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我爱的你别再熬夜。

【枢零】关于妖魔调查科与灵异事务所合作的任务系列书 07


Chapter 07

全封闭的地下训练室内,一黑一白两道敏捷的身影在宽阔的室内穿梭,寻找完成任务的机会。空中纵横交错的灰色的线是灰蝙蝠高速移动留下的残影,虽然事实上只有“一对”灰蝙蝠,却因为它极快的速度造成人的视觉残留,无形之中像是张开了一张密密麻麻的散发着死亡气息的灰色大网,将各自为战的两人无情地笼罩其间。

锥生零和玖兰枢因为各自的吸血鬼体质,视力本是超过寻常人的,但面对此时已完全兴奋起来、疯了一般横冲直撞的妖兽,也没法准确看清它们的运动轨迹。

震耳欲聋的混乱噪音在室内此起彼伏,扰人心智,纵然一向冷静自持的金牌猎手也不免生出了一丝烦躁。

他和玖兰枢已经失败九次了。

常言道成功总在风雨后,失败是成功之母——九次,听起来好像不算什么,但那是因为灰蝙蝠的攻击力低下,不会给他们造成致命伤;加上两人做除魔师的时间长、经验丰富,对这一刻不停的贯耳魔音能够尽量忽略,不会动摇心神。

然而,若是在真正的战场上,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回遇到怎样的强敌,仅仅是一瞬的失误就足以丧命,更何况是足足九次?也许早就灰飞烟灭尸骨无存了。

锥生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眉间微微蹙着,嘴唇几乎绷成一条直线。紫色瞳仁的正中央倒映出那只聒噪的疯鸟,调动脚下的动作尽可能地紧跟着。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他的眼睛因为这种长时间的追踪早已酸涩不堪,双腿也因为不停的跑动泛起酸意,虽然移动的速度还是一点儿没慢,但心里也明白再这样下去不行。

他听到玖兰枢低沉的声音透过铺天盖地的混乱噪音传来:“准备。”

锥生零抿了一下嘴唇,咬牙将自己的速度又提高了一点。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各自紧紧追在两道疯狂乱弹的灰线之后,若是有人在场围观,见此情景一定会大吃一惊。

见鬼,哪有这么打妖兽的?妖兽没死,自己倒是先被累死了。

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他们本可以在原地小幅度地移动,观察灰蝙蝠的运动路径,抓准时机将其杀死。毕竟中高级猎手对于猎物的移动通常都会出现预判,要抓住这个“时机”并不困难。

如果你认真观察,就会发现捕猎经验丰富的猎手们在做出攻击时,并不会朝着猎物目前的位置,而是将攻击的矛头向着自己预判的方向移动一定距离,就能做到恰好击中猎物的致命点,正中红心一击毙命。

像所有正常人的思维一样,玖兰和锥生拟定的方案很简单:两人分别盯着灰蝙蝠的本体和分身,抓准一个时机同时杀死它们。

但是问题马上就来了,如果他们这个所谓的“时机”必须是他们两人共同的时机,差一秒都不行。而站在那里干等一个“共同的时机”显然是没有执行力的,因此他们只能选择这种高消耗的方式——

时时刻刻追在目标身后,保证自己在每一个瞬间都有机会杀死眼前的猎物,然后人为地制造出一个“共同的时机”。

“三。”

玖兰的声音再次响起,锥生零眼里的情绪沉淀下去,握着血蔷薇的手指紧了紧。衬衣在快速移动带起的风中发出簌簌的摩擦声。

“二。”

猎人的双瞳犹如两柄澄澈的剑,向着身前不远处的小型妖兽直直地刺过去。在这高度集中的时刻,灰蝙蝠的每一次振翅、身体转动的每一个角度仿佛都奇迹般地成了慢动作,被牢牢包裹在身后那道锁定一切的视线中。

“一!”

几乎是听到指令的下一秒,锥生零手中的血蔷薇便猛地一抖,发出带有金属摩擦质感的轰响,银色的子弹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直射而出,在空中划过一道笔直而锐利的线。

那细细的钢丝般狭长的银线瞬间穿透了灰蝙蝠的身体,上一秒还在疯狂叫嚣的妖兽像被按了定格键似的,在这一刻暂停了所有的动作,又在下一个瞬间因银子弹中强劲的灭魔效力猛然炸开,在空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与此同时,训练室的另一边,禁锢着另一只妖兽的暗红色结界也在同一时刻倏然破碎,化为齑粉。

充斥着混乱魔音的训练室突然安静下来。

锥生零还保持着握着枪的动作,右手食指紧紧扣着扳机,左手护着枪托,全身的肌肉还紧绷着。他可以听到血蔷薇轻轻的嗡鸣声。

成功了……吗?

然而就在猎人嘴角紧绷的弧度有了微微放松趋势的刹那,伴随着一声尖利的嘶鸣,已困扰了他们两个小时的可怖魔音再次在两人之间爆炸开来,顷刻间填满整间空荡的训练室。

也许是因为两人都没有说话,这疯狂而极度混乱的杂音这一次显得更加响亮,宛如魔鬼为了庆祝新生而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

第十次失败。

锋利的灰色的线在消失了一瞬之后,重新占据了整个视野。

锥生零眼帘微垂,冷不防右肩膀上被灰蝙蝠尖利的钩爪抓住了一道血痕,溢出的血珠将白衬衫染红了一小片。虽然不是什么严重的伤,但伤口带来的细微刺痛还是让他很快清醒过来,边避开攻击边向玖兰的方向移动。

“还好吗?”玖兰枢很敏锐地感知到了他的血味,问道。

“无事。”

这点损失还不至于让他渴血。锥生零的语气因为此刻的心情显得很冷淡,他在躲避的间隙抽空捂了一下耳朵,又马上放开了。耳膜已经在隐隐作痛,他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明白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也许他们再尝试几十次才会换来偶然的一次成功,也许……这个作战方案原本就是错的。

两人暂时地只躲避不反击,借此稍稍喘一口气。

进行第十一次的尝试是无意义的,理事长想要的肯定也不是这种偶然性很大的成功。玖兰枢俊美的脸上无波无澜,他瞥了眼锥生零——神色正常,嘴唇似乎带着一点苍白,四肢没有明显的僵硬,但是喘气的频率比刚才快了一些。看来以他的体力还可以再坚持一段时间。最重要的是,那双紫瞳里短暂的失落很快地消失不见,丝毫不见任何退缩的意味。

锥生零的身体条件对于除魔师来说确实不错,身材高大,身形清瘦,动作敏捷,爆发力一流。但是放眼整个协会,乃至全国、全世界的除魔师队伍,总有人的条件会更加优秀。

锥生零平日的训练也确实非常刻苦,有时候对自己的要求甚至严格到了连师傅夜刈十牙都摇头的地步。但是谁又能说其他的猎手们不努力不刻苦呢?在生与死的决斗面前,没人会对能给自己增加保命机会的训练有所抱怨。

他能成为独一无二的金牌猎手,靠的永远不是那些浮于表面的理由,而是坚定到令人咋舌的决心。

永不动摇的决心。

***

监控室内,黑主灰阎看着两人的又一次失败,一直沉默着。他们在里面战斗了多久,他就坐在显示屏前面认真地观察了多久。

长发的男人在反思自己是不是操之过急了,虽然他们都很优秀,但让两个刚见面一天的人一上来就完成这种需要多年默契积累的任务,似乎有些强人所难。而且,枢君和零似乎都没有完全领会自己的意思啊……

黑主灰阎的手指在桌上无意识地敲着,难得地蹙着眉头,这两人在那种强度的噪音里带的也够久了,再下去可能真的会损伤耳膜。

思及此,他正想站起来叫他们出来休息一下,显示屏中却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锥生君。”

玖兰枢在几个移步间来到锥生零前方,将他护在身后,挡下来自两只灰蝙蝠的攻击。猎人不解地皱起眉,正想说“不需要”时,却听眼前的男人背对着他继续说道:“看着我,观察我。”

锥生零愣了一下,男人却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挡在他身前兀自重复着“张开结界”“包围一只灰蝙蝠”“粉碎结界”的过程。高速移动的小型妖兽不断地死去又不断地复制,耳边的噪音时强时弱,玖兰枢的侧脸没有表情,不知道想让他看什么。

锥生零站在他身后一块安全范围内,偶尔移动一下,皱眉看了一会儿,刚开口想说些什么,眉梢却微微一动,重新闭上了嘴。

他发现玖兰枢的结界是有“延迟”的。

不同吸血鬼制造结界和摧毁结界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比如说,玖兰枢的方式是以正在移动的猎物为中心点,由内而外地“长出”一个结界;摧毁时,结界便由外向内地极速收缩,最终缩回原来那个中心点,化为齑粉。

在血族内会使用结界的,一般都是高阶吸血鬼。锥生零只遇到过玖兰这一个高阶吸血鬼,自然不太了解“结界”这种东西,更没这么近距离观察过。

而当他静下心来,紧盯着男人的一举一动时,便很快地发现:结界的“收缩”是需要零点几秒的时间的。

也许更大的结界需要更长时间,他暗自想道,同时说出了自己的发现。褐发的男人只是“嗯”了一声,又重复了几次后沉声道:“换你来。”

锥生零大概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两人很自然地交换了位置。锥生因为没有结界的加成,没办法站在原地不动,只能在跑动间杀死妖兽。玖兰枢干脆给自己套了个防御结界,站在训练室的正中央,微眯着眼观察自己这位搭档的每一个动作。

虽然独自一人应对一对灰蝙蝠,他却丝毫不觉狼狈,除了落地时略带急促的喘息外一切都显得游刃有余。

锥生零能在几乎任何角度开枪,包括自己视线的盲区。有一次被两只灰蝙蝠前后夹攻,他就地翻滚躲开前面一只,右手却悄无声息地伸到背后反手一枪。虽然没有完全打中,但却擦伤了它的翅膀。玖兰枢微微挑了挑眉,他没想到对方对声音——或者说对危险的感知那么敏锐。

锥生零的攻击方式还是同昨天如出一辙,简单、直接、快速,玖兰枢观察到,他用来瞄准的时间就可以忽略不计,因为锥生零是凭直觉开枪的。他很少举枪瞄准猎物(而一旦这么做了之后他脚下的跑动声会变轻变慢),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猎物自己到了他的射击范围内,那根食指便会毫不迟疑地扣下扳机。

而子弹从枪口脱出到达猎物身体,这段时间也是一个短暂的“延迟”。血蔷薇作为手枪,后坐力并不大,但锥生零在左手有空的情况下似乎偏好用左手托着枪座增加稳定性;而且不喜欢在离猎物太近的地方开枪,当灰蝙蝠太过靠近时,他会借助移步和翻滚拉开七八米甚至更长的距离,玖兰知道这是为了更好地预判猎物的位置。

屏幕前的黑主灰阎在短暂的惊讶后饶有兴味地重新凑近了屏幕,他推了推眼镜,等待着他们的下一次尝试。

玖兰枢并没有说自己观察到了什么,锥生零也不在意,只是全身心地投入战斗。他能够感觉到那暗红色结界内那道视线始终落在自己身上,如影随形。只希望对方能够真的看出点什么来让这个法子奏效,抛开噪音不谈,其实和一个Alpha共处一室的时间太长这一点也让他觉得不舒服。虽然注射了抑制剂,但气味太浓了。

玖兰枢看了一会儿,又闭上眼睛听了一会儿,在锥生零动手杀死第十五只灰蝙蝠,枪身微微发烫的时候,突然撤去了周身的结界。

锥生零回头望了他一眼,没有做声,两人默契地各自随着一只灰蝙蝠跑动起来,一切看起来都和之前的十次没有差别。

片刻之后,玖兰枢沉声道:“准备。”







————

为防大家弄混 在此做个小备注啦

妖魔调查科(主要负责妖、魔类事件)
BOSS:夜刈十牙(Alpha)
主要成员:锥生零(Omega) 黑主优姬(Beta)

灵异事务所(主要负责鬼、怪类事件)
BOSS:黑主灰阎(Alpha 好友为夜刈十牙)
主要成员:玖兰枢(Alpha 高阶吸血鬼) 
蓝堂英(Alpha 中阶吸血鬼)

评论(8)
热度(20)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