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我爱的你别再熬夜。

【枢零】关于妖魔调查科与灵异事务所合作的任务系列书 04


Chapter 04


“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锥生零打开灯,睨了一眼身前的男人。灯光下那人的面容柔和了些,唇角微扬的样子显得温雅有礼,乍一看,倒是没了刚才在黑暗中给人的那种强大的压迫感。

想到这人可能已经在自己家不开灯呆了好久,猎人忍不住顿了一下。虽然高阶吸血鬼夜能视物,开不开灯都没差别,不过给人感觉总是怪怪的……

“理事长说你门口地毯下面有备用钥匙。”玖兰枢却是不知道对方内心在想些什么,闲闲靠在沙发旁,丝毫没有私闯民宅后还被主人“抓包”的尴尬。

他看着锥生零打扫地上的玻璃碎渣,也不倒水也不寒暄,道了句“自便”就进了厨房。

其实也不怪他这般,毕竟不是谁都会对一个不速之客——还是一个二话不说就动手把人压在墙上的不速之客以礼相待的。

玖兰先前已经从理事长和这人的师傅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了未来搭档为人冷淡的性子,因而此刻竟也不觉冒犯,反倒是习惯了蓝堂那群部下平日里毕恭毕敬的样子,一时出现这样一个反其道而行之的,倒是让人觉得有些有趣。

不过……

他看着半透明的厨房里,银发身影有条不紊地忙碌的样子,挑了挑眉。从外面看不见对方的手,但刀落在砧板上一片快速而整齐的“嘚嘚”声却清晰地传了过来。每一声响大小一样,间隔相同,可见对方每次落刀的速度和力道都是一样的。

虽然有些惊讶,不过二十出头的单身Beta会做饭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只不过锥生零清冷的、甚至乍一看还给人冷漠感觉的外表,让人不太容易将他和厨房、煮夫之类的词联系起来罢了。

拧开煤气灶,均匀撒上一层油,预热后将切好的茄丁、香菇丁、胡萝卜丁和山药小块倒进油锅。食物碰到滚烫的热油溅起一片滋滋的响声,若有似无的香味从厨房里飘出来,渐渐地溢满了客厅。

玖兰枢起身给自己倒了杯热水,透过半透明磨砂玻璃看见里头的人背对自己,拿着铲子的手和翻动炒锅的动作行云流水一般顺畅,丝毫没有被油爆开的滋噗声以及锅底下热情窜动的火焰给吓到的样子,一看就是经验十足。

锥生零的动作很快,两菜一汤很快被摆到了桌上。颜色丰富的蔬菜杂烩,颗粒不大不小整整齐齐地堆在盘里;一碗糖醋排骨放在旁边,浓郁香稠的酱汁勾人食欲;简单的咸蔬菜汤飘着袅袅热气。说不上多精致的菜肴,但是看着很温暖,好像一个家的餐桌上就该有这样的东西。

玖兰枢从客房里走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只不过唯一有些破坏这份温馨的是,可口菜肴底下的那些,原本应该是白底素胚或是带着青瓷花纹的碗盘,居然都印着各种可爱小动物……

黄色的小鸭子……橙色的松鼠……犄角卷卷的绵阳……

正放下最后一碗汤的锥生零听到声响,抬眼淡淡瞥了男人一眼,没什么特别表情,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桌上这些看起来像是给6岁小朋友喂饭用的碗碟的违和感。

他身上还未来得及脱下的围裙看得玖兰枢又是身形一顿。

虎斑的猫咪……圆滚滚的肚皮朝天挥着爪子……

电饭煲适时地“叮”了一声,锥生零放下汤回身盛饭,雪白的饭粒颗颗晶莹饱满,散着米饭香喷喷的味道。猎人抽了双筷子坐下开吃,丝毫没有要管玖兰枢的意思。

男人的视线从他端着碗的手上扫过。

还是猫咪啊……

眼前这幅场景怎么看怎么诡异,锥生零面无表情吃晚饭的样子和周围那些幼稚的动物图案真是相当违和……

玖兰枢挑了挑眉,走进厨房,拉开碗柜伸手拿了个碗。

粉色的兔子……

犹豫的当下,锥生零抬头看他,男人有些为难地站在电饭煲边上拿着一个粉色小碗的样子也有点诡异。

虽然不明白高阶血族为什么还要吃人类食物,猎人还是微微皱眉道:“换最里面那个。”

兔子碗是优姬专用。

玖兰枢从善如流地放了回去,最里面那只还是“动物系列”的成员之一,微微落了灰,像是没人用过的样子。

光滑的瓷碗上印着一只摇摇晃晃的胖企鹅,总归是比兔子好多了。男人用水冲了冲,盛了点饭,便也在餐桌边坐了下来。

锥生零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饭菜吃起来就像看起来的那样好,连很普通的蔬菜汤也有一点儿不一样的味道。

“手艺不错。”玖兰枢微微勾起唇角,确实很久没吃过普通的饭食了。血液淀剂虽然能填满他的饥渴感,味道却是不怎样的。

锥生零应了声算是回答。想起自家看起来就非常不食人间烟火的师傅,还有那个几次三番差点把厨房炸掉一从厨房出来就挂着个海带泪的养父,加上天天磨着他做甜品做新菜做便当的黒主优姬,有点庆幸自己好歹还有一点料理的天赋。

两人在沉默但还算正常的氛围里一起吃完了晚餐。

可惜的是这种气氛只持续到锥生零洗好碗站在客房门口原本只想拿点东西却看见内部结构已经面目全非的时候。

房子他一个人住,客房平常自然是没人睡的,虽然象征性地摆了张床,但主要还是用来堆杂物。

锥生零推开门就看见那堆杂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床明显被收拾过,换了新床单和枕套,整个房间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墙角放着一只并不属于他的行李箱。

拉开衣柜一看,满满当当,都是他根本不会穿的衣服,还有一排领带。

“玖兰枢?!”

锥生零一下被点燃了怒气,看着眼前这幅场景,就算再怎么迟钝也明白过来这人今天到底为什么过来了。

才刚接受了以后要和别人一起出任务,现在又要被迫接受和一个陌生人同居?!

倒不是怕Omega的身份暴露,毕竟抑制剂的效果还是不错的。他自己身手不弱,再者对方看起来也不像那种一闻到Omega的气味就丧心病狂的Alpha。锥生零虽然不喜欢他,但却相信自家师傅和养父的眼光。

而被猎人用可怕的语气叫了名字的人似乎早已料到这种情况,不疾不徐地把空箱子放进柜子里,回过身看着拧着眉头一脸冷意的锥生零。

“这是理事长的建议,我只是接受罢了。”

这副轻松的姿态更是加深了银发青年的怒火。

“不行,我不同意!”后者想都没想地回道,和一个陌生男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感觉很奇怪,非常不自在。

何况又是Alpha,又是高阶血族,加上这种虚伪而故作优雅的性格,这个男人不知不觉间早已经把锥生零讨厌的项目都占全了。

“总之你必须搬走。”锥生零站起身去开柜子,想把他的箱子拿出来,他紧紧皱着眉,略显粗暴的动作直接昭示着主人心情的恶劣。

玖兰枢看着脸上写满烦躁的人微微笑了下,也不伸手阻止,只是说了句“锥生君先给理事长打个电话吧”。

猎人一顿,抬头瞪了他一眼,还是起身出了房间,房门在身后重重地甩上。

血族极佳的耳力让玖兰枢听到过了一会儿,客厅里便传来说话的声音。锥生零声音不大,但起初语速很急,慢慢地不说话了,声音有些冷冷的。

男人坐在床沿,膝头摊着一本书闲闲翻着,似乎并不在意外头谈话的结果。

***

“理事长,这到底怎么回事?!”几乎电话一接通,青年便低吼着问道。

“好过分啊零零,不是说了要叫爸爸的嘛?”电话另一头似乎还传来委屈的吸鼻子的声音。黒主灰阎给身边戴着眼罩的男人使了个眼色……零零还是知道了啊。

也是,枢君四个小时前就带着星炼过去了,这会儿怎么也得知道了啊。

“谁是你儿子啊?!别岔开话题!”锥生零被自家粗线条的养父气到快无语,现在是纠结称呼的时候?

电话另一头的男人悄悄揉了揉耳朵,怒火中的儿子可真不好对付……

“咳……零零你先冷静下来啊。枢君现在在家里?”

“废话!不是你让他搬过来的吗?!”

“啊,这个……爸爸也是为你好呀……”

“我什么时候同意和他住在一起了?!”锥生零拧起眉,实在搞不懂对方这么做是为他好的逻辑,理事长的思维怎么成天和他不在一个频道。

“哎呀,枢君人很好的……有很多东西可以叫教你啊,你们——”

“不行!我已经答应了任务系列书,但没义务照顾他的衣食起居。”青年态度很坚定。

“儿子啊你听我说,双阴之年要到了,爸爸实在是不放心你一个人住……想必你也感觉到了,枢君力量很强大,你们相互有个照应,也好叫爸爸我放心一点啊。再说了你们培养培养默契也是好的……”

这话倒是没有说错。常年同魔物打交道的,尤其是除魔师,手上沾满各类魔物的血,很容易拉仇恨,引起魔物的注意。

锥生零的师傅夜刈十牙和黒主灰阎是住在各自的总部宿舍的,国不可一日无君,同样的,妖魔调查科和灵异事务所也一日都不可离开这两根顶梁柱。

虽然内部结构精简决定了办事效率之高,但这同时也给了他们更大的压力。而随着双阴之年一日日逼近,这两人接下来只会更忙,不可能时时顾着锥生零了。

普通的魔物是不敢招惹除魔师的,对于强大力量与生俱来的畏惧让他们将攻击目标主要集中在相对弱小的人类身上。而会将人类中的佼佼者——除魔师看作自己应得的养分的,恐怕都是强大的魔物。

平日里,就算有魔物找上门,凭着锥生零的身手也没有多大问题。但两人心里明白,双阴之年,世间的妖气暴涨,带给魔物的加成作用是呈几何倍数上升的。

加上锥生零这几年发情期的时候抑制剂的量渐渐捉襟见肘,万一哪次正巧碰上受伤的时候或是发情期最虚弱的时候有强大的魔物来犯……后果很可能是不堪设想的。

原本,锥生零也可以和他师傅一样住在调查科总部宿舍。但猎手绝大多数都是Alpha,并且能做除魔师的,都是Alpha中的精英,气息尤为强势。长时间住在这种环境里,纵然有抑制剂的作用,也会造成他体内激素的紊乱。

两位长辈做出这个无奈的决定,其实关键还是出于对他安全的考虑,仔细权衡后才通知玖兰的。

“太乱来了,到了三个月一次的那时候要怎么办?!”锥生零听着自家养父絮絮叨叨的话,虽然句句在理,但还是无法接受。

“那个啊,可能就要委屈零零你去Omega中心避一下难了……我们会和枢君说给你派了一个去外地的单人任务……”

虽然组了搭档,但也不是每次任务都要在一起。简单的单人任务还是可以接的。如果玖兰枢怀疑为什么不派给初级一些的除魔师,用“双阴之年魔物猖狂肆虐协会人手不够”之类的理由也能勉强搪塞过去。

听到“Omega中心”,锥生零皱了皱眉。他曾经有一次任务时遗落了一支抑制剂,做完任务后刚下车,来不及回家,发情期的热潮便接踵而至,只好就近去了Omega中心避难。

虽然这种机构能帮助Omega安全地度过发情期,但锥生零却不太喜欢。

原因就是对方实在太贴心了。

不仅24小时的全面定时检测,像照顾婴儿一样全方位无死角的呵护,每天各种对身体好利于恢复的药物,还有全面的监控防止某些情绪激烈的Omega自残,甚至还会自动为你调出本城市登记在册的单身Alpha的资料,询问你是否愿意找一位Alpha帮助你一起度过发情期……

反正虽然那些药物帮他减轻了一些痛苦,但锥生零去过一次已经再也不想去第二次了。

“总之他必须离开。”

听着儿子已经冷下来的语气,黒主灰阎继续搜肠刮肚苦口婆心地劝着,愁眉苦脸地拿着话筒对身边一直一言不发的男人使劲眨了眨眼。夜刈十牙你是哑巴了吗?帮忙劝两句啊!

评论(1)
热度(13)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