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关于妖魔调查科与灵异事务所合作的任务系列书02




Chapter 02







夜刈十牙沉默地抽了一口烟,看了一眼皱着眉头的自家徒弟,不着痕迹地轻叹了口气。

为了迎战双阴之年,两家联手已经是刻不容缓的事了。其实撇开这个大前提不谈,让那个人和锥生零做搭档,他做师傅的,也有一些自己的考量。

锥生零自从成为除魔师开始,在这份工作上就表现得近乎完美,比起调查科里其他猎手都毫不逊色,无愧于“最强猎手”的称号。

他勇敢无畏,冷静自持,又有一个富有智慧的头脑,让他能够一次次转危为安,加上身手矫健和果决的判断力,夜刈十牙觉得他不可能在这世上找到比眼前这个人更好的徒弟了。

可是,就算锥生零再怎么优秀,一些无法忽略的事实还是摆在那里,他不可能自欺欺人。

锥生零的性别注定了他不可能一直保持这个状态。

经过当年的惊心动魄的一役,如今的政府对待Omega已经非常宽厚。他们不会再被逼迫着嫁给一个可能从未见过面的Alpha,沦为一个生育工具,整日只能在家中相夫教子,几乎与社会隔绝。

政府已经认识到了过去那种对Omega畸形的过度保护是错误的,他们允许Omega正常地学习、工作、恋爱、结婚,甚至每个月都会发放一定剂量的由国家科学院研发的抑制剂给登记在册的Omega,帮助他们掩盖自己的气味,找到真正喜欢自己而不是被信息素迷失心窍的另一半。

同时抑制剂也能帮助单身的Omega顺利度过三个月一次的发情期,从而大大减少了发情的Omega所引起的暴乱事件,对于那些在香甜的信息素面前几欲发狂的Alpha来说,这可比制 定严苛的法律要有用得多。

除了一些必要的保护措施,比如出生时登记在册,定期检查身体听取Omega专属医生的建议等等,政府其实已经给予了这个弱势群体以最大程度的自由。若不是因为如今世道开明,锥生零是根本没有机会成为除魔师的。

夜刈十牙摩挲了一下微微发烫的烟斗柄,弯腰打开抽屉,将里头的一个黑色小袋子拿出来递给自家徒弟。

锥生零应了一声,也没打开看,目光落在那份已被签了字的任务系列书上,眼眸沉沉不知在想什么。

锥生零是个Omega,而且已经23岁了。

这个年龄不算大,但也不算小了。虽然社会上存在未婚的“高龄”Omega,但绝大多数的Omega通常是在13~18岁觉醒,然后在18~24岁这段生育的黄金时间结婚生子。

再往后,因为生育功能达到一个顶峰后慢慢下降,拿到的抑制剂也会随之慢慢减少。

35岁以后减少到一个最低量,只堪堪够勉强撑过发情期的,平日里连Omega的气味也遮不住——这是政府对他们无声地催促。

毕竟政府再宽容,也是要为国家生计考虑的。因为百年前的魔物横行,人类其实到现在也还没有完全喘过气来,加上现在魔物也还在牵制着人类,这片大陆上人类的总数还没有达到从前鼎盛时的三分之一。因此在后代方面,政府自然是希望多多益善的。

锥生零选择了绝大多数Omega都不会选择的职业,也就注定了他不会走大多数的Omega所要走的道路。

他的日常运动量很大,偏偏自己又是抗药体质,平时抑制剂用着,勉强能在众人面前维持一个Beta的身份。但发情期的时候可就没那么好运了。他需要的量比普通Omega多,但抑制剂这东西一直由国家严格管控,私贩是大罪,而且目前黑市上没有技术也根本没得卖。

锥生零16岁的时候觉醒,到现在为止一个人过了二十多次发情期,没有哪一次不是自己咬牙死撑的。

夜刈十牙心里明白,也委婉提了几次希望他找个伴侣的事。调查科与各类妖魔周旋,虽然忙,但是找个对象的时间总不会没有。

可他这个宝贝徒弟一向不屑于那些眼高于顶的Alpha,也不认为自己需要别人的帮助,平时也没看他对哪个Alpha有过动心的迹象,老是冷着一张脸,看来压根儿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那个人虽然是个Alpha,处事却很圆滑,温雅有礼的性格和自家冷冷的徒弟正好互补。让他和锥生零相处一段时间,能改变一下他对Alpha也是好的……

夜刈十牙敲了敲烟斗,几点小火星在空中晃了晃,又湮没在袅袅升起的白烟里。

除了性别之外,还有一点让他放不下心的就是锥生零低阶吸血鬼的身份。

戴着眼罩的男人闭了闭眼,脑海里几乎立即能浮现出7年前,当他赶到燃着熊熊大火的锥生家宅邸时的场景。满眼跳跃艳丽的火光给他惊得说不出话来。

锥生家也是个小有名气的除魔师家族,他和那对温和可亲的锥生夫妇私交不错,那日赴约,却不想迎接自己的却是一副烈火冲天的可怖画面。

他在短暂的惊愕过后急速跑动起来,大声呼喊着锥生夫妇的名字,眼角余光瞥到院子里那棵粗大的樱花树下,有个银色身影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他奔过去一看,发现是锥生家的大儿子,呼吸尚在,只不过十分微弱。可夜刈十牙却一点儿也没因为这个发现而感到丝毫的喜悦。

锥生零浑身沐浴在粘稠的鲜血里,陷入了深沉的昏迷,他两颊绯红,浑身泛着不正常的高温,干裂蜕皮的嘴唇翕动着,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呢喃,像是在说胡话。燃烧着的樱花飘落下来,仿佛在以一种诡异的方式祭奠这个即将离去的生命。

夜刈十牙看到这样的症状眉心一跳,立即意识到是这孩子觉醒了。

性别觉醒可不是什么 好玩的事,一个不慎是要出人命的——尤其是Omega。

这孩子的父亲是Alpha,母亲是Omega,觉醒成为A/O的几率可以说是一半一半。

夜刈十牙一触碰到他高热的皮肤就深深皱起了眉,在心里期盼着千万不要是他想得那样。

将昏迷的少年小心地抱起来,在看到他沾满鲜血的颈上两个深深的牙洞时,猎人愣了下,接着紧紧地攥起拳,脸色气得发青。

他回头望了眼那片汹涌燃烧的火海,扑面而来的热浪仿佛能在下一瞬间将人吞噬,滚滚的浓烟冲天而起,脆弱的房屋已经经不起这样的温度,房梁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

他看了看怀里已经危在旦夕的少年,锥生零的状况已经十分糟糕,脸色苍白如纸,鲜血顺着手腕滴滴答答地向下流,身上的温度好像能烫伤人的皮肤,决计是撑不到他冲进去找人再救人了。

多耽搁一 秒,他的生命就多一丝威胁。

猎人咬咬牙,还是转过身,朝着来时的路疾行而去。他不能拿这个孩子的性命做赌注。

但这个仇,他一定会报。

***

夜刈十牙睁开眼,从遥远的记忆中抽身回来,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自那之后锥生零虽然捡了条命,却也沦为了一个低阶吸血鬼。也许是造化弄人,锥生零原本应当顺利地成为一个强大的除魔师,就如同他的父母一样。但因为他觉醒后的性别,这条路变得曲折陡峭起来。吸血鬼的身份虽然能增加他的耐力和自愈能力,带给他更多的却是忍受饥渴感时的痛苦和自我厌恶。

夜刈十牙知道自己的徒弟不可能愿意去吸人血,专门从黑主灰阎那里为他弄来了血液淀剂。

这玩意儿据说是黑主和他手下那帮吸血鬼一起研发出来的东西,能帮助吸血鬼和人类和平共处。

只不过锥生零自己是抗药体质,这药片只是在实在忍耐不了的时候才勉强用着,如同给一个在沙漠中极渴的人一小捧水,只能解燃眉之急,无法抑制喉间那种几乎令人失去理智的渴望。

夜刈十牙见过锥生零渴血的样子,他一辈子都不会忘了那时候自家徒弟跪在地上,扼着脖子,低声道“杀了我”时的样子,让见过多少杀戮经历过多少风霜的他也险些红了眼。

自己虽然是零的师傅,但出任务时就顾不上他了,锥生零成长为一个合格的猎人之前都寄住在黑主灰阎家里,正式成为除魔师后才有了独立住处。名义上,黑主算是锥生的养父。

他和黑主私下交情尚可,既然对方说高阶吸血鬼的血能够缓解渴血的症状,想来应该不会有错了……

当师傅的难免有些私心啊。夜刈十牙缓缓呼出一口烟,烟斗末端敲了敲那份任务系列书,道:“如果没问题了,先回去吧。”

银发青年低低应了声,拿着袋子转身走了。他现在确实需要回家好好冷静一下。

男人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尽头,站在桌前慢慢地等到烟丝燃尽。

隔间门的一开一合,一个高挑的身影捧着茶走到他身边,轻轻叹了口气。

“小零长高了啊……”

“希望他们能够好好相处吧……”

玻璃门上倒映着两双含着担忧和关切的眼睛,沉沉的目光似乎透过层层阻碍,落在离开不久的青年身上。






评论(11)
热度(62)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