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被精灵的箭射中是什么感觉 03


然而轻松愉快的晚餐过后,就迎来了一件不那么轻松愉快的事情。


锥生零把碗碟放进洗碗机以后,提起门边的行李很自然地问了句“客房在哪儿”。

“你要我和你一起睡客房?”

“你不是睡主——”卧的……么……

锥生零的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玖兰枢这房子主客卧之间距离三米以内的概率有多大? 

他顿了一下,转过身,就看见玖兰枢半倚在沙发边挑了挑眉。

……好吧,又忘了。

银发的青年抿了抿唇,低声说了句“打扰了”便踏上楼梯。玖兰从后边走上来,一手接过他的箱子,长腿一迈走到了前面。

“不用了,我自己能——”

“你自己能找到主卧?”

“……”听起来是个好简单的问题但是在玖兰枢的房子里说不定就找不到???

楼梯两侧的灯光在两人说话间慢慢向上延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亮起来,好似某种睡着了的生物,原本在黑暗中静静地呼吸,这会儿因为他们的声音而缓缓睁开了眼睛。

“走吧。”玖兰道。

锥生零只好跟上。

洗完碗的伯恩爷爷显然对这位新来的厨艺棒棒的客人非常喜爱,青年扶着扶手正往上走,一边的壁灯突然响起一阵机械化的电子音:

“请您小心脚下。”

“……谢谢,我会注意的。”其实玖兰枢家的楼梯台阶很厚实很宽敞,就算闭着眼上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直到走到二楼的最后一级台阶,锥生零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才要说的貌似是“我自己能拿行李”啊……

十五分钟后,两人站在主卧的超大衣柜前,锥生零看着自己带来的换洗衣物在对方数量众多而繁杂的服饰间占据了两个小格子,不知怎么的,脸上竟然感觉有些燥热。

他垂着眼,抚着叠好的白衬衫上并不存在的褶皱,脑子里全都是童年记忆中,父母的主卧里一人占据一半的衣柜。

一边是男性的西装和领带,一边是女性的丝巾和长裙。他小时候不太进父母的卧室,只瞥见过一眼,不知为何那副画面就一直留在了心底的角落。

而在他身后,坐在床沿一直看着他整理衣服的玖兰枢,面对锥生零长时间站在衣柜前有些怔忡的模样,竟也罕见地没有出声。

 

他盯着对方浅色的风衣下摆那小小的一抹旋,红瞳里隐秘地划过一丝波动,转瞬即逝。

 

曾经有一次,他也用这样的姿势,坐在这个房间的这片床沿,在与现在差不多的时间,想象自己未来妻子的样子。

 

他想着她应该会像现在这样,背对着自己,柔软的发梢下露出纤长白皙的后颈。她会站在偌大的衣柜前,面对自己的和她的、亲密地混杂在一起的满满一橱的衣服,一一抚平那些温暖而细小的褶皱。

然后,她会转过身来,对自己说——

 

“这样可以么?”

 

锥生零转过头来,侧了一点身子望向玖兰枢。他的嗓音清冷,略带几分介于青年与成年之间的青涩的低沉,与玖兰枢脑海里想象中的那句话一字不差地重叠在一起,竟没有一丝矛盾。

 

玖兰枢看着他侧颈上因为转头而显露出的自然而流畅的线条,只怔楞了一秒便站起身来,迅速收敛了眼中所有异样的情绪,走近几步看了看,露出平日里那种温和的笑。

 

“看来锥生君很有做家务的天赋啊。”

 

这话说的确实没错,在这个动动手指就可以轻松指挥家务机器人干活的时代,能把衣服手动叠得这么像豆腐块的男孩子已经快灭绝了吧。

 

“……还好。”锥生零摸摸鼻子,为自己刚才不合时宜的联想而有些心虚地合上衣柜门,心想玖兰枢大概刚才也在走神,否则怎么会对自己刚才静止在衣柜前没有一点反应。

 

整理完行李之后似乎就无事可做,两人维持着三米的距离,主卧里的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

 

过了一会儿,玖兰枢率先打破这种安静:“要看看电视吗?”

 

“……好。”其实锥生零在家不怎么看电视,不过现在这个房间显然急需一点声音。

 

两人在床的两边坐下,深蓝色的床单让中间像是隔了一片海。

 

电视里无非是关于明天联邦国庆节的新闻,还有八点档狗血言情剧之类的。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锥生零虽然不太健谈,架不住玖兰枢在人际交往方面的杰出才能,原本因为尴尬而绷紧的身体也在言语间慢慢放松下来。

 

差不多九点的时候,玖兰看了看表,道:“你先去洗澡吧。”

 

他坐在那里有些无聊地换着频道。锥生零应了一声,拿了换洗衣服往浴室走,刚走到浴室门口,尴尬的事情就发生了。

 

“怎么了?”玖兰看他拉开了浴室门却站在门口不进去,问道。

 

“我……进不去……”锥生零拿手指比了下两人之间的距离,耳根因为尴尬浮上一层薄红。

 

看看,房子大的坏处就在这里了。

 

更令人悲伤的是浴室里面的空间更大,玖兰枢如果站在门外,锥生零就算是想坐在浴缸里离门最近的角落也没办法。

 

两人只好一起进了浴室。

 

虽然已经入春了,玖兰枢还是帮他开好了浴霸,背过身道:“好了,你开始洗吧。”

 

“……嗯,谢谢。”

 

身后传来衣物窸窸窣窣的声音。

 

锥生零原本想快速洗完的,看见浴缸边上有个按钮,上面写着“泡沫剂”,也没多想,就按了一下,慢慢地泡沫就出来了。

 

但没想到泡沫居然越来越多,最后一直到整个大浴缸上都是一层厚厚软软的一层白色,锥生零只剩一个头露在外面,有点不知所措。

 

他在想这浴缸是不是坏了。说不定还是被自己按坏的。

 

因为不知道泡沫到底有没有停下,再这么下去搞不好会弄到地上。银发青年迟疑地开口叫道:“……玖兰……”

 

“嗯?”

 

“你……过来看下……”锥生零试图拨开一点胸前的泡泡,然而两条手臂只是在泡泡的海洋中徒然滑动,“我好像……”

 

玖兰枢转过头,就看见自家客人躺在自己浴缸里,已经快被泡泡淹没的样子,顿时哭笑不得。

 

“……不小心弄出太多了。”青年坚持把话说完。

 

他怕自己打滑,半截手臂从漫天的泡泡里伸出来抓住浴缸壁,匀称修长的小臂上还沾着细腻的泡沫。

 

玖兰枢走过去看了一下,浴缸看起来挺无辜挺正常的。视线在对方露出来的手臂上停留了两秒,他突然发现躺在浴缸里的人原本的肤色竟是比泡沫还要白上几分的。

 

“你按了‘泡沫剂’?”

 

“……不是‘泡沫剂’吗?”

 

“……旁边有个‘入浴剂’。”

 

“……”

 

锥生零窘得脸上发红,下意识地抬起头去看浴缸侧边的功能键。玖兰枢看着他下巴上的一圈白色,轻笑出声。

 

“也怪我没事先说清楚,”他很善解人意地转过身,给身后的人留下独自懊恼的空间,“既然都这样了,锥生君多洗一会儿吧,下次用泡沫剂的时候少放一点水就可以了。”

 

银发青年胡乱应了两声,深吸了口气把热意蒸腾的脸埋到成堆的泡沫里。

 

 


***

 

 

鉴于在浴室发生的这个小插曲造成的心理阴影太大,要和一个刚认识半天的男人睡一张床的事实倒显得无关紧要了。

 

“关灯。”

 

等对方在被窝里睡好,玖兰枢说完这句,灯就自己关了。

 

锥生零在被子里微微松了口气。

 

次日醒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陌生环境的缘故,锥生零醒得比平常要早。

 

他看了看旁边还闭着眼睛的玖兰枢,在床上躺了十分钟,最后实在酝酿不出睡意,干脆掀开被子下了床。

 

脚一动,拖鞋在安静的清晨发出挺大的声响。锥生零回头看看床上微微皱了下眉头的人,干脆舍弃了拖鞋,光脚去洗漱。反正地上铺了羊毛毯,也不会觉得冷。

 

几步走到浴室门口,又顿住了。

 

忘了玖兰枢还躺在床上他怎么可能自己进浴室……

 

锥生零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为自己总是忘记束缚之箭的效果感到有些郁闷。他转过头正想原路返回,突然就看见床上的玖兰枢睁开了眼睛,而后者也在短暂的聚焦后第一眼就看到他光着脚站在浴室门口一脸“我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

 

“……”

 

“……先把鞋穿上,早上冷。”

 

“哦……”

 

锥生零低头看看自己的脚,听话地走回来把脚套进那双被自己丢弃的拖鞋。










————


祝大家新年快乐呀~


PS:糟糕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写些莫名其妙的剧情感觉十章写不完了【哭泣

评论(18)
热度(98)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