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人鱼湾 11

11

这天晚上锥生零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有那头受伤的蓝鲸宝宝,现在几乎痊愈了,体型也大了不少,和它的妈妈一起生活在一片富饶的海域。梦里它发现了跟在后面的自己,露出一抹感谢的笑容,朝他挥挥手。

梦里也有自己许久未见的父母。父亲和母亲的模样似乎没怎么变,还维持着他们分开时候的样子。他们激动又怜爱地将他抱在怀里,诉说着这几年分离的思念。

锥生零惊讶地发现自己在母亲怀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短短几十分钟便长到了成年。于是母亲不舍地放开他,擦擦眼角,朝他挥挥手,便和父亲一同转身离开,消失在了海天的交界线。

梦里还有那条棕发红瞳的俊美人鱼。

锥生零的面前仿佛隔了一层灰蒙蒙的雾气,这让他看不清楚对方脸上的表情。他们似乎隔着这层雾说了一些话,雾的对面传来的声音低沉而温柔,锥生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笑。

透过缭绕的雾气,隐约看到对面的人朝他缓缓张开了双臂。

他怔在原地。

良久,他鱼尾摆动,连自己也不知要向前还是向后的时候,意识仿佛被突然拆成碎片又被重新拼在了一起,虚幻的梦境被剥离开来,眼前又恢复了一片黑暗。

搁在吊床上的手指无意识地动了下,锥生零醒了。

玖兰枢昨夜说希望带锥生零去见黒主优姬,并不只是说说而已。因为今天这个机会就来了。

清晨十分,天空还是一片暗色调,只有海天交界的地方微微泛白,太阳还未升起。

玖兰枢睁开眼睛,看了看睡在一旁的锥生零。银发的人鱼闭着眼,睫毛微微颤动着,似乎睡得不是很安稳。

床头贝壳里的两条小鱼还处在香甜的睡眠里,隔着贝壳也能听到它们满足的小呼噜。

周围很安静,海水远远地传来了海螺的声音,很淡,但还是被他敏锐地捕捉到了。

原本想静静地越过锥生零游出洞口,没想到身子恰好浮在对方正上方的时候,底下的人睁开了眼睛。

银发的人鱼似乎对眼前这一片沉沉压下来的有形状的黑暗疑惑了一秒。他的思绪在醒来的瞬间还沉浸在刚才那个梦里,但随后便认出了这是鱼尾的形状。

他语带沙哑地问道:“你要出去?”轻咳了两声,声音才恢复了正常。

“嗯。怎么这么早就醒了?”玖兰枢回过身来看他,锥生零揉了揉眼睛,此刻正撑着手臂从床上坐起来。玖兰知道他平时醒来的时间基本都在日出以后,大概早上八点,这会儿天还没亮,也不怪他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做了个梦……”银发的人鱼伸手打开了一点贝壳盖,蓝色的荧光便映在了礁石内壁上。

玖兰枢随口问道:“梦到什么了?”

没想到眼前的人鱼张口要回答的时候,却突然顿在了那里,眉间微微皱起来。眼睛半垂着,似乎认真回想了一下,但最后只是有些无奈地道:“不记得了……”

海螺的声音还在继续,这下两个人都听到了。

锥生零的耳朵很敏感地微微动了下,问道:“这么早,谁在吹海螺?”

“是优姬。”玖兰直起身来,望向洞口,“上次答应她带她去看日出的。”

他的视线转向坐在床上的锥生,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再睡会儿,还是……一起来?”

***

玖兰枢在水下游动的速度很快。他的鱼尾很长,一次摆尾移动的距离几乎是锥生零的两倍,因此刻意放缓了一点速度,免得身后的小人鱼跟丢了。

循着海螺声,很快找到了坐在一条小船上,脖子上挂着一个熟悉的海蓝色海螺的女孩。

“优姬。”他唤了一声。

女孩转过头看见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枢哥哥你来啦。”

此刻离游客可以进入的时间还有很久,因此不担心会被什么人看到。黒主优姬的父亲是这片海域的管理员之一,对于女儿想在海上看日出的愿望自然是要满足的,只是反复叮嘱了她注意安全,便派了一条小船给她。

“嗯,等很久了?”

“没有, 这个海螺真好用,我刚吹了一会儿你就来了。不过打扰你休息了吧?”

“还好,也差不多要起床了。”玖兰枢游到船尾,一只手贴上了船壁,“坐稳,我们再往前一点。”

小船虽然有些重量,里面还坐了个人,但对人鱼来说还是小case。

玖兰沉到水下,很轻松地推着小船朝一会儿太阳将要升起的方向前进。小船跟开了马达似的,黒主优姬很听话地在船里坐好,内心既紧张又期待。

锥生零在离他们一百米的地方远远地跟着,没有要露面的意思。

他们向着天际线推进了一段距离然后停了下来,玖兰静静浮在船边,和女孩随意地聊着天。

锥生零远远地看了片刻,便沉入水下静静地闭目养神。玖兰脸上的表情他看不清,但是那种愉悦轻松的氛围还是传递了过来,他想也许并不是所有人类都和长辈们说的那样自私和狡猾吧。

天边那抹微光渐渐地扩大,仿佛在和衰弱下去的黑暗做着追逐战。慢慢地,海天交界的地方变成了一线金黄,橙红的光芒缓缓爬上海面,朝着天空前面。

两人停下交流,都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景色。

慢慢地,四周的光线开始亮了起来。那抹橙红像是画家手下的颜料,因为不满意天空的灰暗,所以重新盖上一层温暖的颜色。一层一层地往上刷,越来越鲜艳,越来越明亮。

从暗红,到橙红,到橙黄,再到金黄。

像是沉睡了一个夜晚的巨兽缓慢地苏醒了过来,展开双翼飞翔天空。他用他那对金色的眼睛扫视整片大海,于是世界都跟着醒了过来。

船里的女孩看得呆了,几乎忘记了眨眼。

玖兰枢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日出,他在一片温暖的霞光里侧过头,便看到了几十米开外同样注视着这片天空的锥生零。

那头银发被朝霞染上绚丽的色彩,光的精灵在他头上打转,一时间竟让人移不开视线。

锥生零只露了一个脑袋在海面上,他专注地看着这场日出,双瞳被这最初的日光照亮。

他的嘴唇微微抿着,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侧脸的线条像往常一样,是冷毅的。

但他的眼睛却是亮的,眼里的情绪是从未有过的柔和。玖兰枢在那一瞬间甚至忘了呼吸,眼里只有这个与漫天的霞光融为一体的少年。

他就这样看着他,看人的人与被看的人都一动不动。

一千年一亿年,都藏在了对方眼中那一点令人目眩的光芒里。

谁都没有说话,仿佛轻声的言语会打破这份寂静中的美好。

过了很久,直到初升的太阳将他巨大的圆圆的身子完全暴露在众人面前,玖兰枢才转过头,对着船里痴痴的女孩轻声道:

“优姬,低头。”

“嗯?”女孩从那种令人震撼的氛围里回过神来,依言低了头,“怎么啦枢哥哥?”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黒主优姬愣了一下,随即非常配合地把耳朵凑到人鱼旁边,内心十分雀跃,枢哥哥还没跟她说过什么小秘密呢。

玖兰枢看着她脸上迫不及待的表情,轻轻笑了笑。

“你先把嘴巴捂上。”

虽然有些疑惑,但女孩还是照做了。

然后接下来听到的一句话让她差点从船上翻下去。

“你往四点钟方向看,距离大概四五十米。”

“那是我未来的伴侣。”

玖兰枢说完以后及时增加了一只手捂住女孩的嘴,这才不至于让她快要突破天际的尖叫打扰了某条还沉浸在日出里的人鱼。

黒主优姬此刻非常想蹦起来欢呼一下,但因为是在船上,最终只是瞪圆了眼睛看着眼前一脸云淡风轻扔出爆炸性消息的人鱼,压抑着欣喜的心情手舞足蹈乱七八糟地比划了一会儿,看得玖兰无奈地弯起唇角。

她还以为枢哥哥真要孤独终老了呢,毕竟对方看起来好像一直对交个漂亮的女朋友生个小人鱼没什么太大兴趣的样子。

没想到一下手,居然这么快就搞定了!!!

激动异常的女孩非常自然地忽略了“未来”两个字,小心翼翼地转过头朝自己的右后方看去,果不其然看到一头银发。

只一眼就把她苏哭了。

以人类的视力看不太清五官,但也能感觉到对方绝对长了一张让人惊艳的脸,否则怎么能那么快就俘虏了枢哥哥的心呢。

因为锥生零的下巴浸在水里,银发的末梢也浸在水里,她很自然地脑补出了一条身材完美身段婀娜的人鱼优雅地在海水中游动,长长的银发铺满了整个海面的样子。

原来枢哥哥以前不理那些雌性人鱼,不是没感觉不合适,根本就是嫌那些人鱼长得丑嘛……

觉得自己真相了的人类女孩用眼神向船边的身边表达了自己激动的心情,小声地道:“我我我我可以跟她讲话吗——”

但很遗憾的是玖兰枢微微摇了摇头,笑着道:“他怕羞的,估计不肯过来。”

还没等女孩露出失落的表情,就不知从哪拿出一个新的海螺,放到女孩手里。

“你想和他说什么,先录在里面吧。”

女孩抱着海螺猛点头。

玖兰看她一边小心翼翼捧着海螺一边绞尽脑汁想着自己的开场白的样子,有些好笑,又转头看了看不远处浮在海里的银发人鱼,露出一个柔和的微笑。

温暖的霞光下,平静的海面,心爱的少年,从此永久地保存在他的心底最柔软的角落。




评论(17)
热度(121)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