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人鱼湾 02



02

人鱼湾的名字来源于一个传说。

当你看到人鱼从海里跃起,你就会得到幸福。

虽然听起来是一个带着童话色彩的有点儿俗的传说,但也并不妨碍来自各地的人们来到此地,想要一睹人鱼真容的热情。

在午后被阳光晒得有些暖和起来的海水里,因为不能摆尾,锥生零面朝上漂浮着,在缓慢流动的海水里仿佛在晒一场别样的日光浴,放松着捕食过后仍旧紧绷的身体。

今天的捕食不是很顺利。

锥生零不是一条挑食的人鱼,但不知怎的,今天还是花了很久才找到一条想吃的鱼。

也许是因为昨天玩命逃跑的缘故,捕食的时候尾巴一抽一抽的疼,吃饭都没了心情。

抬手遮了遮穿透海面照射下来的有些刺目的阳光,无奈地轻轻拂开一头撞在他腰上的一条小笨鱼,锥生零啃了一口手里的鲈鱼肉,无可避免地想起昨天感受到的那股强大的陌生人鱼的气息。

不出意外的话,这片海湾应该就是那个人鱼的领地。

人鱼湾属于浅海,不太可能出现鲨鱼和鲸之类的大型海洋生物,而人鱼作为海洋的王者,占据一个海湾当然是不在话下。

这里物产丰富,鱼类品种众多。因为旅游业发达的缘故,人类对于这片海域的保护工作也比较到位,海水非常清澈。

那家伙倒还真占了个好地方。

锥生零三两下解决完午饭,翻了个身,继续漂着。

可能是奇怪海湾的人鱼老大怎么变了副模样,不远处两条大胆的不知名小鱼原本因为锥生零毫无攻击迹象的、懒洋洋的漂浮姿态,一直好奇地盯着他看。

这会儿人鱼招呼不打就翻了个身,吓得两尾小鱼咻地一下跑没了影儿,生怕人家一时兴起就来点餐后甜点啥的。

锥生零侧了侧头,倒也没在意。

虽然这地儿很好,他却没有什么嫉妒的感觉。

一来他还没成年,未成年的人鱼因为生殖功能不完善,没有领地也很正常。

设想一下这片海湾由一个未成年人鱼占领的情形:

某年某月某日,一条成熟的雌性人鱼到了此地,惊叹于这里的美丽富饶,于是找到了这里的领主。

雌性人鱼羞涩而兴奋地道:“你好!这儿真是个好地方,如果可以的话,请问我们能——”

“不能。”然而她含羞带怯的暗示却被锥生零无情打断。

“为什么?”雌性人鱼大惊失色,看起来楚楚可怜,“是我不够美吗?还是你的伴侣还没有离开?”

“不,”锥生零很冷静地道,“是我还没成年,不能和你XXX。”

或是——

“我可以和你XXX,但是X完不会有小孩的。”

……

这画面想想就很美。

要真是这样的话,大概全体雌性人鱼的战斗力都会提升一个档次的。

十条尖刺小红鱼排着队,目不斜视地慢悠悠从锥生零身边经过。

这种鱼不仅营养含量低,而且肉质坚硬难吃,大部分肉食海洋生物都不想遭这个罪,更何况是在海洋界有些挑食的人鱼。

关键是它们反射弧还奇长无比,整条鱼从出生开始就像老年鱼似的呆呆的,基本闭着眼一伸手就能抓到一把,丝毫不能激起天性追求速度与刺激的人鱼们的兴趣。

于是呆呆鱼们完全无视了某银发人鱼,吐着泡泡游过……

锥生零将目光收回来,继续想着领地的问题,神色却不由黯然下来。

成年了又能怎么样呢……

找到父母之前,也许他注定就是一条不会有领地的人鱼。

锥生零闭上眼睛,把身体全然地交给了大海。

……

深夜,清冷的月光洒下。

平静的海面像是睡着了的婴孩,平稳缓慢地呼吸着,海浪温柔地爬上岸,又退下。

忽见一个银色的脑袋露出水面。

锥生零甩了甩头发,背靠着一块礁石,安静地看着夜空。

今天的月亮很圆。

此刻已经是凌晨,海湾的游客已经散去很久了,四周寂静无声,不必担心会被人类发现。

和父母分开的那天晚上,似乎也有这么圆的月亮。

湿漉漉的银发紧紧贴着耳根,发梢落下的水一滴一滴打在水面上,漾起圈圈涟漪。

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思念之夜,却在锥生零正望着月亮出神的时候,传来了一道不属于这里的声音。

“……枢哥哥?”

“枢哥哥你已经来啦!”

锥生零身体一颤,很快地拉回了思绪。

是人类女孩的声音!

这个声音还在飞快朝自己逼近!

迅速地钻进水里,锥生零在水下紧紧贴着那块礁石,尽量隐藏着自己的身形,凝神听着水面上的动静。

这深更半夜的,怎么会有人类女孩出现?夜晚的大海固然看起来温柔平和,却暗藏了数不清的危险啊。

“枢哥哥?……咦,原来不在啊。”

声音竟是从自己所在的这块礁石正上方传来的。走动的声音有些急促,女孩似乎是在寻找着她口中的人。

锥生零抿了抿唇,没有动。虽是浅海,黑夜的环境却成了绝佳的隐身衣。他一动,带动的水花和波纹反而会暴露他的位置。

女孩又唤了几声,揉了揉眼睛,表情有些疑惑。

礁石旁边确实什么都没有。那她刚才看到的一抹人影,难不成只是眼花了?

枢哥哥可不像是那种会和她玩捉迷藏的人呀。

抬手看了看夜光表,女孩最后小小地唤了声,见无人应答,便有些失望地微微垂了眼睛。

不能等了,今晚爸爸要加班,再迟一点回去会被发现了。

锥生零在水下皱了皱眉。她一直呼唤的“枢哥哥”到底是谁?

这样看来,应当是这女孩的情郎吧……

大半夜约到这种地方来,先不说危险,自己还跑没了影儿,不知道人类男性都是怎么想的。

岸边的女孩丝毫不知水下的情形,只失落了一会儿,很快便又振作了起来。兴许他今晚有事呢,海湾的主人也是蛮忙的吧。

她将手里的食盒放到那块礁石上,道:“那我把东西放在这儿咯,枢哥哥你来了记得吃掉啊~”

她的声音带着愉悦和轻快,像所有同龄的女孩子一般,介于儿童和成年女性之间的一种青涩的感觉。

锥生零静静地听着水上的声音渐渐远去,直至完全消失,这才浮出水面,瞥了眼礁石。

包着樱花布的一个食盒。

他望了一眼那女孩离开的方向,没再多想,沉入水中便离开了。

漾起圈圈涟漪的水面随着人鱼的离去重又恢复平静。

半个小时后,这平静被再次打破。

红瞳的人鱼来到礁石边,看到那里没人,略略松了口气。

被一点儿事情绊住了手脚,他今天来晚了。幸好优姬没有一直等在那。

他取了礁石上的食盒,掌心微微用力,一个气泡便倏然出现在他手心里。而后越来越大,最后包裹住整个食盒。

他一手握着食盒潜入水里,准备离开的刹那,忽又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停下了动作。

绕到礁石的背面,俊美的人鱼细细地嗅了嗅,抬起眼,眉间轻皱。

礁石上有人鱼血的味道。

和那天闻到的一模一样。



评论(19)
热度(114)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