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下雨天 /短篇完结 甜/


夏日的傍晚,天色晴朗,凉风习习。大片的薄云懒洋洋地浮在高空,天边一点淡金色的云霞朦胧而美好。

窗外电线杆上几只呆头麻雀不知疲倦地叽叽喳喳叫着,三五成群地跳来跳去,给这个宁静的夏日黄昏增添了一丝活力。

锥生零打扫完屋子,坐在窗边看书。微风透过纱窗温柔地漏进来,轻轻吹拂他的发丝。

白皙修长的指尖以均匀的速度翻动书页,略微泛着暗黄的纸张看起来别有一番韵味。

不知何时,天色却暗了下来,像极了一张动怒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下来。

大块大块的乌云像是一团化不开的浓墨,迅速在天空集结,将这副诗情画意的清淡山水图一下子变成了一片失败的泼墨。

霞光完全消失在墨色之后。树叶被骤然而起的冷风吹得簌簌发抖,电线杆上的麻雀也扑棱着双翅,惊慌地四散而逃。

整个天空从明澈晴朗到布满乌云只用了不到三分钟。

细细的雨丝倾斜着飘下,沾湿了干燥的地面。那雨的大小迅速膨胀起来,一眨眼功夫就变成了豆大的雨珠,噼里啪啦不要命似的砸下来,砸在地上还弹起一道弧度。

倾盆大雨透过纱窗一下子弄湿了窗台,原本洁净透明的窗玻璃此刻也爬满了蜿蜒的水流。

当真是六月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

这一场大雨像是被人从空中恶意倒了下来,来得毫无防备。世界迅速被一片嘈杂的雨帘笼罩,空气冷意彻骨。

书页上的字因这极其暗淡的光已不太看得见了,修长指尖轻动,锥生零合上书放在一边,起身去关窗户。

扑面而来的寒风拼命钻过窗户的最后一丝缝隙,穿过衣领一下子席卷全身,锥生零顿了顿,想起玖兰枢十分钟前刚刚出门去超市。

这雨……

他抬头望了望天。铅灰色的天空透不出一丝光亮,大地像是对水有磁性吸引一般,汹涌的雨珠争先恐后地落下,简直像是被这股力硬拖着极速坠落的。

他合上窗,转身到玄关拿了把伞,出门去了。

***

玖兰枢刚到超市没多久就下雨了。

干燥的路面在几秒钟内就湿得彻底,他能听见旁边几个顾客小声的抱怨。

一些原本打算出门的人这会儿也站在超市的屋檐下不动了,陆续还有五六个人带着满身的水汽,匆匆跑进来,嘴里喊着“晦气”。

世界在一片白茫茫的水帘里,几乎阻隔了远处的景象。

收银员是个小姑娘,红着脸看了他一眼便低下了头,将小票放到他袋子里。

玖兰枢结好账,一转身就看见了一柄熟悉的伞。

伞下一个熟悉的人,表情淡淡地朝他望过来。

他怔了一下,提了袋子唇角微扬地迎上去。

“怎么过来了?”

夏季的阵雨时有发生,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等雨的过程比较无聊罢了。

“你没带伞。”锥生零有些不自在地答道。

玖兰枢笑笑,把手里的袋子递过去:“我可不会感冒。”

吸血鬼当然是不会生病的。

锥生零抬头睨了他一眼,接过袋子随意拨了拨,心神被嘈杂的雨声弄得有些烦乱,其实也看不出来有没有少买东西。

“只是东西不能弄湿。”

意思是他不是来接他的,而是来接袋子的吗……

玖兰枢回想起出门前对方嘱咐自己买的东西,袋里那些新鲜蔬菜,还有超市冰柜里保鲜膜包好的肉类……没有哪样是不能打湿的。

他看着眼前银发的青年微垂着眼,侧过身,低低说了句“走吧”,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笑走到他身边。

……

“不过,我的伞呢?”

迈出的脚步停在那里,锥生零也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懊恼地皱了皱眉。

……好像干了一件蠢事。

玖兰看他有些僵硬的样子,也明白了什么,很自然地伸手接过他手里的伞柄,说了句“走吧”。

锥生零也只能往外走。

伞虽然不小,但要在这样一场瓢泼大雨之下笼罩两个大男人,还是有些勉强。

走了没几步,两人的肩头便都湿了。玖兰枢忽然换了只手撑伞,右手环过身边人的肩,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搂了搂。

“靠过来点。”

锥生零刚想说不必这样,淋湿点也没什么,这下子又因为玖兰枢无比自然的动作把话咽了回去。

他低头看着路面。两人的鞋都沾了泥水,踩在一个个水洼里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

印象里,好像没有人为他这样打过伞……

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更亲密的事都做过了,现在被这样普通地环着肩膀,两人挤在伞下,肩膀相贴的感觉却叫他微微红了脸。

大概因为是在外面的缘故吧……

不太习惯在人前和玖兰枢有什么肢体触碰的银发青年如此想着。

玖兰把伞朝着大雨倾斜的方向侧了侧,风很大,伞翼震动着。他握着伞柄的手加了点力,看了一眼身边的人。

锥生零低着头,银色的发尾似乎在出门的时候有一点儿被沾湿了,软软地贴在白皙的后颈上。白衬衫也因为伞骨流下的水流湿了一小片,那一块布料紧紧贴在皮肤上,精致的蝴蝶骨清晰可见。

他微微挪了挪手臂,把那地方盖住。两人避着脚下那些大的水洼,在雨里走得很慢,原本十分钟的回家路程变成了将近二十分钟,玖兰却不怎么在意。

两人在一片嘈杂的雨声里总算走到了楼道,鞋子沾满了水和泥,裤脚也湿了一大片。

锥生零率先走进楼道,楼道里一片漆黑,玖兰枢在身后收伞。

转过脸的时候,唇上却意外地擦过一片凉意的柔软。

“你……”

“上楼吧。”玖兰枢微微拉开了两人的距离,甩了甩伞上的水珠。

声控灯亮起来,暖黄的光照亮了原本黑漆漆的楼道。

锥生零走在他身前,银发里露出的耳尖微红。玖兰枢看在眼里,低头笑了笑,跟着上了楼。

锥生零简单擦洗了一下就进了厨房。他打开塑料袋,把里头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

豆角,山药,西红柿,丝瓜,茄子……

番茄酱,味增,鸡脯肉……

生姜,茴香,蒜苗……

袋子最底下是一把芹菜,让玖兰去买的东西一样不少。

“晚饭想吃什么?”锥生零朝外面问了句,扔了小票,把芹菜取出来,手却一下子顿住了。

他看见翠绿茂密的菜叶下边,有一把新伞。

紫色的伞面,反面银色的防阳布,商标也没摘掉。

客厅里玖兰枢想了想报了几个菜名,他一个字都没听见。

锥生零看着那把伞,顿了几秒,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一般一下子红了脸。

即使知道玖兰枢看不见厨房里的场景,他还是他下意识地背对着男人,顺手把伞塞到柜子里。

他合上柜门,打开水龙头,头一回有些心不在焉地处理着食材。

洗着洗着又怔愣地看着手里的茄子。

紫色的……

***

晚餐做好的时候玖兰枢看着桌上和他报的菜名完全不一样的佳肴,挑了挑眉没说话。

锥生零解了围裙坐在餐桌边,拿勺子轻轻搅着蔬菜汤。

他走进厨房,拉开碗柜,弯腰正想拿碗,动作却停在了半空。

原本空空荡荡的碗柜最底层放了一把伞。

紫色的伞面,银色的遮阳层,裹在尚未拆开的伞套里。是他在超市里看见外面下雨的时候顺手买的伞。

他回头看了眼餐桌边的锥生零,后者低头喝了口汤,恰好抬起头,目光撞进他眼里。

“怎么了?”他问道。

“今天饭蒸得不错。”玖兰枢随口答道,用身体挡住了半开的碗柜。

“昨天换了新米,是比以前好一些。”

“嗯,下次还买这个。”

见锥生零低下头,玖兰枢回身看着那把伞,不动声色地伸手将它往柜子更深处推了推。

这个紫色,到底还是不如那人的眼睛好看。

他拿出一个碗开始盛饭。晶莹饱满的饭粒飘着袅袅热气,香喷喷的,看起来就勾人食欲。

玖兰在餐桌边坐下,开始享用晚餐,嘴角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

大雨渐渐地气力不足,雨声轻下来,天空不知何时放晴了。乌云缓缓散开后,一抹极其艳丽的火烧云绽放在天际,散开万道金光。

雨后清新的气息带着点湿意,洗去了尘埃的世界重又变得宁静而祥和。

快吃完的时候,锥生零突然道:

“下次出门记得带伞。”

他笑笑,看着眼前人像是有水流动一般的紫瞳,宛若两块天然的紫水晶,明澈又温润地泛着光。

“好。”

End.

评论(8)
热度(87)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