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我爱的你别再熬夜。

【枢零】关于元老院与猎人协会联手的任务系列书 番外03


03

 

 



等到两人完全收拾好,回到竹屋睡下,已经接近凌晨三点钟了。

 

锥生零后背挨到竹榻的时候,腰上随即传来一阵酸痛,但尚处于可忍受的范围内,于是皱了下眉慢慢平躺下来。原以为会睡得比平时深一些,没想到浅眠了一个时辰左右便又睁开了眼睛。身体还是有些疲惫,但思绪却前所未有的清明。

 

他快速地瞥了眼外面的天色。那种如墨染的深沉的黑色渐渐退去,东方微微泛着鱼肚白,太阳的光芒还藏在山后将现未现。

 

快速估计了下时间,猎人一动不动地仰面躺着,仔细听着四周的声音。

 

与午夜比起来微弱了许多的蝉鸣声,清风偶尔拂过窗帘的簌簌声,还有身边的人极浅的呼吸声,自己平缓的心跳声。

 

他皱眉听了会儿,眼里的神色微微沉下来。

 

有点不对劲。

 

玖兰枢似乎感知到了什么,也很快睁开了眼睛,声音里还带着一点早晨特有的朦胧的沙哑:“怎么了,零?”

 

猎人稍稍侧过脸,手指了下耳廓,不动声色地道:“嘘——你听。”

 

玖兰枢看着他那双清明的微微眯起的紫瞳,凝神感受了一会儿,表情也有了一点儿细微的变化。

 

“感觉到了?”

 

“嗯,太安静了。”

 

乡民们基本上都是庄稼人,平常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已经起床了。他们会听到起身时竹榻嘎吱作响的声音,匆忙做早饭时炒饭添柴、移动锅盖的声音,打井水的声音,喊自家娃别赖床的吆喝声,窗户开启或关闭的声音,男人们拖动锄头的声音,剩下一些还在睡梦中的乡民打呼噜和翻动的声音……

 

总之绝不可能这么安静,安静到没了一点儿人气。

 

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翻身下床,出门一看,竟发现一村的人们都不见了踪影。

 

“农具都在这里,应该不是去田里了。”

 

锄头之类的东西每家每户都有,没人会拿别人的,也不值几个钱,因此许多人家的农具都是直接放在门口,取放也方便。

 

这会儿既然农具都在,人却大清早的都不见了,村子总共也没多大,大家会去哪里了呢?除了没有一个人留下这点很奇怪以外,平常很爱和他们唠唠嗑的平婶竟也从没提过,看起来就好像瞒着他们去做一件秘密的事一样。

 

“那么是……上山?”猎人抬头远眺,想不出一大早上山的理由。乡民们因为害怕山上的精怪鬼魅,现在还要加上那只可能存在的吸血鬼,结队上山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也没必要全部上山吧?

 

何况清晨正是山上雾气最重的时候,平常大家为了防止迷路,一般不会这么早去山上的。

 

“也许,”玖兰答道,“还有个可能。”

 

他看了看猎人,后者也在同一时刻想到了同一个地方。

 

但是,到底是什么特殊的原因,会让大家一大早瞒着他们,集体去那片让他们忌惮的翠湖呢?

 

问题似乎又回到了这片神秘的湖水上。

 

 

***

 

 

思量过后两人还是决定分头行动。玖兰枢上山查看,锥生零则前往翠湖寻找线索。

 

“零,注意安全。”

 

“嗯。你也是,别迷路。”

 

简单道别后,猎人便毫不犹豫地回头,朝着湖的方向快速前进。如今他们更珍惜彼此,但这种感情并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判断,反而让他们更信任对方,在很多事情上也更默契,根本无需交谈就能很快达成一致。

 

因为现在还无法确定大家就在湖边,锥生零并不是直线朝着翠湖前进,中途一边找一边绕路难免要废一点时间。等到他远远地看到那熟悉的湖水和岸边一片密集地站在一起的人群,已经过了约三十分钟,出于猎人的谨慎他并没有暴露自己,而是掩藏了气息悄悄靠近了些。

 

全村的人都摩肩接踵地围在岸边,远远看去黑压压的一片。村长——一个年迈的总是带着慈祥微笑的老人,此刻却表情严肃,站在人群的最前方。平婶也在比较靠前的地方,表情同样与平时截然不同。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湖面。

 

你很难想象三千多个人站在这里,居然可以安静到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除了村长和他身边一个穿着有些奇怪的老婆婆在说话以外,其他人都保持着绝对肃静,连平常总是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孩子们也紧紧挨着自家父母,有些被捂住了嘴,稚嫩的脸上似乎带着一点恐惧。

 

他们在做什么?

 

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偌大的广阔湖面上,锥生零只看到了一条小木船,已经离岸有一定距离了。里面似乎隐约有一个人影,但却没有桨,好像村民们只是想让它顺着水流自由地向前漂。

 

那个穿着奇怪的老婆婆说了一段话,锥生零一句都没听懂,应该不是日语,听起来像是什么咒语之类的。随后,他听到村长苍老的声音道:“请湖神大人收下我们的礼物,赐福给我们,希望今年也是一个丰收年……”

 

之后说了句什么锥生零没听清,接着村长面朝着湖水竟跪了下来,全村人也跟着他跪了下来,一起弯下腰低下头,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了。

 

小木舟顺着水流以极慢的速度晃晃悠悠地漂向对岸,但岸边跪着人们没有一个感到不耐烦的,全都恭敬地垂着头,一片寂静。

 

……湖神?

 

锥生零皱起眉,确定自己没听错这个词,也不敢太过靠近,悄悄换了个位置。这下子很清楚地看到已经漂远了的狭小木舟里躺着一个年轻的女子,穿着大红的衣裳,看起来像是嫁衣,一动不动的。

 

虽然知道有些落后的地区保留了迷信思想,会祭拜湖神、山神、稻田神之类的,但眼前这幅明显是活人祭祀的场面让猎人也吃了一惊,先前他们都没想过有这种可能。看来这个所谓的“湖神”就是让村民们平时都对这片湖敬而远之的原因了,但是“湖神”到底是什么?又是怎么做到保证庄稼丰收的呢?

 

眼看着小木舟已经漂到了湖面三分之二处,而底下的人们还是虔诚地跪着一动不动,猎人皱了皱眉,还是决定绕路先到湖的对岸再说。

 

 

***

 

 

“喂,醒醒。”

 

锥生零踩在一条粗壮的树干上,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小木舟的女子看起来非常年轻,充其量刚刚成年,此刻正紧紧闭着眼睛,嘴唇冻得发白,手脚都被束缚着。

 

听到人声,她被水沾湿的睫毛颤了颤,慢慢睁开了眼睛。那双乌黑的眼睛里有着很深的恐惧,但隐隐又带着一点无畏和期待。

 

“你……是谁?”她冷得一哆嗦,不由自主地向后瑟缩了一下,但眼前人标志性的银发紫瞳和出色的令人难忘的外表令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是、你是城里来的那个游客!你怎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不呼救?”锥生零很快地解开她手脚上的绳索,那些绳索绑得并不紧,甚至女孩手脚上被磨红的痕迹也很淡,这让他忽然意识到眼前的人在被绑起来丢到木舟里以后并没有怎么挣扎,甚至还可能是自愿的。

 

果然,下一秒便听到她疑惑地回答:“呼救?我吗?”

 

锥生零看了她一眼:“你是自己甘愿做‘湖神’的活祭品的?”

 

对方似乎愣了片刻,随即又苦笑了下:“什么甘愿不甘愿,每年都是要祭祀湖神的,不然粮食收成不好大家都活不下去。家家户户轮着来,在我出生前这个顺序就已经定好了。”

 

“你不想要逃走吗?”

 

“逃走?”女子惊讶地抬头看着他,下一秒似乎怕他的话被什么听见似的急急忙忙想要捂住猎人的嘴,同时用力地摇摇头,“不,不,这怎么可以,湖神生气起来我们都会完蛋的,尤其是旱季,如果颗粒无收的话大家都会挨饿的,我不能那么做。”

 

她谨慎地看了看四周,把绳索重新绕回自己的脚踝,小声道:“趁着湖神还没来,你快走吧,快点。”

 

“‘湖神’究竟是什么?”猎人像是没听到似的继续问道。

 

“不知道,我们都没见过,听说只有祭品能见到湖神的真面目。”但是祭品是永远不可能回来的,想到这里女子似乎沉默了一会儿,下垂的眼帘透出悲伤,紧接着又继续催促猎人赶紧离开。

 

锥生零实在想不通怎么会有人愿意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一个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眼见着女子似乎打定了主意不肯离开,干脆一个掌刀劈在对方后颈。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自然没什么反抗的能力,还没反应过来就晕了过去。

 

锥生零把她抬出来放在岸边一片隐蔽的灌木丛里,回身看到那条静静漂在水面上的狭窄小木舟,想了想,自己躺了进去。

 

十几分钟后,他感觉到船壁似乎被什么东西敲了敲。随后有东西伸进来裹住了他的腰部。

 

猎人低头一看——一股粗壮的树根缠在他腰上和腿上,像是有生命的一般,一个用力就把他从船里托了起来,往岸上运去。





评论(8)
热度(26)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