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海中月是天上月

【枢零】关于元老院与猎人协会联手的任务系列书 番外02

02

 

月影当空,夜深人静,整个村庄都已陷入了香甜的睡眠中。

 

原本躺在竹榻上看似沉睡的青年突然睁开了眼睛。

 

两人对视一眼,都默契地没有说话,轻手轻脚地起了床,脚步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之前就是和衣而睡,现在也省去了穿衣的时间。

 

锥生零拿着一卷纸轻轻卡着竹门的合页,身边的男人则伸手慢慢打开了门,开门时有点滞涩,但“吱呀吱呀”的响声比平时轻了不少,在夜色中与偶尔的几声鸟啼混在一起,听不明晰。

 

两人对视一眼,静静掩了门,一前一后地朝那片神秘的湖泊而去。

 

因其湖水微微泛绿而被村民们称为“翠湖”的湖泊虽然离他们住的地方有点距离,但两人脚程比常人要快,也没费多少时间便来到了湖边。

 

原本隐在乌云之后的月亮不知何时悄悄露出了头,轻纱般的淡银色月光照亮了整片湖面,倒是给一会儿的搜索行动带来了几分便利。

 

湖面很平静,偶尔被拂过的夜风带起点点涟漪。两人先是粗略地检查了一遍湖岸,都是一些乡下很普通的水草,还有浮萍之类的,没有什么有毒植物。

 

“我觉得岸边有毒草的几率不大。”

 

“嗯。”

 

这岸边的水草杂七杂八有好多种,如果有有毒植物存在的话,其实毒素随水扩散,长年累月下来就会压制其余大多数不抗毒的植物,那么湖畔的植物种类就会只剩下两三种甚至更少,而现在看来并非如此,也就排除了村民们因为“有毒植物”这一点禁止人们靠近湖边的可能性。

 

“可能水底下有什么东西。”锥生零说着,脱了外套放在一处杂草丛上,“我下去看看,你在岸上。”

 

“不,我也下去,”玖兰摇了摇头,“这片湖太大了,靠你一个人的话搜索不完。我在水里也能互相有个照应。”

 

锥生听他这么说也不勉强,两人一同脱了外套和鞋就下了水。

 

虽然是盛夏时节,夜里的湖水还是带着凉意,入水的瞬间让人不由自主地颤栗。猎人顿了几秒,等身体差不多适应过来,便和玖兰枢一左一右向前游。

 

湖水里其实挺干净的,除了水质清澈以外,植物也比较少。湖底的淤泥并不像锥生零想得那样湿润,踩下去脚底会陷进去的那种,而是稍稍有点坚硬的,他猜测大概是因为掺了不少泥沙。

 

水一开始比较浅,只到腰侧,人在湖里可以直立行走。不过继续向前,水位线慢慢地就开始攀升,行走的时候阻力也越来越大。湖面的面积越来越广,等锥生零注意到的时候,原本在他身侧五米左右的玖兰枢已经快看不到人了。

 

他喊了一声,听到对方的回应后便继续专心搜查起来。翠湖中心最深的地方可能有四五米深,水底下一片黑暗,不过好在两人因为血族的身份夜视力都不错,倒没什么大的障碍。

 

湖里水生动物也很少,这点有点奇怪,按理说这么大的湖水,水质好又是活水,水底下的世界应当很丰富才是。偶尔有被惊扰了睡眠的小鱼小虾从锥生零身边跐溜窜过,个头都不是很大。他微微蹙起眉,深吸一口气沉到水下,屏气凝神查探了一遍四周。

 

翠湖中心过后,大约在路程的五分之三处开始,锥生零发现湖底的树根似乎变多了。起初也没注意,毕竟下面黑漆漆的一片没什么动静,靠到湖岸想稍微喘口气的时候,脚突然踩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和湖底的触感不一样。他探身下去看了看,才发现是树根。

 

接下来越靠近湖的另一头,水底下的树根似乎就越来越多。起先是比较细长的洗漱的根系,看上去应该是新生不久;渐渐的,树根就越来越粗壮,且毫无章法地盘虬在一块儿,越来越密,让人想不注意到也难。

 

一直到了湖的尽头,抬头一看,果然是在山脚下。目所触及,树根最粗的已经有成人两三条胳膊那么粗,锥生零两只手还握不过来。玖兰枢已经到了有十来分钟了,正沿着湖畔慢慢从另一边查过来。锥生零也慢慢向中间靠,湖的尽头貌似是贴着一大块宽阔的岩壁,他注意到有许多树根都是从水底下岩壁所在的方向延伸过来的。

 

和玖兰枢说了一下树根的事情,按照这个根系的粗壮程度,两人往周围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参天大树。猜想可能是山上某棵古树的根系穿透岩壁到了湖水中汲取水分,两人又在水里呆了一会儿,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个翠湖根本说不上什么神秘、危险,甚至都可以说有点无聊。除了深度可以让人有些忌惮以外,想不通村民们会出于什么理由达成共识,都刻意地不靠近这片湖。

 

虽然也有可能是两人没发现,不过已经经过了一番比较仔细的查看,湖里有什么东西能让村民们忌惮、但又不容易被人发现呢?

 

一时间两人都没想通,不过再在水里待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在湖水里泡久了,皮肤都起了皱。两个人交换了左右位置,沿着原路返回,这一次主要是注意水下的东西。待到重新回到岸上,看看天空中月亮的位置,竟已过去约莫三个小时了。

 

锥生零湿淋淋地从水里爬起来,用水随意绞了绞衣服里的水,用带来的毛巾擦了擦头发,因为今夜的一无所获,神色不是太好看。

 

玖兰枢看他擦着擦着动作就停了下来,朝着湖畔另一头,视线游离开去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便顺手接过了毛巾给猎人擦着滴水的发梢。

 

锥生零脑袋被呼噜了两下才反应过来,道:“接下来怎么办,回去?”

 

“不然你还想再下一次水?”

 

猎人摇了摇头,耗了三个小时,已经觉得有些疲乏了,毕竟在水里前进相同距离比岸上感觉要累。再下水一次估计也找不到什么想要的线索,再过三小时天都快亮了,万一被人看见就不好了。

 

或许真的像平婶说的那样,湖里曾经死过人,不吉利,所以村民们都不用湖水?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也没必要刻意下禁令不能靠近湖吧……湖边还有类似巡逻的人,因为一点迷信思想就完全拒绝这么宝贵的资源,这未免太小题大做、舍本逐末了。

 

一定有什么原因,是让全村人都觉得不应该靠近这片湖的……

 

“我们……去田里看看?”猎人望着湖面。他们上岸已过了好几分钟,原本泛着涟漪的湖面又恢复了平静,在月光下像是一整块温润的和田玉。

 

“田里?”

 

“嗯。”其实锥生零也觉得这个可能性不高,但也不想就这么打道回府,还是说道,“大家都不用湖水灌溉……可能湖到田地之间会有什么线索。”

 

男人应了声,两人便朝着已在白日里去过许多次的田地出发。

 

 

***

 

 

“果然什么都没找到……”

 

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不过设想中神秘的湖水没有带来任何线索还是会让人觉得有些失望。

 

“明天再看吧,可能下次要找个适当的时机在白天过去看看。”玖兰吻了一下他稍稍带着凉意的额头,安慰道。

 

“嗯。”

 

一时间都没了话,也没人提起要回去的事。

 

今晚的夜空很美,墨蓝色的天幕下繁星闪烁,一条蜿蜒宽阔的银河横亘整片天空,让人有些目眩神迷。

 

它像是一条连接着异世界的纽带,静静地镶嵌在绸缎般丝滑的夜空中,微微闪烁的星辰像是无价的珠宝,一颗一颗错落有致。若是一直盯着瞧,眼前还会出现星光的重影,似乎是那点点星光随着夜风微微移动了位置,像是滚动在遥远丝帛间的一粒粒小珍珠,泛着莹润又动人的光泽。

 

等锥生零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仰着头看了很久。潮湿的衣物在夜风的吹拂下有些凉意,微微泛冷的同时又在闷热的夏夜带来清爽的感觉。身边的男人轻轻靠着他的肩膀,熟悉的热度缓缓传递过来,两人肩并着肩,一同伫立在这妙不可言的星空下。

 

明月高悬,星罗棋布,夜幕下的每一样事物都柔和了轮廓,在这满天星辰之下融为一体。

 

玖兰枢微微侧过他的脸,交换着彼此唇上的温度。极近的距离里,都能看到对方眼里的点点星光。

 

锥生零的唇带着些微的凉意,滴着水的发梢顺服地贴在颈侧,水珠顺着脖子慢慢地流下,没入锁骨,像是电影里一帧一帧的慢动作,一点点沾湿了带着潮气的衣领。

 

平日里冷冽的眉眼变得模糊而柔和起来,那双平静的眼里盛着自己,背景是深蓝色的夜空漫天闪烁的星。

 

说不清是哪一个瞬间,他压着他的肩膀,微微用力,两人一同向后倒去,倒在厚实又带着几分柔软的土地上。

 

两侧的玉米长势喜人,几乎和人齐平,密密地将两人掩藏在交错的枝叶下。

 

安静的空气里,柔风拂过,连心跳都清晰可闻。

 

玖兰枢扯了两人的外套垫在下面,虚压着底下的人,深深浅浅地吻他。入手的肌肤光滑微凉,带着一点未消的潮气,仿佛流动的湖水,又似润白的软玉,怎样都触摸不够。

 

“冷吗……”

 

他慢慢褪着他潮湿的衬衫,唇上暧昧交缠,根本没想给锥生零回答的机会。

 

虽然已不是第一次了,但毕竟是在野外,银发的人慌忙抵着他压下来的胸膛,月光下耳根的薄红若隐若现。

 

“……等等,这是外面……”

 

气息交缠,呼吸渐渐地凌乱。寂静的深夜里,彼此低低的喘息仿佛带着回音,一声声都清晰可闻。

 

男人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将他的双手拉高到头顶,湿漉漉的衬衫在腕间绕了几个圈,动作轻柔得几乎察觉不出来。直到锥生零终于从唇齿相依之间夺回了自己的呼吸,唇角还留着水渍,忍不住轻喘起来,动了动手腕,才发现一时间竟挣不开了。

 

玉米叶沙沙的作响,迎合着里边深深浅浅的喘息和低吟。玖兰枢半睁着眼,吻他的发,他的脸,他看到那双深红的眼里慌乱的自己。

 

手指的触感从胸膛到小腹,一点一点若有似无地滑下去。下身被一片温热握住。

 

他通红了脸想说什么,都被唇堵住,唇齿间传来对方血液的味道。醇香的,甘美的,诱惑的,轻易就迷了人的心智,一瞬间唤起无数的渴望。

 

这是……作弊吧……

 

锥生零皱着眉略带痛苦地想着,玖兰枢毕竟对他的身体太了解了……

 

“别再让我等了……”

 

男人低沉又温柔的声线仿佛融在了夜风里,他微微飘拂的发丝不经意间扫到他的脸颊。湖水的味道,带着淡淡的皂角香,身下的人一时间没了话。

 

半个月没有亲密过,隐秘的那处又变得紧致非常。

 

看到身下的人因为三根手指就紧紧蹙起的眉,玖兰枢微微叹了口气,不知为何在那一刻竟感到“过去的努力一夕间白费了”的惆怅。

 

炙热的甬道紧得让人快发疯,带着微微的干涩,若不是之前下了水,现在还带着些许潮湿,只怕情况会更糟糕。

 

巨物进到一般就被迫停了下来,锥生零紧紧揪着身下的外套,环着男人腰间的双腿忍不住地轻颤。

 

忽然间,就看见男人闭着眼隐忍的神色和额角滑下的一滴汗,青年顿了顿,慢慢地长吐出一口气,被束缚着的双手一使劲,竟主动环上了身上人的脖子。

 

“没事的……”他这样说,清冽的声音里带着点疼痛的沙哑。

 

玖兰枢睁开眼,又在近在咫尺的那对温和眼眸中看到了漫天的星光。

 

他俯下身抱紧了他的肩膀,吻他烫人的耳廓,一句话也没说,慢慢地将自己全部埋了进去。

 

静谧的夏夜,星空万里。有节奏的蝉鸣演绎着一曲浪漫的交响乐。

 

夜风柔和而带着湿气,带着某种不知名的植物香,拂过汗湿的鬓角。

 

茂密高耸的玉米丛间,两个鲜活的灵魂紧紧挨在一起,诉说着彼此的爱意。气息交错,身体交缠,安静的天地间,唯有彼此的心跳清晰可闻。

 

大概真的忍了太久,埋在体内的东西肆意地冲撞,顶得他腰间酸软一片,身体抑制不住地打颤。

 

达到顶峰的一瞬间,眼前空白一片。片刻后,臀缝间传来灼热而黏腻的感觉。在乡下清洗身体很麻烦,男人大约是怕他感冒,在释放的前一秒退了出来。

 

动了动有点麻木的腿,尽管身上还是很不舒服,锥生零还是微微扬了下唇角。

 

其实如果玖兰枢真的太过分,他也会阻止的。只是对方每次的“过分”却又恰好处在他能承受的最大限度内,那超出往常的一点过分,就是身上的人满溢出来的爱意。

 

红着脸用脚填了填地上那个浅浅的人形坑,以别扭的姿势站起来的猎人瞪了眼身边的人。虽然没有别人,但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他们竟然在外面就这么……猎人脸上泛起薄红,在月光下让人忍不住想要亲吻。

 

“下次……不许再这样。”

 

玖兰枢笑着吻了吻他因害羞而微微蹙起的眉心。

 

这是一个难忘的……属于他们的夏夜。

 

 


评论(4)
热度(52)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