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我爱的你别再熬夜。

【枢零】第七十一块肥皂03-04


>>>03



从那天以后,玖兰枢每天都会去一趟肥皂店,每次去都会买一块肥皂。


这是第4天,天气还是那么寒冷。


他摸了摸有些冻僵的耳垂,从柜子上拿下一块竹青色的长条形肥皂,把信纸递给肥皂店的主人。


后者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几秒,接过纸低头读起来。


*


我是一个竹妖。竹妖不是那么好当的。


你知道为什么竹子里面是中空的吗?那都是我吃的。


你知道为什么竹笋可以拨开一层层外衣长成竹子吗?那都是我剥的。


你知道为什么一夜春雨过后竹子会一下子蹿高好几米吗?那都是我督促的。


那你知道为什么湘妃竹上会有眼泪吗?


因为我把她惹哭了。


作为一只合格的竹妖,我应该对所有竹子一视同仁,春天的时候挨个地催促它们长高,秋天又挨个地提醒它们落叶。


湘妃竹是所有竹子里最好看的,所以我爱她;而我必须照顾到所有竹子,所以她哭了。


也许我还应该再修行吧。


*


听完故事,玖兰枢没忍住,笑了起来。这次的故事意外地接近童话啊。


肥皂店的主人听见他的笑,紫瞳瞥了他一眼,把手里的信纸放到纸袋中。


虽然就那么一瞬间,玖兰枢还是感觉到了嗖嗖的冷意,拿了纸袋就回了旅馆。


玖兰枢认真地上网查了关于这家名不见经传的肥皂店的信息。


事实上,它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名不见经传。至少他在几个驴友的日志中发现了这家被称为“有故事的肥皂店”的店铺的踪影。


来这座城市的游客挺少,原因无非是这里一年四季中冬景最美,而这里的冬天却很严寒。


来过这座城市的人里,只有三分之一去过那家有故事的肥皂店,其中大部分都是女孩子。她们素不相识,却同样地在博客中写到:


我喜欢这家肥皂店。

用这块有故事的肥皂的时候,感觉不仅洗干净了身体,也洗涤了心灵。


玖兰枢躺在浴缸里,周身被热水包裹,舒服得简直要喟叹出声。


他拿着他的第一块肥皂——像星球一样的那块,慢慢地在身上揉搓着。肥皂淡淡的香味让人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一天的疲惫好像也能融到热水里从身上散去。


「不仅洗干净了身体,也洗涤了心灵吗……」


玖兰枢笑了笑,驴友们在日志里写的东西总是很对。






>>>04



这是玖兰枢光顾这家肥皂店的第7天。


挑完肥皂之后,肥皂店的主人已经会很自然地接过信纸开始读。


今天他挑的是一块胭脂红的旗帜形状的肥皂,而故事是关于一个披着旗奔跑的人。


*


他有很多面不同的旗子,而且他觉得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奔跑。


从记事开始,他就一直在奔跑。跑过丛林,跑过山川,跑过田野,跑过大河。


奔跑的时候,他的身上总会披着一面旗子。


别人所不知道的是,披上不同的旗子,他就会怀着不同的心情奔跑。


在草原上,就换上绿色的旗子,用豪放的心情奔跑。


在悬崖边,就换上橙色的旗子,用勇敢的心情奔跑。


他就这么不知疲倦地跑下去,直到有一天遇见她。


她对他说,我有一面新的旗子,你能不能让我和你一起奔跑。


一块胭脂红的旗子。他想了想,同意了。


两人分别捏着旗子的一边,奔跑起来。他体验到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好像是喜悦,好像是兴奋,还有一点酸涩,还有一点自由和恬然,仿佛漫步在云端。


他们披着这面旗子,带着微笑,一同奔跑到天边。


*


肥皂店主人的声音,冷冽里带了一点温柔,像他的人一样,冷淡却不冷漠。


像是冰雪在春日里渐渐消融,慢慢地汇成一缕清泉,在初春淡淡的日光里安静地流淌。


虽然读的时候,声调永远没什么起伏。不管是感动的故事还是好笑的故事,都平平淡淡地读下来。


「但是他的声音真好听。」


玖兰枢这么想着,接过纸袋转身回了旅店。


评论
热度(26)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