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被精灵的箭射中是什么感觉 04


[04.]



 

玖兰枢起床以后,两人又去隔壁儿童房叫娜娜莉。

 

儿童房布置得很有少女情怀,主色调是粉色和白色,面积也不大,看起来特别可爱。娜娜莉睡在一个核桃状的吊床里(应该是木雕工艺品),身上盖着一层软软小小的真丝被,睡得头发乱翘,嘴角还留着可疑的水渍。

 

玖兰道:“娜娜莉,起床了。”

 

过了五秒,小精灵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毫不客气地拿屁股朝着他。

 

像是早就料到这个结局,男人转过身来朝锥生零无奈地笑了下,道:“不如锥生君来叫她?”

 

锥生零迟疑了下,走到吊床边上,手指点在核桃小床的边缘轻轻摇了一下:“娜娜莉……”

 

“唔主人我困——”把脸埋到枕头里假装听不见外加踢被子抗议。

 

踢到一半突然想起来……咦这个声音好像不是主人的啊?

 

粉色的精灵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就看见了自己床边已经洗漱好穿戴完整的锥生哥哥,以及他身后带着笑意的自家主人。

 

“咳……”精灵还在愣神的当儿,锥生零忽然轻咳了声,别开了脸去,耳根竟隐隐有些泛红。

 

娜娜莉疑惑地看他一眼,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僵着身体偷偷往下瞥了一眼被自己睡得乱七八糟上翻的小裙摆,顿时手忙脚乱地整理一番,内心无尽地哭唧唧……

 

主人你坑我……这下锥生哥哥肯定觉得我是个既爱赖床又不矜持的女孩子了QAQ

 

像是没注意到自己精灵欲哭无泪的表情,玖兰枢自顾自地在窗台的薄荷上摘了两片叶子,放进热水里,一丝淡淡的清冽的香气弥漫开来。等娜娜莉清洁好身体,两人一宠解决完伯恩管家准备的蓝莓酱烤面包就一起出了门。

 

虽然如今的科技已经远远超过了古地球,但仍旧保留了许多习俗。联邦国庆节的第一日,大街上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大批游客专门赶来这里欢度国庆,平时喜欢宅在家里的人们也纷纷选择出来活动活动,给原本就热闹的帝都更添了几分人气。

 

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成了节日里最欢乐的背景音,由特殊的绿色可降解纳米材料制成的烟花爆竹在点燃之后,不仅可以在空中变换图案,带给人们美的享受,四散的碎屑还会在七天内完全降解在空气中,既不会给环境造成任何负担,也不必专门打扫,可谓是一箭三雕,堪称逢年过节的最佳选择。

 

参观联邦历史树几乎是每年联邦国庆节都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项目。这棵参天古木高耸入云,直径需要三四十个成年人才能合抱,没人能准确说出它到底活了多少年。联邦成立不久前,这棵堪称活化石的古木不幸被雷电击中,失去了生命力,而在联邦成立后,政府便派人将这里改造成记录联邦历史的一个博物馆。

 

外观是一棵巍峨古木,内里却别有洞天。树顶被雷电劈开的大洞宛如一口天井,阳光直射下来,在树内形成一道长长的圣洁的光柱,配合古木内壁上人工安装的节能光源,使大树内部灯火通明。

 

玖兰枢和锥生零正站在历史树的底层,信息登记的通道前,两人都伸出手在智能终端上晃了一下,个人信息就显示在一旁的电子屏幕上,确认无误后便可以进入。

 

地球上每个公民出生登记后都会获得一张代表个人身份的ID卡,外形如同一只轻巧的腕表,重量仅达0.15g,兼有显示时间、电子支付、GPS定位等多项功能。娜娜莉被玖兰枢领养后,她的信息也会记录在玖兰的ID卡内,而在地球长期定居的精灵也可以申请获得属于自己的ID卡。

 

“哇,好像今年人特别多呀,”粉色的精灵盘旋在锥生零身边,“去年我和主人也是第一天来的,不过去年可没有那么多人呢。”

 

“今年初国家开放了旅游限制,来的人多也不奇怪,”玖兰接话道,“去年年底联邦第一条银河隧道建成,帝都就是入口之一,这也是一个原因。”

 

“银河隧道!听起来就好好玩的样子!”娜娜莉眨眨眼,开始撒娇,“主人——”

 

玖兰枢显然已经对这种星星眼免疫了,有些好笑地道:“先把眼前的历史树参观完再说。跟紧我,别走散了。”

 

底层的人最多,稍显拥挤。情侣们都紧紧牵着彼此的手以免走散,家长们所幸把小孩子抱起来,担心他们一不留神就跟丢了。

 

不过对于玖兰枢和锥生零来说,这个顾虑就比较多余,毕竟有三米的限制在,想要走散还有有点难度的。

 

历史树内部最巧夺天工的便是它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的电梯,一圈圈盘旋而上,坡度很缓,整个嵌在古木厚重的树皮里,宽度可容纳2~3个人并肩而立。到最顶层时有个巧妙的转弯设计,然后呈反相平行的姿态重新蜿蜒而下,将自下而上遍览博物馆两圈的游客安全送回底层。

 

两人随着人流慢慢朝电梯入口的方向走,大概是旁边人走得急,锥生零的肩膀突然被撞了下,整个人没防备地一趔趄。玖兰枢眼疾手快地双手扶住他的肩膀,问道:“没事吧?”

 

“没事……”其实他自己也可以找回平衡,不过玖兰枢的速度貌似更快一些。

 

“撞疼了吗?”男人看了看他的肩膀。

 

锥生零有点尴尬地摇了摇头。他又不是女孩子,这点小事怎么会觉得疼。

 

娜娜莉刚想飞过来说话,没想到的是,玖兰扶在锥生零肩上的手刚收回一半,背后突然传来一股强大的冲撞力,直接把他撞到了对面人怀里。

 

其实说是“怀里”也不准确,毕竟两人的身高相仿。只不过两人胸膛相撞,紧紧贴在一起,锥生零吓了一跳,双手下意识地抱住了他的背;而玖兰也恰好因为之前双手在空中的姿势,顺势抱住了他。

 

“妈妈妈妈,这两个哥哥在玩抱抱哦~他们在谈恋爱吗?”旁边咬着一根棒棒糖的小女孩拿手指着他们,眼神相当天真无邪。

 

“嘘,囡囡来,妈妈抱,”中年妇女把她抱起来,一边快步走开,一边小声数落着,“是啊,所以囡囡不可以说这么大声打扰两个哥哥哦,知道了吗?”

 

全都听到了的玖兰枢/锥生零:……

 

锥生零没发觉自己耳根红了一点,他把玖兰推开了些,视线在他脸上、鼻梁周围的区域停留了一秒,确定没撞坏之后就迅速移开了。

 

“……没事吧?”

 

玖兰则是温和地笑笑:“不好意思。”

 

片刻后,两人登上电梯。电梯的速度很慢,可以让人仔细欣赏历史树内的展览。

 

正中央那道巨大的光柱内,悬浮着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光屏,上面演示的都是联邦近年来最新的科技产品和艺术作品,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参观历史树绝对不会让你觉得无聊,因为即便电梯速度慢,一般人再次回到底层后仍旧只能浏览大约三分之一的作品;并且博物馆内的陈列都会定期更换,内容也十分新颖,游客们还可以戴上耳机,聆听来自帝都大学数位历史学教授的配合讲解。

 

缓缓升到最顶端再缓缓降下来,再次踏到地面上,时间恰好过了两个小时。

 

之后又在街上随意逛了逛。锥生零其实本身是不怎么逛街的人,更喜欢去公园散散步之类的,不过和玖兰枢说话本身会让人觉得放松,加上娜娜莉的活泼话唠属性,不知不觉竟也压了一个多小时的马路。

 

因为娜娜莉喊着饿了,时间也差不多到了饭店,两人便找了一家餐厅,坐在靠窗的位置。

 

娜娜莉迫不及待地点了一个家庭装三球冰淇淋,坐在桌边的精灵专属座位一脸期待。就像伯恩爷爷一直希望有人能穿着那条粉红围裙和他一起做饭一样,娜娜莉也幻想了无数次自己和主人以及主人的伴侣一起分享一份三球冰淇淋的场景。

 

虽然主人说锥生哥哥只是朋友……不过主人的伴侣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出现,她就先这么自欺欺人一下好啦!

 

“草莓味是我的,巧克力味是主人的,香草味是锥生哥哥的!”一般的家庭都是这么调配的,孩子吃较小的粉色球,男主人吃咖啡色球,女主人吃白色球。

 

娜娜莉一口气说出自己偷偷练习了无数次的话,豪气地舀了一大勺草莓冰淇淋放到嘴里,还没咽下去就眼泪汪汪一脸感动地看着锥生零。

 

锥生零:???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既然是娜娜莉特意为自己点的,他也低下头舀了一勺。

 

玖兰枢看着自家精灵感动到不行的样子有些好笑,也配合地吃了一小勺。

 

这时落地窗外突然传来一声“咔嚓”,虽然很轻,但还是让两人都停了动作,娜娜莉也一脸疑惑地抬起头,嘴角还沾着一圈没舔干净的冰淇淋。

 

“对、对不起……”窗外站着的两个女孩子没想到会被发现,一时间都红了脸,“我们不是故意偷拍的……”

 

“小姐姐为什么拍我们呀?”娜娜莉不解道。玖兰枢和锥生零也略带疑惑地看着她们。

 

两人互相看了看,脸更红了,竟是有些不好意思直视里面两位男士的眼睛。半晌,才轻轻地道:

 

“我们俩是街拍爱好者,因为、因为觉得两位太登对了……一家三口看起来特别温馨,所以一下没忍住就……”

 

她们把刚刚偷拍的照片翻出来,隔着窗户展示。

 

照片里,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左边的银发青年面上清冷淡漠,但若仔细看,唇角却带了一丝柔和的弧度;右边褐发红瞳的男人则俊美异常,温和俊朗的微笑让人几乎舍不得移开视线。

 

画面正中央还坐着一只粉色的小精灵,翘起的金发微卷,泛着红晕的、略带婴儿肥的脸颊显得玉雪可爱,薄如蝉翼的双翅好像下一秒就会振动,带着这个粉嫩的小姑娘从画面里飞出来一般。

 

三人手里的小勺子都插在三球冰淇淋里,一人一种颜色,有种形容不出的和谐感。


整个画面在一片温柔和煦的浅金色阳光的笼罩下,如梦似幻,美不胜收。






评论(13)
热度(83)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