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

 

情愿不自由 便是自由了

【枢零】人鱼湾 15

15

 

 

那天晚上以后,锥生零虽然暂时没有离开,但见到玖兰枢难免有些尴尬。反观海湾的领主倒像个没事人似的,对他说话的时候仍旧唇角带着微笑,语气同以前一般温柔,偶尔给锥生零抓点新鲜的海产。两人同进同出,玖兰枢自然的样子甚至都让他怀疑那天晚上的事是不是真的存在了。

 

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大概就是玖兰枢从前顾忌着两个人朋友的身份,克制着不去说的、不去做的,现在都会在不经意间说出来、做出来。

 

比如说睡前一个晚安吻,轻柔地印在唇角,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就笑着说一声“晚安”然后翻身上床。

 

再比如说合上贝壳之后,在黑暗寂静的礁石洞里,偶尔翻了个身两人视线相对时对方突如其来的一句温柔的情话。

 

锥生零常常没防备地被他弄红了脸,可看着那张深情款款又无比自然的脸,又悲哀地发生自己根本生不起气来。

 

有时候,锥生零会忽然想起母亲曾悄悄告诉自己的,当年父亲主动追求她的时候用的招数。像是饭后低头红着脸用拇指小心翼翼地擦掉她唇角的污渍啦,或者忙活一整天抓齐人鱼食谱上的所有海鲜就为了给她过个生日啊……

 

那时候母亲笑着说父亲很笨拙,经常自己在背后默默付出很多,但到了自己面前又变得木讷起来,连说句情话也不会,更别提什么推销自己了。然而,也正是这份笨拙和真诚打动了她,让她看到了父亲温柔、体贴、真挚的那一面。

 

毫不夸张地说,母亲说的那些事里,十件里有九件都是玖兰枢做过的。玖兰当然不像他的父亲一样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如果说那天晚上的话捅破了两人之间那层朦胧的窗户纸的话,玖兰枢从前还会注意不制造太多暧昧的气氛免得锥生零尴尬,但现在对着他都是很直接的。

 

想关心他,照顾他,就直接去做;想告诉他自己现在的心声,就微笑着说。他的温柔和爱意都体现在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很难让人忽略。

 

锥生零虽然在感情方面有些迟钝,但对方的这些举动都或多或少地看在眼里。他的心情越来越矛盾,甚至到了傍晚想到回到礁石洞里要和玖兰枢独处那么久,还会感觉到紧张,不知道到底在顾虑些什么。也许是玖兰枢那些在他没防备的时候说出来的让人动摇的话,也许是和玖兰枢单独在一起时总会时不时出现的、那种特别的的氛围。

 

一些难以难说的情绪在这种矛盾的心情里一天天地缓慢地发酵着。当他某一天突然意识到自己其实对那条人鱼绝大多数的举动都难以拒绝的时候,锥生零怔愣了一下,内心变得有些复杂。

 

是从什么时候起,习惯了他的靠近,习惯了他的声音,习惯了他淡淡的俊朗的微笑,习惯了他在自己面前不加掩饰的真实的一面呢……

 

锥生零叹了口气,在玖兰枢因为他的叹气声转过头来看着他的时候微微红了脸。

 

事情好像在朝着一个既定的方向慢慢地前进。只是他下意识地选择暂时忽略,在它完全暴露出来之前,不去看那些已经呈现在这片蔚蓝海水以下的东西。

 

玖兰枢也丝毫不见焦急,似乎并不在意锥生零会给他什么答案,他心里明白那条小人鱼的每个决定从不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何况每日一起捕食一起休息,一起坐看日出日落,日子过得清闲而滋润,这已经是他所想要的生活了,他感到非常满足。

 

***

 

这天下午,阳光柔柔地洒在海面上,照亮了海面以下一片五彩缤纷的水世界。海水被温和的日光晒得暖烘烘的,周围的一切似乎都被笼罩在这种柔和的光晕里,安静的祥和。

 

这是一个适合午睡的好天气。

 

锥生零昨晚意外的有些失眠,这会儿和玖兰枢一起吃了午饭又消了会儿食,在温暖的海水里游着游着,水流缓慢得像是睡着了,难免也有些困倦。

 

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侧脸冷峻的线条绷紧,不过玖兰枢很快就从他慢下来的速度里察觉到了他的睡意,问道:“困了?”

 

锥生零有点儿不好意思:“……还好,先回去吧。”

 

“没事,”玖兰枢在他身边停下来,“就在这里睡会儿吧,这个时间洞里比较凉。”

 

说着,鱼尾轻动,把自己的身体放成水平。他看着还有点犹豫的锥生零,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银发的人鱼知道再推辞也没什么意思了,何况自己是真的有点困了,也就顺势在温暖的海水里躺下来,离玖兰枢隔着一臂的距离,随着缓慢流动的海水静静漂着。

 

玖兰枢看了他一会儿,轻声道:“零,放松地睡一下,有我在旁边。”许是这么多年来的习惯,在礁石洞以外的地方休息,锥生零的身体总会下意识地保持警惕的姿态,微微弓起的姿势有利于遇到危险时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他闭着眼很轻地“嗯”了声,声音里已经带了点睡意了。把自己的身体微微放平了些,不过还是不像在礁石洞里那样自然。

 

银发的人鱼原本冷毅的线条此刻显得柔和了些,日光透过海面洒下来的粼粼光斑轻轻地在他脸上摇晃。玖兰枢也不再打扰他,隔着一臂的距离静静地看着他的睡脸。

 

两条人鱼在午后缓慢流动的海水里安静地顺水漂着,水流温柔得像是母亲的怀抱。

 

锥生零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印象里,似乎只有幼时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里才会那么放心大胆地把身体完全地交给大海。

 

睡前玖兰枢让他放松一点,他迷迷糊糊地应了声,不过思维深处仍是清醒的。没想到这一觉睡得又深又沉,也没有做梦,他醒来的一瞬间还是懵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睡了多久,更别提对四周的警惕了。

 

没来得及细想,手底下的触感唤回了他的神志。手指触碰到的感觉有些硬邦邦的,但仔细感觉一下又有些柔软,光滑的,微凉的,绝对不是海水的触感。

 

锥生零睁开了眼睛,双瞳因为长时间的黑暗此刻突然见光而收缩了一下,几秒钟之后才看清楚眼前的景象。

 

银发的人鱼愣了一下,似乎没反应过来现在的处境,随即一下子红了脸。

 

眼前是一张放大的脸,五官他再熟悉不过了。棕色的发丝在海水里自由地漂动着,露出光滑白皙的额头。高挺的鼻梁,刀锋般薄薄的嘴唇,还有弧度完美的下颌。

 

玖兰枢面朝着海面,随着海水的波动而摇晃的光斑在他脸上缓慢地移动着,衬得那张原本就俊美的脸更加英俊性感,唇角带着一抹淡淡的弧度。

 

锥生零明明记得睡前的时候自己保持了一臂的距离,但脑子里完全没印象自己什么时候靠了过来,现在居然整个人趴在玖兰枢身上。两人的鱼尾紧靠在一起,胸膛贴着胸膛,锥生零一只手撑在身下人鱼的胸膛上,另一只还微微搂着他的颈项。

 

还没等银发的人鱼挣扎着爬下来,眼前那双原本紧闭的眼睛因为他的动作,忽然睁了开来。近在咫尺的深邃的红色,像是海洋最深处的血色珊瑚礁,一下子撞进锥生零心里。

 

心跳好像漏了一拍,银发的人鱼在那一瞬间忘了自己的动作。

 

玖兰枢也刚睡醒,紧了紧搂在他腰肢上的手臂,声音沙哑地道:“醒了?”

 

“嗯……”

 

锥生零反应过来,脸上红得快要滴血,他挣了挣自己的身体,但出乎意料的是玖兰枢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笑笑就放开他,反而变本加厉地把人压紧了自己的胸膛。

 

锥生零又羞又窘,心里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睡熟了的时候不自觉靠过来的,又不好大力地推开对方,手底下碰到的肌肤一时间也显得烫人起来,他缩着手掌不敢乱动,有些尴尬地试图撑起身子。

 

感觉到按在后腰上属于对方的手指的触感,他突然很想穿上衣服——人类总是套在身上的那种布料。也许这样做,指尖那种灼热的感觉就不会传递过来,心脏也不会那么慌乱。

 

玖兰枢低头看着他在自己怀里小幅地挣动。锥生零一直都很容易害羞,此刻虽然故作镇定,但嘴唇紧紧抿着,脸上显出快被煮熟的样子,耳根也透着殷虹。

 

看了一会儿,他突然道:“不要总是抿嘴唇。”

 

“嗯?”锥生零听到面前的人说话,停了动作,抬头看他,“为什么?”

 

因为会想让人就这样不管不顾地吻上来。

 

玖兰枢盯着那双疑惑的紫瞳,顿了一会儿,只是道:“因为唇形会扁掉。”

 

“?”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下嘴巴,银发的人鱼有些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随即视线便被周围的一圈东西吸引了过去。

 

在他们四周,三四排不同的鱼类整齐地排着队围绕着他们,都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心我们啥也没看见啥也没听见你们继续吧的目不斜视的表情,俨然一队队将他们护卫在中央的小士兵。

 

锥生零左右看了看先前没注意到的这群小海鲜护卫队,问道:“你叫来的?”

 

“嗯,”玖兰笑道,“有点困了,让它们帮忙看一会儿。”

 

注意到锥生零的视线,俊美的人鱼伸出一根手指,在海水里画了几个圈。小海鲜护卫队们接收到信号,继续目不斜视地往两条人鱼靠拢了些,好让锥生零看得更清楚。

 

“饿了没?”玖兰枢随意地问道,往周围扫了一圈,“喜欢哪条?”

 

锥生零正在看最外围的一排银色海鲈鱼,闻言转过头无奈地看着他。

 

要是哪一天玖兰枢这个海湾领主当不下去了,那一定是因为人鱼湾里所有的海洋生物打着“反抗暴政”的旗号集体起来造反了。

 

果不其然,之前在镇定自若的小海鲜护卫队,在听到玖兰枢这一句轻飘飘的话以后不约而同地开始颤抖了起来。尤其是离他们最近的几条小鱼,努力抑制着自己想逃的冲动,感觉都快哭出来了。

 

锥生零只好放响了声音道:“还不是很饿。”

 

小海鲜们一秒钟又恢复了镇定。

 

看着看着,银发的人鱼突然注意到自己右手边混在护卫队当中的两条彩石鲋。打着幸福的小呼噜,两条挂着鼻涕泡泡的小鱼在清一色严肃整齐的护卫队里显得非常惹人注目。因为白天光线较强,它们身上的荧光不明显,但锥生零还是马上认了出来这是自家小灯泡。

 

“怎么大蓝小蓝也在?”

 

“路上碰到,它们正好玩累了,也过来睡一会儿。”

 

锥生零“嗯”了一声,发现大蓝身上还挂着一个海螺,用红线穿着。海螺不大,但纹样挺精致的,在日光下色泽非常好看。

 

“那是什么?”他问玖兰枢。

 

“优姬给你的,拿着吧。”玖兰微微努了努嘴,示意他伸手。

 

那个人类女孩?虽然觉得奇怪,锥生零还是小心地把海螺从大蓝身上取了下来。泛着淡淡荧光的小鱼睡得很沉,感觉到熟悉的气息靠近,甚至不自觉地轻轻蹭了下锥生零的手指。

 

银发的人鱼一愣,眼神柔和下来。他把海螺举到眼前,仔细看了一会儿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虽然这海螺是很好看,可是海洋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些东西。那个女孩为什么送他这个呢?

 

玖兰枢微笑着看他,把手拢到耳边,做了一个“听”的动作。

 

锥生零挑了挑眉,照做了。

 

最开始是有些杂乱的海水流动的声音,还有海浪拍击沙滩的声音,就在锥生零以为海螺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有些模糊的人声。

 

“喂喂?听得到吗?”

 

想挪开海螺的动作一顿,他将耳朵更贴近了一些,仔细听着海螺里的声音。

 

那个模糊的声音慢慢清亮了起来,让人感到一种轻松和活力——正是那个名叫“黑主优姬”的女孩的声音。

 

他看了一眼玖兰枢,随即听到海螺里传来一声轻咳,然后是中气十足的——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好!那个,初次见面,我是黑主优姬!枢哥哥单身了那么多年总算有个伴侣了我实在太开心啦!!!啊,忘了说我是枢哥哥的人类朋友,不过枢哥哥应该已经告诉过你了吧?

 

“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不过如果方便的话,我真的很想和你见一面!祝愿你们甜甜蜜蜜和和美美,早日生下可爱的小人鱼啦~啊,对了,上次带来的金枪鱼寿司,听枢哥哥说你也蛮喜欢的,我下次会再带来的!海螺里也说不了那么多,嫂子你一定要加油啊!下次见哦!”

 

之后便又恢复了海水流动的声音。

 

锥生零被那个“嫂子”臊得满脸通红,虽然没有完全听懂,但也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玖兰枢唇角的弧度扩大了一点,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此刻的表现。

 

锥生零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海螺里的内容对方也听过了,更没勇气正视那张微笑的脸了。

 

他趴在玖兰枢身上,鱼尾挣了一下,拿着海螺的手像是拿着一块烫手山芋。

 

玖兰枢看他实在不好意思得紧,也没再逗他,轻扶在对方腰上的手收了回来,锥生零赶紧翻了个身从他身上下来,总算松了口气。

 

“……回、回去吧。”

 

“嗯。”










——

回来啦 想我吗ww 两天不见发现tag下多了40篇文章 吓我一跳

这次的梗也yy了蛮久了 希望喜欢~

下章大概就是大结局了吧……【趴。




评论(12)
热度(106)

© Bury | Powered by LOFTER