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我爱的你别再熬夜。

【枢零】人鱼湾 06

06

 

 

自那场台风过后,海湾边游人的数量渐渐恢复了正常。以打渔为生的渔民们也重新坐上小帆,拉上渔网,盼望明天又是一个晴好的艳阳天。

 

周三的晚上,天空没有一丝云彩,一轮明月完整地呈现在夜空中,周围一圈朦胧的月晕仿佛在随着柔柔的晚风飘摇,看得人心都安静了下来。

 

玖兰枢和黑主优姬照例在彼此熟识的那块礁石边见面。

 

“枢哥哥!不好意思等很久了吗?”女孩抓了抓脑袋,在看到礁石后水中浮着的人鱼时扬起大大的笑容。

 

“没有,我也刚到。”玖兰枢微微一笑,“最近在学校还好吗?”

 

意料之中的,女孩灿烂的笑脸瞬间垮了下来,想到自己那一张张惨不忍睹的试卷,有些可怜巴巴地瘪着嘴巴。

 

“别提啦,这次月考又挂掉了……”黑主优姬在礁石上坐下来,晃动的脚尖距离水面恰好有一条缝,“啊啊,可能我真的不是学习的料吧……”

 

“要是枢哥哥你能帮我去考试就好了,你这——么聪明~一定超厉害的嘿嘿~”

 

看到女孩脸上一抹小得意的笑容,像是已经想象到了某人鱼帮自己作弊一举夺得全班第一,甚至全校第一,然后自己被一向严肃得跟个小老头似的班主任宠爱地摸头的场面,玖兰枢哑然失笑。

 

“你啊……人类的知识,我也懂得不多啊。”

 

听着女孩抱怨数学老师讲题是如何的深奥,月考试题是如何的变态,不过接下来即将开展的学园祭又是如何让人期待,俊美的人鱼唇角始终带了一点柔和的弧度,红瞳在月光下显得很温柔。

 

锥生零收敛气息悄悄靠近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夜里的海风是东南风,他的位置恰好逆风,稍微靠近一些,也不会被对方发现。

 

这几天一直在思考怎么能在不自己傻乎乎送上门的前提下回报那条成年人鱼的“救命之恩”,锥生零不知不觉间又来到了这里。

 

在离那块礁石大约六百米的地方,海风带来了那条人鱼的味道。

 

他精神一凛,得知那条人鱼就在附近,本想尽快离开,刚转过身的当下却又有些犹豫。

 

——左右想不出什么办法,不如先暗地里观察一下……?

 

一直藏着掖着并不是他的性格,迟早要做的事一直拖着也不是个办法。银发的人鱼没用多久就做了决定,敛了气息慢慢靠近。

 

他很快发现这儿就是当初偶遇那个人类女孩的地方。

 

并且也很快听到了那个女孩的声音。清灵的,带着少女的稚嫩,让人感觉到快乐。

 

锥生零悬停在黑漆漆的海面之下,游曳的海草丛完美地遮住了他的身形。借着海草的缝隙,他看到不远处一个穿着裙子的女孩坐在一块大礁石上,双腿很自在地摇晃着,显出轻松愉快的样子;礁石边一颗深色的脑袋,肩膀宽阔,背脊上蕴满力量感的线条优美流畅,应该是那条人鱼没错。

 

他无意偷听,因此没有太过靠近,只能听到隐隐约约传来的些微笑声。

 

他和那个人类女孩……似乎很熟识的样子?

 

银发的人鱼微微皱眉,算算日子,似乎上次见到那个女孩也是在周三的夜晚。又抬头望了望天空中月的位置,也约莫在这个时间。

 

那个女孩口中的“枢哥哥”,难道……就是这片海湾的领主?

 

锥生零心中有了猜想,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虽然他对别人的做法无权置喙,但“不与人类接触”毕竟是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而眼前那条人鱼与一个人类相交甚欢的样子显然违反了这个规定。

 

也许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他想。

 

平心而论,对方确实把这片海域管理得很好。如果说捕食和生存是每条人鱼都拥有的必备技能的话,管理领地就是见仁见智了。也有一些雄性人鱼会教导自己的孩子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但绝大部分人鱼都是在成年后告别父母,找到一块自己喜欢的地方,然后与这片海磨合出管理经验来的。

 

毕竟大海虽然是相连的,但也是千姿百态各不相同的,同一套管理方式并不适用于整片大海。

 

那条人鱼既然将这里治理得如此井井有条,想必也拥有许多海洋的智慧。他不认为这样的人会毫无理由地主动打破人鱼的法则。

 

不同于海草丛后的静默与沉思,礁石边的氛围就显得更轻松和温馨一些。

 

“这是今天的小点心,母上大人晚饭又做了金枪鱼寿司~”

 

黑主优姬拍拍裙子站起来,将手中一直捧着的樱花食盒放在了礁石上。

 

“嗯,谢谢。”玖兰枢笑了笑,“如果有事找我,记得——”

 

“知道知道,吹响海螺嘛~”女孩晃了晃胸前用红绳挂着的一个海蓝色海螺,跳下礁石,“枢哥哥我走啦~”

 

“注意安全,下次来多穿一点。”

 

“知道啦~枢哥哥不要总是说妈妈才说的话嘛。”上扬的声音带着一点调皮。

 

和傻笑着的女孩子挥手,玖兰枢唇角带着笑,在对方看不到的角度里薄唇轻启,不紧不慢地吐了几个字:

 

“又想跑了?”

 

他用的是人鱼的语言。

 

黑主优姬在水中人鱼优雅的微笑中整理了一下衣服,又说了几句告别的话后转身踏入夜色,完全没有意识到刚才玖兰枢在说话。

 

当然,更不可能看到在他们的对话差不多结束的时候准备离开的某银发人鱼在水中一瞬间僵了身体。

 

目送女孩蹦蹦跳跳离开,直到对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野中,俊美的人鱼才转过身来,对着身后在月光下波光粼粼一片平静的海面,目光似乎穿过层层海水落在某一点上,却只闲闲地靠着礁石壁,也不说话,不知道想做什么。

 

锥生零没敢动,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上涌。

 

夜风拂过,海面起了几层褶皱。

 

这种过分得安静甚至让人有些害怕。

 

银发的人鱼做了一个深呼吸,突然像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他在赌,赌这段不远不近的距离,和他提至全速后的速度,能不能顺利甩掉那条早已看穿了他的位置的人鱼。

 

这次是货真价实的当着面逃跑了。

 

玖兰枢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不仅没生气,反而唇角微微勾了一下,一瞬间到了水下。

 

两次摆尾,毫不费力地抓住了某只未成年人鱼,把他推到了岸边岩壁上。

 

锥生零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他的确受到了惊吓。虽然也知道自己逃脱的几率不大,但他完全低估了那条成年人鱼尾巴的长度,一点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刚刚动身就被抓住了。

 

不超过四秒。

 

双手被制住以后,他甚至不惜冒着伤口重新崩裂的危险猛烈地摆动鱼尾,希望挣脱对方的桎梏。

 

玖兰枢眼神微微沉下来,修长有力的鱼尾一靠一压,成功地让夹在自己与石壁之间的人鱼完全动弹不得。

 

银发的人鱼抬起头毫不畏惧地紧紧盯着他的眼。

 

这是锥生零第一次正面近距离看到对方的容貌:棕色的发丝,深邃的红瞳,刀锋般薄薄的唇以及俊美到难以言说的脸庞。近乎完美的下颌以下是裸露在海水上的白皙宽阔的胸膛,肌肉的线条就像流水一般自然,富有极强的爆发力。

 

“跑什么?”

 

低沉磁性的声音就在耳边直接响起来,成年人鱼的声带已经发育完全,近距离听的时候,杀伤力比那天远远传来的歌声要大得多。

 

而银发的人鱼只是抿着唇,别过了脸不答。

 

他紧缩的眉间、丝毫不为所动的冷毅的侧脸和人鱼里少见的浅紫瞳色让玖兰枢挑了挑眉。





评论(21)
热度(91)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