不过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

玖兰枢会和其他人,在这里,做爱。

锥生零垂下眼想要离开,揉皱的衬衫,地上的水渍,玖兰枢身上的痕迹,甚至是空气里隐约的暧昧的味道,都不想再看一眼。

双手猛地被大力地握在一起举过头顶,男人将他压在墙上,动作也被他之前的行为弄得带了火。

玖兰枢压抑着情绪堵着他嘴唇,手上的力道因为锥生零的反抗立时大起来,少年被拉过头顶紧紧压制的手腕泛起一圈青白。

锥生零紧紧逼着嘴,用力地转过头,玖兰的唇划过他脸颊,吻落了空。他扯开他衬衣领子,侧头咬在喉结上,锥生零身体震了一下,浑身泛起鸡皮疙瘩。

“够了!”

不要用碰过别人的地方来碰我。

玖兰枢酒红的双瞳直视着锥生眼里的抗拒和厌恶,他扳过他下颌强迫两人的视线撞在一起,赤裸的前胸靠上对方因为愤怒而起伏的胸膛。

“到底怎么了。”他靠近了一点,声音强势,“说话。”

锥生零抿着唇不语。

他想起曾经有一次他们躺在那片秘密的草坪上,他问他,他们未来是什么关系的时候。

玖兰枢说,你是我的。

他答得根本没有停顿,锥生零怔在那里。若不是对方接下来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像是带了一点戏谑的味道,他几乎以为他在说真的。

几乎以为。

幸好没有。

幸好没有……
但为什么心里划过这句话的时候——

“你是我的。”

低沉的,认真的,带着不容置喙的霸道和强势,玫瑰一般的熟悉声线突然在耳畔响起。

锥生零一惊。心里草坪上玖兰枢说的那四个字和此刻耳边听到的重叠在一起。

“你是我的。”

接收到银发人微微颤抖的怔愣的似乎不敢置信的视线,男人又重复了一遍。

“锥生零,你是不是还没明白这一点。”

“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想做什么,对我的态度是什么,想对我说什么,都是我的。”

“现在告诉我原因。”

锥生零脸上烫起来,对方靠得太近,说话时的呼吸喷洒在他鼻尖。手腕下意识挣动了下,瞬间被紧紧攥住。

“你要想好。”玖兰枢的眼睛在略显昏暗的角落里很亮,声音里似乎不带情绪,“如果你敢一个字都不说从这里离开——”

“我会在这里强暴你。”

他声音很平静。锥生零瞳孔剧缩了一下,感觉到手腕被放开,隐隐地带着疼痛。

硬打起来其实他未必会落在下风。但刚刚那一瞬他竟丝毫不怀疑若是自己就这样转身离开,玖兰枢会立刻实践自己的那句话的真实性。

锥生余光瞥过一旁的纸箱上那团皱巴巴的衬衫,握了握拳。视线落在玖兰枢锁骨下方那块淡红上。

空气沉闷而压抑。灰尘颗粒在微光里浮动,玖兰枢的耐心在眼前人的沉默里一点一点快被消耗殆尽。

锥生零的样子像是在挑战他说话的权威性。

17岁的少年还未完全长开,他比锥生零高了半个头,对方瘦弱的身材被完全笼罩在自己的阴影里。

玖兰枢指尖停在他衬衣纽扣上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了对方的视线。

锥生零在看他身上那块淡淡的吻痕,表情晦暗不明。

玖兰枢微微动了动身子,对方的视线也随着动了一下。

他似乎明白了锥生零反常的原因。

“你在看这个?”

他突然出声,指着自己锁骨下方的位置。

锥生零眼神闪了闪,眼里很明显地划过失望和愤怒,依旧一言不发。

男人观察着他的反应,胸腔里发出闷闷的笑声。

锥生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被后脑上突如其来的力道一带,嘴唇磕在对方胸口,恰好是那处淡红的位置。

玖兰枢觉得锥生零有点傻,但自己独自生气的样子此刻又显得非常可爱。他自己也笨得可以,因为对方是锥生零的缘故,下意识没有往这方面想,忘了他眼前的还是17岁的锥生零,而不是他现实中的爱人。

“你要不要验证一下这是谁的唇形?”

银发少年愣了一下,看着近在咫尺的玖兰赤裸的皮肤,突然明白了什么,唇上贴着的那处肌肤像是烫口一样,他急急抬起头,脸上的绯红一直蔓延到耳根。

“你——”

玖兰枢胸腔还在闷闷地震动,轻吻了一下对方通红的耳垂,有些恶意地道:“刚刚做完抱你去洗澡,我还没擦干就突然到这边来了。”

锥生零想起地上那摊水渍,原来是这样……

“那衬衫……”他看了看旁边纸箱上那一团衣服。

“这个啊,以前藏在这边的。”玖兰枢拿过来抖了抖,一只胳膊伸进袖管里,上身因为转动显出优美流畅的线条,肌肉紧实饱满。锥生零不好意思起来,微微垂了眼,问道:“为什么在这里藏衣服?”

“嗯?”玖兰枢愣了下,“我还没说过时空跳跃的时候是什么都没有的?”

锥生零抬头一脸不明情况。

“我是得了时间混乱症,但是衣服和钱包之类的东西不可能得病啊……”所以他时空跳跃经常去的几个地方都有藏衣服和现金之类的,以备不时之需。

锥生零没想到真相是这样的,微微张了嘴不知道要说什么。玖兰枢的意思是……他可能在学校里裸奔过?

但是这样也有不好的地方,先不说这些东西会不会被人发现,最麻烦的是空间上的不连续性。假设他1997年1月2日在这里藏了东西,下次穿过来的时候是1997年1月1日,那还是没有衣服穿。

锥生零也想到了这一点,提出疑问。以前每次看到玖兰枢的时候对方都是衣冠整齐,玖兰枢优雅笑着的样子让人根本想不出他可能还会有没有衣服穿时躲在草丛里的窘迫的时刻。

锥生零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没抑制住嘴角的弧度。玖兰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道:“万一真没衣服,那只能打电话让Jerry给我送一套过来。”

Jerry是玖兰枢的私人助理。锥生零大概不知道对方做的最多的工作就是给他家总裁送衣服送现金。幸而Jerry秉持着“除了执行boss的命令外不要多想也不多说”的原则,虽然怀疑过自家boss很可能是个裸露癖什么的,但还是眼观鼻鼻观心嘴上封条拉得紧紧的,公司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流言。

两人解开了误会之后腻歪了一会儿,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响了。第三节是班主任的课,堂堂点名,锥生零不敢不去。

玖兰枢表示在这里小睡一下。

锥生零上完课又回来看了一眼,玖兰已经不在了。对方好歹是公司总裁,也有自己要处理的事,不可能一直在这里陪着他;他自己也有学业要照顾。

锥生想了一下,周末的时候去超市买个小煮锅偷偷藏在寝室里。玖兰枢时空跳跃的时候没有钱,肯定没有好好吃饭。食堂也不是时时开的,至少他在身边的时候还是要保证那人不饿肚子。





评论(8)
热度(40)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