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关于妖魔调查科与灵异事务所合作的任务系列书 05


Chapter 05


选择玖兰枢当然是有原因的。

除了之前夜刈十牙在调查科里对锥生零说过的那些,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玖兰枢身为一个俊美无铸又力量强大的高阶血族,一个光是气息就令人战栗的Alpha,在普遍崇拜力量的血族社会里,自是从小到大都饱受各类Omega女血族的勾引。

就算是在普通人类社会里,他这幅彬彬有礼的外表也能引得单身的Omega多看一眼,甚至芳心暗许。

毕竟比起那些粗暴野蛮又思想落后的沙文主义者,玖兰枢这样的绅士自然要更受青睐。

黒主灰阎已经说得口干舌燥,就快词穷了,电话那头却只有浅浅的呼吸声。锥生零一声不吭,不知道到底听进去了没有,急得他频频用目光示意身边从刚才为止就一句话没说看着窗玻璃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男人。

要是零真的铁了心让枢君就这么搬回去了,两家这刚起步的合作恐怕又多了好几层阻碍……

“零零啊,不管你相不相信,爸爸和十牙做这个决定真的是为你好……要不让你师傅直接和你说吧——”黒主灰阎直接把电话塞到身边的男人手里,捧起已经冷掉的茶水喝了一口。

戴着眼罩面容冷峻的男人睨了他一眼,后者眨眨眼一脸你看着办的样子,好像在说我已经尽了我最大的努力了剩下的当然要交给你了。

锥生零听到耳边絮叨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声音似乎突然被按了暂停键,听筒里传来一片沉默,低低地喊了声“师傅”。

夜刈十牙戴着眼罩的冷峻的脸, 还有那双看似冷漠的眼里偶尔流露出的不易察觉的关心,一一浮现在脑海。

银发青年握了握拳,原本坚定的态度却是在方才的一片沉默中动摇了。

他不想让师傅为难……

另一边男人想着自家徒弟遇到问题时总是习惯性皱着眉紧抿着唇的样子,刀削般的薄唇微启,只说了一句话:

“听话。”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只有一个极低的闷闷的“嗯”。

因为电话声音大,室内又足够安静,这声极轻的“嗯”立即传入了站在一边捧着茶准备看平日里总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同僚要怎么“苦口婆心”地劝解固执的零零的黒主灰阎耳里。

他茫然了一下,随即一口茶差点喷出来,瞪大了眼睛看向身边的男人。

“你你你……”

凭什么他说得嘴巴都干了零零还是一语不发,这个男人说句“听话”就抵消他之前所有的努力了啊?!

这就是后爸和亲师傅之前的区别吗?!

冰蓝双瞳瞥了眼一脸幽怨的某男子,夜刈十牙把电话递回去,道了声“早点回家”便推开门走了。

安静得连掉根针也能听见的空荡荡的科室里只剩下了黒主灰阎一人。他对着电话夸张地吸了吸鼻子,委屈地说:“太过分啦零零,不能这么对你亲爱的爸爸……”

银发青年无奈了下,那话里的语气几乎能让他想象到自家养父瘪着嘴神情哀怨的样子。

他回身忘了眼客房的方向,皱眉道:“不过我有条件……”

***

听到门外说话的声音停止,脚步声靠近房门,修长指尖轻挑书页合上了书,下一秒门从外面被打开。

锥生零冷着脸看了他一眼,面色不善。

他放下书站起身来,笑道:“锥生君妥协了?”

对面的人脸色更冷了些,并不接他的话,径自说道:

“第一,不能带人回来过夜。”

男人没说话,眼里含了一点兴趣看着他。

“第二,你房里的卫生自己负责,我不会给你弄。”

玖兰挑了挑眉,虽然平常这种事不必他操心,不过锥生零该不会是认为他连保持卧房整洁都做不到吧。

“第三,不能在家里进食……吸血鬼的进食。”

他说的是喝血。

血液那种带着甜美的腥味逃不过任何一个吸血鬼的鼻子,如果玖兰枢在家里喝血,一定会让他本来就渴血的身体更加难以控制。

他刚才去冰箱检查了下,幸好没看到血袋之类的东西,否则一定会直接丢出去。

“关于这个,锥生君不必担心。”玖兰枢打开床头抽屉,拿出里面一小盒暗色的东西晃了晃,“这个你应该也有。”

“而且血族也能吃普通食物。”

猎人冷冷应了声,见玖兰枢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好像在等那个“第四”,明明是优雅随和的表情在他眼里就莫名挑衅。

“我可不会买你吃的东西。”

他已经和理事长达成了协议,发情期的时候他在自己家里度过,给玖兰枢派一个时间长点的单人任务,理由由总部给出,不归他想。

并且双阴之年一过去,玖兰枢就要搬走,到那时候魔物数量和质量都会显著下降,不需要这个人来保证他的安全。

现下这个男人也没有反对约法三章的样子。锥生零看了他一眼,直接甩上房门,银色身影消失在门后。

玖兰枢微愣了下,似乎是没想到这一点,想了想,还是给星炼打了个电话。

“……”

“嗯。”

“每天往这里送点食材过来……”

“辛苦你了。”

***

另一边,从自家Boss那里接到通知的蓝堂英正匆匆赶往会议室。听说自己的任务搭档已经等在那儿有一会儿工夫了,而且还是个女生。

除魔师这个行业,女性简直和熊猫一样稀缺。灵异事务所有两个,星炼和早园,和他一样都是枢大人的手下。

严格意义上来说星炼并不是事务所的人,她只为枢大人一个人服务,来无影去无踪,时常让人忘了她的存在。

而早园……想到那个优雅高傲的女子,金发的男生撇了撇嘴,总是和晓一样喜欢对他说教,发起脾气来凶得要死,哪里有半点像外表那么淑女的样子。

妖魔调查科那个,据说还是自家Boss的养女,也不知道为什么跑到“对手”的地盘上去了。黒主灰阎竟然舍得让自己的女儿做这么高危的工作,真不知道他那颗脱线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而且和一个女性搭档……这到底是合作啊还是他单方面保护啊?有些大男子主义的蓝堂英下意识觉得女性的战斗力再高也不会高到哪里去,任务途中还得带这个拖油瓶,还不如一个人去呢。

和锥生零一样,起初听到要组搭档的消息时,蓝堂英内心是拒绝的。但玖兰枢思虑过后答应了这个提议,使他又动摇起来;加上他有幸见过一次那个脱线的男人认真起来时一瞬间爆发出的可怕力量,他对对方口中那个“我的养女”有了些期待。

嘛……金发的男生咂咂嘴,快速迈动着步伐,心里已经开始勾勒素未谋面的女搭档的样子。

做除魔师的话,个子应该比较高吧?看起来应该很沉稳理性,身材应该也很好,丰乳翘臀,皮肤很白,长长的发披散在肩头……

应该是瓜子脸,眼睛很大,会说话,轻轻一眨就能让自己明白她的意思……

正想到发色的问题,蓝堂英一把推开门,立即传来一阵惊慌的桌椅拖拽的声音。他看着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女生听到开门声一下子站了起来,却又因为用力过猛撞到桌子,脚往后一踩,连人带椅子往后倒去——

“砰”地一声巨响,想要去扶的手还没伸出去,女生已经乱挥着手臂重重地摔到了地上。蓝堂英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在半空中堪称狰狞的表情和落地瞬间的龇牙咧嘴,大叫到一半反应过来还有旁人在于是又硬生生改成小声的吸气。

“嘶——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女生用最快的速度从地上爬了起来又扶好凳子,捂着腰站在他身前,头顶堪堪到他胸口,深深埋着头。

她飞快地抬头瞥了眼金发蓝眼的未来搭档,在接触到对方直直投下来的、还没反应过来的、依然有点不可置信的目光时蹭地红了脸。

“不、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蓝堂前辈……我是黒主优姬……”

等了一会儿,身前的人却没回答。黒主优姬脑内还在循环刚才极其窘迫的一幕,脸上烧得都快能蒸鸡蛋了。

“额,可以这样叫……吧?”

怎么不说话呢……果然是刚才表现太差了么……

女孩抿着嘴,此时此刻非常希望能拥有把时间拨回去重来一遍的能力。早知道就不那么快站起来了……

蓝堂英回过神来,看着身前紧张地低着头的女孩,什么高挑的身材,婀娜的身段,什么风情万种的眼神,充满魅力的温柔声线,什么成熟大度的性格,迷人的长发……

通通都被现实打了个鲜红的大叉!

这特么他的搭档就是这样一个毛毛躁躁笨手笨脚发育滞后看起来高中还没毕业的小女孩?!

开什么玩笑啊!

根本不用仔细看也能显而易见的飞机场般的平板身材,毫无诱惑力可言的普通Beta气味,放在人群中估计一秒就能消失找都找不回来。

“喂,你高中还没毕业呢吧?”

金发的男生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感觉之前构想的整片世界都在飞速崩塌,说出的话带了十足的讽刺味。

黒主优姬却因为好不容易等到了对方的回应而欣喜着,没听出来那话里的嘲弄。

“是、是啊……”女孩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现在在上高二,快要高三了……”

原本等着被愤怒地反驳的蓝堂英快要吐血了。

有没有搞错啊居然还真是一个高中没毕业的小朋友?!!

他看了眼身前的女孩通红着脸,没梳好的头发看起来毛毛躁躁的,一直有些不安地揉拽着衣角,偶尔偷偷抬头瞥他一眼,却又在正对上他的视线时慌忙低了头不说话,支支吾吾的。

今天是愚人节吗……

金发的男生皱起眉,转身打开门就想走,不管是不是愚人节,他可没空在这儿陪一个小姑娘玩游戏。

“你还是找别人玩吧,本公子很忙,先走——”

“等一下!”

衣角被一下子拽住。他回过头有些恼怒地瞪视着有些急切的女生,脸上写满不耐烦。

“你还有什么事啊黒主大小姐?”

“我——”黒主优姬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金发蓝眼前一秒看起来还很温柔的男生现在一下子变了脸,窘迫地顿了一下,还是抬起头道,“理事长说让我们聊——”

“你是不是还没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啊大小姐?”蓝堂英从她手里扯回自己的衣角,微弯下腰直视着她带点怯意的眼睛,语气轻佻地道:“我,是不可能和你这种高中还没毕业的小女生做搭档的。”

“也是理事长之前没说清楚,我会去解释的。未成年少女还是早点回家吧,不送。”

眼睛倒是挺大的,不过不是他的菜。

拉开门正想迈步,一个没防备被身后一个用力又扯了回去,女孩带着怒容瞪着他,似乎是打定主意不让他走出这道门了。

蓝堂英挣了一下手腕,被女孩更加用力地握紧,坚定地看着他,一下子也火起来了。

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啊?!自己都说得那么清楚了,怎么还要纠缠?!

就算她是理事长的女儿,也不是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这么个小身板遇到魔物能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还要妄想做除魔师?

他怒瞪着紧抓着自己手腕的女孩,对方也毫不客气地回瞪,两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僵持着。

“哟,你该不会是对我一见钟情了吧?这么紧紧抓着我不放。”

蓝堂英看了看她,露出一个与女性相处时惯有的迷人微笑,只不过现在这笑容里带了深深的戏谑和一丝不耐。

黒主优姬刚才那点少女情怀现在也完全烟消云散了。

什么嘛这个人,居然这么没礼貌!她在这里等了快一个小时,难道就是为了听他几句冷嘲热讽的?!

好不容易得到理事长的首肯可以出去做任务的,才不要被这个道貌岸然的人毁掉!

之前理事长说了她的搭档对象有点小脾性,希望她能尽量忍让一点。她那时还满口答应,连零刚刚被理事长收养时那么冷漠她也可以相处得不错,区区一点儿小脾性算得了什么,毕竟年轻人哪有性格那么完美的呢。

现在一看!这叫“小脾性”啊!啊?!!

评论(3)
热度(66)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