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海中月是天上月

【枢零】关于妖魔调查科与灵异事务所合作的任务系列书 09

Chapter 09

锥生零回到家,就看见一个陌生的蓝色短发的女子站在自家门前,听到他上楼的动静便转过身来,朝着他微微一颔首。

“锥生大人。”

大人?锥生零皱了皱眉,略一思索,脑海中似乎有一个模糊的印象闪过,最终也没想起来眼前这名穿着黑色干练职业装的女子是谁。

女子见他站在楼梯下没了动作,适时说道:“是玖兰大人命我来的。”

原来是玖兰枢的下属。这下子锥生零想起来了,从前和玖兰仅有的一次迎面之交,当时这个人似乎就微微低着头走在玖兰右后方,只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加上又过了挺长时间,一时半会儿没想起来也很正常。

猎人瞥了眼她手上拎着的一个袋子,边缘处露出一点儿绿色蔬菜叶,点了点头便上前开门,说道:“别叫我大人。”他听着别扭,再说他和玖兰枢本也没有什么关系。

女子不置可否,将手里的袋子递过去道:“星炼先行告退。”

猎人接过来一看,果然是各类的食材,应该是玖兰枢让她送过来的。其实他那天说不负责玖兰的伙食也只是说说而已,家里多一副碗筷也不嫌多,再者他也知道高阶血族基本是不吃人类食物的,以为玖兰枢那天不过图个新鲜罢了。没想到,那人竟专门派了人送食材过来,看样子这个新鲜劲还没过去。

待她走到楼梯下,锥生零看了一眼表,都快两点钟了,也不知道她在这里一个人等了多长时间。虽然对方对自己来说是个陌生人,但毕竟是个女生,锥生零略一沉吟,说道:“门口地毯下面有钥匙,下次来不必在门前站着。”

听到下面传来一声不卑不亢的“是”,锥生零便转身进了家门。

净手之后他准备先把食材放好,星炼这一次拿来的东西很多,土豆、番茄、冬笋、莴苣、豆腐、牛柳、排骨……可能她也不知道自家主子爱吃什么,各式各样买了满满的一大袋,估计他们吃个一周还绰绰有余。

锥生零无奈地摇摇头,把食材归类放到冰箱里存好,留下几个番茄和鸡蛋准备做面。虽然午饭时间有点晚了,不过饭还是要吃的。刚刚经历了一场很消耗体力的训练,他有点饿了。

番茄切成十字口,放到热水里烫一下,待到油锅烧开后,葱花爆炒,直到番茄溢出清甜的汁液后加入温水。

往锅里放了点面,加了点盐,锥生零拿木块缓缓搅着锅中的面条,思绪却不由得回想起在训练室的一幕幕。

最后一次尝试,如果不是他的错觉,他确实在扣下扳机的一瞬间感觉到了什么……

他不可能去看玖兰枢,他的眼睛必须牢牢盯着前方的灰蝙蝠,否则这速度奇快的妖物一不留神就会飞离他的射击范围。他像之前每一次扣下扳机那样,在心里预设猎物的移动路线,凝神静待开枪的时机;然而不同的是,在同一时刻,他还想到了玖兰枢的结界,想到了那不到一秒的延迟。

明明结界的张开就是一眨眼的事,无声无息,他却好像在那一刻,模糊地感知到了什么,这种感觉在冥冥之中微妙地影响了他开枪的时间和角度,但要说具体是什么,锥生零也回答不上来。

银发的青年皱起眉,努力回想着那一刻自己全部的感觉,试图弄清楚那股影响着两人“共同的时机”的因素究竟是什么。然而可惜的是,似乎是离开了训练室这个特殊的空间,也离开了玖兰枢这个特殊的对象,他没办法在脑内再一次重现这种感觉。

热水沸腾发出哔啵的冒泡声,拉回了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猎人。锥生零回过神来,忙磕了两个鸡蛋放进锅里,蛋花浮开后便熄了火,草草收锅吃饭。

吃完正收拾碗筷,门口就传来一阵钥匙开锁的声音。玖兰枢回来了。

他们的最后一次尝试最终还是失败了,不过锥生零并不气馁,毕竟这是别人训练几年才可能达到的要求,要是他们一个上午就想完成,未免太异想天开了。之后理事长就推门进来,把灰蝙蝠收回符纸,让他先回来休息,留下了玖兰枢说是还有一些事要商量。

锥生零原以为他要到晚饭左右才会回来,当下倒是有些惊讶。

玖兰进门先去了浴室,简单冲了个澡后,换了一身休闲家居服出来。锥生零之前看到的都是他西服革履的样子,玖兰枢高大俊美的人设本就适合西装、风衣一类的服饰,现在画风陡然一变,猎人只是微微顿了一下,也没怎么关注。

收拾好灶台,本来想说食材都在冰箱里你自便,后来一想玖兰枢昨天连拿筷子的姿势都略显变扭,更别指望他会做饭了,锥生零还是问道:“要吃东西吗?”

他可不是自愿给人做饭,只是不想看到那些食材平白被浪费掉。

锥生零表情淡漠,语气听着冷冷的,男人似乎有点惊讶他的“主动”,想着对方已经都收拾好了便道:“还是不麻烦锥生君了。”

猎人哼了一声,原本想给他拌个沙拉完事,既然不用了就再好不过。也没问理事长和他说了些什么,锥生零正准备去卧室小睡一下,忽听男人问道;“有一事其实昨天就想问了……锥生君脖子上的印记是怎么回事?”

猎人下意识摸了摸自己颈侧,那里有一块形状奇怪的青色印记。整体呈X型,周围有四把剑锋向内的小剑环绕,看起来就像某种神秘的图腾一般。想着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淡淡道:“是我的蛊。”

玖兰枢眼里露出了然的神色,眼睛盯着他指缝露出的地方看了一会儿,又道:“外围那一圈,是理事长加的封印?”

“是。”

此“蛊”并非指苗疆一带阴毒的巫蛊之术,乃是除魔师一行业内的专用术语,指的是一种特殊的借用魔物力量的方式,其实相当于一个刻在身体上的契约符阵,可以在必要时召唤魔物的力量来。

不论在哪个时代,人们在遇到强敌时总会有“以强制强”的想法,在与魔物斗争的百年前,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的想法一直颇受争议。赞成派认为以人类的力量不可能完全抵抗魔物入侵,借用魔物之力能更好地保护人类;反对派则坚持不能依赖这种人类还无法完全控制的东西,万一被反噬就会得不偿失。

但不论怎么说,高手前辈们将力量强大的魔物们(有些是上古妖兽的一缕残魂或一丝气息)封存在符纸中制成召唤阵法,刻在除魔师的身体上,除魔师便可以鲜血为代价,在战斗中短暂地获得属于契约者的力量。这种方式一代代传承下来,现今的除魔师中大约5%的人拥有这种力量。

这个数量比较低,一来是因为可用的符阵越来越少,如今很少有强大的魔物适合做成符阵的了,更少有实力强大的除魔师拥有做符阵的能力,协会剩下的那些不是太邪气太凶煞就是太弱,都不适合除魔师接种;二来符阵也不是随意选的,内封妖魔应当与自己属性相合,除魔师必须要意志强大才能不被反噬,也必须有优秀的自控力才能不因为过度借用魔气导致失血而死,已经拥有这个资格的除魔师不多,锥生零便是其中一个。

由于符阵能给人力量,也会损害宿主的身体,像蛊一般诱惑人心,渐渐地就被称之为“蛊”,而在身体上刻印符阵也被称为“种蛊”。

只不过符阵种下之后通常不会显现于皮肤,锥生零脖子上明显的印记是什么情况?像是看出了玖兰眼里的探究,青年不自在地解释道:“羿的戾气太大,没法和我的身体很好地融合,就现出来了。理事长担心我被反噬,就又加了禁制。”

“原来如此。”

其实两年前,锥生零提出要种蛊的时候,黑主灰阎是不答应的。虽知道他心智坚定,但锥生零的年纪毕竟还小,又是个Omega,身体基础比不得那些Alpha,要是真被魔气反噬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但是锥生零知道自己的力量还不够强大,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理事长拗不过他,还是同意了,得知自家儿子想要“羿”的时候又惊得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世人皆知,羿又称司羿、夷羿,是尧舜时期的射日英雄,拯救百姓于水火,是正义、勇敢、力量的化身。殊不知,羿的妻子嫦娥因为害怕射日带来的灾祸,偷吃不死仙丹背叛了羿,在这位英雄的心中埋下了怨恨和痛苦的种子,这也是他戾气的来源。而这戾气会诱人烦躁暴走甚至堕入魔道,可谓危险至极。加上羿是上古神人,力量过于庞大,对一般的除魔师来说由于洪水猛兽,招架不住,把这样一个东西种在身体里就好像在体内埋了颗炸弹,指不定哪天就爆炸了,除魔师皆避之唯恐不及。

锥生零并不是真的自信到认为自己能完全做到在借用这浩繁的神力时压制“羿”的戾气,只能说他太冷静,早已看透自己的枪法虽然精湛,力量却始终不足;也扛起了太大的责任,无法忍受哪一天真的有强大妖魔来临,自己却无法保护身边的人。

玖兰枢望着他颈侧那抹青色,持与理事长相同的态度:“其实‘羿’并不完全适合你。”

“我知道,”猎人打断他,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他种的只是羿的一丝气息,但最初发动契约时仍感到快被巨大的力量扭曲的痛苦感。他隐约察觉到自己似乎比从前话更少了,也更加冷淡,渴血的时候更加难以控制了,但还是不后悔当时的决定。

零摆了摆手:“协会的蛊不多,这已经是我最好的选择。”

玖兰看出他似乎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略一沉吟,转而道:“我的蛊,或许能帮你压制戾气。”

“你?”锥生零没想到他也种了蛊,理事长之前没跟他提过这件事,“是什么?”

“白泽。”

评论(8)
热度(37)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