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人鱼湾 番外一

番外一

 

 


三年的时间转瞬即逝。

 

在这三年里,他的鱼尾又长长了二十公分,不过比起玖兰枢来还是差了一大截。

 

有时候,两人静静地拥抱着顺水漂流时,锥生零回头看着他们叠在一起的参差不齐的尾巴,会希望自己长得再快一些,能够早日和这个人比肩。

 

他们一开始去了北冰洋,那儿的海水非常冷。他们遇到了一对人鱼夫妇,令锥生零没想到的是,对方似乎并不排斥他们这对同性伴侣,只是稍稍惊讶了一下,便热情地邀请他们同住。

 

北冰洋的同类大概更少吧……银发的人鱼如是想着。

 

虽然人鱼夫妇待他们很好,但那儿的海水实在是太冷了,这让习惯了待在温暖海域的两条人鱼都有些不适应,因此也没有逗留很久便再度启程了。

 

在南下的过程中,他们见到了很多从前没见过的鱼类,欣赏了很多从前没看过的风景,也遇到过一些危险,好在都有惊无险地解决了,也没受什么伤。

 

看多了玖兰枢温和有礼的样子,第一次看到他战斗的时候锥生零还有些惊讶。修长的过分的鱼尾,用力摆动的时候似乎能割裂海水,手臂上微微鼓起的肌肉线条流畅又极富爆发力,玖兰枢眼神冷下来、侧脸绷紧的样子也让人移不开视线。

 

不过他也只愣了一下,就闪身加入了这场战斗。

 

锥生零尾尖上的伤已经长好了,现在的他速度更快,体力也更充沛。结束以后玖兰枢抻了一下鱼尾,慢慢地向他游过来,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动作恢复了往昔的温柔,丝毫不见方才战斗中的那种严肃和冰冷。

 

那一刻锥生零的心像被轻轻拨了一下,落在额头上的轻柔的触感让他真切地感受到,眼前这条无比强大的雄性人鱼是……他的。

 

他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感到震惊又羞赧,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摆。好在玖兰枢似乎没看出什么,只以为他害羞了,笑了笑便退了回去。

 

不知不觉间,曾经未成年的人鱼就迎来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

 

其实锥生零早就忘了自己的生日是哪一天,就和玖兰枢约定好把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作为自己成年的日子。

 

13岁的时候,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海啸,他被迫与自己的父母分离。

 

不是没从海风里认出那种孕育着黑色风暴的危险味道,只是有时候,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纵然被称为海上的王者,人鱼的力量也太过单薄。

 

有些灾难,就算提前预知到了,你的速度也无法逃离它的来势汹汹,你的力量也无法挣开它的残暴和凶猛。

 

锥生零从伤心、震惊、无措、绝望到重新振作起来、决心找到父母,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只是偌大的海洋,3.6亿平方千米的面积,他的父母可能出现在其中的任何一个角落,要找到他们就像在茫茫无际的沙漠里找一颗沙,谈何容易。

 

如今他20岁,已经找了整整七年,依旧一无所获。

 

一般的人鱼在成年以后都会离开父母,只是锥生零自己心里有个执念,没法强迫自己忘记幼时的那场大海啸,逍遥地为自己找一块领地定居下来。在这一点上他很感谢玖兰枢,玖兰不仅没有劝过他放弃寻找,甚至这类的话连提都没有提过,只是单纯地陪着他一块儿走南闯北,尽力去完成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每每搜索无果,锥生零会失落,但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样沮丧。玖兰枢就陪在他身边,他的微笑似乎有一种魔力,从不会让锥生零低落的情绪持续太久。

 

在日复一日充实而忙碌的生活里,成年的日子终于到了。

 

吃过午饭,两人消化了一会儿,顺着水流慢慢漂着。以往,时间在这种恬静且安闲的午后会流逝得很快,一眨眼就到了夜晚;然而今天却是个例外。

 

锥生零从早上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看着身边尚且安睡着的玖兰枢,一颗心就吊了起来。

 

之后就是时时刻刻地绷紧神经,玖兰枢每动一下——甚至只是眼神不经意地轻轻扫过来,都会立刻被锥生零敏感地察觉到,一个上午就没有一秒是安稳过的。

 

他对自己这种草木皆兵的态度有点好笑,但还是没法说服自己放松下来。

 

锥生零没忘记自己答应过什么,也没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

 

虽然玖兰枢一直没提起那件事,但他觉得他是记得的。对方只是在等一个时机,而锥生零则因为这个久久没有挑明的迟早会到来的时机而焦躁不安,隐隐的,还有些害怕和期待。

 

午后的阳光斜斜地照下来,被波动的海水截成好几段。

 

银发的人鱼在这种适合午睡的好天气里找不出丝毫的睡意。神经像是旋紧了的发条,身体绷得都有些僵硬,他闭着眼睛,一整天心跳都比以往来得快,他想大概玖兰枢准备等到晚上。

 

想到“晚上”这个词的时候,银发的人鱼隐隐松了口气,冷不防身边的人一只手摸了过来,抚上他的脸颊,轻轻拍了拍。

 

那个磁性的声音里带着低沉的笑意:“不用这么紧张,零。”

 

锥生零一下子僵住了,鱼尾下意识地弓起来。

 

玖兰枢稍稍用力,一个翻身,身体压到他上方,看着底下的人鱼一脸如临大敌的表情,忍不住就笑了。

 

“原本想等到晚上的……”他看了看锥生零发红的耳根,慢慢地低下头凑到他耳边,戏谑地道,“——不过看来你等不及了,嗯?”

 

 

!!!

 

“我——”

 

锥生零刚想开口说话,唇就被堵住了。虽然玖兰枢不是第一次吻他,但今天是不同的……他紧紧攥着拳,在这个令人晕眩的吻里,脑袋里像被清零一般一片空白。

 

想到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身体抑制不住地轻颤起来。

 

他不知道雄性人鱼之间,是怎么……银发的人鱼在这些事上的认知大概只有拥抱和亲吻,可能再加上抚摸,但如果只是这些的话,平常也或多或少地做过了,玖兰枢没必要强调在他成年的这一天……

 

横竖想不明白,大概都交给玖兰枢就好了。

 

玖兰枢看着身下的人紧紧闭着的眼睛,神色柔和下来。边夺占着他的呼吸,安抚他僵硬的身体,便伸出了一根手指在海水里有规律地画着圈。

 

锥生零只感觉到眼前的光线越来越暗,越来越暗,还以为自己快要窒息了,手上用了点力,总算推开了吮吸着他唇瓣的人鱼。

 

有些狼狈地擦着唇角的水渍,没等他有时间害羞,银发的人鱼惊讶地发现,不知何时,从四面八方游来的银色小鱼密密麻麻地将他们包围了!

 

他注意到的时候,恰好是最后几条小鱼填补了整个“包围圈”的最后一点缺口。成百上千条银色小鱼,清一色地屁股朝里,头朝外,形成了一个银色的“球”,将处于正中心的两条人鱼包裹在了里面。

 

这个银球并不是全密封的,小鱼和小鱼之间有非常均匀的空隙。外面的生物看不见里面,但光可以从缝隙里透进来一丝丝。昏暗的光线很像是曾经在人鱼湾的礁石洞里的氛围,锥生零转过头,可以看到玖兰枢微笑着的英俊的脸。

 

“这是——”他显然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场面。

 

玖兰枢笑着把震惊得站立起来的他重新拉到自己怀里:“零不是等不及了?总不能露天做吧。”

 

锥生零闻言红了脸:“我……不是……”

 

听着好像是有道理,可是这些鱼就在旁边啊……而且还有这么多……

 

虽然都是头朝外,但也不能这么自欺欺人吧……

 

原本想叫玖兰枢回到昨天的临时住处再说,可看着眼前人温柔而明亮的眼睛,银发的人鱼张了张口,又说不出什么来。

 

他犹豫地看了看身边的银色“球壁”,小鱼们都非常尽忠职守非常淡定,屁股朝着他们,尾巴在海水里轻轻摇晃着,对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

 

不知何时玖兰枢的吻已经再次落了下来,从颈项一路滑了下去……

 

“放松……”

 

锥生零抓紧了他的肩膀,只能照做。

 

他感觉到对方炽热的手掌慢慢抚摸着自己赤裸的上身,而后渐渐向下。忍不住身体用力,绷紧的肌肉又在那双手温柔的安抚下重新放松下来……

 

玖兰枢在抚摸他的鱼尾。

 

灵巧的手指在腰下方的一块地方顺着鳞片来回地摸,玖兰曾经很直接地说过喜欢他银色的尾巴,锥生零虽然不好意思,心里其实还挺高兴的,毕竟鱼尾被称赞对于人鱼来说是很高的赞誉了。

 

抚摸鱼尾是最基本的取悦伴侣的方法。此刻他背靠在玖兰怀里,低头看着那双修长骨干的手在自己尾巴上作乱,虽然有些尴尬,却很轻易地接收到了背后的人鱼传递过来的爱意。

 

锥生零没想到的是,玖兰在那一块地方摸着摸着,动作渐渐慢了下来,最后手指停在了一个地方,开始轻轻地按压,甚至用指甲盖微微挑开了那儿的几块鳞片。

 

虽然不疼可他被吓了一跳,刚想伸手阻止,让锥生零更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一直被玖兰枢特殊对待的那个地方……有东西冒出来了。

 

锥生零愣了一秒,突然脸涨得通红。

 

他是知道人鱼有这个器官,平时都是藏在鳞片下边的,看不太出来。不过他自己从来没想过要去动那里,成年以前那个地方和身体其他部位感觉都差不多,就是身上的一块肉而已,锥生零没觉得有哪里不同。因为他还小,母亲也尽量避开这个话题,锥生零大概知道这是人鱼的生殖器,但一直都不是太明白具体要怎么用。

 

没想到玖兰枢……把它……弄出来了……

 

银发的人鱼惊吓了一秒,开始下意识地挣扎起来,玖兰枢也并不意外,只是牢牢地将他锁在怀里,低低地笑道:

 

“是不是以前没弄过……”

 

这并不是个问句,从玖兰枢戏谑的语气里就可以听出来。

 

他看锥生零脸色通红地不吭声,轻轻舔了下他的耳垂,继续道:

 

“零……你该不会以为,只是像以前一样拥抱、亲吻,就可以结束了吧?”

 

锥生零答不上话来,玖兰枢张开掌心,手掌整个握住了那里,一下子被包裹在这么炽热的温度里,他在慌乱间竟没防备地突然呻吟出声。

 

两人都愣了下。锥生零慌忙咬住下唇。

 

玖兰枢的眼睛慢慢暗沉下来,也不再出声逗他了,握着那里的手一下一下动作着,慢慢变得粗重的呼吸洒在怀里人的后颈上。

 

他讲话,锥生零觉得羞,但他现在一句话都不说,只是这样紧紧地抱着他,手上的动作越来越过分,让锥生零又慌又有点怕,也不敢出声或者挣扎。

 

他只是低头飞快地瞥了一眼自己身下,竟看到那个东西在玖兰枢掌心里居然在胀大,立马死死闭上眼睛不敢再看,脸红得已经快要滴血了。

 

玖兰枢空出一只手,把他的脸扳过来,舌头伸进去搅动。那双深邃的红瞳紧紧盯着眼前的人鱼,不放过他的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锥生零在接吻的间隙偷偷睁开眼睛,一下子对上了玖兰炙热的视线,又慌忙装作没看见似的闭上了。

 

像被鲨鱼盯上一样的眼神……背脊窜上一阵电流,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怕。

 

锥生零以为做到这里也差不多了,现在已经明白了雄性人鱼指尖的做法,下次也不至于那么慌乱了……可没想到,玖兰枢的手慢慢从背后摸了下去,在后腰下面的一块地方开始来回摩挲。

 

有了前车之鉴,银发的人鱼心头立刻响起一阵警铃,暗道不好。只是这一次玖兰枢比他动作更快,准确地找到一块稍大的鳞片,指尖微微拨开就探了进去。

 

!!!!!!!

 

玖兰枢在搞什么啊那是人鱼——!!!!

 

锥生零惊得一下子跳了出去,被满眼的银色小鱼挡住了去路,只好飞快地转过身,尾巴弓起来,靠在银色球内一个角落。

 

“我——”他喉咙发紧,防备着对方的靠近,“这不行……”

 

那里真的……有点超出认知了……

 

玖兰枢慢慢收回了还停在半空中的手,紧紧盯着他:“你答应过我的。”

 

“我是……答应过……”锥生零有点语无伦次起来,“可是……”

 

可是他当时怎么知道会用到这种地方啊!!!

 

慌乱之下,锥生零好死不死地一眼瞥见对方身下,原本应该被鳞片遮挡的地方也显露了出来,立刻就感到头皮发麻。

 

“不用害怕,不会很疼的。”玖兰枢也不想强迫他,循循善诱道。

 

锥生零满脸纠结地不说话。

 

玖兰枢看着他,又重复了一遍:“你答应过我的。”

 

这次的口气有点软了下来,锥生零听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玖兰枢为了他毅然离开自己的领地那么多年,平时也很照顾他,遇到危险第一时间想的也都是保护他……自己连这点障碍都克服不了的话,似乎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胡思乱想间,俊美的人鱼已经慢慢靠了过来,伸手将他抱在怀里。

 

“我会轻一点……”他咬着他的耳朵。

 

锥生零也只能点头。

 

玖兰枢于是伸手从最近的一条银色小鱼身上刮了一下,往银发的人鱼身下送过去。锥生零连忙攥住他的手,道:“这是什么?”

 

“这种鱼体表的粘液是很好的润滑剂,不然我可能进不去。”玖兰笑笑,伸手让他看得更清楚。

 

修长的手指上,指尖包裹着一层透明液体,锥生零看得脸上一阵烫,说不出话来。

 

“其实味道也不错……”玖兰枢把手指递到他唇边,笑道,“要尝尝吗?”

 

怀里人羞愤地瞪了他一眼,别开了头。

 

……

 

……

 

……

 

“零,我要进来了……放松……”低哑的含着情欲的声音。

 

“嗯……”紧张而压抑的声音。

 

……

 

……

 

……

 

说好的不痛呢???!!!

 

感觉后面都快裂开了好吗!

 

那里原本是人鱼用来排除代谢废物的地方,又那么小,根本就不是用来做这种事的啊……

 

锥生零紧紧咬着牙,挣扎着想往前挪,只是他一动,体内的东西就跟着摩擦,迫使他不得不停下了动作。玖兰枢慢慢亲吻着他的肩头,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一动不动。

 

……

 

“很疼吗?”

 

“你来试试?”

 

……

 

……

 

……

 

“还疼吗?”

 

“有点……”

 

……

 

……

 

……

 

“现在呢?”

 

“唔……”

 

……

 

……

 

……

 

“要慢点么?”

 

“……闭嘴。”

 

……

 

……

 

……

 

 

意乱情迷之间,锥生零眼神有些涣散地看着身边的银色球壁。成百上千的小银鱼们还维持着最初的动作,除了随着海水轻轻摇晃尾巴啥也没做。锥生零看着四周清一色的银色小尾巴,心里想的是:

 

为什么玖兰枢明明不是这儿的领主,还能奴役这些小鱼啊……

 

银发的人鱼不知道的是,假如你此刻经过这一片美丽的海域,你就能有幸看到一次百年难遇的海洋奇观。数不胜数的银色小鱼全部头朝外形成了一个偌大的球体,看不清里边儿,却能听见隐隐约约传来的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看似淡定的小鱼们全都满脸通红眼泪汪汪。

 

两位人鱼大大,你们是不是忘了,虽然我们看不见,但是还……听……得……到……啊……

 

今天的海洋,依然是那么丰富多彩~

 




番外一 · 完

评论(17)
热度(146)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