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我爱的你别再熬夜。

【枢零】爱上了楼下的住客应该怎么办03-04

>>>03


从那以后,黑主优姬总能看到楼下阳台的那双手。

有时候是在打理植物,有时候是看书,有时候打开窗户通风,有时候什么也不做,只是安静地双手交叠,手的主人似乎是在沉思。

那几盆幸福的吊兰旁边后来又多了一盆多肉植物,至于叫什么黑主优姬也回答不上来。

「真好啊……」她想着,对方一定是个很会生活的人吧。像她这样毛毛躁躁的女孩子也只有养养吊兰了,其他植物在她家里一定会英年早逝。

天气转冷以后,黑主优姬还看见过那双手在喂鸟。

其实也不算是真的喂鸟,那双漂亮骨感的手有时候会在阳台上放一块木板,放一些米粒,然后就离开。过一段时间就会有鸟雀小心翼翼地靠近,毕竟秋冬时节食物难寻。

这么几次过后,鸟雀变得多了起来。有一次把米粒都吃完了,那些小鸟就蹲在木板上,叽叽喳喳地开始叫。

「应该是没吃饱吧,毕竟有好几只。」女孩这么想着,继续看着楼下。

她看到过了一会儿,那双手伸了出来,轻轻地把一捧小米倒在木板上。有一只麻雀啄了一下他的手背,手的主人也没有在意,放完米粒就收了回去,留下一群叽叽喳喳吃得正欢的小鸟。

「他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吧……」其实从之前对待植物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了。

黑主优姬回屋开始做前辈给她的作业。当她几天后又一次探头往楼下看时,毫不意外地看到那里放着的一块木板,几只鸟雀,还有一双熟悉的手。

可能是因为小鸟跳来跳去把木板弄歪了,有掉下去的危险,那双手伸过来扶了一下。

紧接着一只大胆的小鸟歪了一下头,突然跳到那人的手指上。

黑主优姬微微睁大了眼睛,只见那双手也没有什么惊讶的动作,任由那只小鸟扑腾了几下翅膀,又跳到他的掌心里踏来踏去。另一只手伸过来轻轻点了点小东西的头顶,小鸟啄了一下他的掌心,又跳回木板开吃了。

「好可爱啊……」黑主优姬忍不住想道。

那之后她就经常看到楼下的那双手和一群吃货小鸟一同出现在视野里。有时候是揉揉那些毛茸茸的头顶,有时候是摊开掌心的米粒,任由它们围着自己的手掌跳来跳去抢食。

最惊险的一次是她像往常那样一边看着一边在心里默默感叹的时候,其中一只喜鹊突然离开木板朝上面飞了过来。她吓得立马蹲下身子,但愿楼下的邻居没有因为这个看到自己。

「不过要是看到的话,他会想什么呢……」黑主优姬蹲在那儿,有点纠结地皱起眉头,也不知道到底希不希望被对方看见。









>>>04


黑主优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在不知不觉里,她的生活除了工作,学习,接受前辈的教导和批评以外,还多了趴在阳台上看楼下那双白皙骨感的手。

她有幻想过对方的样子,甚至想过要不要像漫画里那样烤了曲奇下去打招呼之类的。

「不过那不是搬家第一天要做的吗,而且我根本不会烤曲奇啊……」女孩苦恼地放弃了这个想法。更何况,她其实没有勇气去看楼下的住户,也不知道到底要说什么才好。

大抵女生都会喜欢居家温暖内心温柔心灵手巧的男生。黑主优姬也不例外,那双手的主人就给她这样一种感觉。

在发现自己往楼下看的频率越来越高几乎成了每日必备功课之后,黑主优姬有些烦恼了。

她……是不是喜欢上自己的邻居了呢?

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女孩自己也吓了一跳,下意识捂住开始有些不规则跳动的心脏。

她都没有见过那个人的样子,除了一双手,对于那位邻居她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因为自己在报社工作,又是实习,出门和回家时间比较奇怪,所以偶遇什么的也没有过。而她就这样喜欢上了这个人?一个对她来说应该还算是陌生的人?这可能吗?

女孩在黑暗里红了脸,心里搜刮着“这不可能”的理由,然而又忍不住想起那双手的温柔。

其实也并不能算一无所知,她还听过那位邻居的声音。

像是——“嗯”“好”“等一下,我去做饭”,或者是——“玖兰,回来了?”“水开了你去一下”之类很日常的话。因为距离比较远,声音稍稍有点模糊,但还是听得出来那个声音清冷里带了一点温柔,很好听。

「‘玖兰’应该是他的朋友吧?」黑主优姬听到过几次这个名字,猜想可能是好朋友,或者兄弟姐妹什么的。

黑主优姬询问了报社里和自己同为新人的若叶沙赖。对方揶揄了一下她以后,给的建议是:见面吧,看见对方的时候你应该就能明白自己的心意了。


评论
热度(31)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