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我爱的你别再熬夜。

【枢零】人鱼湾 04

04


 

锥生零在远离海湾的一处礁石后露出海面,鼻翼微动。

 

海风的味道预示了一场台风的来临。

 

他望着海天相接处,青蓝色的天空与海水近乎融为一体。平静的海面微微起伏,像是慈爱的母亲一般在擦拭着蔚蓝的天。

 

但只有了解大海的人才知道,当它开始发怒的时候,海天变色的场面会有多可怕。

 

银发的人鱼皱起眉,重新沉入水中。

 

必须尽快找一处躲避这场灾难的地方了。

 

普通的礁石是不行的。他需要一块大礁石,大到能将自己整个塞进去,能在台风来临的时候也巍然不动。

 

 

***

 

 

“本台最新播报,据气象学家观测,近三日滨海市可能会有台风出没,请市民做好相关准备,减少外出,尽量不要靠近海边。请有关部门尽快做好疏散工作……”

 

这日的天空黑得比往常要早。

 

风雨欲临,小鱼小虾们在海里也不安起来,动作慌慌张张地竞相逃窜着。随意抓了条黑鱼做晚饭,锥生零在两天前顺利地找到了一处让他满意的礁石洞,此刻正护着自己受伤的尾巴,小心地漂进洞口。

 

人鱼湾的工作人员已经在五个小时前驱散了所有的游客。海湾里静悄悄的,大海里的生物都在等待着一场风暴的来临。

 

晚上七点,夜幕已完全拉开。天空呈现出一种浓稠的墨色,这在夏季是很不可思议的场面。

 

锥生零闭着眼睛,快要睡着的时候,耳朵突然动了一下。

 

好像有声音。

 

他倏然睁开双眼,含了些睡意的紫瞳只用了一秒便恢复了清明。虽然知道这时候不可能会有人来,还是竖起耳朵,静静听着不远处的动静。

 

隐隐约约的,透过层层波动的海水,传来一个男孩稚嫩的嗓音。

 

“到底在哪里呀……”

 

银发的人鱼惊了一下,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后,撑在礁石内壁的双手稍一用力便出了洞口。他浮出海面迅速地环顾一圈,在距离自己约三百米处看到了一个人类男孩。

 

怎么会有人类出现在这里,还是个没有父母陪同的小孩子?!

 

他抬头看了眼天色,眉间锁起来。天空不知何时已聚集了团团乌云,厚重堆叠,似乎下一秒就会因为过重而从空中坠下,狠狠地砸在海面上。

 

海风的味道更是不容乐观。

 

那男孩在一个黄色泳圈里,双手拨着海面,不知在找什么。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样子,此刻已经被海浪推出很远,海岸细得只剩下一条线。这个小男孩是绝不可能凭自己的力量回到海岸的。

 

何况他看起来完全没有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锥生零握起拳,犹豫了一下。

 

不和人类接触、不出现在人类面前是人鱼需要遵守的法则之一。

 

历史上似乎出现过人鱼被人类抓走的事,因此老祖宗们总会在下一辈出生的时候,叮嘱他们不要靠近人类。

 

这样一代一代传下来,人鱼们都会选择在人类出没较少的海域生活,不得以需要露出海面时,也会警惕四周有没有人类的影子。

 

他还记得父亲曾经说过,人类是一种很狡猾的、善于伪装的生物。

 

锥生零虽然在人鱼中,力量、速度皆属上乘,未来还会越来越强大。但他的父母很清楚,若是遇上心存歹心的人,自己的孩子心性善良,缺乏城府,多半是落在下风的那一个。

 

唯有叫他远离人群,不要试图和这些人鱼读不懂的异族们接触,以免横生枝节。

 

银发的人鱼想到此处,咬了咬牙,如果要去救那个孩子,势必要违反父母对他的叮嘱了。

 

就这一犹豫的功夫,那孩子又被渐渐变得强力起来的海浪推出去几十米。天空噼里啪啦开始下起了雨,浓重的阴郁笼罩了天地,男孩像是也意识到了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开始哇哇大哭起来。

 

当第一滴雨打到锥生零脸颊上的时候,他就暗道不好。当下也顾不得什么法则,提了速度便朝着男孩的方向疾射而去。

 

雨点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大。天空如同张牙舞爪的凶兽,彻底张开了它黑漆漆的血盆大口,意欲将整个天地吞吃入腹。

 

从平静到波涛汹涌,大海醒来只用了几秒钟。

 

一个浪头打翻了那小小的黄色泳圈,孩子在海里挣扎起来。瓢泼大雨阻隔了视线,凶猛的海浪将彼此越推越远。

 

锥生零听到他的哭喊从最初的声嘶力竭到逐渐虚弱下来,也顾不得尾尖的刺痛,长长的鱼尾一摆,将速度提到极致。

 

寻着那哭声,他双臂一展,终于抱到了已经陷入半昏迷的小男孩。

 

只是还远远没到松一口气的时候。

 

台风到了。

 

大海凶暴的一面完全苏醒了过来。

 

这里离最近的海岸至少有一千米,而回程中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型漩涡,并且还在不断地扩大。

 

这次没有丝毫犹豫,锥生零认准了路,便抱着男孩直线往最近的海岸极速游去。

 

只是人鱼向来不习惯在海面上行动,豆大的雨点打在身上生疼,也极大地拖慢了他的速度。但手里的人类需要呼吸,他不可能沉入海下。

 

银发的人鱼绷紧了背脊,尽力在一片浓重的黑暗里寻着路。怀里的孩子皮肤冰冷,嘴唇发白,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他尽量避开漩涡,只是漩涡巨大的吸引力需要他动用全身的力量逃开。尾巴上的伤口在这高强度的博弈中早已开始渗血,但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喂,醒醒!”

 

锥生零咬着牙用最快的速度将手里的小男孩送到海边,用力拍着他的脸。

 

男孩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见白天还是人间天堂的海湾此刻已然变成了地狱,吓得嘴角一瘪就要哭。

 

“别哭!”锥生零把他举起来,用力往岸上一抛,“快回去找你妈妈!”


柔软的沙地分担了下落的冲击力,小男孩没有受伤,只是惊得叫唤了一声,爬起来边哭边跌跌撞撞地跑了。


锥生零稍稍松了口气,转过身的时候,面容又冷得似冰。

 

天地变色,大海的咆哮响彻天际。

 

漩涡横亘在他与整片大海之间,还在朝着人鱼的方向飞速扩增,避无可避。

 

人鱼虽然号称海里的王者,但若被逼到岸上,就什么也不是。

 

锥生零眉间深深锁起来,这场风暴比他预想的更加猛烈。待在这里只能死路一条,必须回到那块礁石里去。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个猛子扎回海洋。与其被动,不如趁着还有体力主动出击。

 

尽力沿着漩涡的边缘向外游,那股强大的吸引力拉扯着他,似乎五脏六腑都在不受控制地朝漩涡中心移动。

 

尾尖大量地溢出血液,原本翘起的几片鳞片甚至被硬生生剥离身体,飞向漩涡深处。银发的人鱼脸色惨白,但没有一秒想过要放弃。

 

全身的肌肉都绷到最紧,他在已经暴怒的大海里尽全力保持着平衡,保持着自己的方向。

 

然而失去知觉的尾尖不知何时触碰到了大海的逆鳞。

 

锥生零只感觉到陡然袭来的一股巨大的力,像一只无形的大手,猛地抓住他的尾尖往漩涡中心飞速而去。

 

一条人鱼的力量在大海面前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混乱而强劲有力的水流冲撞着他的大脑,瞳膜上金星四溅。

 

随之而来的是令人晕眩的黑暗。

 

 

***

 

 

玖兰枢看着这条卡在一块礁石断痕处失去意识的人鱼,在短暂的惊讶后便皱起了眉。

 

没想到真正见面会是这种情形。如果不是因为担心某个一向大大咧咧的女孩会忘了他的叮嘱跑到海边,这个时刻,他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这里人鱼血的腥味太重了,比之前两次重得多。


他不知道这条人鱼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难道他的父母没有教过他辨认海风的方法吗?

 

玖兰枢没有思考太长时间,沉下身子,很轻易地找到了银发人鱼尾巴上靠近尖端的地方,一块大约有一指长的伤口。那里已经完全失去了鳞片,直接暴露在海水中,此刻还在不停地渗出鲜血。

 

他握住他的肩微微用力,但很快发现对方被紧紧卡在了礁石里,一动不动。

 

海湾的领主稍稍退远了些,猛地施力,强劲的鱼尾拍击在礁石上,后者应声而碎。

 

他抱起从那礁石的断痕处慢慢漂浮起来的银发人鱼,鱼尾一摆,消失在了海洋深处。






评论(13)
热度(63)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