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被精灵的箭射中是什么感觉 02



大概是“男朋友”’这三个字冲击太大,锥生零花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顿时尴尬得脸都红了。

娜娜莉:“主人你都对他做了什么你看他脸都红了!”

玖兰枢:“……”

精灵见自家主人不说话,感觉更捉急了。怎么办怎么办,主人突然带男朋友回家了我要怎么喊他呢急在线等!

要不夫人?或者少奶奶?还是说……妈妈?hostress???

棕发的男人并不知道自家精灵丰富而复杂的内心活动,扶额道:“锥生君只是来暂住的朋友。”

穿着粉色小裙子的精灵闻言,颇为惋惜地摇了摇头,围着眼前这位客人好奇地饶了一圈。

啊,脸白肩宽腰纤细,又高又瘦腿还长……

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啊……

玖兰枢看着自家精灵“啧啧”两声,目光炯炯的样子令银发的青年更加不自在了,有点无奈道:“好了,娜娜莉,让锥生君先进来吧。”

锥生零在沙发上坐下后,娜娜莉主动提出去给他弄点喝的。

“别介意,她还小,”玖兰在另一侧坐下,“不过看得出来她挺喜欢你的。”

“……没事。她是你领养的精灵?”

如今的社会,选择和人类一起生活的精灵也不少,只要去附近的精灵中心办理领养手续就可以了。

其实这个人会选择这样性格的精灵,让锥生零还蛮惊讶的。不过仔细看看,倒有些意外地互补。

“嗯。”男人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低头笑起来,“楼下捡的。”

他可没忘记一年前那天下午,自己下楼的时候,有一团粉色的东西从墙角幽幽地飘过来一脸虚弱地说“有吃的吗我快要饿死啦”的表情。

“主人我好像听到你在说我坏话哦——”娜娜莉佯装生气地嗔道,把手里两个袖珍小杯子放在茶几上。

锥生零:“……谢谢。”

玖兰则失笑:“怎么锥生君是橙汁,我就是白水?”

“没办法呀,家里就最后一点橙汁了么。”粉色的小精灵抖抖裙摆,在茶几的插花花瓣上傲娇地坐下来,“不过主人怎么突然带客人回来过夜呀?”

玖兰:“我在中央广场被安格斯的箭射中了。”

娜娜莉:“什么?!居然敢偷偷瞄准我娜娜莉的主人,安格斯那个家伙真——”

玖兰:“用的是束缚之箭,射中的另一个人是锥生君。”

娜娜莉:“……是干得漂亮。”

锥生零:“……”

娜娜莉:“哎呀主人没事哒,才七天而已,反正大议刚结束议会那边又没什么事,你就带着男……哦不锥生哥哥出去玩玩呗,正好明天就是联邦国庆节哦~”

“嗯……也行。锥生君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你是帝国议会的议员?”

两人的话重叠在一起,玖兰枢微愣了下,娜娜莉抢答道:“是啊是啊,主人是上议院的哦,当议员看起来又厉害每年又只要工作那么几次关键是还有好多钱赚感觉真是太棒了呀!”

锥生零:“……”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容易的样子。

“议程结束以后确实挺空闲的,”玖兰道,“可以问问锥生君的工作吗?”

“我是生物摄影师,在胡克博士的实验室工作……”锥生零抿了抿唇,抬头看了一眼玖兰枢才道,“其实我上周答应了博士,这周去肖恩星上拍摄的,没想到……”

“生物摄影师?那是做什么的呀?”精灵眨眨眼睛。

锥生零简单描述了一下自己的工作。

生物摄影师其实是为国家工作的,属于公务员,在整个星球上也不超过两千人。每当人类开发新的星球或是已知星球的新区域时,为了保证工程安全,并且加快开发速度,提前了解当地的生物是非常必要的。

这时候就轮到生物摄影师出场了。他们会去现场,在各种各样的环境里,利用图片和短视频记录下他们认为重要的生物信息,然后带回实验室请生物学家解析,成果上报给国家。

“哇,听起来好有趣的样子!不过应该很危险吧……”娜娜莉说到一半,被自己脑补的“锥生零被突然落下的巨石砸到头跌下山崖”或是“锥生零在山里被某种怪兽连人带机一口吞掉”的场景吓到了。

“还好,有时候会出现意外状况。”所以生物摄影师不仅要生物知识烂熟于心,抓拍技术炉火纯青,还要身手不凡随机应变野外求生技能满点以免照片没拍到自己先做了某未知生物的盘中餐。

“明天我还是去一趟博士那里,解释一下……”

“无妨,一起去吧。肖恩星的开发会被提上下次议会的议程,我正好也想去一趟。”

“你有通行证?”生物摄影师有国家颁发的证书才能进入,帝国议会会发这种证书……?

“去视察的权利还是有的。”玖兰笑了笑。

锥生零有些狐疑地看了看眼前的男人,他看起来那么养尊处优,真的能在据说气候比较恶劣的肖恩星上待三天?

而且万一真的遇到什么不太友好的物种,自己要怎么护住他呢……

“那就这么决定啦!娜娜莉也要去!”粉色的小精灵做了最后总结,欢呼着飞起来转了个圈。

***

今天的晚餐是锥生零做的。

对此玖兰枢表示非常惊讶,毕竟在这个全智能的时代,会做饭的男生实在是太稀有了。何况锥生零不仅会做,还做得很好吃。

起因是锥生零去厨房倒水的时候,那几乎占据了半面墙的双开门大冰箱低调奢华的暗红色门面上无声无息地显现出一张电子像素脸,类似于-_-的表情。

冰冷机械毫无起伏的声音突然响起:“尊贵的客人,欢迎您。”

锥生零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冰箱看去。下一秒,那个声音却又出现在了手边的全自动灶台:“主人,今天晚餐的菜谱是营养套餐C,需要更改吗?”

说话一字一顿的,如果抛开那种电子化的感觉的话,听起来就像个严肃的小老头。

身后的玖兰枢恰好瞥见锥生零没防备地被吓得手一抖的样子,忍笑地走上来道:“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管家伯恩。”

“您好,我是伯恩。”冰冷的机械音再次响起。同时冰箱门上还打出了一个^_^的笑脸。

“……你好。”

“伯恩可以在家里任何电子设备间移动,你……适应就好,别被吓到。”

“……没事。”锥生零其实刚才脑子里在想别的事情才会被吓了一跳,这下有了准备自然不会了,“你在家都吃营养餐?”

“嗯。”玖兰枢有点无奈地点点头,“电子管家只会做这个。”

虽然种类有很多,二十六个字母齐全,但是营养餐吃起来感觉都差不多,而且为了营养均衡还会出现一些奇怪的搭配。

锥生零想了想道:“不介意的话,我来做吧。”

玖兰枢惊讶地挑挑眉:“你会?”

“我不太喜欢吃营养餐,所以学了一点。”锥生零刚想问能不能打开冰箱看看有什么食材,冰箱上就显示出了一长串的食物清单,伯恩还贴心地把旁边的电子橱柜打开,里面是一套至今还未拆开包装的……粉红色围裙。

其实现在做饭都没什么油烟也没必要穿上围裙吧……锥生零满头黑线地看看身后的男人。

后者只是伸手把围裙拿出来,笑笑道:“伯恩想要有个人穿着围裙和他一起做饭很久了……不过如果你不想穿的话也没什么关系。”

锥生零:“……”

五分钟后也跑进厨房娜娜莉就发现她喜爱的锥生哥哥变成跟自己一个颜色了。

冰箱门上还留着那个^_^的笑脸……好像今天伯恩爷爷的心情不错哦?平常都会嫌这样费电的说。



评论(11)
热度(90)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