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做一天的你(上)


@兰筹___ 甜日常的点梗(不过没写完....)

※之前说了要写但一直没写的身份互换梗





锥生零早晨起床的时候,玖兰枢也跟着醒了。他躺在床上,看着锥生零坐在床沿,背对着自己将衬衫的扣子一粒一粒扣好,而后站起身。

锥生零回过身,见床上的人睁着眼睛,道:“吵醒你了吗?”

“没,生物钟而已。”

玖兰枢说着似乎想坐起来,被银发的人一把按了回去:“睡到八点半再起来。”

平常,锥生零因为上午大学没课,不会特意早起;玖兰则因为工作原因基本每天七点就得起身了,给爱人买好早饭再去公司。

还穿着睡衣的男人笑笑,顺从地躺回去,看着锥生零道:“你就打算穿这身替我去公司?”

后者蹙了下眉,回想了一下对方平时的穿着,有些迟疑地道:“我没有西装。”

玖兰枢往自己衣柜的方向看了看。

十分钟后,锥生零站在镜前看着西装革履的自己。平时都是白衬衫加牛仔裤的休闲打扮,现在乍一看还真有点不适应。银发的人不自在地动了动,西服紧束的感觉让他有点不习惯。不过不可否认的是,黑色熨帖的西服让他看起来似乎成熟了不少,身形也更英俊挺拔,给锥生零原本清冷淡漠的气质中又舔了几分别样庄重禁欲的魅力。

玖兰看着他,眸色暗了几分,拿起手边一条银色的领带道:“过来。”

这条其实他平常不太用,银色会给谈判对象不庄重的错觉,不过此刻拿来配锥生零正好。

零弯下腰,感受着对方修长灵活的手指在自己颈间动作,心里微微一动。

他好像从没给这个人打过领带。关键是自己也不会打……

正出神间,领带被系好了,锥生零看起来堪称完美。

刚直起身准备出门,青年却突然想到了什么,重又弯下腰,红着脸在玖兰额头上轻轻一碰,含糊地道了声“早安”便飞快地走掉了。

留下床上的人怔愣半晌,低低笑出声。他的爱人玩这个还蛮认真的么。

*

故事的起因是两人一同看了一部关于灵魂互换的电影。

日子久了,由相爱变得两看两相厌的一对夫妻,机缘巧合下互换了灵魂,经历了许多事,变得更能站在对方的立场上理解、关心对方了,结局恢复正常时懂得了珍惜彼此。

玖兰枢和锥生零同居一年多,还远远没到七年之痒的地步,不过看完电影还是有所触动。

“想试试吗?”玖兰突然问。

“什么?”

虽然不能互换灵魂,但身份互换还是没问题的。

其实两个人都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不过也许是当时的天时地利人和,锥生零的一句“好”,让这个周六成为了属于他们的“身份互换日”。

*

玖兰枢在床上很清醒地躺了足足一个半小时才起来,伸手从锥生零的衣柜里拿了件白衬衫。

和自己的衣服散发着同样的皂角香,还有独属于锥生零的味道。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笑了。这是在做什么呢,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似的。

他打开房门,桌上放着保温壶,里面是锥生零留的早餐,还是温热的。

昨天他已经提前跟秘书打好招呼了,因为今天周六他原本就可以不去公司,因此虽说是身份互换,零在那边也不用做什么事。而锥生零任教的大学今天也没课,否则要玖兰枢强迫自己几天内把当年的高数微积分重新捡起来,还真有点困难;再说学校也不会允许一个没教师执照的人随便代课。

男人想了想锥生零在家可能会做的事,决定先打扫一下他们的家。

快十一点的时候他看到了阳台上那几盆植物,应该是要打理一下的吧……嗯,浇个水应该差不多了?

玖兰枢皱了皱眉,干脆掏出手机,键入“怎样打理植物”。

……发现他也就只会浇个水。

不过锥生零以前好像说过吊兰很好养不会死的。

男人斟酌着水量一盆盆浇完,午饭下楼去公寓门口的餐馆简单解决了一下,回到家大概一点。

午后热烈的阳光洒满了整个阳台,给四周的一切都蒙上一层暖意的金黄。玖兰枢把地上的盆栽都搬起来,以便它们更好地光合作用。

做完这一切,他刚刚洗好手上的泥,就听见手机“叮咚”一声,来了一条短信。

「正午太热,记得把植物都搬进来。——锥生零」

*

另一边,锥生零正跟在玖兰的秘书身后参观自家伴侣的公司。

锥生零大学主修的是数学,虽然不懂金融方面的事,但也看得出来玖兰枢是很用心地在经营着公司。

秘书叫星炼,留着一头干练的短发,穿着笔挺的职业套装,看起来不苟言笑甚至有些冰冷。不过锥生零和这样的人相处反倒觉得自在,听着对方一路上没什么感情起伏但非常尽职尽责地介绍公司的方方面面。

在锥生零看不到的地方,公司内部一个微信群正疯狂刷着屏。

“天哪你们猜我今天看到了谁!!!!”

“是不是星炼姐带着的那个银发小帅哥?他真的好帅啊啊啊啊啊啊!!”

“我也看到了!!他好高!皮肤比我还白嘤嘤嘤!声音好听到爆炸!!!///”

“是咱们公司的新人?希望来我们人事部!”

“再帅也没有Boss帅!哼哼~”

“那是~咱们Boss的盛世美颜哪有人比得上?另:你死心吧Boss不会看上你的←_←”

“哎?我倒觉得有一拼之力啊……他莫名给我一种禁欲的感觉(捂脸)”

“你们都是猪吗!!!!!!!!他是咱们Boss的夫人好吗!!!!!!!!!!我究竟是怎么和你们这群非人类一起工作这么久的?!”

“……”

“……”

“woc重要的话你他么的怎么不早说啊!!!!!!!!”

“天哪Boss大人的身下受好美(痴汉脸)”

“等下...你们都知道Boss大人是gay???”

“你怎么知道是身下受,说不定”

“卧槽楼上不要说了!画面太可怕我不接受!Boss一定是腹黑攻鬼畜攻宇宙大总攻不解释!!”

(↑不好意思你说的腹黑攻鬼畜攻宇宙大总攻正在家里做值日)

“总裁夫人.jpg”

“总裁夫人2.jpg”

“……Susan这下你可以对Boss彻底死心了”

“难怪Boss以前说他有伴侣了但是一直藏着不给我们看……桌上连张照片都不放……我要是有这样的男朋友我也要死命藏起来……”

……

“?”

“???人呢”

“怎么都不说话?”

锥生零走进人事部的办公室,就看见里面的职员集体转过来看他一眼,停顿一秒,然后齐刷刷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我做了什么吗?

“这位是公司董董事会的股东之一,今天来视察工作,大家欢迎。”星炼按照玖兰枢的说辞介绍道。

大家连忙站起身来,手忙脚乱地道:“领导好!”

偏偏不知哪个角落突兀地传来一声“总裁夫人好”,虽然声音不响但在场每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锥生零脸红了。

人事部的成员都挂上职业笑容,运用强大的临场发挥能力装作没听到任何不和谐的声音,内心都在暗暗磨牙。

直到锥生零离开,沉寂了十几分钟的微信群提示音下一秒便重新热火朝天地躁动起来。

“刚刚是谁!!!!!!!!!”

“你们有没有发现他穿着的是Boss大人的衣服啊啊啊啊啊啊!”

“天哪为什么我自动脑补了一下Boss给他夫人穿西装的样子(说不定还有领带play什么的)感觉幻肢已硬……”

“对不起QAQ是是是我...我受到了致命一击一不小心就……”

“exome?!穿对方的衣服来公司视察什么的真的不是秀恩爱??????????(黑人问号)”

“啊我懂的这个颜值攻击确实太过分了……”

“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

“等等不对!kelly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你!!!”

“组长不要啊!!QAQ”

*

下午四点钟,玖兰枢动身去幼儿园接妞妞。

妞妞是他们领养的女儿,今年五岁,刚上幼儿园小班。

平常玖兰枢因为要早起,通常由他送女儿上学,锥生零接女儿放学。今天自然是相反的。

玖兰在幼儿园门口站了五分钟,就看见了自家的小萝卜头走了出来。左看右看东张西望了一会儿,看到爸爸的一瞬间眼睛就亮了起来,张开双手蹬蹬蹬跑过来,飞扑到他怀里。

“爸爸!”

“嗯,饿不饿?”玖兰枢把她抱起来。

“不饿,下午吃了小点心哟~零爸爸呢?”今天是零爸爸送她枢爸爸来接,好奇怪哦。

“零啊,”男人温柔地笑笑,“零去检查爸爸的工作了哦。”

“啊?”妞妞咬着手指头很不解,“零爸爸……是领导吗?”

“领导?”玖兰枢一愣,失笑,大概是幼儿园老师说检查工作的人叫“领导”吧,“是啊。”

“哎?”妞妞听到自家爸爸是领导,又惊奇又骄傲,“那爸爸有好好工作嘛?”

玖兰枢看她仰着头一脸认真,生怕自己不努力工作会被打屁屁的样子,笑意更深了。

“爸爸今天好像忘记工作了,要是爸爸被批评了怎么办?”

“那……那妞妞把明天的小点心留给零爸爸……让他不要批评你……”

玖兰枢看着自家女儿一脸肉疼的样子哑然失笑,紧了紧抱着她的手臂,想着零应该也快下班了吧。



评论(16)
热度(94)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