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卷黑】21点来一发?


 

>>> 


纯黑已经连续几天熬夜玩游戏了。卷毛望着近在咫尺的人眼下淡淡的青黑,感觉有点儿心疼。晨曦的微光透过窗帘缝照进来,落在对方脸上,因常年宅在家而显得分外白皙的皮肤像是透明的一样。

 

卷黑小心地伸出手搂过他往怀里带了带,没想到怀里的人动了动,仿佛在抱怨一般含糊地吐出几个单音,皱着眉睁开了眼。

 

“热死了……”纯黑翻了个身从他怀里滚了出去,脚往后一踢成功把被子踹到地上,“呵欠……几点了……”

 

“我看看……”卷毛越过身边的人凌乱的睡衣和乱翘的发,伸长了手臂去够床头的闹钟,“恩……快12点了要……”

 

纯黑拿脚轻轻踹了踹身边人的腿,声音里还带着浓浓的睡意,“你收拾下客厅啊……下午林子和秒度要来……”

 

“恩……”卷毛揉了揉眼睛,虽然不情愿,还是扯过一旁的T恤闭着眼睛开始换衣服,“你再睡下,1点钟叫你……”

 

纯黑低低地应了声,侧着脸又睡着了。穿好衣服的青年回头望了望他凌乱地贴在脸颊上睡得汗湿的发,伸手小心地拨开后才起身去洗漱。

 

 


 

>>> 


纯黑堪堪洗完脸吃完卷毛叫的外卖,门铃就欢快地响了起来。门外两张熟悉的笑脸。

 

“哟,刚起呢吧?”秒度看了看桌上还没收的外卖残渣,调侃道。

 

“嘁,昨晚睡太晚了。”纯黑打了个呵欠,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昨晚四个人联机杀到11点,之后他和卷毛两个人还不尽兴,又二人联机杀到将近2点。现在能起来已经不错了好么。

 

卷毛给每人倒了果汁,四个人侃了会儿,又打了会儿游戏。原本因为没法四人联机想去网吧的,结果看了看外面骄阳似火的情况又懒得动窝。这个太阳,感觉照在身上HP会刷刷地往下掉的。

 

“啊,好无聊啊。”这是纯黑。

 

“嗯,是挺无、无聊的。”这是林子。

 

“啊,卷毛你家还有啥好玩的?”这是秒度。

 

“额……要么,打扑克?”这是环顾四周后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两副扑克牌的卷毛。

 

“四个人打什么?……双扣?”

 

“没劲……”

 

“……牛牛?”

 

“boring……”

 

“要、要不,来玩21点?”

 

……

 

行吧,21点就21点了。

 

21点这游戏其实主要还是靠运气,一般人就图个娱乐,拿数学理论来计算概率的毕竟只是少数。一开始每人两张牌,可以选择向庄家要牌或者不要,加起来越靠近21赢的机会越大,每个人只要和庄家比即可,点数相同时谁的牌少谁赢。超过21点的成为爆牌。10及10以上都看作10,A做1或者11皆可。

 

两张牌达到21点的(如一张A一张J)翻两倍,手牌达到五张的如果赢了则翻倍。到了

点要立刻亮牌。

 

卷毛把电视机柜角落那个落了灰的小熊存钱罐掏出来,倒出来数了数——正好20个硬币。

 

“每人五个,输光重来?”

 

“输、输了的有什么惩、惩罚措施吗?”

 

四个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上次玩成语接龙的惨状。秒度和林子不怀好意地笑起来,而卷黑两只则是因为想起衣柜里那七分钟脸上红白交错。

 

“葛锐之这回你可别手黑——”纯黑悄悄掐了下卷毛腰上的肉肉,侧过头小声威胁。

 

卷毛回头偷偷眨了眨眼表示明白。他俩之前商量好了,这回主要任务是联手坑秒度和林子的。

 

“啧啧,该不会怕了吧?”秒度瞥了两只一眼,得意笑,“没记错的话,上次卷毛好像是个游戏黑洞……”

 

“谁谁谁怕了啊?!”瞪了眼秒度,卷毛气势凌云把牌往前一放,“上次那个‘真心话大冒险’还没删呢。这次就是专为你和林子设计的,哼哼。”

 

“那可不一定。”秒度伸手理牌,21点这玩意儿堪称过年在乡下消磨时光的利器,他可玩得太多了。

 

 

 


>>> 

【第一回合】

 

“谁坐庄?”

 

四人互相看了看。坐庄很容易输光,每人五块钱的话运气不好可能两盘就要输完,但赢起来也能一口气赢很多。

 

卷毛秉持着“既然我是东道主就我先吧”的精神接过牌。

 

目前顺序纯黑、林子、秒度。每人先发两张暗牌。

 

秒度:(迅速摊牌)21!「A」「K」

 

卷毛:秒度你丫……这才第一盘手气也太好了吧……(转头)纯黑要么?

 

纯黑:(暗牌5、K,犹豫了一下)来一张

 

「6」

 

纯黑:(摊牌)21!看来今天我运气也不错啊XD

 

卷毛:……林子

 

林子:(暗牌A、2)要的

 

「3」

 

林子:继续吧

 

「Q」

 

卷毛:还来?!(卧槽再来就五张了)

 

林子:(看了眼手牌)再、再来一张吧

 

「2」

 

卷毛:爆了!(明牌加起来都15了不可能没爆吧!)

 

林子:没爆嘿嘿(想了下)还是不要了

 

秒度:啧啧,卷毛你可悠着点儿啊,林子那儿五张呢(邪笑)

 

卷毛:(暗牌8、Q——靠……好纠结啊这个数字……纯黑和秒度都21了,不要的话至少赔3块……林子拿了五张了估计也不止18了……)

 

秒度:(看他表情大概在16——20的样子)卷毛真不要?不要没机会咯~

 

卷毛:(咬牙)老天保佑老天保佑老天保佑……3!

 

「K」

 

纯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爆了啊毛毛!

 

林子:还、还好爆了233(摊牌)我18。

 

卷毛:卧槽!早知道不要了!还能赚一块……

 

秒度:来来来算钱,纯黑一块,我两块,林子五块~

 

卷毛:……TAT 我不要坐庄了……怎么办,就五块钱。

 

秒度:赶紧抽大冒险吧你2333欠钱得抽残酷版的啊

 

纯黑:(这次吸取教训站到离当事人最远的地方)卷毛你给我好好抽啊

 

……

 

「请用嘴喂食在场你最先认识的一位异性离你最近的食物」

 

秒度:咳……纯黑啊

 

林子:咳……纯、纯黑

 

纯黑:(十字路口)它说是异性啊异性!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女的了?!

 

秒度:没办法啊,咱们这儿没异性。卷毛最早认识的就是你了

 

卷毛:(接收到来自某黑的杀人视线,更可怕的是发现离自己最近的食物是果汁)额……大家饿吗?冰箱里有饼干,我去拿啊(跑)

 

秒度:算了放你们一马,也别果汁了,就饼干吧

 

纯黑:(瞪)葛锐之你个渣渣,21点都能输

 

卷毛:我以为坐庄能赚很多啊……(咬住Pocky一头)唔你快……

 

纯黑:(不高兴地含住另一头开始往中间咬)

 

林子:纯黑你脸、脸红啥呀2333

 

秒度:卷毛居然也会脸红……我看错了吧2333

 

嘴唇相距2cm的时候纯黑率先咬断了饼干,胡乱咀嚼了几下开始喝果汁掩饰一下脸上的温度。卷毛也不在意另一头他咬过,嘴唇一吸吃掉了剩下一小截。

 

 

 

【第二回合】

 

重新分完钱。由经验丰富的秒度坐庄。

 

秒度:还是纯黑先吧,要么?

 

纯黑:(暗牌8、9,纠结)……算了不了

 

秒度:(对林子)要么?

 

林子:(暗牌6、8)要的

 

「8」

 

林子:居然22……TAT(摊牌)

 

秒度:恭喜爆了23333 卷毛要么?

 

卷毛:(暗牌A、7)来来来!

 

「4」

 

卷毛:再来!

 

纯黑:毛毛也想冲五张?你可悠着点233

 

「4」

 

卷毛:……(卧槽这个牌,A按11算就爆了,按1算四张又只有16……但是继续要估计得爆了,毕竟连续出小牌概率不大……)(纠结了一会儿)算了不要了

 

秒度:(摊牌6、9,抬头迅速扫了眼卷黑两只——纯黑挑挑眉没说话,卷毛低头看看牌一脸“卧槽好险好险”的表情)15啊,那再要吧

 

卷毛:爆!

 

「2」

 

卷毛:……(早知道刚才就要了啊啊啊啊啊啊!)

 

秒度:不好意思没爆╮(╯▽╰)╭我17

 

纯黑:哼哼,我两张17,给钱

林子:……(给钱)

卷毛:……(给钱)

 

目前纯黑6块,林子4块,卷毛4块,秒度6块。

 

重新发牌。

 

秒度:21!(A、J)

 

纯黑:秒度你丫……这什么运气(暗牌8、K)除了冲五张根本没法赢啊……你们说三张都是1的概率有多大?

 

「A」

 

纯黑:哦哦哦哦哦哦还真有1再来——

 

「10」

 

……

 

秒度:恭喜

 

林子:(暗牌9、9)唉,来、来吧

 

「8」

 

……

 

秒度:恭喜

 

卷毛:(暗牌2、4)来!老子要冲五张!

 

「5」

 

「Q」

 

卷毛:21!(终于能喊一次21了简直爽呆)

 

秒度:有什么用?你四张,我两张

 

……

 

卷毛:……(给钱)

林子:……(给钱)

纯黑:……(给钱)

 

目前秒度12块,林子2块,卷毛2块,纯黑4块。

 

接着一盘过后秒度11块,林子3块,卷毛1块,纯黑5块。

 

纯黑:(不好……再这么下去毛毛又要输光……←已经不相信卷毛能抽到任何好的大冒险了)要么我做庄吧

 

秒度:行,你来

 

重新发牌。

 

林子:(暗牌A、A)要的

 

「9」

 

林子:21!

 

纯黑:我去……卷毛呢?(口型示意“别爆”)

 

卷毛:(暗牌6、J)怎么又是这种尴尬的数字啊我去……(看懂了纯黑口型,偷偷在桌上写了个16)不要了。

 

秒度:(暗牌3、4)来

 

「7」

「2」

 

纯黑:还来?!

 

秒度:哥哥钱多啊,怕什么

 

「3」

 

秒度:行了,就这样吧

 

纯黑:卧槽五张了……(翻牌5、Q)

 

卷毛:纯黑~(晶晶亮小眼神)

 

纯黑:不行(算了算发现给林子一块秒度五块自己就得没钱了←原本还想给卷毛送点钱,现在只能对不起毛毛了。伸手摸牌)

 

「A」

 

纯黑:16了……(毛毛手里两张牌16,这样他还是得欠钱)再来

 

「K」

 

……

 

秒度:恭喜啊!五块

林子:恭喜!一块

卷毛:恭喜~一块

 

所谓一朝回到解放前,就是这种感觉。

 

纯黑:……坐庄真是今天最大的失误。葛锐之你再笑,给我等着

 

林子:欠、欠钱得抽残酷版啊

 

「请在在场身材最高大的人身上完成十个俯卧撑」

 

……

 

秒度:……(已经笑到岔气)又是卷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子:又、又是卷毛呢

卷毛:(……居然躺着也中枪)

 

秒度:噗……其实你俩玩游戏的时候是账号绑定的吧?(笑到擦眼泪)

 

纯黑:……闭嘴!(感觉自暴自弃了)卷毛你他喵的给我——躺这!

 

林子:有十个哎……纯黑体力做得完?

 

纯黑:不就十个?别小看本大爷

 

卷毛乖乖躺好,纯黑微微红着脸虚压在他身上,他看见被笼罩在自己阴影里的青年也有些窘迫,耳根似乎红了一小片。

 

纯黑撑起胳膊,手撑在他脑袋两侧,肘关节慢慢弯曲。彼此一下子凑近的呼吸让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别开了脸,偏偏旁边还有人在,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这个APP太变态了……”纯黑小声抱怨道。

 

“这回玩完绝对要删掉……”卷毛僵直着身体不敢乱动弹,怕一不小心碰到什么不该碰的地方。

 

做到第七个的时候纯黑其实已经挺累了。先不说平时缺乏锻炼的问题,在一个大活人身上做俯卧撑而要控制彼此间的距离本来就比普通俯卧撑要累得多。

 

卷毛一只手偷偷顶着他腰腹,暗暗施力,好让纯黑做起来稍微轻松一点。

 

“你别碰……那儿……”他都这么辛苦了,葛锐之这个混蛋在摸哪儿呢?!

 

天知道他们俩虽然交往了也有一段时间了,偶尔周末的时候还会睡在一起。但是平常嘻嘻哈哈开黄色玩笑是一码事,真的做起来又是另一码事,逾矩的事还真没怎么干过。

 

“我这不是想让你轻松点嘛……”纯黑又一次俯下身去的时候卷毛地小声贴着他的耳廓道。

 

纯黑被耳边突如其来的热气弄得一惊,身体一缩,手上顿时收了力气。整个人结结实实地砸到卷毛怀里。

 

后者也被吓了一跳,下意识伸手搂住他,两个人额头砰地撞在一起,痛得简直两眼冒金星。

 

“嘶——”

 

秒度和林子在一旁笑得不能自已。

 

“果汁没了……冰箱在楼下吗卷毛?”秒度晃晃手里的空杯,看着地上两个捂住额头一脸菜色的人好容易止住笑,“我和林子下去灌果汁了,剩下两个你俩认真做完啊。”

 

“不、不许赖皮啊——”林子跟着秒度一起走下楼梯口。

 

“葛锐之你个游戏黑——”直到林子的声音完全消失,纯黑撑着胳膊想爬起来,冷不防手臂被地上的人拽了一下,一声短促的惊呼被对方含进嘴里。

 

“唔——”

 

身材修长的青年托着他后脑,翻了个身将他压在下面。两人嘴唇相触时因为摩擦发出的些微声响让纯黑红了脸。

 

葛锐之将推着自己胸膛的两只手捉到一起,拉高压到程黑脑袋上方。这个半强迫的姿势让身下的人T恤被撩上去一半,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敏感地瑟缩。

 

“喂……”抗议都被舌尖的温度抵了回去。对方口腔里还带着果汁的味道,酸酸甜甜的,舌苔刮过牙龈的感觉让人头皮发麻,腰腹忍不住收紧。

 

葛锐之还想把舌头向里探的时候程黑踹了踹他小腿,拿袖口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嘴唇。林子和秒度只是去拿果汁,估计马上就上来了。

 

青年伏在他身上,呼吸有点不稳。他突然抱着他又翻了个身,让程黑重新回到上方。

 

“纯黑……再做一个。”声音有些暗哑,纯黑没听清。

 

“什么?”

 

“我说再做一个……俯卧撑。”他看着对方的眼睛,伸手将纯黑被掀起的衣服下摆整理好。

 

而听到他话的人脸上迅速充血,半晌,突然恶狠狠地用嘴唇往下砸了一下。

 

 


 

>>> 

 

林子和秒度灌完果汁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房里两只都捂着嘴一脸痛不欲生的样子。

 

“怎么,最后两个磕到嘴了?”

 

“啊……”卷毛吃痛地含混应了一声。纯黑傲娇起来可真用力……

 

他瞥了眼身边的人。后者似乎也在为刚才的一时冲动而后悔着,捂着牙,眼里带点水汽。

 

掏出手机看了看,已经快五点了。

 

“走吧,出去吃饭。前面有家新开的店还蛮好吃的。”

 

“恩,走。”

 

葛锐之走在三人身后,临出门前又看了看手机里那个名为“真心话大冒险”的APP。

 

要不……还是不删了吧?



End.








※希望食用愉快XD 觉得自己大概可以写一个游戏系列什么的……

※不造这个符不符合 @衣莝 的卷黑同居轻松日常..(根本没有吧喂←)


评论(10)
热度(57)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