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关于妖魔调查科与灵异事务所合作的任务系列书 11

Chapter 11



 

妖魔调查科地下一层2号训练室。

 

极好的隔音材料将训练室内接连不断的打斗声隐藏其中,高速的冰棱轰击墙壁,溅起一阵四溢的火花,冰尖摩擦光滑的金属壁,发出一串令人牙酸的滋滋声。

 

黑主优姬紧握着手中的狩猎女神,下颌绷紧,数不清第几次向着前方叼着烟斗的男人冲了上去。

 

这次她放聪明了些,没有像最初训练时那样傻乎乎地从正面进攻了,而是趁着夜刈十牙将蓝堂英击飞出去的空档,选了一个大约在对方视线盲区的位置发动进攻。

 

在灯光下闪着银色光泽的狩猎女神在空中挽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朝着男人的后膝袭去。后膝是人体的致命弱点之一,如果攻击得当,那一瞬间带来的麻痹感会让对方在短时间内无法移动,甚至支撑不住跪倒在地。

 

然而,身为协会里绝对当仁不让的老资格猎手,夜刈十牙又怎会让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娃娃轻易得了手。银色长棍划破空气特有的轻微嗡鸣声,这刹那间闪现的微妙而细小的声音,不熟悉战斗的人是绝对听不到的,却被戴着眼罩的男人在瞬间捕捉到。感受到身后的异动,他甚至没回头,一个侧身避开狩猎女神的攻击,同时抓住女孩的背用力一提,居然就这么顺势把人直接扔了出去。

 

看着黑主优姬愣了一秒后在空中张牙舞爪的动作,夜刈十牙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一次,进攻时机是抓得还不错,但战斗经验毕竟还是太少了啊,关键是还把致命的背部暴露给敌人了。

 

吐出一个烟圈,正准备转向另一边的蓝堂英,眼角忽然瞥见女孩被扔出去的位置出现一抹蓝色。

 

他心下一顿,抬眼看去,只见不知何时,还在半空中举着狩猎女神调整姿势的黑主优姬被一道冰弧接住,虽然落在冰面上的时候还是有点疼,不过这也比直接摔在地上要好多了。那冰弧的形状像是一道滑梯,想象中与大地亲密接触的疼痛没有传来,女孩还愣在那儿没反应过来,就已经顺着弧度完好无损地滑到了地上,而身后完成任务的“冰体滑梯”也在下一秒全部消融。

 

是……蓝堂前辈吗?

 

女孩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衣服上似乎还带着一丝寒冰的冷意。

 

夜刈十牙暗自点点头,不再看她,瞥向另一边的蓝堂英,对方却仿佛对这边的情况毫不关心似的,已经准备好的冰棱方阵再一次袭来。这一次的冰棱在飞射过来的过程中还在不停地转换位置,且速度不减,在夜刈十牙的视角看来就像一个不停改图案的万花筒,分不清下一刻冰棱的目标将会朝向哪里。

 

男人吸了一口烟草,未等吐出,身体便突然移动起来。金发小子的这一手是不错,很有迷惑性,不过他还是忘了,自己并不需要刻意去猜那些冰棱的方向,因为对方眼前的敌人只有自己一个,所以,那些变换如游蛇的冰棱尖端所朝向的方向,最终也都只会是他自己。

 

像是头顶和背后都长了眼睛一般,夜刈十牙避开冰棱的动作虽快,却没有一丝局促。那些冰棱从四面八方袭来,让处在正中心的男人仿佛位于一个寒冰包围圈中一般。蓝堂英看着他自如的闪避,惊了一瞬,正咬牙准备发动更多的攻击,一根冰棱便被男人用脚踢了回来,然后是第二根、第三根……

 

那些被踢回来的冰棱在离蓝堂英半米的地方就被强行消融了,蓝堂控制着自己的力量,想象着自己身前有一个防护网,才不至于像上次的那样被自己的冰棱给伤了。

 

防护网的效果还不错,就是不停地看着闪着寒光的冰尖直逼自己面门的感觉有点瘆人,而且比较耗费体力。

 

待到最后一根冰棱在眼前消融,蓝堂英一挥手,正想发动新一轮进攻,就见眼前的男人摆了摆手,沉声道:“今天就到这里。”

 

虽然不甘心,他还是皱了皱眉,悻悻地放下了手。

 

“十牙师傅,明天见。”优姬也已经从神游状态恢复正常,站起身跑了过来。

 

夜刈十牙嗯了一声,走出训练室前,又转过身来简短地说了句“有进步”,这才推门走了。

 

也许两个人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不过蓝堂英那道冰弧,就是合作的端倪,已经这些天来最大的进步了。

 

厚重的金属大门合上,发出沉闷的声响。里头的两个人跟见鬼一样表情各异。

 

“喂,平胸女,你听到他刚才说什么了?”这是怀疑自己听错了的蓝堂。

 

“啊……十牙师傅,好像是说我们,额,有、有进步?”这是虽然每天都被虐但是还是因为这一句不轻不重的夸奖而兴奋地红了脸的优姬。

 

夜刈十牙的训练一向是很严格的,他本人话也很少(优姬私心觉得零的话那么少部分原因也是随了他师傅),除了偶尔指点一下以外,废话可以说是一句都没有,更别提夸奖了。今天是破天荒头一回,也不怪他们觉得惊讶。

 

“蓝堂前辈,刚才谢谢你……”女孩想起那个冰梯,低着头正在道谢,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不过……十牙师傅到底是觉得我们今天哪里有进步呢?”

 

而听到她话的金发少年没有回答,只是望着那扇门,双手交叠着抱胸,似乎在沉默中思考着什么。

 

片刻之后,黑主优姬的手臂突然被旁边的人抓住,蓝堂英说了句“走”就把她拖出了训练室,也不顾她的疑惑,一路把人带到了协会对面一家甜品店。

 

“想吃什么自己点。”蓝堂找了个位子坐下来,一副大爷样地翘起二郎腿,微抬着下巴,对站在吧台前有些不知所措的女孩说道。

 

“蓝堂前辈,你要请我吃……额,甜品?”

 

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十牙师傅和蓝堂前辈都好不正常啊……

 

“废话那么多,叫你点就点。”蓝堂英撇撇嘴,看着女孩犹豫了一会儿对着满眼五花八门的甜品冒出星星眼又有点举棋不定的样子嗤笑一声。

 

想吃提拉米苏……想吃红豆椰汁糕……啊,还有双球冰淇淋……不过点那么贵的蓝堂前辈会不会生气啊?芒果西米露看起来也很不错啊……

 

怀着纠结的心情左看看右看看,怕蓝堂英不耐烦,女孩最终还是点了一个价格比较低做起来也比较快的草莓圣代,心情甚好地捧着甜品转过身,刚在蓝堂对面坐下,就听到对面的人用很严肃认真地语气说道:

 

“黑主优姬,我不想再这么训练下去了。”

 

女孩的手一抖,舀着一勺圣代的玻璃小勺掉了下去,碰撞杯壁发出清脆的一声“叮”。

 

 

***

 

 

锥生零上楼的时候,余光瞥见一张陌生的脸。

 

那人有一头罕见的浅麦色短发,在窗口透进来的阳光下一瞬间像是纯白的。那张偏白的面孔上,鼻梁很高,颧骨突起,五官很立体,显然不是亚洲人的长相。

 

外国人?

 

锥生零在心里猜测,以前从没见过,也许是新进来协会的猎手。对方看他的眼神有些莫名地让人不舒服,在零的眼角瞥过来的时候还笑了笑。锥生零不带温度地扫了他一眼,也没放在心上,跟着玖兰上楼去了。

 

跟理事长谈了会儿话,现在是深秋,离明年双阴之年到来还有一个季度多一点。魔物们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协会也收到了来自各地的除魔任务书,不过目前还能应付,不需要锥生零和玖兰枢出场。

 

两人去地下一层训练了一会儿,还是跟灰蝙蝠对练。虽然昨晚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冷,不过锥生零一向公私分明,训练的时候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理事长老说他跟玖兰枢缺乏交流,最好每天训练之后都能说说话讨论一下,锥生零一开始没怎么在意,被烦多了也就是玖兰枢问他的时候尽量多说两句。在训练以外要他主动提起什么话题,还真有点无话可说。不过玖兰枢也知道他天生性情比较冷淡,有时候都忍不住怀疑锥生零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是不是一整天都不说一句话。

 

接受了将近四个小时的穿耳魔音,两人出来以后,锥生零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训练室外面的黑主优姬。

 

“优姬,怎么站在这里?”

 

女孩向声源望去,惊喜地叫了一声:“零!你也来啦?”

 

从默契训练启动到现在已经过了七八天了,可能因为两边结束的时间有点不一样,愣是一直没在协会里碰过面。

 

女孩说完就看见锥生零身后还有一个人,连忙打招呼道:“玖兰前辈,您也在啊。”

 

“优姬一个人吗,英呢?”

 

“我们今天训练结束得早,蓝堂前辈就先走了。”女孩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想留下来再练习一下……”

 

锥生零皱着眉看她带着点红痕的手背,道:“蓝堂英有没有欺负你?”

 

“啊?没有没有!”优姬摆摆手,生怕锥生零觉得自己受委屈了,“他挺好的,零不用操心我了啦!”

 

这么些天下来黑主优姬也大概摸清了自家搭档的性格。其实蓝堂英就是少爷脾气,还带点小孩子的幼稚,并不是真的对她有恶意。只要不故意惹他生气,并且无视他说话的时候那种看起来很傲慢的态度,外加忽视“平胸女”之类的绰号,和他和平共处还是不难的。

 

见锥生零点点头,女孩又道:“啊,对了,是十牙师傅负责训练我们哦!”

 

“师傅?”锥生零回想了一下当年自己接受魔鬼训练的场面,有些不确定地道:“如果强度太大的话,我可以和师傅提……”

 

“没事没事,十牙师傅下手不重的,”女孩笑起来,“零你真是的,刚说了不用担心了啦!”

 

看着女孩灿烂的笑脸,锥生零一怔,唇角也露出柔和的弧度:“有事就来找我。”

 

“嗯,知道啦!”

 

玖兰枢站在一边,看着平日里一向以冷漠脸示人的锥生零在这个女孩面前露出堪称温柔的表情,稍稍有些惊讶。

 

听说锥生零以前有一段时间是以养子的身份住在理事长家的,眼前这个女孩应该就是他所谓“青梅竹马”的黑主优姬了……心里想着,男人跟着微微一笑,面上还是维持着不动声色。

 

道别以后,两人回到家已经比较晚了。锥生零做了点土豆咖喱,酱汁浇在米饭上,虽然看起来简单,不过香气浓郁,原本准备泡点血液淀剂了事的玖兰枢也饶有兴趣地在餐桌边坐了下来。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锥生零的猫咪围裙配上那张没有一丝表情的脸,还真是充满了……说不出的奇怪感觉。玖兰枢心里轻笑,夹起一块土豆放进嘴里。

 

入口的土豆都被切成整齐的小块,带着淀粉特有的糯味,搭配嚼起来软糯清甜的白米饭,碗里不知不觉见了底。

 

“需要帮忙吗?”看见锥生零在收拾碗筷,玖兰枢出于礼貌问了句。

 

银发的人瞥他一眼,道了句“不必了”就进了厨房。他可不相信这只吸血鬼以前洗过碗,不帮倒忙就不错了。

 

玖兰枢也就那么一提,估计对方也不会真的让他去洗碗,意料之中地被冷漠拒绝后就坐在沙发上准备看下新闻。

 

锥生零洗好碗出来,手里提了一袋垃圾,瞥到正在播放的电视荧幕,似乎是说一个旅游小镇半夜总是闹鬼什么的,没什么兴趣地开门下楼。

 

丢完垃圾正准备转身,锥生零迈出的脚步却在感受到一股陌生的气息后一瞬间停滞。

 

神经敏感地绷紧,明明周围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动静,但银发的人偏偏就是感觉有哪里不对,就像玖兰枢那天不请自来地出现在他家一样。

 

有人在看他。

 

“出来。”他低喝一声,下意识地摸向腰间,发现血蔷薇被他留在了楼上。

 

几秒种后,一个身影慢慢从黑暗处显现。他鼓着掌,一头浅麦色的短发逐渐被路灯照亮。

 

“哎呀,没想到美人这么敏锐,居然察觉到我了。”生硬的日文咬字,显然不是本国人。

 

——居然是之前在协会看见过一眼的那个外国人。

 

锥生零皱起眉,脸色不善地道:“你是谁?跟着我做什么?”



评论(27)
热度(41)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