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被精灵的箭射中是什么感觉 01


@kaname 妖精梗~
慎入慎入 已经被我的脑洞开到奇怪的地方去了

本篇短篇 预计十章内完结
大概未来星际(伪)+精灵的设定 可以的话↓↓↓








[01.]

周日的中央广场很热闹。不知名的艺术家站在喷泉边,应着孩子们的要求奏了一曲又一曲,活泼悠扬的小提琴声回荡在整片广场上,成了人们谈话声、嬉笑声、喷泉的奏鸣声与风的低吟最好的背景乐。

银发的青年漫步在这欢乐的气氛里,平日里淡漠的脸上难得地带了一点儿柔和的意味。他双手插在风衣兜里,脚下走得随意,背脊笔挺,修长的身材和白皙精致的脸引得四周的游客频频回头,几个女孩甚至偷偷红了脸,不过本人倒是没怎么注意。

 
一个拿着气球的小姑娘兴冲冲地跑过来,粉红色的小皮靴在洁净的广场地面上蹬出孩子特有的凌乱而欢快的节奏。她笑得两眼弯弯,嚷着“来追我呀,妈妈”,身后不远处跟着的年轻女子带着一抹无奈又宠溺的笑。

女孩只顾着后面,冷不防撞上一个高大的身躯。额头撞在人家大腿上,女孩吓了一跳,手里下意识一松,印着可爱兔子图案的气球慢悠悠地飞向天空。

“啊,兔子小姐——”瘪了瘪嘴,眼泪还没冒出来,眼前的陌生人微微抬手,成功拯救了即将飞天的小兔子。

那只修长骨干的手轻轻捏着气球下的细线,递到她面前。

“没事吧?”

“没……”女孩呐呐地接过气球,怯怯地抬头看了一眼。

陌生的哥哥长得……好好看啊……

“谢谢哥哥……”

脸颊不争气地红起来,她急匆匆鞠了个躬,飞快地跑掉了。
 

留下那青年站在原地,唇角露出一丝轻浅的笑意,细微得如同这暖日里和煦的春风,稍不注意便不见了踪影。

高高低低的喷泉漾出晶莹的水花,音乐时快时慢,水流也时缓时急,层层落落,此起彼伏。水雾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中变换着姿态,旋转着,舞动着,清脆悦耳的水声演绎着人们心中最动人的音乐。

抬步正想继续走,眼前却极快地闪过一抹金色。一道金色的箭忽地从胸前穿过,银发青年脚步一顿,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没有伤口,也没有疼痛的感觉。

那只细细的、做工精巧的金色的箭仿佛幻影一般,在穿过他胸口之后就消失在了空气中。

他疑惑地抬起头,就见四周的人都见怪不怪地向他投来善意的揶揄的笑,有些甚至吹了吹口哨,零散地鼓起掌来,喊着“安格斯又调皮了”之类的话。

安格斯?

难道是……

青年预感不太好地转过身,就看见一个浑身雪白、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坐在离他最近的喷泉的大理石边沿。孩子身上什么也没穿,只有腰间围了一圈细细的金色流苏,背后隐隐显出一对小小的、圆圆的翅膀,在阳光的照射下几乎透明。藕状的小嫩胳膊举着一把金色的小弓,精巧秀丽,流光溢彩,比起那些大师级的工艺品也有过之无不及。

小男孩“咯咯”笑着,朝他调皮地眨眨眼睛,转瞬间没入喷泉里消失不见。

 
“等等——”青年两步跨上前去想留住他,奈何眼前只剩下一池碧蓝的喷泉水,清澈地映出底下蓝白相间的瓷砖,哪里还有什么小男孩的影子。

他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心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果然是精灵族的啊……

 

>>> 

 

这是一片人与精灵共存的大陆。
 

人类居住的地球、精灵居住的伊美尔星和蝎形人居住的索达星在宇宙中呈三角鼎立之势,同属阿尔法星系。原本三者各自安居乐业,相安无事互不往来,但在四百年前,由于受到欧米伽星系越来越频繁的攻击,三个星球的统治者经过会谈后决定结成联邦,共同抵抗外敌。
 

欧米伽星系的星球不多,远不如阿尔法星系,但那些星球上居住着好斗、尚武、侵略性很强的兽形人,多数是近似猫科的猛兽,不仅好斗而且嗜杀,文明程度低、科技落后,但是野心很大,地球在结成联邦以前损失了不少战力,而天性爱好和平、战斗力平平的精灵族则是三者中损失最大的。

精灵是天生的能工巧匠,作为工程师和后勤队员再合适不过,战后重建也少不了他们的帮忙;蝎形人在三者之中战斗力最高,善于隐藏,恢复速度快,战场上最先冲锋陷阵的一般都是他们,奇袭兵和情报兵里也处处是他们的影子;而人类凭借智慧,在战事中主要负责科技研发和战场指挥,以及大量普通兵种的补充(毕竟是三个种族里繁衍力最高的)。

如今的地球上,人类自然还是占据大多数,不过精灵的数量也不少,并且到地球旅游和定居的精灵还在日渐增多。蝎形人因为习性不同,地球上不多,不过在首都的话,一百个人里还是能找到四五个的。

银发青年遇到的安格斯是经常在喷泉边出现的精灵。他们维持着三四岁小婴孩的外表,喜欢音乐和外貌漂亮的人类,天性活泼调皮,看到长相出众的人就会偷偷朝他朝箭,恶作剧成功了就跑,被戏称为“捣蛋的小爱神”。

青年本想问问那个精灵这箭有什么作用,见状也没办法,只能先回家再说了。刚走了几步,背后好像被什么东西拽着似的,居然没法再继续往前走了。青年尝试着迈动步伐,但他的身体就像被一根无形的线牵引着, 试了几次都无济于事。

周围看热闹的人们看见他站在原地光迈步不移动,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银发青年回过头,就看见自己身后不远处,一个高挑俊美的男人同样望着他。那个男人看起来比自己大一些,稍长的棕发微微垂肩,意外的是看起来并不女气,反添了几分慵懒性感。暗沉的红瞳看不出什么情绪,整体的五官是那种会让少女尖叫的类型。

这么想着,旁边果然传来了小声的吸气声。几个年轻女孩看看锥生零,再看看玖兰枢,兴奋得脸上红扑扑的,头凑在一起小声议论着。

男人却并不在意周围带着善意调笑的目光,他穿着黑色衬衫,袖口微微卷起,一步一步朝青年慢慢走来。

“你好,”他开口道,声音磁性低沉,“我是玖兰枢。”

“……锥生零。”对方都自报家门了,锥生零也不好不回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人略一沉吟,道:“安格斯的箭种类不同,各自有不同效果。穿过我们两个的那支,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束缚之箭……”

青年皱眉,刚想问这个“束缚之箭”有什么用,旁边一个女生的惊呼就解答了他的疑问——

“啊,那岂不是七天都不能离开对方三米!”

……

迎上青年的目光,虽然看到对方的眼睛里写着“告诉我这不是真的”,玖兰枢还是很无奈地点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锥生零咬了咬牙,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这个……可以解除吗?”

“据我所知,就连安格斯自己也是无法收回射出的箭的。”

……好吧。

本就性情淡漠不善言辞,想到自己接下来的七天都要和一个陌生人保持亲密距离,锥生零就有点烦躁,还有点说不出的尴尬。反观玖兰枢倒是一派温和沉定的模样,好像没怎么放在心上。

“……那现在怎么办?”围观人群散得差不多了,青年冷静下来后也准备面对现实。

“锥生君若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去我家暂住。我的住处离市中心比较近,有什么需要也方便一些。”

锥生零想了想,应了一声,也只能这样了。

>>> 

锥生零是坐着玖兰枢的飞行器回家的。

稳稳降落之后,他说了句“等我一下”就打开门往外走,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有点尴尬地回过头。

……忘了还有三米的限制了。

玖兰枢在飞行器里看着他带点别扭的表情,轻笑了下。被那股力牵着,他没法打开驾驶室左侧的门,只好越过控制面板,从副驾驶下。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公寓。

锥生零的家不大,装修得比较简洁,东西不多但收拾得很整齐,就像他本身给人的感觉一样。

也没什么东西要带,草草拿了几件换洗衣服和几样日常用品,锥生零就跟着一个见面不超过三十分钟的男人回了家。

玖兰枢的住宅,简单来说就是两个字——土豪。

如果非要加个定语,那就是——很有品味的土豪。

连同两层地下室和阁楼一共五层的超大别墅,黑白的主色调,加上几笔恰到好处的灰色,大气简洁又时尚典雅,应该是出自某个著名设计师的手笔。家具什么的可能是因为定期清洗或者更换,看起来都是崭新的,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一尘不染。

玖兰枢进门以后在门口的控制器处按了两下,两双拖鞋就从玄关下的暗格里升了上来。客厅里的中央恒温空调无声启动,同时更换着房内封闭的空气。

锥生零嗅了嗅,微微皱起眉,玖兰枢见状解释道:“是安神益脑的气味剂,不喜欢的话我可以关掉。”

“还好,不必了。”其实味道很淡而且挺好闻的,只不过锥生零因为工作的原因,对这些比较敏感罢了。

两人刚换完拖鞋,锥生零眼前一花,就见空中一道小小的粉色的影子以迅雷之势扑到玖兰枢怀里。

“主人你总算回来啦~”

男人有点无奈地托着胸口的一团小东西,转过身来好让锥生零看清楚:“娜娜莉别闹,有客人来了。”

这还是主人第一次带别人回家哎。粉色的小精灵顿时好奇起来,偷偷睁开眼睛瞥了眼来客,在和那双紫色的眼睛对视一秒后轰地脸红了。

锥生零出于礼貌,刚想开口说“你好”,就看见眼前的精灵不知为何,脸上表情变得相当震惊。

“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也太快了吧主人你什么时候交了这——————么帅的男朋友?!!!!!!!”

评论(15)
热度(110)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