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我爱的你别再熬夜。

【枢零】人鱼湾 16-完

16

 


这是一片温暖宜人的港湾,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人鱼湾。

 

这个名字来源于一个美丽的传说,当你看到人鱼从海面跃起,你就会获得幸福。

 

女孩的父亲是这片海湾的管理者之一,因此女孩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对海很熟悉了。海洋就像她的另一个家,别人口中凶猛的大海,在她面前总是都收敛了暴虐的脾气,展露出温柔和善的一面。

 

女孩于是天真地相信,大海是庇护着她的,大海就像母亲一样。所以十二岁的时候,因为贪玩,她没有顾虑太多,就抱着泳圈偷偷离开了父亲的视线。

 

但是大海从来都是公平的,从不会把自己仅有的温柔一次次地给予同一个人。

 

 

***

 

 

女孩被一个浪掀翻的时候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小小的泳圈迅速被卷走,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大海里唯一的依靠在几个起伏里消失在茫茫无际的海面。

 

她惊惶地在水里挣扎着,想要喊救命,可因为恐惧而紧缩的喉咙发出的声音是那么小。慌乱间呛了好几口水,然后就连微弱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她太大意了,不知不觉间就和主要的游客群离得太远;她又太小了,一眼望过去,在一片渺远的海洋里只有一个点。

 

谁会注意到她呢,谁能救她呢。

 

女孩惊恐地睁大眼睛,两手奋力地向上乱抓着,可抓到的只有空气。她没有支撑多久就沉入了漆黑的海面,被完全淹没的那一刻泪水融进了冰冷的海水里。

 

爸爸对不起……我要死了。

 

肺叶很疼,窒息的时候意识越来越模糊,完全没有时间的概念。不知道是三秒,还是三分钟,还是更多的时间,突然间一股大力托住了她的腋下,阻止了她继续下沉的势头。

 

那双手很冰冷,但带她脱离海面的时候,又是那么温暖,让人觉得无比安心。

 

“爸爸……”

 

她喃喃了一声,印象里,这样的感觉只有爸爸才会给她。

 

那双手抱着她以极快的速度往最近的一块礁石游去。

 

女孩咳了好几口水出来,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

 

好像……不是爸爸。

 

是个陌生的哥哥。

 

可是哥哥怎么游得这么快呀……

 

被放在岸边一块突起的珊瑚礁上,记不清后来是怎么得救的了。只记得陷入昏睡前的最后一秒,面容模糊的哥哥转身离开,闪着磷光的鱼尾在海面下一闪而逝。

 

 

***

 

 

幸好那天送自己回去的游客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只说可能是玩累了睡着了,父亲责备了她太不小心,也没发现别的什么。看她脸色有些苍白,以为是海风吹的,就抱着她先去休息了。

 

父亲从小就教育她要知恩图报,这句话一直被黑主优姬当作自己的座右铭。

 

自那天起,她不仅没有对差点吃人的大海产生什么恐惧心理,反倒去海边去的更勤了。

 

她认真地去图书馆查找了关于“人鱼”这一生物的为数不多的记载,资料里说人鱼主要以鱼类为食,所以只要一有空,趁着游客稀少的时候,女孩就会提着一两条新鲜的鱼或者一盒鱼肉寿司坐在海岸边——那天她陷入昏睡的地方,小声地喊着“人鱼哥哥”。

 

她不知道这样有没有用,只是单纯地想和救了自己一命的人再见一面。

 

玖兰枢自然听到了她的声音。人鱼的法则中,很重要的一条是尽量不要和人类接触,所以他决定选择忽略。

 

可是一天两天,可以忽略;一周两周,可以忽略;一个月两个月,便有些犹豫了。

 

何况那个十二岁的小女孩竟坚持了整整三个月,让玖兰枢觉得自己没办法再那样无动于衷下去。

 

他没有想到这个一瞬间闪过的念头为他带来了一个唯一的人类朋友。

 

黑主优姬现在18岁,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认识了六年了。

 

想起当时的小女孩曾有一次绞着衣角,鼓起勇气结结巴巴地道:“我……那个……我可、可以摸摸你的尾、尾巴……吗……”

 

这在人鱼眼里是很失礼的要求。但他看着她涨红的脸和小心翼翼的眼神,只是放缓了声音道:“抱歉,人鱼的尾巴只有伴侣才能摸。”

 

女孩突然不那么伤心了,抬起头来,眼睛亮晶晶的:“真的啊?那我什么时候能看见枢哥哥的伴侣呢?!”

 

玖兰枢只是笑笑:“未来有一天,我会带来给你看的。”

 

海湾的领主没想到,当时随口的一句话,在若干年后的某一天,真的成为了现实。

 

 

***

 

 

决定离开的那一天早上,两条人鱼不约而同地很早睁开了双眼。

 

天刚蒙蒙亮,太阳还没有升起,偌大的海湾静悄悄的。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没有任何言语,就默契地下了床,一同到了那一天看日出的地方。

 

海上的日出很美,很美。锥生零来到这儿以后看了很多遍。

 

同样的橙红金黄的霞光,同样的被一层层渲染上色彩的天空。只是这一次,心情却格外的不同。

 

临走前玖兰枢带着他一起去见了优姬,那个人类女孩。

 

女孩子虽然对锥生零是雄性感到很意外,但看着眼前般配的一对人鱼,还是很快转换了心情,扬起大大的笑容,说了很多祝他们幸福的话。

 

当玖兰枢说了他们要离开以后,女孩变得愣愣的,好像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几秒钟以后锥生零第一次面对人类女孩的泪水,而且是那么汹涌的眼泪,没有尽头似的一直哗哗地往外流。女孩子嚎啕大哭,哭声震天响,鼻子通红,抽抽搭搭的气都喘不上来。银发的人鱼慌了阵脚,无措地看着身旁的人鱼。

 

玖兰枢的心情也并不如平常那样轻松,压低了声音,慢慢安抚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黑主优姬。

 

“别哭了,优姬。”

 

女孩继续哗啦啦往外掉金豆豆。

 

“我们还会回来的。”

 

哭声突然静止了,黑主优姬揉揉眼睛,泪眼朦胧地看他。

 

玖兰枢伸手轻轻揽住锥生零的肩膀,做出了一生中为数不多的一个承诺:

 

“十年后,我们一定会回来。”

 

女孩傻傻地看着他们,片刻后,终于破涕为笑。

 

“那……十年后,就轮到优姬带伴侣来给枢哥哥看啦。”

 

玖兰枢看着她不好意思的笑着的脸,脸颊还带着泪痕,惊讶了一瞬,而后也扬起唇角,轻轻地“嗯”了一声。

 

不过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听说他们要走,女孩第二天居然带来了一整箱的金枪鱼干和两大盒子的金枪鱼寿司,每盒都够他们两个人吃一天的。

 

黑主优姬说什么都不肯拿回去,怕他们以后在外面吃得不好,硬是把家里所有能找到的存货全都搬了过来。两人无奈,知道她的好意,也只得收下了拿回去慢慢吃。

 

这一吃又吃了将近半个月,生生把离开的日期往后推迟了好几天。

 

玖兰枢看着漫天的霞光,想到这里,忍不住又露出微笑。

 

锥生零听到他的笑声,转头看着他。那人的面容在霞光的映照下显得俊美非常,唇角柔和的笑意令人几乎移不开视线。

 

他和这片平静的海湾,和这片绚丽的天空,和周围的一切,显得都是那么自然、和谐,仿佛他本就是属于这里的,属于这片温暖而美丽的海。

 

银发的人鱼面色突然又有些犹豫起来。他沉默了一会儿,斟酌着道:“你……真的想好了吗?想好要和我一起离开?”

 

玖兰枢侧过头,看着锥生零的表情,轻轻笑了。

 

他大概不知道自己一紧张就会下意识抿着唇吧。

 

“你不是答应了我,让我陪你去找你的父母,十年之后,就陪我回来这里?”

 

“……嗯。”

 

“那么,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俊美的人鱼慢慢地靠近,不带欲望地轻吻了一下眼前人的额头,而后微微低头,额头相贴。

 

“我既抓了你一次,就没想过让你再逃开。”

 

太阳已经完全升上了天空,向世界绽放着金红的光彩。寥寥几个游客远远地进来,都默默欣赏着这场日出的盛宴。

 

海天相接处,金色的光芒恰好从两人之间穿过来。极近的距离里,他看着锥生零被霞光照亮的双眼,低低地笑道:

 

“别忘了另一件答应我的事。”

 

锥生零的脸慢慢红了,垂了眼睛,很轻地应了一声。

 

两人就这样额头贴着额头,互相依偎着。这一刻,仿佛天地间只有彼此。

 

玖兰枢看着他被染上红霞的脸颊,良久,突然笑道:

 

“可以让我摸一下你的尾巴吗,锥生君?”

 

锥生零愣了一下,这下是真的开始脸上发烧了。这声“锥生君”叫得戏谑又亲昵,带着温柔和暧昧的语气,玖兰枢俊美的微笑让人除了说“好”以外根本想不到有什么其他的答案。

 

他把头埋到对方的肩窝里,闷闷地道:“……啰嗦。”

 

玖兰枢勾着唇角,轻轻搂着他的腰,微微一使劲,两人一同倒在温暖的海水里。

 

顺着水流,向着日出的方向安静地漂了一会儿,玖兰忽然问道:“受伤以后,就没这样做过了吧?”

 

没等锥生零回答,他就紧紧抱住了怀里人的腰肢,鱼尾突然开始用力,被拍打到的水流在两人身后形成有规律的波动。

 

“抓紧了——”

 

强劲的鱼尾猛地一拍,锥生零只觉得身体一瞬间离开了海面,下意识地紧紧闭上了双眼。

 

下一秒,身体腾空,玖兰枢抱着他,在照亮世界的金红的朝霞里跃出了海面。

 

到最高点的时候,他听到身下的男人说:“零,睁开眼睛。”

 

全身笼罩在霞光里的人鱼,鳞片在阳光下闪得让人不自觉屏住了呼吸。他是那么专注地看着他,瞳孔都踱上了一层金色。

 

在玖兰枢唇角熟悉的弧度里,锥生零突然想起了人鱼湾的传说。

 

当你看到人鱼从海面跃起,你就会获得幸福。

 

巨大的橙红的太阳面前,他们拥抱着,跃出海面,在一道完美抛物线的最高点,注视着彼此。

 

不知道这个传说对于人鱼自己,会不会有效呢……

 

一眨眼落回海面,锥生零还是习惯性地紧紧攀着他的肩膀,心跳抑制不住地狂跳着。

 

“你疯啦!还有人类在呢——”

 

“没关系,”玖兰枢笑着吻了吻他的唇角,“他们会把我们当成海豚的。”

 

他拉着锥生零的手,慢慢地朝前游去。

 

银发的人鱼想起了曾经的那个梦。

 

梦里有那条蓝鲸宝宝,笑着对他挥手;有自己的父母,在自己成年之后,不舍地挥手告别。

 

梦的最后是眼前牵着他的人鱼,在一片灰色的雾气之后,缓缓地向他张开了双手。在他摆动鱼尾不知道将要向前还是向后的时候,他醒了。

 

锥生零只觉得那片灰色的雾就在此刻金色的朝霞里慢慢地消散了。他看到了自己,也看到了自己当时的选择。

 

银发的人鱼微微笑起来,鱼尾轻动,游上前去和另一条人鱼肩并着肩。他们紧紧握着彼此的手,朝着海的尽头那颗金红的太阳,朝着未知的远方,无畏地前进。

 

 








 

完。


评论(24)
热度(99)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